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說趙老頭,你說昨天晚上的異象,到底是什麼,竟然有大佛顯化,難道說,是今年的新人之中,有超強者,這樣的話,恐怕會有圖謀不軌的人混進來了。」左邊的老者有些疑惑,眉頭微皺。

「錢老頭,你能不能別總是那麼小心翼翼的,進入內寺存在的這片空間可是有經過嚴密的把守的,圖謀不軌的人是進不來的,在進來之前就會被傳送到未知的危險區域,所以,你想的都不可能。」中間的另外一名老者,便是內寺的孫老頭。

趙、錢、孫三名老者,乃為內寺除了內寺寺主之外的最高權威所在,在內寺之中,人稱三巨頭,整個吟靜寺內外的中堅實力,據說早就超越了破魔之境。

萬界虛淵 ,事實證明,今年的新人比以往的要強,不但敢反擊內寺的修士,而且還下了殺手,按照慣例前去奪取竹排的十名修士已經有三人隕落了。」趙老頭拂動了自己那長長的鬍鬚,淡淡的說道,對於三名內寺修士身殞,似乎毫不在意。

「不會吧?今年的新人真的就這麼的強勢,還是說,前去的十人實力還不夠強?」趙老頭還是有點不相信,因為這幾年裡,前往奪取竹排的修士,從來沒有失敗過的記錄。

「難道你昨晚沒有感覺到?就那佼佼者的黑煞,還有兩名精英,全都隕落了,不過還好,有兩名新人的竹排已經被奪走,也就是說,今年能夠進入內寺的人,最少會有八人,這可是達到了有史以來,最高的入寺率。」趙老頭眉頭微皺,不過更多的,是期待。

「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這些新人之中,能夠那第一的會是誰,只要奪取的竹排夠多,那麼就是第一。」孫老頭沉重的說道,臉上已經沒有了先前笑容,卻而代之的,是一種陰沉的城府。

就在孫老頭的話音一落,天際,一道破空聲只見兩道黑影一閃而過,腳步停在了三巨頭跟前,來人是一男一女,男的渾身帶傷,簡直就像一個血人,而其身邊,那女子焦急的攙扶著男子,慌亂無比。

「這裡是內寺了吧,快,快救救我哥哥,我們身上有竹排,趕緊救救我哥哥。」這兩人很明顯就是木子翎和木子琴兩兄妹,看眼前的景象,昨晚上必定是經歷了生死大戰。



「不錯,兩人的修為都在封禪後期,竹排一個五塊,一個三塊,看來其中一人就是他們兩個擊殺的。」孫老頭先是喃喃自語,而後看向木子琴又接著說道:「小女娃,你放心,只要到了內寺,你哥哥就死不了了。」

孫老頭說罷,揮了揮手,暗藏在周圍的救援人員立馬上前,將重傷的木子翎和木子琴帶走,很快的就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半個時辰之後,天際一道黑影直接是騰空而來,速度極快,三絕頭見此,頓時一愣,破魔之境的修士?難道說這也是今年的新人么?未免有些強大過頭了吧,這哪像新人呀?

果然,出現在三人眼前的正是那十人之中的一人,古元,古元的出現,無疑是讓三巨頭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年紀輕輕,就有破魔之境的修為,而且,此刻三人似乎也看出了這古元的來頭,並不小。

「想必三位就是內寺的三巨頭了吧,今日能夠見到三位前輩,真是在下的榮幸呀。」古元身上和木子翎不一樣,身上沒有一絲傷痕,一切的表現,都很輕鬆。

「呵呵,我還以為是誰,沒想到會是魔遺族的棄子,沒有想到,當年魔遺族將你放逐,今日的你,修為已經到了這般境界,魔遺族估計心疼的不得了了吧。」趙老頭一眼認出古元的來歷,不禁一笑,道。

「承蒙三位前輩看得起在下,過去的事,就別提了,現在的我,不是已經成為了內寺的修士了么,我手中的八塊竹排,就是最好的證明。」古元說罷,將自己身上所有的八塊竹排亮出,看的那三為老者再一次的一驚。

