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就罰你告訴我,你昨晚到底都跑哪裡去了!」

瑪瑙公主嬌笑起來。

小說首發本書 第0307章星羅占

鳩摩魚為之一愣,強笑道:「我昨天一直在房間里睡覺啊!」

「你還敢騙我!我昨天晚上去找你的時候,你的人攔著不讓我進去;然後我去找濕奴魔,他的房間是空的!你們向來師不離徒、徒不離師,昨天晚上你們肯定出去了!快快如實交代!」

瑪瑙公主說這話的時候臉上扮出一副兇相,好像很猙獰的樣子。只是,她那張臉長得太好看了一些,所以,她扮的兇相一點都不嚇人。

「公主,我昨晚真的是在房裡,你不信我也沒辦法。」

鳩摩魚說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的,他的眼睛正視著瑪瑙公主,裝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眼尾的餘光卻瞥向阿凡提這邊。

這些年,他在天山國拿國師身份作掩護,羅織魔教殘餘,暗地裡犯下不少驚天動地的大案,他知道,朝中不少人早已對他生疑,阿凡提極有可能就是來調查他的,所以,他對阿凡提很忌憚。

當然,他忌憚阿凡提,還因為阿凡提的武功比他高。

不過,阿凡提就好像沒有聽到他與瑪瑙公主的對話一樣,躺在黑毛驢背上的姿勢沒有一點變化,臉上還是一片淡然之色,連呼吸的節奏都和之前一模一樣。


「呵呵,國師,我怎麼覺得你這話說得言不由衷呢?」

瑪瑙公主倒不是真懷疑鳩摩魚什麼,她只是覺得路上無聊,能讓鳩摩魚發發窘也蠻好玩的。

「我……」

鳩摩魚眼光游移,心中有些忐忑起來。雖然他打心底沒把這個瑪瑙公主當回事,可是,近段時間以來,瑪瑙公主與阿凡提走得很近,這就讓他不得不多留一個心眼了,因為瑪瑙公主的那些追問說不定就是阿凡提暗中授意的。

正當鳩摩魚還想強辯到底時,突然,空中「呼」的一聲飛來一物。

居然是一顆頭顱!

那顆頭顱飛落下來,不偏不倚,正巧落在一桿旌旗的矛尖上,把整隊天山國人馬都驚了一大跳。

鳩摩魚一眼看清那顆頭顱的面容,臉色霎時大變,脫口叫了出來——「庫多尼!」

沒錯,那正是庫多尼的人頭。

庫多尼之前被斬,腦袋被白烏鴉二令的大羽毛刮飛,飛向無盡遠天處,不曾想,竟落到了樓蘭城裡來,而且還落在了瑪瑙公主他們這個隊伍的旌旗上。

「晦氣!去參加喜宴,居然遇到這種事,真是晦氣!」

瑪瑙公主不由得生氣地大叫起來。

阿凡提這個時候已從毛驢背上坐起身來,一掃之前的懶散之態,凝視著穿在旌旗矛尖的那顆頭顱,面現凝重之色。

「快把那桿旌旗扔了!」

瑪瑙公主此時的心情很煩躁。

——任誰出門遇到這種倒霉事,都不會有好心情的。

舉旗的那位兵士聽得瑪瑙公主下令,忙不迭跑到一邊去,想連旌旗帶頭顱扔得遠遠的。

可是,就在這時,阿凡提突然說話了——「慢著!」

阿凡提到底是阿凡提,他的話比瑪瑙公主更具威信。那名剛想扔掉旌旗的兵士硬生生頓住動作,回身望向阿凡提,等待這位「塞外智師」下一步的命令。

「阿凡提先生,怎麼了?」

瑪瑙公主皺眉問道。她不明白,這種事情,還有什麼好「慢著」的?

