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妹妹實力差,如果我只顧著戰鬥,就沒有人保護她了,」司南緊緊將妹妹護在身後,滿臉堅毅的說道,

總裁夫人要離婚 ,頓時讓人感覺心中一暖,敖風也才二十歲,像他們這般大的時候,也正是才進入聖炎古殿的時候,那時候很多師兄弟都護著自己,當然,也有人天天欺負自己,比如昭霖,

不知為何,看著司南,敖風總是不知不覺的想起蘇香和昭羽等人,

「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敖風吐出一口濁氣,心情突然變的很擔心,

「吼,」

在幾人僵持不下之時,悍地巨猿已經變的暴動,碩大的拳頭狠狠拍打在地面,將大地震的劇烈顫抖,

司南緊緊拉住妹妹,防止妹妹被震摔倒,面色有些猶豫的說道:「山虎,不然我們先退吧,等湊齊了人再回來,」

「是啊,我覺得可行,」眾人聞言紛紛點頭回應,

山虎聞言狠狠推了一下司南,面色鄙夷的說道:「你要是怕死就自己滾蛋,等人來,等什麼人,等他們都來了,這藥材還有我們的份嗎,」

「就是,」一名骨瘦如柴的少年湊到山虎跟前,面色也是鄙夷的看著司南說道:「我們山虎哥可不像你們還有大勢力,我們可是個人報名,憑藉的就是個人的實力,」

「算了,別和他廢話,我們上,」山虎直接將司南無視,對著眾人招呼了一聲,便率先沖向了悍地巨猿,

山虎的實力的確很強,十七八歲的少年能有靈境七重的實力,已經算得上上等天才了,

「哥哥,我沒事的,我可以保護好自己,你去和他們***敗悍地巨猿吧,不要因為我耽誤了大事,」

少女很乖巧的拉著司南的衣角說道,

司南看著自己的妹妹,猶豫半晌才點頭說道:「那芷兒一定要乖乖等我,一定要注意安全,」

司南說罷這才取出長劍,轉身沖向悍地巨猿,

山虎見司南上來幫忙,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冷聲說道:「你不是怕死嗎,幹嘛還來,」

司南沒有絲毫生氣,而是微笑道:「記得分我一份藥材,」

「那也得先打敗悍地巨猿才行,」山虎說罷縱身躍起,手中大刀突然綻放光芒,

「裂地劈,」

隨著山虎一聲喝出,大刀帶著狂猛的聲勢落下,直接命中悍地巨猿的身體,

「轟,」


隨著一聲轟響,悍地巨猿身體忍不住一顫,但大刀卻沒有破開悍地巨猿的皮膚,只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淺淺痕迹,

「糟糕,這悍地巨猿已經成年,」山虎面色一驚,急忙閃身後退,可無奈他反應過來已經為時已晚,悍地巨猿碩大的拳頭破開風聲,一拳轟向山虎的胸口,

司南見狀面色一驚,急忙身形一閃,一把拉住山虎的腳踝,硬生生的將還停留在空中的山虎拉了下來,

悍地巨猿的拳頭簡直是擦著山虎的鏈接飛過去的,如果司南的動作再稍微慢上一些,這一拳絕對可以要了山虎的小命,

落地后,山虎直接雙腿一軟癱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臉色嚇的煞白,

此時山虎依舊心有餘悸,但想起這頭悍地巨猿已經成年後,急忙爬起來喊道:「大家先撤,這悍地巨猿已經成年,」

「小心,」司南面色一驚,飛出一腳踢在山虎的肩膀上,將山虎硬生生踹了出去,與此同時,悍地巨猿那碩大的拳頭再次轟了過來,險些將兩人一起砸死,


敖風看著如此驚險的戰鬥,心中也是無語,這些人簡直沒有什麼戰鬥技巧,也沒有什麼配合,完全是再各自戰鬥,這樣的打法,完全將他們人數上的優勢生生浪費,

「敖風哥哥,那藥材我們有用嗎,」依依見敖風看的出神,有些好奇的問道,

敖風聞言點了點頭道:「這藥材我也需要,聽他們說,這一次比賽大多數的藥方上都有這味藥材,說不定火域之城的弟子們也會需要,我待會要多弄一些,」

依依聞言點了點頭,也跟著敖風看著眼前很無聊的戰鬥,

遠處的芷兒看著司南和悍地巨猿糾纏了起來,小手不停的捏動著衣角,顯得極其緊張,生怕司南出事,

敖風看著那名叫做芷兒的小女生,遲疑了一下呢喃道:「這兩兄妹倒是重情重義,能如此擁護的,定然是經歷過磨難的兄妹,」

依依不知道敖風為什麼突然說這些,只好附和著點了點頭,

「哥哥,小心呀,」

芷兒站在遠處聲聲吶喊,也正是因為芷兒的吶喊,使得司南有一剎那的失神,悍地巨猿那龐大的拳頭帶著呼嘯的風聲,直接朝著司南的腦袋怒砸而下,

遠處雜草叢中的敖風見狀眉頭一皺,這樣的情況,即使是一名魂境強者也無法躲開,何況那司南只是靈境,

「唉,就當活動活動筋骨吧,」敖風無奈撇了撇嘴,身形一陣蠕動,竟然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哥哥,」

