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的事估計還要好幾個月才能結束,等結束后,我們再離開Z國。從今天開始,你們只要做好自己分內的事就行,除非有特殊情況,其餘的,一律用老方式聯繫。」

「是!」

話音剛落,喬楚惜戴上墨鏡,掠過人群從酒吧的一處隱蔽出口離開。

——

綠林區,位於北里市西區靠海的地方,位置偏僻,卻是富人居住的地帶。

這裡的房子都很有特色,設計很巧妙特別,大多數都有木頭和特殊玻璃組成的材質,雖然看起來成本不高,但這邊的房價卻並不低。

將車開進車庫后,喬楚惜剛一走出來,就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朝她小跑過來。

在喬楚惜回國前,其實就已經和青戈聯繫過了,當得知青戈和江御在一起的消息時,喬楚惜並不意外,她早就看得出來,江御對她很特別,過了這麼多年,他們還能繼續在一起,足以說明他們之間的感情。

雖然江御在過去做了許多十惡不赦的事情,可畢竟人無完人,更何況,曾經的他們又有多高尚?

她相信青戈有自己的判斷力,既然她能幸福,身為朋友,她也沒有理由反對,更多的是為她感到開心。

「煦知,你來了。」

「小青戈,我都說了,以後別這麼叫我,要叫我……」

「知道了,楚惜。」

餘暉下,喬楚惜和青戈站在院子里,畫面美好得就像一幅充滿韻味和溫馨感的油畫。

四年的時間,不論是性格和外貌,她們倆都有變化。

喬楚惜斂去不少銳氣和鋒芒,變得更加成熟,明媚,隨著歲月的沉澱,容貌比過去更加美艷動人。

而青戈,變化就更大了,過去的她,性格內向,孤僻,從來都是冷冰冰的,不過幾年的時間,當喬楚惜再次見到她時,不免被驚艷到。


現在的青戈,很美,很有魅力,性格變得外向了許多,不光是氣質,就連外貌都有所改變,完全就是一個小女人,果然,這就是被愛情滋潤過,戀愛中的女人啊。

喬楚惜在院子里逛了會兒,雖然地小,但是很漂亮,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被打理得很好,青戈還養了兩隻狗,一隻大金毛,一隻牧羊犬,她能感覺到他們平日里過得有多溫馨。

青戈收起澆水壺,打開院子里的吊燈,整個院子瞬間變得明亮。

喬楚惜湊上前,右手搭在青戈的肩上,「怎樣?食材買好了嗎?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說好我今天搬過來,你要做拿手菜給我吃的。」

青戈看了看時間,回答,「都買好了,不過,他現在還沒回來。」

喬楚惜盯著青戈那張純凈漂亮的臉看了會兒,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唉,小青戈,我真的不敢相信,那個傢伙竟然會為了你,放棄自己的江山,看來,咱們小青戈是真的很有魅力啊~」

青戈無奈笑了,拉著她的手走進屋內,「你就別打趣我了,走吧,進去坐。」

「咳咳,我這麼突然過來,是不是打擾你們了?」

喬楚惜故作一臉正色,嘴角卻掩飾不住笑意。

見她這個樣子,青戈再了解不過,喬楚惜就是故意過來當電燈泡的,她是不介意,但是某人可能就不好受了。

……

晚上,院子里的燒烤架燃起幾簇火光,喬楚惜和青戈坐在樹藤椅子上,正一邊吃著烤串一邊玩著撲克牌,不時傳來喬楚惜的哀嘆聲,大金毛和牧羊犬在院子里繞著圈跑,整個氛圍十分融洽,當然,除了正在為兩位美人擼串服務的兩個男人以外。