阿凡提望著天空,顯然在追尋那顆頭顱之前飛過來的軌跡,然後喃喃說道——

「剛出門,便遇上這種事,此乃不祥之兆!我要占卜一下。公主,將王妃送你的星羅鏡借我一用。」

「嗯?星羅鏡能占卜?我以前怎麼不知道。」

瑪瑙公主睜大眼睛,難以置信。

她以前到如意王妃的廂房去玩,看到一面做工十分精美的鏡子,心中愛煞,便向如意王妃索求。如意王妃將那面鏡子送給了她,她一直將其隨身攜帶,視若珍寶。

她以為,鏡子嘛,就是拿來照的,從來沒想過還會有什麼別的用途。現在從阿凡提話中得知那面鏡子竟還能用來占卜,不禁眼睛大亮,真有些喜出望外。

「給。」

瑪瑙公主自懷中掏出星羅鏡,遞給了阿凡提。

鏡子的確精美絕倫。它只有巴掌一般大,圓形,銅底箔面,邊沿上雕著雙魚吞尾的圖案;它的背面,繪有十二星宮圖,星羅棋布,難怪會叫「星羅鏡」。

阿凡提接過鏡子,將之拿在左手掌心上,然後口中念念有詞,右手連在鏡面上比劃了幾下。

「星——」

阿凡提一指點在鏡面上。

鏡子一震,邊沿上雕著的那兩條魚霎時間竟如活過來一般奔轉游移起來。與此同時,鏡子的四周氤氳出一股蒙蒙的混沌之氣,完全將鏡子包在其中。

「羅——」

阿凡提手掌在鏡面上一撫。

平滑光亮的鏡面里,白羊、金牛、雙子、巨蟹、獅子、處女、天秤、天蠍、射手、摩羯、水瓶、雙魚等十二星宮圖鋪排陳列,運轉周天,星光熠熠。

「占——」


阿凡提將左手掌攤開。

立時,鏡子緩緩升了起來,然後停在半空中,鏡面一側照向庫多尼的頭顱,將庫多尼頭顱的影像攝入十二星宮圖中,進行推演。

推演時,鏡中影像斗轉星移,光芒流轉,奇炫無比。

阿凡提凝視著鏡子中的星圖變化,眼睛一眨不眨。

瑪瑙公主在一旁看到星羅鏡占卜時竟是那麼的炫目,興奮不已!她在心中這樣忖道:這星羅鏡佔起卜來真是太炫目了!我一定要阿凡提教會我這個占卜術!

忽然,鏡子裡面的十二星宮圖突然融合,變成了一個太陽。

那太陽起初極亮,但隨後便被從旁邊湧出的一股黑雲所遮蔽,光亮全部消失,整個鏡面里變得黑暗一片。

「啊!鏡子里怎麼突然間全變黑了?阿凡提先生,你佔到什麼沒有?」

瑪瑙公主猴急地問道。

「陰氣侵陽,此乃日食之象,亦為大災之象!今天午時會發生日食,日食發生時,會有大災難降臨……」

阿凡提喃喃著,一臉無比震驚的神色。

「什麼?日食?會有大災難降臨?阿凡提先生,你確定沒有占錯嗎?你看,這天,蔚藍一片,萬里無雲,太陽掛在那裡,會發生日食?今天是馬奎娶新娘的大好日子,你卻說會有大災難降臨,這……」

瑪瑙公主皺著眉頭質疑道。

而鳩摩魚聽到阿凡提那番話,渾身一震,心裡大呼不妙。

「今日之事,只怕要橫生枝節,難以順利了……」

鳩摩魚心裡嘀咕,眼中浮現出擔憂之色。今日之事,本來一切都安排妥當,理應不會出什麼意外才對,可沒想到,臨了,還是發生了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先是庫多尼死了,緊接著,日食、災難都被阿凡提占卜了出來,他實在不知道,接下來還有什麼意外發生…….

阿凡提沒有理會瑪瑙公主的質疑,也沒有注意鳩摩魚臉色的變化,他的眼睛依然一眨不眨地望著那面鏡子,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叮!」

一聲響動,鏡子里的漆黑世界中驀然出現了一點亮光。亮光一出現便往南邊方向射去,劃出一道明亮的軌跡,然後消失不見。

「那又是什麼?」

瑪瑙公主好奇地問道。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第0308章同階無敵

「天地懷仁,死局中會暗藏生機,那點亮光,就是一道生機!生機在南方,也就是城門的方向。公主,我們應當改道往城門那邊出發。」

阿凡提說完,伸手一抄,將半空中的鏡子收到手裡,還給瑪瑙公主。

「阿凡提先生,要改道往城門那邊去也可以,不過,你要先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我想學你剛才的占卜術,你要教我。」

「公主,你為什麼想學?」

「因為很厲害啊!學會它,我就可以預測未來了,豈不是十分有趣?」

「公主,這占卜術可不好學。」

「我不管,你一定要教我!不然,我不讓隊伍去城門那邊,也不准你去!」

瑪瑙公主開始撒嬌了。

「好好好,我答應你。不過現在咱們得先往城門那邊去。」

阿凡提很無奈地點點頭,神色有些著急地催道。

「這還差不多!咯咯……」

瑪瑙公主開心得不得了,一想到學會占卜術后那炫目到不行的星羅鏡,眼睛就閃閃發光。但她馬上就感受到了阿凡提著急的眼神,忙道:「好了好了,我這就下令。全隊人員聽令,往城門方向進發!」

