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和夜暮白只是因為實驗的事去一趟A國,亦寒會理解的。」

從前亦寒未曾阻止過她和夜暮白出差的事,她相信這一次,亦寒也不會阻止她。

凌風沒說話,蘇歌想了想又道,「我們會儘快回來。」

大廳里一片安靜,凌風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之後,似乎是不打算再回話了。

倒是蘇歌想了想道,「凌特助,對於亦寒的病,你應該一直很清楚吧?」

凌風眼底光芒終於有了一絲變化。

「或許你知道……治好亦寒的方法嗎?」

蘇歌目光再次一眨不眨的盯著凌風。

凌風難得與她對視。

那雙閃爍的眼睛里,寫滿了猶豫。

「凌特助?」蘇歌卻好像從他的猶豫里看到了希望。

亦寒那麼聰明,或許傳言中夜氏家族有寶貝的事,他早就派人去調查了。

那麼真相如何呢?

真有那種東西么?

「我不知道。」凌風猶豫了半晌,最終落下四個字。

蘇歌怔怔的看著他。

不知道?

「不知道你猶豫這麼久做什麼?」

蘇歌氣呼呼的端起桌上的茶大大喝了一口。

害她空歡喜一場。

如果真的能確認夜氏家族有救亦寒的葯,她無論如何,也要從夜暮白那裡要過來。

不管,付出任何代價。

為了亦寒,她甚至可以犧牲自己。

只要能夠救他……

因為她這一世,就是為了償還他而來。 「三個要求?還請聖主大人明示,是哪三個要求?」聶甄並沒有討價還價,畢竟討價還價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意義。

開元聖主說道:「三個要求,第一個要求是,你必須在一年時間裡,將任務積點攢到十萬,第二個要求,是你的修為在一年內要進入到帝境,最後一個要求是,你要在未來的一年時間裡,成功煉製出一枚中品帝丹。一旦你完成了這三個要求,聖地立馬就會著手介入燕家與沈家的聯姻,聖地最得意的弟子,外加還是一名丹帝,向他燕家的女弟子提親,這樣的名號說出去也可以見人了吧?」

「聶甄,雖然我清楚,這三個要求有些困難,但你要知道,這……」

還未等開元聖主說完,聶甄直接開口打斷道:「我答應了!光看要求的字面意思,似乎很強人所難,但是若是在一年內,我連這三個要求都達不到的話,那還談什麼在擂台上斬殺沈君侯?」

說罷,聶甄自信滿滿道:「既然這三個要求是聖主大人提的,那回頭我完成了目標之後,可是要來找聖主大人為我做主了啊?」

開元聖主明顯一愣,如果換做一個皇境五段的修鍊者,面對這三個要求,恐怕會覺得開元聖主是瘋了,甚至會勃然大怒,以為開元聖主是在耍他。

可聶甄不僅沒有一絲怒意,甚至十分爽快地接受了開元聖主的要求,整個過程甚至連一絲情緒都沒有,這讓開元聖主十分驚訝,心中對聶甄的評價又高了一層。

「很好,等你完成了三個要求之後,可以通過這一道神識直接與我溝通。」

說完,一道光華落到了聶甄的身份玉牌上,緊接著,聶甄就感覺那股十分龐大的力量瞬間就消失了。

聶甄知道開元聖主已經離開了,他這晚上來找自己,就是向自己提出這樁買賣和要求的。

當晚,聶甄在修鍊中度過,等到第二日清晨,聶甄離開了自己的屋子之後,根據身份玉牌內地圖的顯示,直接就朝任務殿的方向走去。

開元聖主提出的三個要求,修為的提升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而至於煉製中品帝丹,其實對現在的聶甄來說,並不是特別困難的事情,可以暫且先放一放,不過這任務積點,可是要實打實完成任務的,相對來說比較急迫,所以聶甄準備先完成開元聖主的第一個要求。