喬楚惜打了個響指,吆喝了句,「小二,快上菜,串沒了。」

江御,賀奕馳:「……」

喬楚惜朝青戈挑了挑眉,「小青戈,你想吃什麼?儘管點。」

青戈無奈輕笑,心軟地對男人們鬆口說,「好啦,我們都吃得差不多了,你們倆也趕緊吃點。」

聽到自家女人的吩咐,江御將烤好的烤串放進盤子里,搬了個椅子坐在青戈右側。

二話不說,直接就拿起烤得最完美的那個雞翅喂向青戈,兩人甜蜜地相視一笑,一旁的喬楚惜見此情形,不禁搖頭感嘆,內心受到了暴擊。

她總算是體會了一回單身狗的滋味,看賀奕馳完全就習以為常的樣子,喬楚惜佩服地對他豎起大拇指,「這你都能忍受這麼多年,佩服。」

賀奕馳輕嘆了聲,開了瓶酒,倒了杯遞給喬楚惜,兩人像同道中人一般默契碰杯,「所以我一般都在外面跑腿,這裡不常來。」

喬楚惜頓悟的點點頭,這年頭,做手下的也不容易啊。

吃完燒烤后,四人石頭剪刀布決定誰收拾,最後是賀奕馳輸了,青戈看不過去,一起幫忙了。

喬楚惜坐在樹下看夜景,見江御朝她走來,有些意外。

「有事嗎?」

江御伸手示意了下,看樣子,他是有話對她說,喬楚惜站起身,跟著江御一前一後走出院子,兩人在附近的小區散步。

「江大少爺,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你知道,青戈最遺憾的事是什麼嗎?」

最遺憾的事?喬楚惜不明所以地看著江御。

「當年我們的婚禮,她沒有告訴任何人,她最遺憾的是結婚那天,沒有你的陪伴。」

聽言,喬楚惜有些驚訝,她知道青戈沒有告訴她有關江御的事,是怕她擔心,可她沒想到,她在青戈的心裡會這麼重要。

江御篤定地說道,「我們是去年開始相愛的,這幾年,我和青戈之間,經歷過分分合合,能有今天的結果,我江御今生無悔。」

她聽得出來,他話語中的真摯,他是真的很愛青戈。


喬楚惜聽青戈說過,江御曾為了她走過兩次鬼門關,青戈心中的銅牆鐵壁,是一點點慢慢地被他的真心所融化的,僅僅是語言描述,喬楚惜就能感受到,他們兩人之間過去的那段轟轟烈烈至死不渝的感情,有多難得。

江御停下腳步,對喬楚惜說,「如果喬小姐願意的話,我想正式地邀請你,成為我和青戈唯一的伴娘。」

喬楚惜詫異,「你們還要再舉行一次婚禮?」

江御點了點頭,笑意染上眉宇間,「我不想讓青戈留下遺憾,婚禮定在下個月月初,青戈還不知道,如果你同意的話,歡迎你加入我們的婚禮秘密籌劃團隊。」

喬楚惜眯起雙眸,不敢相信江御竟然是個這麼浪漫的人,鬼點子還挺多啊!

想必這一波驚喜,一定會讓青戈幸福得想哭。

「行,我加入。」

*

次日,喬楚惜定好了五點半的鬧鐘,一大早就起來洗漱好,換上職業裝就出門上班了。

看到喬楚惜真的去上班,青戈還是有些難以置信,怎麼也想象不到以喬楚惜的性子,乖乖按部就班是什麼樣子。

由於綠林區和公司的距離有些遠,喬楚惜需要提前幾個小時出門,才不會遲到,雖然每天這樣上班會很耗時間和精力,可是一想到每天下班就能回去見到青戈,喬楚惜樂此不疲。

一個星期後

喬楚惜完成最後的工作任務,看準時間,關上電腦,拿起包包走出辦公室打卡下班。


還沒走出公司門口,喬楚惜就被一陣嘈雜聲驚了下。

他們還沒走?

