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想要第9號石台,你能幫我獲得么?」王浩賺錢賺得傻笑時,一道冷笑聲忽然炸響。

… 「我想要第9號石台,你能幫我獲得么?」王浩賺錢賺得傻笑時,一道冷笑聲忽然炸響。

眾人一怔,王浩雙目也是一凝,朝著長廊盡頭的通道看去,只見八道人影從通道內走出。

為首的是一個青衣青年,身後是七名男子,護衛裝扮,全都散發著四階級的強橫氣息。

看到這八人,在場冒險者全都微微皺眉,他們在意的不是這八人什麼來歷,有什麼本事,而是方才那句話,第9號造化石台?

那是什麼鬼!

卻在此刻,不論熊三熊二還是熊大,在看到青衣青年後,眉頭同時一挑,臉上閃過一抹冷意。

詐欺獵手 ,陰沉了下來。

王浩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笑了。

沒想到又來了『熟人』,只不過這個熟人可不是什麼好傢夥啊。

青衣青年不是別人,正是他在救下慕容青時所碰到的,龍山郡五大家族季家的公子哥——季東

王浩還以為這傢伙徹底消失了呢,沒想到還是進來了,看樣子八人實力修為皆有所進步。而且作為龍山郡五大家族季家的嫡系子孫,身上所帶的錢財應該不少吧?

若是能狠狠敲一筆的話,嘖嘖……

越想,王浩臉上笑容越濃,絲毫沒有露出敵對之意,雖然他並不怎麼喜歡這季東,甚至有些討厭,可人生在世,和什麼人都可以過不去,但絕對不能和錢過不去。

這季東是條大魚!

眾人紛紛議論,盯著季東指指點點,說這說那,表示很不爽,更有人冷笑。

第9號造化石台,搞笑的嗎?

在他們看來,王浩制定的『規矩』絕對不允許他人破壞,誰敢破壞,下場必定凄慘。

眼前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居然提出要第9號造化石台,簡直就是找死!

那可是第9啊,青花假面也就第10而已。

「有好戲看了!」一冒險者道。

「嘿,或許。」

「那就先靜觀其變吧,暫時不著急獲得造化石台,看看接下來會怎樣。」

「嗯,我贊成。」

「……」


在眾人的矚目下,季東帶著七名護衛來到瀑布之下,抬頭盯著王浩冷笑道:「怎麼,做不到?」

「嘿。」王浩笑了笑,側目看了眼盤坐在第9號造化石台上的斗笠人,再次扭頭,將目光落在季東身上,淡淡的報出了一個數字:「一千萬。」

嘶!

所有人倒抽一口涼氣,瞪大眼睛,包括佔據造化石台的人,哪怕是紫衣男子等人,也都瞳孔收縮。

他們不僅被這個數字給震撼,更被王浩的回答給驚住。

聽這話,他真有本事擊敗那斗笠人?

尤其神秘的斗笠人,在王浩報出一千萬的瞬間,眼中殺意暴起,但他沒有動,可其澎湃的殺意已經讓人心驚,那半隻腳踏入五階的氣息令人恐怖。

季東同樣面色一變,沒想到王浩會給出這樣回答,其神情變幻不定。

「少爺!」這時,季東身後傳來一中年護衛的低呼,臉上同樣露著驚意,似要阻止。

「哼!」季東長袖一揮,不理中年護衛絲毫,抬頭冷視王浩一眼,一步踏出,整個人扶搖直上,沒有絲毫阻礙的來到了第10號造化石台上。

王浩微微一笑,在季東來臨的瞬間,將身旁的那名冒險者給送走,然後低頭看向第52號造化石台,「讓給他。」

第52號造化石台的原佔有者咬了咬牙,悶哼一聲,直接離開石台,但當那冒險者獲得造化石台認可后,原佔有者再次回到石台上,冷笑著與那冒險者爭鬥起來。

不止第52號造化石台如此,其他數十處造化石台皆是如此。

王浩渾然不在意,笑眯眯地看向眼前的季東,道:「歡迎歡迎。」

季東面色冰寒,看向下方一幕幕,冷笑道:「沒想到你還有這等本事,大約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呵呵,龍山郡五大家之一季家嫡系天驕,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王浩一笑,沒有絲毫掩飾,聲音傳遞沒入所有冒險者耳中。

季家!

冒險者們全都一驚,死死盯著季東,神色為之變化。

他們可以不認識季東,也可以不在意季東是何等身份,但卻不得不重視季家!

季家,龍山郡五大家族之一,實力之恐怖,絕非爾爾。

傳言季家家族為六階巔峰強者,並且還是半隻腳跨入七階的存在。再加上龍山郡五大家族,哪一個不是擁有三尊六階以上的強者?

尤其是季家,公布出來的六階強者就有五人!