三人同時點點頭,而接下來,便是有著專門負責的人將古元帶走,在古元走後,白月出現了,出示了手中僅有的兩塊竹排之後,和古元一樣,被帶進了內寺之中。

天色漸漸的暗下來了,而三巨頭卻不曾離開半步,一直等到了夜幕的降臨,三人才有了離開的意思。

「孫老頭,不是說有八人么?現在才四人,還有四人怎麼還不回來?難道說被內寺的修士抹殺了?」錢老頭最先按耐不住。

「錯,還有三人,其中一名叫唐雪靈的女修在昨天晚上出示了七塊竹排之後,就已經進入內寺了,而剩下的三人,那股氣息還在,錯不了,似乎也在趕來的路上,我們在等等吧。」原來早在昨天晚上,唐雪靈就已經進入了內寺之中,難怪在森林內找不到唐雪靈的蹤跡。

現在看來,依照竹排數量來排名的名次已經大概有了結果,古元八塊,唐雪靈七塊,木子翎五塊,木子琴三塊,白月兩塊,至於葉恆、李鴻和茜茜的竹排數量,就不得而知了。

潔白的皓月掛在半空,周圍宛如死一般的寂靜,內寺之前,只剩下三巨頭仍舊沒有離去,而終於在這個時候,三道黑影終於出現在了三巨頭的視線之中,終於來了,三巨頭心中同時的感慨著。

此時此刻的葉恆三人是精疲力乏,身上的魂氣也消耗的乾乾淨淨,一路上,他們都是用走過來的,途中還好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不然他們也到不了這裡。

「兩個封禪後期,一個…煉竅中期?怎麼可能,這是哪來的小子?」孫老頭神識查探而去,發現了摯友煉竅中期的葉恆時,頓時就驚訝了,前面的人,包括現在了李鴻和茜茜,哪個不是封禪後期或者破魔之境?而葉恆居然只有煉竅中期,這讓三巨頭對葉恆不得不重新審視起來。

「有竹排就可以進內寺了吧?」葉恆喘著粗氣,緩緩的說道,在與黑煞一戰結束之後,葉恆被李鴻和茜茜打暈,並帶走,當葉恆醒過來的時候,身體的能量全部都被抽空了,身體發虛,當時葉恆只記得自己施展了始魂訣,後面的事情都是模模糊糊的,而經過了這一戰,也對與那神秘的始魂訣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至於葉恆三人之所以這麼晚才到,完全是因為葉恆一直都沒有醒來,身體透支的情況下,在這個時候能醒來,已經算是奇迹了。

「沒錯,把你們所有的竹排出示之後,就可以進入內寺了,之後會有專門的人帶你們去你們該去的地方。」錢老頭微微一笑,在葉恆不知情的情況下,他已經將葉恆的身體探查完畢了。

葉恆三人聞言,紛紛出示自己手中的竹排,葉恆六塊,李鴻和茜茜各一塊,葉恆手中的六塊竹排是從黑煞手中得來的,李鴻和茜茜說黑煞是自己打敗的,所以最後竹排全部都歸葉恆所有。

「六塊?煉竅中期居然有六塊,難道是你們兩個給他的?這可不行,竹排的多少關乎新人的排名,排名額前後不一樣,所持有得待遇也不一樣的,因為內寺就是以實力說話的地方。」趙老頭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葉恆,同時質問起李鴻和茜茜來。

「三位前輩,我們發誓,葉恆手中的竹排全是靠他自己的力量得來的,並非我們給予。」李鴻很堅毅的說道。

「好,我相信你們,夜深了,趕緊去休息吧。」孫老頭點點頭,選擇了相信,不知道為什麼,孫老頭對葉恆有一種非常特別的感覺,但是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在葉恆三人離去之後,吟靜寺內寺的三巨頭開始商量了起來,對於這八人的安排,以及那排名,等等等等,不過這一切,都會在不久之後揭曉,也是因為這個,改變了葉恆的命運。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兩天的時間,今年包括葉恆在內的新人已經八人進入了內寺之中,只有丁輝和阿福沒有進入內寺之中,內寺的規則是殘酷的,他們已經在這片森林之中失去了資格,不過令人驚訝的是,出去奪取竹排的十名內寺修士,沒有一個人回來,包括半路逃離的白煞。

次日,在內寺之中的公布欄上,葉恆等人的表現全都張貼在了上面,不僅有對今年八名新人的介紹,同時還說明了內寺十名修士未歸的消息,最重要的,最引人關注的,還是那排名。

第一名無疑就是古元了,而後依次排下去便是唐雪靈、葉恆、木子翎、木子琴、白月、李鴻、茜茜,八個人的名字整齊有序的寫在上面,在這八人之中,誰也不會想到,靠著運氣進入了前十,而修為只有煉竅中期的葉恆,居然拿到了排位賽的第三名。

