全球高武

「是什麼書呢?」小楠很有禮貌的問道。

老人微微的笑道:「一本童話~.」

小楠的回答還是很有禮貌:「啊……嗯……我應該已經看過了。」

她沒有說自己壓根不想看,因為那很不禮貌,而且她也的確很久之前就已經脫離了看童話的那個階段了。

「這不是你看過的那些童話書,它有一點不太一樣……我覺得你應該會喜歡的。」老爺爺說著,並將那本書推向了小楠。

小楠看著面前印刷簡陋,封皮甚至沒有配圖的童話書,愣了愣。

「嗯……也許,它真的很有意思!」她這樣想的,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想,反正她的心裡就有這麼一個念頭。

老爺爺笑著:「哦,那這樣,咱們做個交易,我把這本書給你看,但是……你每看完一個故事,就將其撕下來~怎麼樣。」

交易??

撕書??

這都什麼啊?

一個陌生的老頭子和一個小姑娘在這種情況下說「交易」這個詞,這是多麼的偽和!況且,「撕書」這又是什麼蛋疼的要求。

可在這種旁人聽了就有很大問題的對話中,小楠卻沒有產生一丁點的疑惑。

「好啊!」她答應了。

撕書??嗯——隨便了

她現在沒有想那麼多,因為心裡的好奇心越來越濃,一個聲音在催促著她

「讀吧——」、

「讀吧————」

「快讀啊啊啊啊!!!」

小楠翻開封頁,讀了起來。


一個個完全顛覆她對以往童話認識的故事……新奇,可怕,也很有趣!

她不知不覺的陷入了進去,讀的津津有味,甚至沒有注意到對面的那個老頭子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也沒有注意到自己周圍的世界好像變得模模糊糊,更沒有注意到那些童話里的形象在自己的腦子裡開始凝聚成形,開始蠢蠢欲動。

她讀完了第一個故事,之後,鬼使神差的將第一頁紙撕了下來。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這個念頭就自然而然的出現在了自己腦子裡。

她也沒有過多的去管這個完全偽和的行為,因為她還要去讀下一個故事……


這些故事,都太有趣了啊。

她沒有注意到那些撕下的書頁開始憑空的燃盡,更沒有注意到圖書館外,偶爾會出現的震耳欲聾的咆哮和凄慘的叫聲。

她什麼都注意不到了,注意不到自己讀了多久……甚至都注意不到,自己是否在讀……是否只是在這裡獃獃的坐著,像是一個傀儡一般。

直到有一個人,將那本書移出她的視線!

接下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這一切,都在一個沒人能聽明白的咒語之下,化為虛無。

茶嘴雀和嬉笑鳥的人們甚至都沒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與之拚命的怪物是什麼時候消失的。

但是,他們都緊接著就意識到了一件事……

「成……成功了?」

所有人都獃獃的望向了圖書館的方向,在那上空,一直扭曲的天幕似乎出現了什麼變化,一股力量消散了,從開始就未曾改變過的光線開始重新變得鮮活起來……時間脫離了束縛。大家向遠處望去,透過昏暗的夕陽,遠處模糊不清的巨大異常反映探測器開始見見清晰,機器的轉動聲也重新進入了耳朵。

「哈…….哈哈哈——」

人們笑著,每一聲都牽扯著傷痕纍纍的身體,發出鑽心的疼痛。還有的甚至根本就笑不出來,比如胖子,他癱倒在地上,全身的皮肉已經乾癟的像是個脫了水的哈密瓜,紅毛也已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滿臉不知是哭是笑的崩壞表情,身上還布滿著似乎是被自己手中的槍射出的彈孔。

不過……所有人都能確定一件事……

自己,活了下來!!!!

……

……

圖書管的大門又被推開了一點,一個駝著背的消瘦身影由門內走出。

而在他身後,跟著一個戴著眼鏡,梳著雙馬尾的小姑娘。

她獃獃的看著眼前的鏡像,看著幾條街外不知何時被毀掉的建築,看著遠處飄散著的濃煙,看著天空中逐漸暗淡下去的夜幕,看著這個已經面目全非的小鎮……眼裡閃過一絲完全無法言語的情緒。

她雙腿一軟,癱坐在了地上。

終於……泣不成聲。

……

……

……

「emmmm————你喜歡吃蛋糕么?」 「當然,我不否認我對卓小邪是有點喜歡,但他已經是個已逝之人,而我也有權利追求我的幸福,所以,退一萬步來說,就算雷鵬中校對我有意思的話,那不也是很正常的嗎?像雷鵬中校這麼優秀的男人,只要是女人都會動心的。」鍾離小若一臉正色的說道。