「司南,快躲開啊,」

眾人見狀紛紛驚駭的大聲喊道,可他們說的容易,這種情況換做是他們,也無法及時躲開,

他們心中似乎已經有了結果,也有人因為害怕看見血型的一幕,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就當他們都以為司南必死無疑之時,一道虛影一閃即逝,而下一瞬,面色驚恐的司南也消失在了原地,

芷兒面無人色,正打算沖向司南,突然發現哥哥消失了,忍不住頓住了腳步,

「轟,」

悍地巨猿的拳頭直接撲了個空,將前方的大樹連根砸倒,而其中,並未見司南,

「咦,司南的,」眾人紛紛疑惑,急忙圍攏到了一起,尋找著司南的身影,

「這個大一個魔獸,欺負一群小孩子,真是替魔獸一族丟臉呀,」

就在這時,一道聽上去讓人極其有安全感的聲音傳入眾人耳中,尋聲望去,只見一名身著黑色勁裝的少年,正扶著司南站立在幾十米高的大樹分叉上,

「這是誰,」眾人心中紛紛疑惑,

司南也很茫然的看著身旁的少年,急忙拱了拱手喊道:「多謝這位朋友出手相救,實在是太感謝了,」

這人除了敖風還有何人,

淡然的看了一眼司南,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你既然要保護妹妹,就不應該這麼去冒險,如果你死了,你的妹妹怎麼辦,」

敖風的話使得司南身軀一顫,頓時如夢驚醒,

「你是什麼人,」司南反應過來,看著敖風很疑惑的問道,眼前之人很顯然不是方才隊伍中的人,既然是陌生人,那有為何知道自己的妹妹,

見司南變的警惕起來,敖風擺了擺手道:「路過而已,」說罷拉著司南身形一閃,直接從幾十米高的大樹上躍了下來,

「哥哥,你沒事吧,」芷兒見司南回來,急忙跑了上去,面色疑惑的看向一旁的敖風,

「我沒事,多謝這位朋友出手,不然真的危險了,」司南說罷指了指敖風,

眾人聞言紛紛崇拜的看向敖風,如此千鈞一髮的事情,敖風竟然都可以做到,這實力究竟是有多強,

敖風擺了擺手,冷聲道:「你們可以走了,這魔獸我包了,」

敖風並沒有打算和他們分藥材,這個世界不勞而獲的事情是不可能的,敖風必須得讓他們了解這一點, 山虎聞言可不高興了,急忙爬了起來面色難看的說道:「喂,你誰啊,這裡可是我們先發現的,」

「天下東西你發現的多了去了,難道都是你的嗎,這魔獸你們既然打不過,那便不要逞能,萬一失手,你們可就連這自成空間都出不去了,凡事量力而行,懂嗎,」

敖風看了一眼山虎淡淡說道,這個少年實力也不錯,只不過太自以為是了一點,估計是家族中大少爺架子擺多了,

眾人聽著敖風的話,一時間竟然無言反駁,

山虎反應過來,冷哼一聲道:「我就不信憑你一個人就可以打敗這悍地巨猿,」

敖風看上去也比他們大不了多少,他們這麼多傑出的天才都拿悍地巨猿沒辦法,他可不信敖風一個人便可以打敗悍地巨猿,

敖風聞言心中一陣好笑,也懶得和這些人耽誤時間,身形一閃便沖向悍地巨猿,

這頭悍地巨猿也極具靈性,似乎意識到敖風的實力恐怖,腳步竟然開始向後退,並且全副做好了防禦的準備,

眾人見悍地巨猿突然變的不敢攻擊,心中也跟著疑惑了起來,

只是還不等他們多想,一道悶聲響便傳了出來,緊接著,悍地巨猿那龐大的身體直接拋飛了起來,隨後重重砸在了幾十米外的地上,

敖風身形瀟洒的落回地面,並沒有追殺這頭悍地巨猿,自從得知自己是神獸後裔之後,對魔獸總是有一種不忍殺害之心,只要對方沒有招惹到自己,能不殺則不殺,

司南等人被眼前一幕徹底驚呆了,不敢置信的看著敖風,他們直到現在都沒有反應過來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沒看清敖風是怎麼出手的,悍地巨猿便飛不見了,