公布欄前,木子翎和木子琴略顯虛弱的看這那張張貼的公告,心中不由的一驚,葉恆居然能夠排在他們兩兄妹的前面,要知道,為了打敗那個前來奪取竹排的內寺修士,木子翎是付出了多麼大的代價,險些將小命交代在了那裡。

而此刻,李鴻、茜茜和葉恆也經過了這裡,看著那上面的排名,臉色各異,不久之後,白月也出現了,在其身後,卻無聲無息的跟著兩名修士,以一種敵視的目光看著周圍的人。

「你們有時間在這裡研究排名,倒不如省點時間,去地網殿看看有什麼任務可以做的,沒有竹排,在這內寺可混不下去呀。」古元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身後,說完之後,便獨自離開了,似乎是專門來提醒眾人一般。

地網殿,是內寺的兩大主殿之一,內寺的所有修士都會擁有竹排,每一個人會有內寺的福利,一個月免費領取一塊,除此之外,地網殿之中便是領取某些任務的所在。

而任務自然是其他修士發布的事情,只要將其辦成,就能得到相應的酬勞,即為竹排,而竹排的用處卻只有一個,在另一座主殿,天羅殿之中換取仙魄,仙魄之中可是充滿著龐大的仙氣,對於修仙之中的修士來說,是必不可少的東西,簡單的說,在內寺之中,竹排就成了共同的交易幣,因為在內寺中需要什麼,做些什麼,都離不開竹排的存在,所以,新人們必去去完成任務,獲取竹排,否則就難以在這內寺之中立足。

「哼,本小姐從來不做什麼任務,竹排我有的是,要去,你們去就是了。」白月嘴角一笑,不屑的看了一眼眾人,完全不在乎這些規則,給人一種高傲的感覺。

「子琴,我們去看看。」木子翎的臉上依舊是那種冷漠,令人畏懼的強勢冷漠,在吟靜寺外寺的時候,從來沒有人見他笑過。

「哥,可是你的傷勢還沒有好,幹嘛著急接任務?」木子琴一臉不快的看著木子翎,滿是抱怨,更為自己的哥哥擔心。

「不打緊,我們走。」木子翎搖了搖頭,沒有在說話,和木子琴兩人緩緩的朝著地網殿走去。

葉恆看了看李鴻和茜茜,旋即一笑,道:「走吧,我們也去看看,雖然身體還沒有恢復,不過我感覺那些任務不會很難的,看看總沒有壞處的。」

葉恆說罷,也朝著地網殿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人影寥寥無幾,在這內寺之中簡直就想被荒廢了一般,毫無生氣,其實這並不是沒有人出沒,而是因為進入內寺的條件太過刻薄,據葉恆了解,這內寺的修士,只有五十人不到,而在葉恆等人的入住,剛好取代了那些已經身殞,奪取竹排的修士。

內寺不大,地網殿也不遠,很快葉恆就進入了地網殿之中,一進去裡面,葉恆頓時感覺到了磅礴的殺機狂涌而來,各種威勢從四面八方鎮壓,葉恆身體一顫,勉強的穩住了。

在地網殿之中,人比外面的要多,七七八八,加起來也就十幾個人,而且葉恆斷定,這裡面的每一個人都不是泛泛之輩,隨便一個人都可以將自己殺死。

葉恆的到來並沒有引起他人的注意,不,應該是說葉恆被其他人無視了,僅僅是煉竅中期的修為,在這個卧虎藏龍的地方,任誰也會不屑一顧。

葉恆倒也不在意這些,環顧四周之後,在地網殿的內側,一塊碩大的公布欄掛在上面,其中密密麻麻的字體寫著各種任務,任務之中也有分等級,從一等到七等全部都有寫在上面。

「二等任務,獲取始魂一株,酬勞,一百竹排或者仙魄。」

「五等任務,獲取仙法卷錄,酬勞面談。」

「七等任務,獲取暗器若干,酬勞面談。」

「…」

各種各樣的任務,其酬勞有多有少,不過許多的任務葉恆都難以完成,不過哪個獲取始魂的任務,葉恆看的是吸了一口涼氣,一百塊仙魄,那可得多大的手筆,一塊仙魄都能讓人搶得頭破血流,不過回頭想想,始魂是多麼稀少的東西,就算是有仙魄,也是換不來的。

