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是也不是。」

「什麼意思?」游風被文森搞暈了。

「這到底是哪裡的地圖,我並不知道,但黛博拉我還是知道的。」文森解釋道。

「話說黛博拉是幾千年前的人物了,她可是一個傳奇的人物,不過要不是今天聽你這麼說,我都快想不起來了!」文森感嘆道。

「既然是傳奇人物,但為什麼大陸上沒有她的傳說?」游風不懂了。


「你是不知道,黛博拉是一位盜聖!」

「盜聖?」游風表示從來沒聽過。

「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盜聖其實並不是職業,只是後來,人們給她起的封號罷了!」

聽了文森的講訴,游風終於開始明白了整件事情。

黛博拉在千年前,可是一位大名鼎鼎的大盜,傳說她看上的東西,最後沒有不被她偷到手的。慢慢的大陸上的人就給她起了盜聖這個稱號。

滿世界的偷東西,當然結了不少的仇家,但可惜的是,擅長易容的她總是以假面目見人,就算是她到死的時候,也沒有人見過她的真面目。按說這麼牛逼的一個人,是不會輕易掛掉的,但不幸的是,黛博拉最後惹上了光明教廷!

原來黛博拉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看上了光明教廷的聖杯!要知道聖杯可是光明教廷的命根子,聖水就是由聖杯慢慢產生的,所以光明教廷一得到黛博拉想要盜取聖杯的消息,一個個憤怒不已,不過一開始他們也沒放在心上,畢竟盜聖雖強,但他們光明教廷的防衛也不是吃素的!

不過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一次聖域舉行儀式的時候,黛博拉在眾目睽睽之下,愣是悄無聲息的把聖杯盜走了,這下子黛博拉可算是在光明教廷的臉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教廷的臉是丟大了,一時間,光明教廷發動了全部的力量,為的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黛博拉抓住,奪回聖杯。

但黛博拉得手之後,整個人就像徹底消失了一樣,這樣,時間救過了三年,在這三年裡,黛博拉沒有再出現過一次。

「後來怎麼樣了?」游風看到文森停了下來,催促道。

「後來,黛博拉再次出現在神魔戰場里,這次,她的沒有在延續她的傳奇,她與教皇相遇了,你也知道,歷來教皇都是人族的第一強者,想從他手裡溜走是不可能的,不過教廷也沒佔到什麼便宜,因為黛博拉最後在教皇面前自殺了!」說道這裡,文森露出了一個幸災樂禍的笑容。

「幾千年了,要知道以前的光明教廷發展的這麼快,一方面的確是因為他們的實力強大,但另一方面,他們靠的就是聖杯產生的聖水!以前聖水對於他們雖說寶貴,但也絕不會像現在這樣被供起來,不到萬不得已不會使用,不過我想,過了幾千年了,就算教廷再怎麼省,沒能奪回聖杯的他們聖水應該也快枯竭了吧」

牛!聽到這裡,游風由衷的欽佩那位叫黛博拉的盜聖,大陸歷史上,能讓光明教廷吃虧的絕對屈指可數!

「光明教廷一直把這件事情作為他們最大的恥辱,到了後來,黛博拉這個名字也成了光明教廷的禁制,大路上的游吟詩人當然不會去觸光明教廷的眉頭,所以除了各大家族中有記載,大路上便再也沒有了盜聖黛博拉的傳說。」文森感嘆道。

「愛德文聖魔導師既然說那個盒子叫黛博拉的寶盒,想來和黛博拉有關,而且在盜聖死後,被她偷走的寶物一直沒有被人們發現,而這看起來又是像是張地圖,搞不好,上面就記載這那些寶藏的下落!」

「寶藏!」游風整個人變得精神起來了。

盜聖啊!那可是能讓光明教廷吃癟的盜聖啊!她的寶藏那得多驚人!游風想想,嘴角開始流露出一絲的晶瑩!

… 雖然知道了這個地圖可能和黛博拉的寶藏有關,但可惜的是,不論文森怎麼看,都看不出地圖上所畫的到底是哪裡,這讓游風在高興至於,不免又開始十分的失望。

不過他馬上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反正只要這地圖還在自己的手上,那麼他相信,總會有弄清楚的一天,再說了,基諾也說過,愛德文以後會來找他的,大不了到時候和他合夥,三七分總可以吧?當然,七肯定是自己!游風賤賤的想到。

夜已經深了,游風和文森道別之後便回到自己的房間呼呼大睡,這一睡,便是第二天的中午,起床吃午飯的游風發現,文森又坐在他前面了。

「我說老師,你不是說要進宮么?」游風好奇的問道。

「我是去了啊!」

「那你現在怎麼在這裡?」

「因為我回來了啊……」

游風無語了,這又不是你家,就算你從皇宮裡出來,也用不著往這跑吧,難道說聖魔導師都這麼的閑么?