此刻,鍾離小若的嬌軀倏然間站在雷鵬身邊,兩人的身材看上去十分協調,彼此的氣質相互映襯,頓時,有種亮瞎眼的感覺。

「好一對金童玉女!」此刻,在場的眾人中不少人紛紛嘆道。

「這雷鵬可比卓小邪那個死胖子配得上鍾離小姐的得多啊!」烈芊柔也忍不住說了一句。

「什麼?不會吧?鍾離女神居然如此信賴這雷鵬中校……」

「我是在做夢嗎?高高在上的鐘離小若,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我的老天,這莫非是一種暗示嗎?」

……

在場眾人頓時騷動了起來,都忘記了他們其實是來觀戰的,而不是來看八卦緋聞的。

不過鍾離小若這話一出來,等於就是徹底的將雨薇仙子的話給否定了!

畢竟,論背景,論姿色,甚至論天賦潛力,雨薇仙子都不及於鍾離小若。

此刻,因為鍾離小若的力挺,也讓在場眾人的立場多少都有所改變,似乎也覺得雨薇剛才的話說的有點過分了!

雨薇仙子臉色發青,本以為她可以羞辱一下胖子,卻沒想到鍾離小若會站出來力挺雷鵬,甚至還說出一些令人猜想的話,這種感覺就好像正在接受千萬人膜拜最輝煌的時候,被人當頭一盆洗澡水淋下,頓時成了落湯雞。

儘管的美貌其實並不遜色鍾離小若多少,但此刻,鍾離小若與她面對面的交鋒,這差距立刻就體現了出來。

鍾離小若的美眸直視著雨薇仙子,微微自然是有些慍怒之色,因為雨薇仙子多次詆毀卓小邪也就算了,如今還對雷鵬依依不饒,而在她的心裡,這雷鵬是相當值得敬重的一位大哥,不離不棄的同伴,雖然從來沒有說過什麼豪言壯語,可是他的人格魅力就連自己的要為之心折。

區區一個雨薇仙子,有什麼資格這樣蔑視他!

「我覺得鍾離小姐說的沒錯,雷鵬沒有什麼做錯之處,而且,身為雷鵬的直屬上司,我認為如果雷鵬真有這種心思的話,恐怕也沒有多少女人能夠逃得出他的掌心,說不定連我都不例外!」烈芊柔也是個性情女子,儘管她之前對雷鵬不信任,甚至敵視,但自從p7資源星的事件后,她對雷鵬的看法已經徹底改變,所以,看到雨薇仙子如此咄咄逼人的針對胖子,她怎麼可能坐以待斃,自然也是站出來力挺胖子。

在場眾人一聽,更是瞠目結舌,這鐘離小若力挺胖子也就算了,連烈芊柔這位軍部大美女也開了金口,看來對胖子似乎也有點意思。

這胖子能夠同時得到兩位大美女的青睞,足以羨煞旁人了!

「你們……」雨薇仙子沒想到鍾離小若和烈芊柔全部替胖子出頭,也是氣的胸部急劇起伏著,若是普通的女人,她還可以高高在上的藐視她,可是鍾離小若和烈芊柔面前,她又有什麼底氣!

但雨薇仙子怎麼可能會任由自己被踩下去,馬上冷哼道,「想不到雷鵬中校其實就是個靠女人的小白臉,自己不敢出面,只會躲在兩個女人的身後,你若是這麼厲害,就別靠她們兩個,我聽說你這個人個性孤僻,獨來獨往,可沒什麼朋友,看來你純粹就是個吃軟飯的。」

「這雷鵬確實有點像是吃軟飯的……」

「我也聽說這雷鵬個性確實有點怪,他以前是周華少將手下的,據說還和秘書鬼混!」

「是啊,我也聽說了,後來他就背叛了周華少將,投靠了烈副部長這邊,忘恩負義啊!」


……

頃刻間,對胖子不利的議論也隨之響起。

雖說這場可是有不少大人物,但這隻要是人,都免不了有八卦的心思,而且,這對決還沒開始,就已經如此熱鬧,自然更令人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誰說雷大哥是吃軟飯的的!」一聲震喝之後,一道胖乎乎的身影就擠出人群。