魔女的交換 當聶甄走進任務殿的時候,看到殿內有一個長長的櫃檯,有幾名聖地幹事在這邊負責登記和書寫。

而櫃檯的後方,有著一排排柜子,柜子上掛著許許多玉牌,還有幾名幹事拿著籮筐,將玉牌分別掛在柜子上。

此時,任務殿大門到櫃檯這段空著的大廳內,有三三兩兩的修鍊者,或是在繳納任務,或是在領取新的任務。

一夜強寵:禁慾總裁強制愛 任務殿里的人不是特別多,畢竟領取任務是很快的,而完成任務的時間卻是很慢的。

聶甄直接朝著一個空著的櫃檯走去,當聶甄走到櫃檯邊的時候,那位低著頭不知道在寫著什麼的幹事,連頭都沒有抬起來。

「來領取任務的?」幹事感覺聶甄沒有反應,低著頭淡淡問道。

「不錯。」聶甄回答道。

「這裡有一本冊子,裡面有許多任務,你自己找找看,有什麼是你感興趣的,每個任務最後都有標明該任務價值多少積點,如果有問題再來問我。」那幹事指了指身旁那本冊子,對聶甄說道。

聶甄並沒有去翻閱那本冊子,而是直接向那幹事問道:「請問,有沒有什麼任務,積點是超過十萬分的?」

聶甄的話音剛落,那名幹事手中的筆突然一頓,緊接著他終於抬起頭來,看著眼前這個古怪的少年。

「你是第一次來吧?」幹事問道。

只有可能是第一次來任務殿的人,才會像聶甄那樣什麼都不知道,經常來的人都只會直接去翻閱冊子。

見聶甄點了點頭,那幹事繼續道:「年輕人不要好高騖遠,你要知道,積點越多的任務,難度也就越大,哪怕是帝境修為,也不敢貿貿然挑戰十萬分的任務,你還是在修鍊幾千年吧,一開始還是先從簡單的任務干起。」

說起來,這名幹事也是好心,生怕聶甄領了任務一去不回頭了,才好心提醒的。

誰知,聶甄執意道:「還望前輩明示,有哪些任務是超過十萬分的?」

那幹事見聶甄堅持,也不好多說什麼,直接把冊子翻到最後那一頁,然後對著聶甄道:「這一頁所有任務都是超過十萬分的,你自己挑挑看吧。」

聶甄掃了一圈,這最後一頁的任務並不多,只有十餘條,但幾乎個個都難如登天。

突然,聶甄看到其中一條:「在丹化盛會中奪得冠軍,積點有十八萬?」

那幹事看了聶甄一眼,說道:「不錯,丹化盛會,百年一度,由百花聖朝舉辦,每百年就會召集天極島所有煉丹師參加丹化盛會,要奪得丹化盛會的冠軍,你的煉丹術就要超越天極島所有煉丹師,這個難度還是十分巨大的,其實別說這條任務價值十八萬,就是一百八十萬,也沒有人會領取的。」

誰知,就在那幹事以為聶甄會放棄這條任務的時候,卻見聶甄的眼睛正在放光,然後對那幹事道:「這冊子上寫著,丹化盛會距離現在只剩下半個月時間了?」

那幹事一愣,但還是點了點頭。

聶甄大笑道:「那我就選這條任務了!幹事大人,負責登記吧!」

「你……你可想清楚了啊?!這條任務十分特殊,你必須要有一定的煉丹實力,否則去了不僅丟你的臉,還會丟我整個開元聖地的臉面,所以你就算領取了這條任務,我還是要上報的。」那幹事已經開始以為聶甄是那種頭腦發熱的小年輕了。

聶甄點了點頭,隨意道:「沒問題,你就上報吧,這是我的身份玉牌,你先登記了,距離開幕只有半個月時間,時間可不等人啊!」 「夫人要是沒有別的事,我就先下去了。」

凌風並不打算再多說什麼。

「你下去吧。」

蘇歌放下茶杯,揮了揮手。

凌風當即退了下去。

凌風剛一退下,蘇歌就疲倦的靠到沙發上。

連亦寒的人也不知道夜氏家族有寶貝的事,會不會傳言,真的是假的?