「這個人好厲害啊,」芷兒眼中充滿崇拜,從來沒有看見過這麼強的人,最重要的是這個人比他們大不了多少歲,

敖風直接將這些面色驚恐的人群無視,徑直走向草林深處,撥開草叢,果然看見不遠處有很多五六株海藍深心草,敖風急忙將藥材全部採到了空間腰帶里,

山虎等人將這些全部都看在眼裡,但卻不敢上前制止,剛剛敖風一拳把悍地巨猿擊飛的一幕,直到現在都衝擊著他們的心靈,

敖風轉身看向司南等人,遲疑了一下說道:「你們都是參加比賽的煉藥師,」

眾人聞言身體紛紛一顫,急忙點頭回應道:「是是,我們都是這一屆葯都參加比賽的煉藥師,」

敖風見大傢伙突然變的很怕自己,心中也很是無奈,

「你們見過火域之城的人嗎,」敖風看著眾人試探性的問道,雖然才進入自成空間第二天,但隱隱覺得不趕緊找到他們,便會有什麼危險即將發生一般,

眾人聞言紛紛搖頭,反倒是司南,遲疑了一下摸著下巴回想道:「我好像見過一個,」

「你見過,」敖風急忙走到司南跟前詢問道:「在哪裡見過,男的女的,」

此時如此近距離看著敖風,不知為何不知不覺給了他們一種壓迫感,讓他們突然變的緊張起來,

「還是昨天看見的,我們附近出現的人比較多,當時好像有一個女的說自己是火域之城的人,之後和我們走了相反的道路,至於去了哪邊我就不知道了,當時也只是看了一眼,長什麼樣子我也不記得了,」司南看著敖風極其崇拜的說道,

敖風聞言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火域之城這次有三名女生參加比賽,葉彩蝶便是其中一個,如此說來,那名女子很有可能是葉彩蝶,

「你能帶我去你們遇見的地方嗎,」敖風對著司南微笑的問道,畢竟對方答不答應還說不準,剛剛他可是把藥材全部私吞了,難說對方會憎惡自己,

司南聞言連忙點頭說道:「可以可以,我帶你去,」

「我也可以帶你去,我知道在哪,」山虎見狀也急忙湊了過來,拉著敖風獻殷勤的說道,

「這位大哥哥,我也知道,我帶你去,」

一時間,眾人都擁了上來,紛紛嚷嚷著要帶敖風去,敖風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些人也太現實了,發現自己實力強便如此巴結,如果自己只是個廢物,想必定會遭受這些人的唾棄,

「既然這樣,大家便一起吧,」敖風無奈的擺了擺手說道,自己也不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化出羽翼,不然他們真的會把自己當成怪物,

一個比他們大不了多少少年,不禁實力恐怖,還可以化翼,說是魂境已經夠嚇他們的了,如果說自己是聖境,豈不是能嚇死他們,

眾人都極其樂意給敖風領路,一路上各種討好,和敖風說盡各種要好的話,就好似他們都是相識多年的朋友一般,

敖風有時候真的佩服這些大家族的子嗣,不僅能獲得最好的修鍊,還能處處考慮到家族發展,像敖風這樣的天才,如果能招攏到家族,那將是如虎添翼,

敖風目光一愣,停留在司南和芷兒身上,這些人中,只有他兄妹兩走在前面,沒有和自己交談,

「司南,」敖風見司南一直很小心的保護著妹妹,忍不住喊了一聲,

司南和芷兒聞言紛紛一驚,急忙轉過身走到敖風跟前,對著敖風很尊敬的說道:「大哥哥,什麼事情,」

「沒事,只是覺得奇怪,這裡便沒有什麼危險,為什麼你還要這麼小心謹慎的護著妹妹,」

敖風一直很疑惑司南的舉動,之前面前有悍地巨猿司南如此也就算了,而現在一路上連一個小野獸都不曾出現,司南這樣做豈不是多此一舉,

司南聞言很明顯的一怔,急忙移開目光,似乎有什麼事情很擔心被敖風看穿一般,

敖風見司南有秘密,急忙莞爾笑道:「沒事,我只是隨口一問,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告訴我,」


司南聞言面色一喜,急忙認真的重重的點了點頭,

這名少年給敖風的感覺很好,很負責人,也很有男子氣概,

說話間,敖風也察覺到有人一直盯著自己看,忍不住轉身看向一旁的芷兒好奇問道:「芷兒妹妹,有問題嗎,」

被敖風突如其來的詢問,嚇的芷兒身體一個激靈,急忙躲到了司南的身後,

「沒問題,」

直到她整個人都躲到了司南身後,這才輕飄飄的傳來三個字,

敖風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了看四周問道:「還有多遠,」

「快要到了,應該就在這附近,」司南和山虎都環顧四周說道,

「有沒有什麼標誌性的東西,」敖風看向兩人問道,如果一直這樣跟著他們慢悠悠的走,估計這一天又得浪費了,

「有,那裡有一塊非常大的岩石,我們就是在那裡遇見的,」司南率先想起,急忙告訴敖風,

敖風聞言點了點頭,神識迅速外放,很快便感覺到遠處佇立在平地上的一塊岩石,

「走吧,在那,」敖風說罷抬起腳步走去,

不多時,岩石便出現在了敖風眼前,

「他們是往那個方向走的,告訴我方向就好了,」有了原點,只需要再知道方向敖風便能知道他們一開始所走的路線,這樣找起來也要靠譜很多,

聽著敖風的問題,眾人頓時語塞,紛紛茫然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你們不記得,」敖風見狀頓時一頭黑線,弄了半天他們不記得,

「當時我們聚集在這裡休息的人很多,我只知道在這裡分開的,人太多,我也不知道她走的哪個方向,」司南見敖風有些失望,臉色也變的很不好看,

「算了,沒事,」敖風拍了拍司南的肩膀淡淡說道,看來找人還是得靠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