為了避開同事,喬楚惜每次都是挑最後離開公司的,一直以來都很順利,見突髮狀況,喬楚惜頓住腳步,猶豫地往外邊走。

正在熱烈討論中的同事們一見到喬楚惜,便一涌而上,截住她的去路。

「喬小默,我們待會去聚餐,你要不要一起?」

喬楚惜擺了擺手,微笑拒絕,「不用了,我還有約。」

「有約?哦~男朋友是吧,我說怎麼每次下班都沒看到你,原來都是和男朋友約會去了。」

「不是,你們誤會了……」

見同事們起鬨,喬楚惜還來不及解釋,就被打斷了。

「哎呀,那就叫上你男朋友和我們一起啊,人多熱鬧。」

「就是。」

喬楚惜懊惱地咬著唇,腦子裡迅速過了一遍N種借口。

還不等喬楚惜想出完美的借口,就被熱情的同事們擁簇著往外走。

「走啦,走啦,我們已經訂好餐廳,大餐走起!」

喬楚惜輕嘆一聲,看來這次的聚餐她逃不過了。 第二天,威爾他們三人已經不再躲避,他們已經踏上了主動尋找魔龍麗薩的路。

「威爾,你已經沒問題了嗎?你不需要再休息一下嗎?」金走在威爾的身後,十分關切的問道。

「啊,沒問題,我現在的感覺非常好。」威爾一半繼續向著前面走一邊回答著金的疑惑。

「啊,突然有點像見識見識你已經變強到什麼地步了啊。」金苦笑著說。

「哈哈,我想不久之後你就會知道了吧,我們現在就去找麗薩。」威爾笑著回答。

而就在這時,從不遠處突然傳來了十分急切的馬蹄聲。

「等等,有人來了。」威爾突然停下腳步十分緊張的說。

「聽上去,敵人的數量還不少。」金側耳聽著說道。

「沒錯。我們先躲起來。」威爾嚴肅的說著。

接著他們三人便快速的躲到了周圍的樹後面。

片刻之後,果然有一群騎著馬的士兵從遠處來到了威爾他們不遠處的道路旁,他們沒有停下,順著道路的另外一邊迅速的跑了出去。並且他們這些人的臉上,看上去十分的緊張。

「他們怎麼了?一臉緊張和嚴肅的。」威爾從樹後面走出來,十分疑惑的自言自語著。

「是不是又遇到了什麼大事了?」愛德華問。

「是嗎?但是現在這是世界中除了我們之外還會有什麼大事呢?」威爾苦笑著反問道。

「現在我們怎麼辦?」金問道。

「走,順著他們走的路走。他們去的地方一定有他們的營地。」威爾指著剛才那群人離去的方向說道。

「嗯。」身後的金和愛德華兩人立刻點了點頭。

接著他們三人便快速的朝著那群人的方向跑了過去。



不久之後,剛才那一群騎著馬的士兵來到了他們的目的地,一座十分森嚴的營地。

在營地的門口站著十幾個穿著盔甲的守衛,守衛們看到了這群人,立刻衝上來攔住了他們。

「停下來!」其中一名守衛拔出腰間的武器指著其中一個騎在馬上的人。

「笨蛋!我們有緊急的事情要報告!」這名騎在馬上的人十分驚慌的大叫著。

「拿出你們的證明。」守衛並沒有退讓,神情嚴肅的問道。

聽到這話,騎在馬上的這名士兵立刻伸出手來,將自己手中的一枚銀色的戒指展示給了這名守衛看。

「是……是卡蘇魯的使者!開門!」守衛看到了這枚戒指之後立刻神情大變,變得十分的敬畏,並且立刻就命令他身後的守衛們將營地的門給打開了一個小縫,而他們幾個士兵便立刻陸續從這開起的小縫中跑了進去。

而這一切,都被躲在不遠處樹林中的威爾一行三人給看得清清楚楚。


「卡蘇魯的使者?」金疑惑的自言自語。

「看上去……的確是什麼十分緊急的事情。」威爾的眼睛盯著營地的方向,語氣十分嚴肅的說著。

「會是什麼事情呢?跟我們有關嗎?」愛德華也十分疑惑的說。

「不知道,不過我感覺這事跟我們沒多大關係哦。」威爾嚴肅的說。

「我們現在怎麼辦?」金問。


「當然是衝進去,搞清楚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們這麼緊張。」威爾突然站起身來,十分得意的說著。

就在威爾說完這話,他便立刻慢慢的從樹林中走出來並向著營地的方向大搖大擺的走去。

「什麼人?」守衛發現了威爾,立刻全都拔出武器對著威爾。

「什麼人?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三凶星之一。」威爾得意的說著同時還攤開了自己的雙手。

「三凶星!抓住他!」守衛們立刻一擁而上將威爾給包圍了起來。

十幾名守衛立刻圍城了一個圓,他們一個個全都拿著武器並且神情十分的嚴肅。

「對,就是這樣。」威爾自信的笑著。

突然,威爾從自己的身體中爆發出了巨大的紅色氣體,紅色的氣體立刻將威爾給包圍住,並且在他的身體外形成了一個血之鎧甲,威爾又一次的被惡魔化了。

「威爾,他又變成惡魔了!」依然躲在樹林中的金小聲的對愛德華說。

「威爾威爾威爾,讓我見識見識所謂的奇迹,讓我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戰勝內心的惡魔。」愛德華期待的笑著說道。

「哈哈,這股力量,太棒了,而且那傢伙再也沒有出現過了。」威爾看著自己的雙手得意的說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