還是凌特助,有意瞞她?

可都這種時候了,還瞞著她做什麼呢?

難道是擔心……她去找夜暮白幫忙?擔心夜暮白藉機對她提出什麼過分的條件?

到底哪一種猜測是真的……

亦寒,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你儘快醒過來?

夜色飛旋,轉瞬即逝。

航班時間是上午十點。

蘇歌一早就坐車去機場。

半路的時候,突然接到朱花花打來的電話。

從上次醫院分別之後,她和朱花花偶爾會在社交軟體上聊天,可聊天的次數並不多。

一大早收到朱花花的電話,蘇歌多少還是有點意外。

「花花?」

電話接起,蘇歌沖著聽筒里發出一個疑惑的聲音。

「小歌,你今天沒去實驗室嗎?」

「嗯,實驗已經結束了。在教授安排下一個實驗之前,我暫時應該不會去實驗室。怎麼,你去實驗室找我了?」

「什麼,實驗已經結束了?」朱花花聲音一下子就變了,「小歌,實驗結束了你怎麼也沒告訴我一聲啊,你還把我當朋友么,這麼大的事情都不告訴我。」

「???」

蘇歌奇怪的看了眼手機。

這麼大的事情?

他們實驗室的實驗結束了,朱花花又不是實驗室的一員,對她而言,這算什麼大事?

「小歌,你是不是不把我當朋友了?」原本以為朱花花就是一句玩笑話,沒想到她竟然還較起真來又問了一遍。

「朱花花,你腦子秀逗了是吧?我什麼時候不把你當朋友了,再說我們實驗結束了跟你有什麼關係,怎的沒通知你一聲,就是不把你當朋友了?你今天沒吃錯藥吧?」

兩人畢竟認識多年,蘇歌說話也是一點都不客氣。

「我要早知道你們實驗結束了,我就不來實驗室找你了啊。再說了,實驗成功這麼大的喜事,你要是告訴我我也能為你慶祝一下,結果你一聲不吭的,分明就是不把我當朋友了。」

聽著朱花花的埋怨,蘇歌直接不想和她多說了,「行了,我很忙,不跟你胡扯了,沒事的話我就先掛了。」

朱花花今天絕對是吃錯藥了。

還是等她藥性過了再跟她聯繫吧。

「小歌!」朱花花急忙叫住她,這回倒是沒再埋怨了,而是猶豫著道,「我搬回宿舍了。」

「什麼?」蘇歌先驚了一下,然後很快平靜下來,「馬上開學了,搬回宿舍也好,這樣上學方便。」

「是啊,而且宿舍環也不差,住習慣倒還是覺得宿舍住著舒服。」

「嗯?」蘇歌從她這話里隱約聽出了一點不太對勁,「外面住著不舒服?」

她這話是什麼個意思?周子深那兒她住得不舒服了? 「這……」幹事詫異地看著聶甄,但職責所系,聶甄既然已經領取了任務,那他就要負責登記,至於最後聖地讓不讓聶甄去,就不是他負責的事情了。

「聶甄……」幹事為聶甄記錄的時候,總感覺這個名字在哪來聽說過,但是卻一時半會人想不起來。

等給聶甄登記了之後,幹事將聶甄的身份玉牌還給了他,並且對聶甄道:「登記手續已經完成了,現在你領取了丹化盛會的任務,回頭無論你是完成了還是失敗了,我們這邊都會有專人調查核實的。」