「你是誰,你算什麼東西!」雨薇仙子瞥了孫梓一眼。

「臭娘們,你才是東西呢!聽好了,老子乃是五大隱世家族之一的孫家少主。」

在場眾人一聽,瞬間有點驚掉下巴的感覺,誰會想得到這位在聯邦戰技大賽開賽一來,都籍籍無名的大胖子,竟然回事五大隱世家族的少主。

「就憑你這樣,還少主,鬼才相信你!」雨薇仙子自然不信。

「看到這個你就會信了。」孫梓說著,隨後,立刻拉開衣袖,露出手臂上的奇異的紅色麟紋,猶如紋身一般,但卻又好似與生俱來。

「不可能吧,這難道是孫家血脈才可能擁有的赤玄龍麟嗎?」

「不會有錯的,他真的是孫家少主!」

「這孫家少主竟然是雷鵬的小弟。」

……

一時間,四周瞬間喧鬧起來,所有人都像是被嚇了一跳一般。

雨薇仙子頓時臉色也是驚變幾分,沒想到孫梓竟然真的是孫家少主,而且,還認雷鵬做了大哥,這顯然有點不合邏輯。

這孫梓突然的亮出身份,一下子讓胖子整個人燁燁生輝不少。

「如果雷兄不介意的話,也算是我們兩個好了,卓小邪的兄弟,也就是我們的兄弟……」這時,忽然又有兩道身影走出,竟然是端木兄妹。

「他們不是五大隱世家族之一的端木家族的兩位強者嗎?」

「他們居然也是雷鵬的朋友。」

「這雷鵬的朋友怎麼都這麼牛逼!」

……

「哈哈,那我也來湊湊熱鬧!」驀地,一道長笑聲傳來。

就見一道身影搖身忽然就出現在眾人面前,手持搖扇,風度翩翩,氣息平和,卻給人一種無法輕視的感覺。

「他……他不是離雲宮的雲秀子嗎?」

「就是他,聽說他之前還和雷鵬中校打過賭,要收雷鵬中校做徒弟……」

「真的假的?!」

……

雲秀子沒理會眾人的目光,來到雷鵬身邊,微微屈身一禮道:「雷兄!」

「他居然都稱雷鵬為兄?還行了半禮?這怎麼可能?」在場眾人都懷疑自己的看錯了,這簡直比先前鍾離小若說的話還要令人不可思議。

本書源自看書王

… 貝殼街上,有一間咖啡廳,本來也是不溫不火,鮮有客人。可是大概兩個月前,這個咖啡廳的肥宅老闆好像突然開了翹……嗯……也可以說食樂志,總之,他用自己這麼多年從看盜版小本子里省下的全部積蓄……將咖啡廳從新裝修了一番。

而且,風格也從附近隨處可見的街邊小店,變成了一間……女僕咖啡廳!

說實話,這種改變按理說應該大多數人都不會看好,因為其受眾圈子實在是太小,畢竟之前的咖啡廳隨便一個路人就能進來歇歇腳,而加上女僕兩個字后,光顧的就幾乎只能是一些身攜宅腐氣息之人了……

但是!!

這裡的客人……似乎出奇的多!

現在,這家咖啡廳已經小有名氣……甚至在某些時候,都能上升到預定座位的程度。

當然了,來這裡的人,幾乎都是宅男宅女么。

他們不是只喜歡貓在屋子裡的那群人么?

嗯……這麼說也對,但是也不對。喜歡一個人貓在孤獨的環境里,這只是一個結果,卻不是根本,「宅」這種屬性,更多的,可能是因為心境在外面的世界找不到共鳴,在喧鬧的生活中,必須披上和其他人同樣的笑臉……而在活下去的前提下,能棲息在自己的一方凈土之中的方法,貌似也只有「宅」了。

所以說,若是一些同樣的「宅」相遇,那也許會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吧。

那麼在這裡,這個咖啡廳,就成為除了自己那間狹小卧室之外的另一個聖地……這裡,都是與自己散發著同樣氣息的人們……

學生,家長,警察,醫生,形形色色的人。員工見到上司,驚訝,繼而歡笑。隱藏著心意的男女在這裡偶遇,繼而敞開心扉。

人要活著,而活著需要披上的東西太多了……有這麼一個地方,能讓人放下那些,之前,他們在外面可能累了,找一間咖啡廳歇歇……那麼現在,他們可能也累了,放下不僅僅是身體的疲憊。

在其他人眼裡,這只是一個小眾的群體,而當群體里的人踏入這間咖啡廳時,他們踏入的,卻是一個屬於自己的天地。

大眾或是小眾,只是角度的不同。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