「怎麼,我來這裡你不高興?」文森看著游風苦著一副臉,不高興了。

「哪能啊,您老來這小子高興著吶!」只要不要我做飯就行!游風到最後小聲的嘟囔道。

「諾,給你的!」文森說著,丟過來一封信。

「咦?」游風接過,不過馬上,他便高興起來,雖然他看不懂上面的字,但現在,除了艾琳,誰會給他寫信?

「得了,信等到了晚上在慢慢看,我這次過來,是有事情想要問基諾將軍的,不過他不在,問你也一樣!」

今天文森來到皇宮之後,除了給艾琳送東西,就是和皇帝彙報他在極荒之地的事情,在聊了和皇帝聊了很久之後,無意間聽說了獸人姦細的事情,這不,文森就馬不停蹄的趕來了。

「獸人姦細?你怎麼會對事情感興趣了?」游風好奇的問道。

「其實這次我去極荒之地查看空間通道的封印時,無意間也發現了獸人的影子。」文森說出了一個讓游風十分意外的消息。

「你可能不清楚,和戰爭學院不同飢荒之地是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平時不要說人了,就連飛鳥也極少經過,但在我之前,封印之地的確有人查看的痕迹,不過好在封印沒有出現任何問題。」說道這裡,文森一副慶幸的樣子。

「經過我多番調查,最後終於給我找到了一絲蛛絲馬跡,原來有一個商隊在幾個月前在經過飢荒之地時失蹤,我按照他們商會所給的商隊的路線圖一路查看,最後在一片沙地下找到了他們的遺骸,他們在兩個月前就已經遇害。」

「本來這也不是什麼大事,畢竟飢荒之地的治安不是很好,周邊滋生了不少殺人越貨的強盜,這種悲劇,每年都會發生不少,但我在調查下發現,他們這些人並不是死在魔法或者鬥氣之下,如果說他們是被人單純以蠻力殺害,那麼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商隊為了確保自己的安全,隨行中有不少的侍衛,其中一位更是魔導師的高手!」

「但就是這樣一支商隊,他們死的地方沒有一點打鬥的痕迹,這樣,我能想到的就只有兩種情況,一是那片沙地更本不是商隊遇害的地方,另外一個則是雙方實力差距極大,只在一瞬間,商隊所有的人都被幹掉!」

「如果是第一種,那麼我想不出為什麼兇手在殺完人後要大費周章的把人扔到這個地方,如果是第二種,那麼就更奇怪了,作為一位魔導師,就算對手在怎麼強大,也不可能毫無作為,就算他的對手是劍聖或者聖魔導師,雖說能在一瞬間把他殺死,不過也絕不會不留下一絲痕迹!」

「所以,最後,我得到的結論是獸人!因為獸人中有幾個天賦種族,的確能達到這種效果,比如說貓族的刺客,如果有足夠的貓族刺客,那麼的確可以在對手反抗之前悄無聲息的把他們全部幹掉,除此之外,狐族雖然沒有貓族的隱身能力和速度,但天生精通魅惑的他們也有這個能力!」

「貓族刺客么?說起來,前幾天行刺基諾叔叔的就是貓族的!」游風說道,這裡面有什麼聯繫么?

「具體說說看!」文森已經從安東尼那裡得知了刺客的身份,但具體的細節,特別是後面的審訊的結果,文森現在是迫切的想要知道。

看見文森這麼的著急,游風也不賣關子,把自己知道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全部說了出來,最後游風還把一個自己的發現告訴了文森,這是他連基諾都沒有告訴的發現。

「在那貓女死前,曾把在我香煙的影響下把基諾錯認成別人,而她所叫出來的名字,想來老師也不會陌生,是丹尼爾!」游風嚴肅的說道。


「巫妖丹尼爾!」文森一下子從座位上跳了起來,焦急著在踱著步子走來走去,良久在再次坐下重重的感嘆道。

「希望這個丹尼爾只是重名就好了!」不過這種說法,連他自己都不相信,從游風的表述中文森知道刺客之前都中過禁制,能施展禁制的只有聖魔導師。有著聖魔導師的實力,加上丹尼爾之名,除了巫妖,那還有誰?


