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接受傳承的最低界限是天驕級。」聲音再次響起。

站在阮星海邊上的燕天驕鬆了口氣,他就是天驕,有著接受傳承的資格。

「我不服,天驕何等稀少,應該破例一次。」

「沒資格就是沒資格,你現在可以離開了。」聲音語氣很冷淡,沒有半點可以商量的餘地。

阮星海當然不想離開,就算沒有資格接受傳承,可是她也想留下來看看是誰最終得到羽翼。

「請離開!」聲音再次響起。

阮星海不敢再有任何耽擱,不然她的下場肯定不會比羅劍好到哪裡去。

「天驕級,合格!」

聲音在燕天驕周圍響起,燕天驕滿臉激動,靜靜等待正式傳承的開始。

籠罩在姜羽身上的黑光還沒有散去,這一狀態維持了很久,燕天驕開始不安起來。

「難道出現意外了?」燕天驕想到,隨後又搖頭。「我已經得到傳承資格,就算這小子通過,也還要和我還要爭奪最終傳承歸屬。」

燕天驕對姜羽是很不屑的。「小子你不過破障初期修為,怎麼和我這個破障巔峰修者爭?」

「這件羽翼至寶只能是我的。」燕天驕大笑,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羽翼。

「鐺~~~」

石殿內響起鐘聲,萬千祥光降落下來,燕天驕心中的不妙更加濃郁。

「傳承已經結束,你可以離開了。」

燕天驕知道聲音說得是自己,可是他搞不明白為什麼傳承已經結束。

「我並沒有得到傳承,怎麼會已經結束?」

「傳承的對象不是你,你沒有資格得到這件至寶。」聲音很冷漠。

聲音已經說得很清楚,傳承已經結束,自己失去資格,那麼就只有一個人。

「姜羽!」燕天驕恨得牙關咬緊,不明白為什麼得到傳承的是姜羽。


「我不服,我的天賦等級是天驕級,為什麼一點機會都不給我?」燕天驕大吼。

「沒有那個必要,天驕級的天賦等級並不是最完美,就算給你競爭的機會,也還是失敗。」

富家大少爺 天驕級並不是最完美的?」燕天驕一愣。

長久以來,他都已天才自居,為天才中的天才,可是現在有人告訴他,他並不是最天才的,有人比他更天才。

「意思是他的天賦等級比我還要高?」燕天驕指著姜羽。

「對!」

大佬,你女人翻牆了! ,一道道光芒射出,一道人影從無盡時空的盡頭走過來,靜靜的站在姜羽背後。

「這是什麼東西?」燕天驕被人影身上散開的氣息壓得喘不過氣,顫抖著出聲。

「天驕之上為『聖』,你眼前的就是『聖子異景』,代表對方有成聖的希望。」

「成聖?那不就是大聖?」燕天驕震驚的說不出話,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成為上三境修者,從來不敢去想至高無上的大聖尊位。

燕天驕再次看向姜羽的眼神中充滿嫉妒,雖然他敗在姜羽手中一次,可是他從來沒有將姜羽當成是對手,更沒看得起過,可是現在擁有成聖希望的是姜羽,而不是他燕天驕。

「我不相信。」燕天驕大吼。

「請離開!」聲音響起。

燕天驕心中有萬千怒火,可是在死亡威脅下,也只能離開,還未開始就已經失敗,可謂輸得很徹底。

石殿內空蕩蕩的,姜羽睜開眼時,發現燕天驕和阮星海已經不見。

「羽翼是你的了,希望你能夠善待他。」

黑暗色的羽翼飛向姜羽,在一陣光芒后,羽翼與姜羽徹底融合。

… 在姜羽和羽翼融合那一刻,站在石殿外,隱藏於暗中的神劍子心有感應。

「那件至寶已經那人得到了!」神劍子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奉神域劍宗宗主的命令進入小幽冥取羽翼至寶,可是神劍子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連進入石殿的資格都沒有。

進入小幽冥界后,神劍子直接來到石殿山脈所在,得到通行令牌后順利進入,可是剛一踏足內部,就被一股力量盯上。

這種力量也不主動攻擊神劍子,可是始終籠罩在神劍子頭頂,讓神劍子畏手畏腳,最終忍耐不住神劍子出手,動用神域劍宗宗主所給的一件至寶。

至寶剛散開氣息,就受到力量瘋狂抵抗,神劍子當時就明白,只能先退出去,不然必死無疑。

神域劍宗的至寶很不凡,竟然保護著神劍子沒死在力量的攻擊下,但出來后的神劍子再也無法進入石殿,有通行令牌也不行。

「該死,到底是誰拿走了那件至寶?」神劍子低吼,不明白為什麼還能有人知道那件至寶的存在。

「難道只是誤打誤撞?」神劍子心中想到。

可是卻怎麼也不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揮,他們神域劍宗準備了這麼多年,最後連至寶長什麼樣子都沒真正看到,就這樣被人『誤打誤撞』的拿走?

