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既然南聖宗先動手,那麼久先拿他們開刀好了!一個二等宗門,還挺合適的,你們認為呢?」凰無夜嘴角勾起了一抹冰冷的弧度。

南聖宗,要倒霉了! 凰無夜的決定,大家是一致通過的。

「對方惹到我們頭上來了,我們要是不反擊回去,還以為我們夜皇傭兵團好欺負!」

「對!幹掉他們!一個二等宗門,有什麼好囂張的。」

「誰怕誰!」

一個個戰意凜冽,完全不嫌事大!

南錦倒是比較鎮定,他道:「請主子指示。」

他覺得,主子便是一個傳奇人物。

擁有絕對的領導能力,卻放蕩不羈,容易衝動爆發,本來他一直以為這樣的一些特質,是對立的。

可是,他卻能協調的很好。

把統帥能力運用自如的同時,也獲得瀟洒自由。

凰無夜笑道:「那好!聽我安排!」

剛剛開完會,結果就聽到有人再一次攻來。

凰無夜笑了,「這一些人,是送給我們熱身的嗎?」

其他人也激動的道:「老大!正好可以活動筋骨!」

「我們的大本營,真的以為是他們想來就能來的嗎?」

「……」

凰無夜道:「冥月,你做好最後的埋伏。」

「炎之,城中防禦系統開啟!」

「強攻隊伍準備!」

南聖宗的人還沒有靠近城門,結果城裡卻爆發出極為恐怖的攻擊。

「轟隆隆!」

恐怖的武器,打的他們措手不及。

「該死的!他們的城池有很厲害的強大靈器保護,宗主沒有跟我們說啊!」

上一次的一批人過來,被靈器驅逐,沒有見識到這強大的城防系統。

如今,倒是讓他們大開眼界了。

「一些死物而已,沒有必要害怕!殺進去!」

「沖!」

「唰唰唰!」

一些天靈師打聽頭陣,準備去破壞城防系統。

可是天才煉器師慕炎之煉製出來的靈器,可沒有那麼容易破壞。

「第二層防禦開啟,以為天靈師就能攻破,天真啊!」慕炎之笑道。

在夜皇傭兵團之中,他發現自己的能力得到了極致的發揮,潛力被挖掘,可以創造出很多他滿意的作品。

這一些都虧了無夜哥哥,要是誰敢破壞無夜哥哥的心血,他一定跟他們拚命。

「第三層反彈系統開始,給我殺!」慕炎之冷聲道。

凰無夜此時就在小白兔的旁邊看他指揮,這段時間他的成長挺快的,小白兔變成了金剛吐了。

凰無夜戰了起來道:「時間差不多了,火候差不多了,強攻隊伍,從側翼偷襲,跟小爺一起去!」

「是!」

「唰唰唰!」

無數道身影略過,接下來便是非常兇殘的強攻。

等級高並不能的得到絕對的勝利,就想現在,南聖宗的人一個個被打的遍體鱗傷。

「落雨!」

「飄雨!」

青龍劍劃過,群攻之戰,雨元素的攻擊很有效。

「唰唰唰!」

城中的人,陸陸續續的衝出來。

即使實力不怎麼高,但是人越來越多,越來月壯大,可不是他們能輕易對付的。

「轟!」

此時,他們才認識到這一個夜皇傭兵團的可怕!

這不僅僅只是一個傭兵團,而是一個傭兵王朝。

「撤退!」

「該死的!螞蟻多起來特別麻煩,一時間對付不了,必須回去跟宗主好好商量。」 凰無夜道:「跑!你們還天真的以為能跑的了嗎?」

「給我追!要是你們放跑一個,後果很嚴重!」

「追!」

南聖宗的人成了逃兵,還要面對這一群人的窮追猛打。

「你們得饒人處且饒人!」一個長鬍子長老怒道。

「對!得罪我們二等宗門南聖宗,對你們沒有什麼好處!」

凰無夜冷聲道:「小爺可不知道什麼得饒人處且繞人,只知道什麼叫做斬草除根!」

「至於你們南聖宗,接著滅掉就是了。」

他們瞪大了雙眼,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小子說什麼? 傲嬌王爺求合作 他說什麼?

他竟然敢說要滅掉他們的南聖宗,猖狂,猖狂到了極點。

「流火之滅!」

赤紅色的火焰,在這戰場之上蔓延了開來。

剎那間,猶如隕石隕落,轟向了了他們!

「啊!」一陣陣慘叫聲傳來。

一場無比蠻狠的戰鬥,一群兇殘的亡命之徒,這一些人即是空有實力,在這樣的戰鬥之中,註定吃虧。

「砰砰砰!」

想他們也是二等宗門南聖宗有頭有臉的人物,卻敗在了這裡!死在了這裡。

南聖宗派來的這一些人,全軍覆沒!