「如果真的是亡靈法師和獸人攪合在了一起,那麼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巫妖還好說,戰爭學院的事情就能讓他明白,巫妖在時刻打算這打開空間通道,讓他們的冥神降臨,按照極荒之地封印的情況來看,想來當初那裡也應該被選作攻擊的目標,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突然放棄了那裡,從而轉向了難度更大的戰爭學院。

但如果單純是這樣的話,那麼對獸人來說,他們又有什麼好處?他們信奉的是獸神,冥神降臨之後,他們同樣也會受到攻擊!

「難道獸人帝國發生了什麼變故?」最後,文森得出了這個結論,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就有必要和陛下商量,派人去獸人帝國打探消息了!

… 時間就這麼匆匆過去幾天,很快就到了比武招親的前一天晚上。

游風這幾天一直很興奮,因為從文森所給他的心中,艾琳索然沒寫什麼肉麻的話,但字裡行間流露出的那股思念,就算是游風再怎麼遲鈍,也能感受的出來。

這幾天文森白天一直在外面跑,晚上就回到久諾的府里,用他的話說就是想多了解些獸人刺客的情報,但游風不予這種說法是呲之於鼻的,在他看來,文森只不過想蹭個飯而已。

不過游風雖然有所懷疑,但還是只能乖乖就範,誰叫文森第二天總會去皇宮給艾琳送飯,今天的游風也向平時一樣,早早就做好了一度豐盛的大餐,文森幾人也想一群餓狼,早早就坐在了餐桌前。

不過吃完晚飯之後,文森並沒有像平時一樣回到自己的房間,而是開始囑咐一些明天比武所要注意的事項。

「游風,想必你也知道了,明天的比武會在皇家角斗場舉行,到時候會有無數的人去觀戰,希望你不要緊張。你的實力我是知道的,只要正常發揮,想來贏下不是什麼難事!所以這方面我沒什麼好擔心的,不過……」文森停頓了一下,嚴肅的說道。

「你也知道,光明教廷勢大,遠遠不是奧術帝國所能抗衡的,所以明天,你既要展現出強大的實力,又得把握好分寸,不能讓教廷的臉上太過難看,最起碼,聖子不能出事!」


文森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意圖,他還真怕游風明天腦袋一熱,就把聖子幹掉,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情,不僅僅是游風自己有麻煩,就連他們帝國,也會受到光明教廷的強烈報復,所以,為了防止意外,文森不得不提前給游風打打預防針。

「那個,文森大人,要知道游風明天的對手可是聖子,他應該知道怎麼做的。」基諾在一盤幫腔,雖然基諾一直對光明教廷感到不爽,但不得不承認,教廷的確不是他們奧術帝國能惹得起的。

「我盡量!」游風回答道,他可沒有文森那麼強大的自信,真到了必要的時候,他可難保對方不會出現什麼事情。

「游風,你聽著,不是盡量,而是一定要做到的事情,我知道你不怕,但你也不想帝國為了你遭受光明教廷的攻擊,還有艾琳跟了你之後,整天被人追殺吧!」文森沒辦法,再次把艾琳抬了出來,游風的反應果然和他預料的一樣,頓時投降。

「我這不是護著聖子,雖說比武本來就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發生意外死個把人那是常有的事情,但對方的身份太過敏感,而且光明教廷不是什麼善茬,他們不會坐視殺死自己聖子的人逍遙法外,就算光明教廷估計名聲不會行動,但各大勢力為了討好教廷,暗地裡對你出手的也絕不會少,所以,明天聖子不能出事!」文森看著游風一臉的不情願,耐心的勸導到。

「好了好了,我照辦就是了!」游風被文森逼得沒有辦法,只能答應。

「你能明白就好!」文森像是鬆了口氣,「還有,比試之後,陛下不會當場宣布艾琳的婚事,畢竟皇室也是要臉的,光明教廷那方還好說,人家起碼正經八百的提親了,連聘禮都準備好了,但你……」說道這裡,文森不由得搖了搖頭。

「總之,你要好好想想之後怎麼讓皇室滿意吧!」

游風本來還以為只要自己明天贏了,就能光明正大的和艾琳在一起,從來沒有想過這種事情,不過現在想想也對,就算是平常的人家嫁女兒,也講究的是一個風風光光,最起碼,聘禮不能寒酸不是?