五階強者過百,四階更是不計其數!

此等勢力,早已是龍山郡一方霸主。

眾人下意識地看向那七名護衛,又看了看季東,再次感受到了季家的可怕!隨便一個嫡系弟子就派了七名四階護衛守護,季家到底有多強?!

「季家的族人……」第1號石台上,紫衣男子目光閃爍,其不變的神情中閃過一絲波動,側目掃了季東一眼。

「晚輩季東,拜見劉前輩!」季東一笑,急忙對著紫衣男子抱拳躬身,似是看出了紫衣男子的疑惑,立即道:「晚輩父親乃是季天陽!」

「哦?原來是天陽兄之子。」紫衣男子臉上閃過一絲詫異,隨後笑著點了點頭。

「季天陽!」第2號石台上,血衣男子面色卻猛地一寒,眼中寒芒閃爍,一抹殺意迸發,直朝季東逼去。

那彷如實質般的殺意讓得神樓三名黑衣人面色微變,季東更是瞳孔一縮,忍不住的一陣後退,但沒退幾步,就被一隻手給扶住,淡笑入耳。

「我說朋友,你到底想不想要第9號造化石台?想的話就給錢,不想的話就下去好嗎?浪費大家的時間可不好哦。」王浩一臉微笑地扶著季東,隨後抬頭看向血衣男子,招收道:「還請閣下多多擔待,此人是某人的顧客,如有什麼過節請在時候處理,某人先謝過了。」

眾人一愣,緊接又猛地一驚。

白痴都能看得出血衣男子恐怕與那季東有過節,或者說與其父有過節,不然也不會散發出如此可怕的殺意。

血衣男子的強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五階嗜血者,哪怕是那六階紫衣男子也都得正視。後者,明顯認識季東之父季天陽,甚至有些交情。

至於季天陽,在場絕大多數冒險者也都聽說過,正是季家五大六階強者之一,季家長老!

此人竟是季天陽之子,難怪了!

眾人恍然。

「他說得不錯,有恩怨,你可以去找季天陽,別撒在小輩身上。」紫衣男子開口,氣息釋放,盡數將血衣男子的殺意壓下。

「如果我不呢?」血衣男子一臉冰寒,緩緩從石台上戰器,冷視季東。

後者一臉驚恐,在血衣男子的注視下,他覺得自己整個人猶如陷入冰窖之中,全身血液都彷彿快要凍結,連超神領域都沒法釋放!

這就是嗜血者嗎?太可怕了!

「你想傷天陽兄之子,那就先得把我這一關給過了。」紫衣男子神色平靜,同樣站了起來,六階的恐怖氣勢從天而降,哪怕熊大等人,也都面色大變。

「那就試試!」血衣男子目中凶意綻放,一副鐵了心要動手的樣子。

「喂喂,我說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還要不要第9號造化石台,要就給錢,不要就滾好嗎?」卻在這一瞬,那一道顯得並不怎麼和諧的聲音再次響起。

眾人一愣,而後大驚,死死盯著王浩,一臉的難以置信,此人居然在這個時候還想著賺錢,不要命了嗎?

… 「你……」季東一怔,瞪大眼睛盯著王浩,神色中透出一抹震撼,都這個時候了,這個戴面具的傢伙居然還想著賺錢,不要命了嗎?你不要命老子還要命呢!

「你什麼你?給錢,沒人敢傷你,不給錢,就給我滾下去,不對,付十萬站台費,你以為這上面隨隨便便就能上來的嗎?」王浩一臉怒火,義憤填膺地罵道。

卧槽!

這一刻,所有冒險者,不論站在長廊上的還是佔據造化石台的,亦或是熊大等前10者,都感覺一萬頭草泥馬在內心奔騰。

狂妄,這傢伙實在是太狂妄了!


居然敢無視五階嗜血者的殺機,更還敢說那一句『給錢沒人敢傷你』的話,難道是因為紫衣男子出手嗎?他和紫衣男子不熟吧?紫衣男子是因認識季天陽才出手阻止血衣男子傷害季東的吧?

凌亂了,徹底凌亂了。

無一人不是瞪大雙眼,死死盯著王浩,屏息不敢說話。

第1第2石台,隨著紫衣男子和血衣男子的氣息釋放,神樓的三尊五階存在面色微變,青袍老者眉頭緊縮,熊大有些擔憂地看向王浩,黑衣女子面露奇異,斗笠人則是冷笑。

聽著王浩的話語,紫衣男子俊美的面孔上閃過一絲訝異。

血衣男子面色一寒,冷視王浩,道:「你也要阻我?」

一股殺意從其身上澎湃而出,實質的寒意如同一柄利劍,直接對著王浩狠狠刺去。

雖然石台佔有者在自己的石台上佔有不小的優勢,但實力越強者,這點優勢根本不放在眼裡。

血衣男子雖沒有動手,但他的這股殺意,就足以讓尋常四階冒險者顫慄!