「怎麼樣,葉恆,有沒有合適的任務?我和茜茜已經決定好了,你要一起來么?」李鴻見到葉恆還杵在那裡,不禁拍拍葉恆的肩膀,淡淡的說道。

「合適的倒是沒有,這裡簡直就像是交易市場,全部都是拿東西換仙魄竹排的,不過你們既然已經選好了,就去領取吧,我想一個人去看看,和你們在一起,我有壓力。」在進入內寺的時候,葉恆可是聽到了那三巨頭之中的老者說出了李鴻和茜茜的修為,封禪後期,那對葉恆來說,是多麼遙遠的距離呀。

「那隨便你吧,葉恆加油,你的天賦不比我們差,相信你很快就能追上我們的,不要灰心哦。」茜茜給了葉恆一個笑臉,做出一個加油的動作,而後和李鴻離開了,八成是去領取任務去了。

在公布欄上面大致的看了一遍,葉恆並沒有找到合適的任務,葉恆並不罷休,睜大眼睛,一條一條的往下看去,不管是高等還是低等,葉恆都沒有放過。

古元說的對,自己必須要儘快的獲取足夠的仙魄,因為葉恆知道,在這內寺之中有著一座藏金閣,裡面什麼都有,只是進入其中,必須付出十塊仙魄的代價,現在的葉恆,根本就沒有。

還有就是那內寺的頂峰,從李鴻的口中葉恆知道了,那頂峰是一處極佳修鍊之地,想要上到頂峰,就等繳納每天一塊仙魄的費用,不管是這兩點之中的任何一點,葉恆都要儘快的得到仙魄。

很快,半個時辰就過去了, 七零年,有點甜 ,葉恆頓時就有些泄氣了。

無奈的搖搖頭,葉恆正準備離去,路過領取任務的前台,一道聲音緩緩的傳入了葉恆的耳中。

「我要發布外界任務,斬殺雪豹幫雷力,酬勞十塊仙魄,殺雪豹幫幫主雷豹,酬勞二十塊仙魄,瓦解雪豹幫勢力,酬勞五十塊仙魄。」

雪豹幫?雷力?雷豹?

三個名字頓時在葉恆的心頭纏繞起來,一想到雷力這個人,葉恆的心就像是火在燒一般,生疼的很,同樣的修為,那時候葉恆卻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羅海,我說過多少次了,任務的發布不允許涉及勢力之間的鬥爭,你這樣做,會引起吟靜寺和雪豹幫之間的紛爭的,請不要將個人情緒帶到這裡來。」前台的老者很是不快的訓示那名想要發布任務的少年,果斷的拒絕了。

葉恆見此,沉思片刻,心中頓時就下了一個決心,臉色一沉,緩步的走向那名名叫羅海的少年,來到其跟前,笑道:「你叫羅海吧,你好,我叫葉恆,關於你的任務我接了,既然這裡不允許發布,我們可以私底下交易。」

羅海明顯一愣,從頭到腳打量起葉恆來,旋即臉色一變,將葉恆拉到一邊,小聲的說道:「借一步說話。」

話落,羅海拉著有些不知所措的葉恆迅速的消失在了地網殿之中。

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內寺竹林之中,葉恆和那名叫羅海的少年在這裡低聲細語,鬼鬼祟祟,像是兩個做賊的人,而內寺之中來往的人本來就很少,倒也沒有人注意到這邊的葉恆和羅海。

「你就是葉恆?聞名不如見面,剛剛你說要接受我的任務?是不是真的?」羅海很疑惑的看著葉恆,因為在雪豹幫的強勢,基本上沒有人為了一些仙魄而去送命,至於高階的修士,也不會看上這點仙魄的,所以,有人願意接受羅海的任務,讓羅海有些驚訝。

「先不要問我為什麼,你能夠發布出這樣的任務,估計和雪豹幫有不共戴天之仇,相同的是,我和雪豹幫的雷力也有些恩怨,所以,我們是志同道合。」葉恆的想法很簡單,雪豹幫的幫主葉恆先不去過問一向異象追求完美的葉恆難以心安。

「可是,你的修為只有煉竅中期,雖然你是今年排位賽的第三名,但難保你不會作弊,相對於我煉竅後期的我,你的實力遠遠沒有達標。」羅海的修為也不高,那年,要不是正好和強力的隊友走在一起,他羅海恐怕是進不來這內寺的。

「這個你放心,修為不代表什麼,實力最重要,據我所知,雪豹幫幫主的修為也就煉竅後期,雷力則是煉竅中期,雪豹幫幫主我不能幫你斬殺,但是雷力我卻又把握。」葉恆並沒有說大話,這件事情,葉恆相信自己能做到。