一想到這個,游風的腦袋就大了,他可是從來沒有過這方面的經驗啊,而且說到送禮,那就就要用錢,自己現在還剩一千一百萬的金幣,看起來很多,但過了明天,鬼知道還能剩下多少。

「還有,皇室接受了你的提親之後,會舉行一個盛大的訂婚儀式,按照慣例,你和艾琳要互贈信物,這你可得多上點心,還有,最好能把你家族的長輩請來,畢竟訂婚這麼大的一件事情,男方沒有親屬在,那怎麼能行。」

還沒等游風解決剛才的問題,文森又再次拋給了游風兩個難題,信物還好,只要有了足夠的金幣,游風相信他一定能從雜貨鋪中找到不錯的東西,但親屬卻讓他不必頭疼,誠如文森所言,訂婚儀式上自己的家人不能在場,相信愛了表面上不會說什麼,但心裡肯定會十分的失望。

煩啊!煩!游風被這三個問題弄得是心煩意亂,不過他很快就拋開了這些煩惱,畢竟他相信,車到山前必有路,而且就算困難在大,他也不可能為此放棄艾琳不是?

所以對於文森的這些話表現的唯唯諾諾,雖然困難是大大的,但總是要面對的不是?而且人家提的都是正常的請求,你總不能一聲不吭的把人家閨女拐走吧?

今夜的游風是註定難眠的,一個個的難題困擾著他,讓他終於是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失眠。

「喂,大壞蛋,今天你怎麼起來得這麼早?」第二天一大早,茱莉亞像往常一樣去餐廳享用自己的早飯時,卻發現餐桌上擺滿了她不認識早點,一看就知道是游風的傑作,但看到游風再次從廚房中端著東西走出來,茱莉亞不由得好奇的問了。

雖然這幾天一直是游風負責給他們做飯,但這也僅限於晚飯,更不用說早餐,原因無它,你怎麼可能指望一個一覺睡到大中午的人給你做早餐,但現在餐桌上擺滿的食物,無疑不是在告訴這茱莉亞事情的不尋常。

「哇!大壞蛋,你的黑眼圈好大啊!」游風正想回答茱莉亞的問題,不過當他抬起自己的頭時,小丫頭又開始驚呼道了。

「發生了什麼事情?」基諾聽到茱莉亞的聲音,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一看到游風,不由得大手一排腦瓜。

「壞了,我怎麼今天起這麼晚,我早上還要進宮和陛下商量事情呢?」基諾也糊塗了,不過看到太陽才微微升起,頓時感覺事情不對了,游風這小子今天居然會早起?不對啊,就算是比武,那也是下午的事情。

「別叫了,我失眠了!」游風鬱悶的說道,不就是早起了一次么,用得著一個個像見到鬼似的么?

「來嘗嘗,我可是好久沒做早餐了!」

基諾和茱莉亞驚疑的坐了下來,不過馬上就被眼前這些沒見過的美食所吸引了,不一會兒,文森也加入了這次早餐。

「不錯,真是不錯,沒想到早餐也能這麼美味!」基諾摸著自己圓鼓鼓的肚皮不停的打嗝,就屬他剛剛吃的最多,現在他可是吃撐了!

「沒錯、沒錯!」對於基諾的評價,茱莉亞和文森十分的認同,今天他們可是第一次嘗到了與眾不同的食物,以前他們的早餐都是麵包牛奶之類的,今天變成了包子、油條、豆漿!與眾不同的食物本身就讓他們十分的興奮了,更何況味道一點不差!

「我說你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先回房間在睡上一覺,等到中午的時候我在叫醒你?」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既然享受了一番美食,為了以後還能再有機會,連一直和游風爭吵的茱莉亞都開始關心起他來。

「是啊,游風,你現在這個樣子可不行。」基諾聽了茱莉亞的話,大點其頭。「再怎麼說也要睡會,否則下午因此影響和聖子的比試,那就得不償失了!」

「這我也知道,但我就是睡不著啊!」游風苦惱的說道,他現在是想睡但是睡不著的狀態。

「放心吧,大不了下午的時候我啃倆麵包。」游風無奈的說道。

基諾一聽,也不再多說什麼,起身向皇宮走去。

「老師,你幾天不進宮么?」游風無精打採的說道。

「今天就不去了,我今天接陪著你,知道比武結束!」雖然他也不認為會出現什麼意外,但既然到了這個時候,小心點總是沒錯的!