「老子還沒有打過癮呢!」

「這一些宗門脆皮高手,打起來其實沒意思!」

「就這熊樣還敢來挑戰我們夜皇傭兵團,有沒有搞錯啊!」

最後小灰貓落到了凰無夜的肩膀上道:「主人,嗚嗚嗚!最美的主人,我都沒有出手機會呢!」

凰無夜道:「誰說沒有你出手的機會,讓南絕森林裡的靈獸,快點出來毀屍滅跡吧!」

「哦!好的!」

「回城!」

當他們回城之後,南微一帶又爆發了靈獸狂潮。

那一些南聖宗的人,最後連骨頭都沒有剩下。

至於凰無夜為何讓靈獸出動毀屍滅跡,當然有她的用意。

「宗主,不好了!不好了,四長老他們,全部都死在那微瀾國了。」

本來南聖宗宗主,一直在等著夜皇傭兵團被踹掉的消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得到的消息確是他們全軍覆沒的消息。

那可是他們宗門高手,他們出事,他們宗門也是元氣大傷。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不會連一個傭兵團都搞不定吧!」南聖宗主沉聲道。

「他們運氣不好的正好撞上了靈獸狂潮,所以……」

「撞上靈獸狂潮也不可能沒有一個活著回來啊!上一次,不是也撞上了嗎?」

「真的沒有一個人活著回來,我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許這一次靈獸狂潮非常兇殘。」

南聖宗主的臉色陰鬱,二長老道:「這夜皇傭兵團也運氣太好了吧!上一次我們動手,撞上了靈獸狂潮,這一次還來。宗主,為了給大長老報仇,這一次我們損失慘重,一切都是夜皇傭兵團害的,我們要不要繼續派人過去!」

這一次損失太大,南聖宗主道:「再讓我考慮一下!先別去動他們的大本營,想讓他們的外部生意一個都做不成,到時候他們在內部崩塌,然後……」

二長老笑道:「宗主英明!」 葉桑末懵逼了,還有這種操作?

宇文元詡這個玩笑,也開的太大了吧。

「宇文元詡,我剛才情非得已才那麼說的。」

「無妨,四捨五入就是真的。」

「你這個四捨五入是不是捨得有點多。」

「無妨,上車。」

「喂,宇文元詡,我沒跟你開玩笑,我不會做你女朋友的!」

「無妨,我做你男朋友,一樣的。」

「你是魔鬼嗎?我就那麼玩笑的一句話而已。而且,我們也不合適啊。」

「我們怎麼不合適了?」

「你是王爺!你來自北周!我是小透明,我生在這個年代,我們合適嗎?說合適的話,你腦袋怕是進水了。」

「我覺得挺合適。」

修仙怪談 「宇文元詡,你認真的嗎?!我快瘋了。」

「我也快瘋了。」

「你瘋什麼,現在該瘋的是我。」

「我告訴自己一萬遍,不能喜歡你,不能告訴你我喜歡你,可我還是控制不住的表現出來了。」

「什麼?」

「我喜歡你。」

……

葉桑末徹底懵逼了,這又是什麼操作,這傢伙是……他的影視公司的男主角是他自己嗎,他這是在日常演戲提高演技嗎?

那一句我喜歡你,聽的葉桑末心花怒放。可是卻無法當真,因為她記得他曾篤定地說過,他不會喜歡是那個她這種女孩的啊,就算是帶回北周,也是讓她當丫鬟的啊。這傢伙這會,不是在演戲的話,就是中邪了吧!葉桑末這麼想。

「宇文元詡,我……」

「我喜歡你。」

「你明明說過,你不喜歡我的啊。」

「有個成語叫做,口是心非。」

「……」

「我也曾想過,這輩子都不會把這個秘密告訴你。但就在剛才,聽你跟那些陌生人說我是你的男朋友,那是我這輩子聽過最溫暖地話。所以,只要你願意的話,做我的王妃吧。」

「啊?」葉桑末嬌羞一聲,不知所措。

心怦怦跳,她獃獃地看著他,腦子裡的全是揮之不去的他的容顏。她從未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宇文元詡會跟她說他喜歡她,那一顆被她埋在心底的情愫一點點的被拉扯了起來。內心深處,她慌張失措,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不知道要說什麼話。

30分鐘……整整30分鐘葉桑末就那麼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一動不動地看著他。大腦一片空白,就在葉桑末覺得自己快要變成了一個傻子的時候,宇文元詡朝著她走了過去。

「沒事,你有四年的時間考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