「好,那麼成交,酬勞不變,你能做到什麼程度,我就給你多少酬勞,不過我得提醒你,要是你死了,可不關我的事情,在任務之中身亡的都沒有任何的補償的,這就是內寺的殘酷,希望你能好運。」羅海臉色一變,變得陰沉起來。

「什麼時候可以開始?」葉恆一笑,腦海之中湧出了嗜血的戰意,已經兩天了,葉恆的身體恢復的超快,相信明天,葉恆的身體就會恢復到巔峰狀態。

「隨時都可以,至於出去外界的費用我給了,希望你能完成任務。」羅海說罷,將兩塊仙魄丟向葉恆,深沉的看了一眼葉恆,而後離開了。

目送羅海離開,葉恆心中有些謹慎起來,葉恆對於外界的環境還不熟悉,相對而言有一定的危險,而且那一直沒有露面的白煞,是葉恆的一個潛在威脅,而且葉恆不相信,那實力強橫,擁有閃電般速度的白色閃電雷諾會隕落,不僅僅是如此,內寺之中沒有一個弱者,內寺消息傳出,前往奪取竹排的修士身殞,這一點,葉恆絕對不相信。

對於內寺,葉恆也不是很熟悉,反正現在葉恆也不打算出去,乾脆在內寺之中閑逛起來,身上傷勢也一直處於告訴恢復的狀態,相信葉恆明天就能出執行剛剛接受的任務了。

在內寺,天羅殿和地網殿相互對立,在兩者之間大大小小的分殿也不少,而在那中間,便是藏金閣,外圍則是眾修士的住所,在往後面,當然就是那內寺頂峰的腳下。

葉恆邊走邊想,對於這次任務葉恆必須制定一個詳細的計劃,不然,雷力是個問題,那雷豹更是一個危險。

「嘩啦啦…」

突然,一路走來的葉恆停住了腳步,一道道嘩啦啦的流水聲漸行漸遠的傳入葉恆的耳中,葉恆一愣,他沒有想到,這內寺之中還有小溪。

看了看自己身上粘稠的汗水,葉恆不禁笑了笑,既然有溪水,那麼就下去洗個澡,反正這人內寺之中也沒有什麼人,再說,葉恆一個大男人也不會怕被人看見。

打定主意,葉恆快速的走到小溪邊,漸漸的退去自己的上衣,舒展了下身體,看著那正在緩緩癒合的傷口,葉恆微微一笑,完全不在意,在岸邊做了一個跳躍的動作,一頭扎進了小溪之中。

「噗通。」

水花四濺,葉恆在小溪之中下潛,一個漂亮的蛙泳展現出來,而後立馬上潛,變換姿勢,變作仰泳,葉恆靜靜的躺在水面上,思緒瞬間回到了大半個月前的那個晚上,那個自己生日的晚上。

「黃濤、胖子、小南人,你們怎麼樣了,還有七旬的奶奶,你的身體可好?」葉恆的心中呼喚著,那一晚上發生的事情歷歷在目,已經過去大半個月了,葉恆依舊不能釋懷。

回去,葉恆一定要回去,但是身在這個殘酷的修仙者的世界,這片到處都是危機的仙墳大陸,要是沒有實力,葉恆就會客死他鄉,身首異處,所以,葉恆必須變強,只有成為強者,才有權利回去。

智慧勝過勇力,然而那些弱者智慧,被人藐視,他們的話,也無人聽從。


思緒想到這裡,葉恆翻過身子,再次一個下潛,清爽的感覺頓時湧上了葉恆的周身,讓葉恆舒暢無比,身上的疲勞也消散大半,感覺差不多了,葉恆一個魚躍龍門,浮出了水面。

「啊…」

浮出水面,葉恆一張來雙眼,頓時,一具潔白的身體露出在了葉恆的視線之中,全身*,一絲不掛,濕答答的秀髮垂落而下,卻也擋不住胸前那對巨大的柔軟,葉恆一驚,眼睛一瞪,無限春色被葉恆盡收眼底。

「啪。」

一聲脆響,在葉恆還在飽眼福的時候,一個狠勁的巴掌落在了葉恆的臉上,留下了五根通紅的手指印。

「流氓,色狼,我要殺了你。」只見在葉恆的眼前,那*的女子不是別人,真是和葉恆一起進入了內寺的白月。

此時此刻,白月臉色慘白,其中摻雜著一絲潮紅,怒視葉恆,雙手死死的捂在胸前,惱羞成怒,強大的威壓迸發而出,葉恆身體一震,氣血上涌,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轟、轟、轟。」