隨著瑪瑙公主一聲令下,整隊天山國人馬改道,往城門方向而去。

阿凡提一邊騎著毛驢走,一邊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尋找星佔中所預示的那一線生機所在。

鳩摩魚卻低著頭,心事重重,目光閃爍,尋思著自己下一步應當怎麼行動才能應對這突發的狀況。


一行人走過幾條長街,往城門方向行進了將近三刻鐘,驟然聽到前方傳來斥喝、打鬥的聲音。

阿凡提心中一振,若有感應,疾聲道——

「星占所預示的一線生機應當就在那裡了。我們快趕過去!」

阿凡提當即驅趕毛驢,迅速向那打鬥聲傳來的方向奔去。鳩摩魚和瑪瑙公主也急忙駕馬趕上,全隊人馬都奔跑起來。

拐過一個路口,阿凡提他們便看到了這麼一幕場景——

一個渾身浴血的年輕人正在大戰八個人。

那個年輕人傷得非常重!他大吼的聲音已經嘶啞;他的動作已經不連貫;他的眼睛被鮮血與汗水所迷糊,似乎已經看不清;他渾身上下傷痕密布;他的背上還插著一把巨大的削骨刀……受了這樣重的傷,再頑強的人也早就應該倒下了!可他就是不倒,他仍和八人大戰著,鮮血淌了一地!

顯然,他已經和八個人大戰了好一陣子。

但這還不是最讓人震驚的。

最讓人震驚,也是最讓人難以置信、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只是「練虛合道」境界,而那八個人,全是「道一」境界的高手!

一個「練虛合道」境界的,對戰八個「道一」境界的,還對戰了那麼久,這要是對任何武林人士說起,不被罵成是得了臆想症才怪!

在九人對戰的戰局邊上,還躺在一具屍體。那具屍體已經身首異處,如果東方落雪在這裡的話,就會認得出來,死者正是他們聖盟法雲地部的大堂主——趙絕戶。

不用說,那個年輕人,就是唐晨了。

唐晨跳進地道后,一邊在地道中奔行,一邊與趙絕戶戰鬥,在出得地道后——地道出口就在這附近的一間不小的民房裡,也是聖盟在樓蘭城內的秘密據點——唐晨拼著挨對方一刀,終於將趙絕戶幹掉。

可是,他才幹掉趙絕戶,「疾風八靈」便從地道口追出來了。

他再次身陷重圍。

「世上怎麼會有意志這麼頑強的人!」

瑪瑙公主對此完全無法想象。


「以一敵八,還越階戰鬥,當世武林後起之秀中,已無人能出其右了。」

阿凡提說著,伸手一攝,一道手影當空落下抓住唐晨,一下子就將唐晨從八人的包圍中拉了出來。因為,他已看出來,唐晨的身體現在已經到了瀕臨崩潰的邊緣,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唐晨就算不因失血過多而亡,也會因體力的極度透支而一命嗚呼的。

「什麼人?敢在我們手中奪人,不想活了?把人給我們還來!」

「疾風八靈」一路圍追堵截,辛辛苦苦好不容易追到這裡,將唐晨的體力耗得幾盡精光,眼看就要抓到唐晨了,誰曾想,現在卻被人給搶了!他們能不怒嗎?

「疾風八靈」大叫著向阿凡提沖了過來,要在阿凡提手上搶人。

「哼,不知死活。」

阿凡提冷哼一聲,正要出手將「疾風八靈」擒拿。

就在這時,隊伍中一道人影搶先衝出,迎上了「疾風八靈」。

「阿凡提,這八個人就交給我了。」

搶先出手的不是別人,正是鳩摩魚。他認識「疾風八靈」,知道他們乃是天都法王的得力手下,豈能讓他們落到阿凡提手裡?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鳩摩魚連出八掌,將「疾風八靈」震得倒退出去。不過,他這八掌表面上看似兇猛,實則暗用柔勁,並沒有對「疾風八靈」造成實質性傷害。

「疾風八靈」被震退時,心下均一愣,因為他們深切體會到了對手使的只是柔勁,顯然是對他們手下留情了。但他們不明白與他們對掌之人為什麼要對他們手下留情。

「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