神劍子來到石殿山脈上空,動用手中的至寶籠罩整座山脈,打算守在這裡,看一看,到底是誰拿走了至寶。

「你就是拿到至寶又如何?最終還是不能帶走。」神劍子冷笑,對自己的修為實力和宗門至寶很自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重新拿回至寶。

山脈前,燕天驕被送出,旁邊站的著赫然是阮星海。阮星海離開石殿後,被一股力量送出,但並沒有直接離開,她想看看是誰得到了羽翼。

看到燕天驕身影出現,阮星海連忙走上來。

「恭喜燕兄,看來羽翼至寶已經被燕兄得到。」

燕天驕冷哼一聲,搖了搖頭。「你我都是失敗者,羽翼不在我手中。」

「什麼?」阮星海大驚,是真的驚訝,連擁有天驕級天賦等級的燕天驕都沒有資格得到羽翼?

「連燕兄都得不到,看來那羽翼至寶也無人能得到。」

阮星海安慰道,心中已經打算出去后,將羽翼的事情上稟星海劍宗高層,讓宗門的中三境修者想辦法,總之羽翼至寶一定要拿到手。

燕天驕一眼就看出阮星海在想什麼。「不用多想了,羽翼已經被那個小子得到,不管是你背後的星海劍宗還是我們御天劍宗都沒有希望。」

偷香 ?」阮星海不相信,同時也很嫉妒。

如果得到羽翼至寶的是燕天驕這樣的天驕修者,她還不會有什麼不滿,可是姜羽憑什麼?

「根據那道聲音所說,那個小子是傳說中的『聖子』,擁有成為大聖的希望,所以我連接受傳承的資格都沒有。」燕天驕將石殿內發生的事情說出,包括出現在姜羽背後的那道人影。

阮星海聽後面色一變,想到曾經在宗門內看到的一些典籍。

「什麼聖子?什麼大聖?我才不相信這些莫須有的東西,說到底還是對方偏心,從來就沒打算給我公平競爭的機會。」

「燕兄,你確定那個小子背後真的出現了一道人影?」阮星海確定道。

「石殿內一共就兩個人,我當然不會看錯,那道人影身上有強烈的氣息,壓得喘不過氣。」燕天驕回道。

阮星海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可能這一切都是真的,『聖子』的確存在,屹立於天驕之上,只在上古時期出現過一兩人,號稱有成聖的希望。」