聶甄點了點頭,對那幹事道了聲謝之後,收回自己的身份玉牌,然後就離開了任務殿。

「聶甄……聶甄……這個名字怎麼越來越耳熟了,好像真的在什麼地方聽到過啊……」那幹事嘴上嘟囔著,對身旁另一名幹事道:「小何,你聽沒聽說過聶甄這個名字啊?」

小何一臉詫異道:「怎麼會沒有聽說?!你忘了,昨天進入我們聖地,並且一下子打穿九曲登天路的天才,不就是叫聶甄么?而且聽說他還是一名丹帝啊……」

「啊?!我想起來了!」那幹事一臉震驚,終於想起來之前是在哪裡聽過聶甄這個名字了。

就在昨天,開元聖地簡直堪稱轟動,因為聖地終於出現了一名打穿九曲登天路的天才,同時此人還是一名丹帝,這對開元聖地來說,簡直就是亘古未有的大事。

「難怪他會接這個任務……看來這名年輕丹帝,也對丹化盛會有很濃郁的興趣啊……」那幹事這才恍然大悟,明白聶甄為什麼會挑選這條任務,看來是對自己的煉丹術很有信心啊。

其實,聶甄之所以挑選這條任務,除了對這條任務本身有信心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完成這條任務,可以同時滿足開元聖主提出的兩個要求。

完成這個任務,固然可以獲得十萬分以上的積點,而且丹化盛會既然是囊及了天極島所有煉丹師的話,那這場盛會一定會出現丹帝,想要奪得冠軍,聶甄需要煉製的丹藥級別,必然要達到帝丹,最好還是能超過帝丹才能穩操勝券。

寶貝迷人,BOSS輕點寵 這樣一來,聶甄在完成這項任務的同時,也滿足的開元聖主兩個要求,簡直是一舉兩得。

當下,聶甄便準備前往百花聖朝了,不過在準備出發之前,聶甄還是去找了一回程長老,除了跟程長老說一聲自己要出一趟元門之外,還有找程長老討要一張開元聖朝和百花聖朝的地圖。

畢竟聶甄對於天極島來說,還是不夠了解,沒有地圖的話,很難確保在半個月時間裡趕到百花聖朝。

程長老得知聶甄要參加丹化盛會,也是十分開心,當下二話不說,就將開元聖朝和百花聖朝的地圖交給了聶甄。

「聶小友,想不到你剛來開元聖朝,就要為開元聖朝爭光了,你這回可要加油啊,爭取打壓一下百花聖朝的氣焰,要知道,以前每一屆丹化盛會,都是百花聖朝奪冠的。」程長老將地圖交給聶甄的時候說道。

「程長老,借你吉言,我會全力以赴的!」聶甄向程長老拱手道。

告別了程長老之後,聶甄返回自己的屋子研究起地圖來,等研究了地圖,聶甄才仰天無奈道:「我去!誰想得到,天極島居然會這麼大?!」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聶甄研究了地圖才發現,原來天極島名義上叫做島,但是地域面積卻比五大神國龐大百倍不止。

光是一個開元聖朝,土地面積就有當年五大神國總和的十倍。

這麼大的面積,就算是接連用傳送陣法,也很難按時抵達百花聖地參加丹化盛會。

其實聶甄所不知道的是,這條任務目前之所以還懸挂著,是為了提供給天神境強者的,因為天神境強者會瞬移,他們可以通過瞬移直接前往百花聖地。

不像聶甄,他只不過是個皇境修鍊者,只能通過飛行和傳送陣法,

就在此時,聶甄感覺到一股和昨天夜裡一模一樣的強大波動,他就知道是開元聖主又來了,連忙起身隔空抱拳道:「晚輩見過聖主前輩。」

「哈哈哈……聶小友,你的感應十分敏銳嘛。」開元聖主輕笑了一聲,然後道:「今天我聽到有人上報,說你要參加丹化盛會是吧?」

聶甄點頭道:「不錯,聖主大人消息倒是很靈通啊。」

「廢話!整個聖地什麼事情能夠瞞過我的眼睛?只不過這回是因為,你還有一件東西沒有領取。」

總裁前夫,禁止入內 開元聖主說到這裡,隔空用神識控制,將另一枚褐色玉牌遞到了聶甄的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