白月大怒,強勢的霸氣湧出,水面上波瀾不斷,全都爆炸開來,濺起水花,形成一道水幕,將葉恆的視線阻擋,下一刻,水幕落下,白月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岸上,衣服也是慌忙的穿在了身上,臉上的殺氣毫不遮掩的顯露出來。

葉恆見此,暗叫不妙,葉恆知道,這白月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一直高傲的白月,葉恆相信白月不會就這麼放過自己的,再說了,葉恆看了白月的身子,白月勢必要殺了葉恆的。

一想到這裡,葉恆心頭一緊,立馬出現了逃竄之意,白月的修為可是在封禪之境,至於是在那個期間,至少不會差李鴻等人多遠,葉恆與之抗衡,無疑是找死。

葉恆體內魂氣一陣涌動,全部運轉到足部,劇烈的波動出現,葉恆一下子衝上岸沿,一把抓起自己的衣服,什麼都不管,直接沖向那通往外界的傳送處,同時大聲喊道:「白小姐,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不過,你的身體真美。」

葉恆這不說還好,一說就讓白月炸開了鍋,臉上通紅,那不是羞的,而是被葉恆氣的:「葉恆,我發誓,一定要殺了你。」

白月大吼,整個內寺似乎都晃動了一下,實力強的修士全都被其吼聲驚醒,而葉恆原本也不想這樣的,但是葉恆說的的確是實話,白月的身體,的確很美。

「看來要提前出去執行任務了,內寺暫時不能待下去了,不然白月是不會這麼放過我的,呼呼,又闖禍咯。」葉恆喃喃自語,嘆息道,以前,葉恆對自己的言行舉止很注重,現在卻不一樣了,這裡的一切都與葉恆無關,葉恆什麼都不用去管。

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葉恆,給我站住,我要殺了你。」

葉恆身後,這句話一直沒有停過,而葉恆的腳步,更是沒有一刻停歇,魂氣全部都凝聚到腳部,速度提升到極限,不要命的沖向內寺的傳送處。

可是,白月終究是封禪之境的修為,葉恆的速度再快,也遠遠不及,眼看白月就要追上來了,突然,葉恆的視線之中出現了一個黑點,葉恆仔細一看,那不正是給自己發布任務的羅海么?

此時,葉恆心生一計,迅速來到羅海跟前,沒有和羅海打招呼,直接抓著羅海焦急的說道:「羅海,我現在要出去執行任務了,但是身後的白月要找我麻煩,幫我阻擋片刻,只要一下就好,我就可以傳送到外界了。」

葉恆說完,沒有給羅海拒絕和詢問的時間,速度施展開來,化作一道白影沖了出去,幾乎是同時,白月到來,羅海一愣,一個瞬閃,擋在了白月的身前。

「白月小姐,有什麼可以效勞的么?」羅海自然也知道白月不好惹,於是沒有硬擋,而是換了一種方式。

「要麼滾開,要麼幫我抓住葉恆。」白月氣急敗壞,那還有之前的淑女風範。

「好我明白了,只是,葉恆在哪呢?」羅海故作不知,左看看,右瞧瞧,而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葉恆已經出現在了通往外界的傳送處了。

葉恆不禁回頭,果然沒有發現白月的身影,不由的鬆了口氣,但是葉恆依舊沒有放鬆警惕,來到傳送處,葉恆直接丟給守衛一塊仙魄,淡淡的說道:「送我去雷城。」

在葉恆離開的時候,就已經在羅海哪裡打聽清楚了,雷城,是雪豹幫勢力範圍的一座城市,而其總部,也是駐紮在了這裡,要打雪豹幫的注意,葉恆必須先去雷城。

隨著葉恆的話落,在傳送處,一口木棺赫然的顯化而出,葉恆一愣,似乎想起了什麼,但是突如其來的一聲叫喊,嚇得葉恆趕緊睡進了木棺之中。

遠處,白月怒喝,卻已經來不及了,就在葉恆睡進木棺的那一刻,其棺蓋合上,傳送處一座大門顯化而出,木棺滑動,直接衝進了大門之中。

下一刻,葉恆在木棺之中只覺得一陣顛簸,片刻之後,木棺的棺蓋被大開了,一道刺眼的光線射入了葉恆的眼中,葉恆猛的坐起來,環顧四周。

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一個繁華的城市中心,大街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葉恆見此,才微微一笑,這景象,葉恆明顯是到達了自己的目的地,雷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