「什麼?竟然是真的。」燕天驕差點跳起來。

這麼一說,對方真的有成為大聖的希望,前途無量,未來最起碼是一尊上三境修者。

「太可怕了,這樣的天資不應該出現在現世,更不應該出現在南域。」燕天驕顫抖出聲。

阮星海神情堅定。「南域千萬宗門間的平衡可能會因為這個小子的存在而被打破,太靈宗將會崛起。」

燕天驕也不蠢,知道阮星海說的都是事實,一位聖子,一旦成長起來,誰人能夠制約,別說御天劍宗和星海劍宗這樣的一流勢力,就是超一流勢力神域劍宗也無可奈何。

未來的對方必定會帶著太靈宗走到巔峰,凌駕於神域劍宗之上,遠遠超過御天劍宗和星海劍宗這等一流勢力。

而他燕天驕也會被踩下去,永遠成為失敗者。

「這個小子決不能留,如果宗門知道這件事情應該也是如此想法。」燕天驕道。

阮星海點頭,表示支持燕天驕的說法。「就算他是聖子,可是現在還沒成長起來,修為連我們都比不上,根本沒有什麼戰力,這個時候,是除掉他的最佳時期。」

「殺了他,羽翼你我一人一半。」燕天驕開口。

羽翼加起來一共有二十四片,分為兩半后也有十二片,依舊能夠使用,同樣還是至寶。

「就這麼說定了!」阮星海道。「燕兄你實力比我強,先在這裡守著,我去召集宗門弟子。」

燕天驕扔出一塊令牌。「你帶著我的令牌,御天劍宗的弟子看到後會聽你號令。」

停頓了一會,燕天驕繼續道。「最好是將其他宗門的弟子也調動起來,以我們兩大劍宗的影響,那些二流勢力弟子肯定會聽話。」

「還是燕兄想得周到。」阮星海一笑,消失不見。

燕天驕則直接盤坐在山脈前,等待著姜羽的出現。

「小子,我就不信你能在裡面呆一輩子。」

石殿內。

與羽翼徹底融合的姜羽已經知曉羽翼的來歷和名字,羽翼的確是不滅冥王聖凱的一部分,之所以會出現在石殿是,是一位絕世強者主動留下,具體原因不明。

羽翼雖然是不明冥王聖凱的一部分,可是卻也有自身獨有的名字『冥王之翼』。

冥王是傳說出的強者,來自地獄,而冥王的羽翼,自然也來自地獄,代表極致的強大。

… 「冥王之翼!」姜羽感受著與自己融為一體冥王之翼,心中很亢奮。

冥王之翼上似乎有一股力量,能夠激動心神,讓佩戴冥王之翼的修者戰力提升一大截。

融入身體的冥王之翼從背後延伸出,二十四片羽翼無風自起,姜羽的身體慢慢抬高,站在石殿中央,氣勢宏大。

能夠清晰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感覺包裹著自己,密不透風,每一拳轟出去,力量都比以前強大太多。

二十四片羽翼的冥王之翼與雙臂位置的不滅冥王聖凱護腕出現共鳴,強大的氣息連接到一起。

姜羽體內傳來鬆動聲,境界提升,從破障初期巔峰進入破障中期,並沒有就此停下來,提升的速度一點不減。

「如果我有完整的不滅冥王聖凱套裝,恐怕能夠與上三境修者搏鬥。」姜羽心中想到。

光是護腕和羽翼兩個部件就已經如此強大,給他一種能夠與中三境修者戰鬥的感覺。

全套不滅冥王聖凱不管是攻擊力,防禦力還有特殊能力,都達到一個極限,上三境一下修者只要穿上就能立刻與上三境修者爭鋒。

收起冥王之翼,姜羽陷入沉思,如果他猜得不錯,燕天驕和阮星海應該就在外面,並沒有離去。

「既然你們兩人想死,那就不要怪我了。」姜羽冷笑,知道避免不了,何不正面一戰。

剛一走出石殿,一股空間力量降臨,籠罩在姜羽頭頂上,帶著姜羽的身影消失。

石殿內部再次恢復平靜,四尊石像慢慢退下,一道由靈力組成的人影走出,正是之前擊殺羅劍的那道身影。

「塵封的記憶,一切的輪迴,永無止境的戰鬥….」靈力人影口中不知道在念叨什麼,有一種凄涼古樸的氣息,讓人肅然起敬。

靈力人影消失,石殿也跟著一起消失,冥王之翼已經被取走,石殿自然失去存在意義。


外界,石殿所在山脈晃動起來,破障巔峰修者都無法破壞的堅硬山體自主破碎,化為石粉,浩瀚無邊,高聳入雲的山脈開始沉落。

「發生了什麼?」守在附近的阮星海大叫起來。

在阮星海身邊站著二十幾道身影,個個氣息強大,處於破障境巔峰,都是星海劍宗弟子。

「山脈正在下降!」燕天驕收回目光,猜測到可能與冥王之翼有關。

很快,整座山脈消失不見,在地面上留下一個大洞,或者是深淵,深淵地步充斥危險氣息,破障境修者下去就是死,只有中三境修者能夠闖一闖。

「已經不可能下去了。」燕天驕看了眼山脈形成的深淵。從深淵底部傳來的氣息,讓他不安,絕不是他現在能夠觸碰的。

「好詭異的氣息。」阮星海開口,臉上神情一變。「那個小子還沒有出來,會不會….」

「不可能!羽翼已經被他得到,不可能死去。」燕天驕搖頭。

深淵下方,一道身影出現,詭異氣息並不攻擊對方,正是被空間力量送出山脈的姜羽。

「燕天驕,阮星海。」姜羽第一時間發現兩人,還有兩人身後御天劍宗,星海劍宗弟子。

「來了!」阮星海有些興奮。

「動手!」燕天驕大手一揮,身後二十多名御天劍宗弟子飛入高空,圍住姜羽。

阮星海也帶著星海劍宗弟子出動,封住上面和下面,姜羽完全處於御天劍宗和星海劍宗包圍中。

「將羽翼交出來,不然死。」阮星海大呵,配合周圍二十多名破障巔峰修者,威勢不是一般的大。

燕天驕冷笑起來。「小子,還是乖乖的把羽翼交出來,我還可以給你留個全屍,然後把你葬在這裡,讓你不用曝屍荒野。」

姜羽目光陰冷。「這麼說你們沒打算放過我?」

「當然!你可是上古時期才出現過的聖子,不應該活在當下,對我們南域千萬宗門的威脅太大。」燕天驕冷漠道。

「小子你還是認命吧,以你破障初期的修為,不可能是我們這麼多人的對手。」阮星海說著說著才發現姜羽已經進入破障中期,臉色一變,姜羽的進階速度超出他的預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