季東駭然,未曾想到自己在報出父親名號后,居然還會引來殺劫。面對五階嗜血者,他根本沒有還手的可能!

還好有神樓的那位大人存在,不然這絕對是一個必殺之局!

看到血衣男子將注意力集中在王浩身上,季東內心頓時一喜,瞥了王浩一眼,心頭冷笑:「不知死活的小子,你要找死可別怪我,嘿嘿,你一死,這第10號造化石台就是我的了,有劉前輩在,那嗜血者也不敢拿我怎麼樣!」

王浩眉頭皺起,右手抬起隨意一揮,腳下的石台立刻湧現出一陣水藍光芒,化作一個能量膜盡數將血衣男子凝聚的殺意阻擋在外,皺眉道:「並非某人先阻止閣下,而是閣下先壞某人生意,如果此人不是我的客人,那就隨你處置,我不管,但如果……」

「如果他給你一千萬,你是不是就要管上一管?」血衣男子面色冰寒,冷視王浩。

兩人沒有恩怨,甚至一開始兩人還曾站在同一條陣線上。

不過那一陣線只是暫時的,隨著脫離上官芸兒的隊伍,兩人早已形同陌路,就算見到,也不會有任何的交集,甚至還會敵對。

眼下就是敵對之勢!

「不錯,就是這麼個理。」王浩毫不猶豫地點了頭,一臉平靜。

「這……這人怎麼回事?」

「卧槽,這畫面太喪心病狂了,我不敢看!」

「此等智商真是令人著急啊,空有一身本事又有何用?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嗎?」

「是啊,明知別人可以輕易抹殺他,他居然還敢與之對抗,簡直找死!」

「可惜了,我還沒去獲得造化石台呢。」

「……」

季東也忍不住長大了嘴巴,內心的冷笑因王浩的回答而為之一頓,他死死瞪著王浩,心頭抑制不住的一陣大呼:「這戴面具的傢伙是不是傻了?居然還敢這樣說話?真的是想要找死嗎?哼,找死就找死,關老子什麼事!」

紫衣男子目露奇芒,王浩一路的表現他看得很清楚,在他看來王浩不僅強大而且奇異,甚至在王浩身上,他都嗅到了一股危機,只是那股危機很淡,淡得讓他感覺只是自己的錯覺。

可再怎麼說,此人也只是四階超神者,應該沒可能敢挑釁五階嗜血者?難道還有什麼底牌不成?

嗜血者不是超神者,也不是戰士,而是這另一種殺戮職業,萬人難出一人,基本嗜血者每出現在一個地方,那個地方都會布滿屍體。

雖然眼前這個嗜血者看似如常,可其狠辣可怕絕非虛傳!

到底是什麼東西,讓這個戴面具的人敢如此面對一尊嗜血者?

紫衣男子目光閃爍,內心沉吟,他沒有選擇動手,只要血衣男子不對季東下手,他就沒有出手的理由。

這時,一陣怪笑響起。

血衣男子臉上沒有憤怒,而是一臉的笑意,只不過那笑意看上去顯得無比邪-惡冰冷。

淡淡的血色氣流在血衣男子身上湧現,那可不是什麼元素鬥氣,而是嗜血者的血煞之氣!來自自身的血液,來自一聲的殺戮!

那血煞之氣可以不僅對死物具備強大的破壞力,更是對血肉之身的生物具備克制!

血煞之氣可以侵蝕生物的血肉,骨頭,以一種極其殘忍的方式蠶食,殺死!

每一個嗜血者,凝聚出本命血劍的嗜血者,手上所斬殺的生物絕對不下十萬,幾乎都是從煉獄中爬出來的!

厲少,你快把我寵壞了 ,這尊嗜血者顯然是怒了!

隨著那血煞之氣的瀰漫,紫衣男子神色逐漸變得凝重,做出一副只要他敢傷及季東,他就會立刻出手阻止的姿態。

但顯然,血衣男子眼下的目中早已沒了季東,只有王浩。

眨眼的時間,血衣男子眉心處就已凝聚出了一柄血劍,其體表瀰漫的血煞之氣已濃烈到了極致!

逸散間,神樓的三名五階強者,盤坐在第6號石台上的青袍老者,第7號石台的熊大,第8號石台的黑衣女子以及第9號石台的斗笠黃袍人,呼吸逐漸變得有些急促,甚至他們的身體都出現了細微的顫抖!因為他們體內的血液在血煞之氣的影響下變得翻滾,彷彿要不受控制破體而出!

這就是嗜血者么?真可怕!

下一刻,血衣男子動了!

猶如一道血色閃電,掠過中間的七座造化石台,直接出現在了第10號造化石台上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