時間就這麼到了中午,知道基諾從皇宮中辦完事情歸來,游風還是沒有睡成,看著餐座上基諾三人狼吞虎咽自己上午無聊時所做的料理,再看看自己現在只能苦逼的啃著味道不怎麼樣的麵包,不由得心裡一陣不平衡。

不過他也知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本來睡眠不好的游風就不怎麼有食慾,如果在吃自己做的飯,那麼就肯定是啃不下這手裡的麵包了,不過麵包雖然味道不咋地,但效果確實拔群,兩個麵包進肚子,游風臉上的黑眼圈是徹底的消失不見了,整個人也變得精神起來。

時間也差不多了,恢復了精神的游風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梳洗了一下,換上了套乾淨的衣服,抖擻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就和基諾等人一起踏出了府邸,往皇家角斗場走去!

… 從游風踏出基諾府邸的那一刻,他就感受到了今天對於月輝城是個特殊的日子。

從皇室傳出艾琳公主的婚事要用比武這種方式決定時,就引起了整個帝都乃至於整個帝國的轟動,不少人還專程從遠方趕過來,為的就是一睹這次比試的盛況。

「那個就是游風嗎,好像不是很強的樣子。」

「和基諾將軍走在一起,應該是他吧。」

「長得也不咋滴嘛,為什麼公主會喜歡他而放棄了聖子?」

……

一路上,游風聽到太多有關於他的議論,不過還好,有基諾和文森兩位大神站在他身邊,那些議論的人也不敢太過放肆,最起碼,游風沒有聽見有人在罵他。

「聖子來了,讓讓!」等到臨近角斗場時,周圍的人群開始沸騰起來,游風一看,原來聖子埃文現在正在眾人的簇擁下向他走來。

「文森聖魔導師,基諾將軍,好久不見,不知道兩位過得可好?」聖子主動向兩人問好。

「好,很好,托聖子的福,我的軍隊前幾日差點沒鬧兵變!」基諾諷刺的說道。

「對於這件事情,埃文後面也聽說了,教堂的神職人員想要從埃文的身上聆聽教皇陛下的教誨,而沒能及時向將軍的軍隊派遣牧師,的確是我們的疏忽,雖然他們的本意是好的,但是其行為還是與本教的教義不符,所以埃文已經處罰了相關的人員,希望能平息將軍的憤怒,至於牧師,如果將軍現在還需要的話,我馬上就安排。」聖子歉意的說道。

「這就不勞煩了!」基諾氣笑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睜著眼睛說瞎話不是?

「那真是太遺憾了。」聖子說完,轉身面對文森。

「文森聖魔導師,埃文一直把您當成自己的長輩尊敬,但不知道為何,這次您卻選著阻礙埃文的感情呢?」

「冕下,老頭子並非有意為難,但作為艾琳的老師,總希望自己的學生獲得屬於自己的幸福不是?」

「您對艾琳公主的關懷真是讓晚輩感動,但請您相信,艾琳公主與我在一起,才是最好的選擇。」聖子說道這裡,一臉的真誠。

「我說夠了啊,再怎麼說我也還在這裡,真當我不存在了是吧?」游風看到聖子一直無視自己,感非常的鬱悶,今天好像自己才是主角吧。

「游風同學,你是神明賜予我愛情道路上的試煉,我怎麼可能無視你呢?」聖子笑道,語氣讓游風十分的不爽。

「但你對我的阻礙在今天也到此為止了,我會徹底的打敗你,把艾琳公主解救出來!」說著聖子不等游風反駁,就帶人轉身離開。

「還解救?真當自己是救世主啊!」游風在心裡吐槽道。


「游風,我們也進去吧!」文森對著游風說道。

「嗯!」游風點了點頭,率先走了進去。

走進角斗場,發現裡面已經是人山人海四面的觀眾席已經是人頭攢動,基諾把游風帶到屬於他的休息室后,便欲離開。

「基諾叔叔,你現在去哪?」茱莉亞好奇的問道。

「茱莉亞,我告訴你,剛剛進來的時候,我看到前面有人開局了,你也知道,和你父親相處就了,也慢慢沾上這賭的毛病了,而且你基諾叔叔現在窮啊,現在這麼好的機會,這麼可能不去撈一筆?」基諾訕訕的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