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們為什麼要給你面子?」葉凡帶著些許玩味地道:「只有那些沒有臉面的人才會找別人要面子,薛前輩這是在暗示我們自己是沒有臉面的人嗎?」

葉凡此話一出,原本站在他身後嚴陣以待的錢小胖不由得笑出了聲,和葉凡走在一起相出了一個月還不知道他說話這麼損,今日倒是大開眼界了。


一而再地在葉凡面前吃虧,薛鐵城臉色變得鐵青,要不是還有那麼一絲理智,現在都忍不住要出手了。

薛鐵城身後的一眾手下也是一個個面露怒色,主子沒了面子,他們這些做手下的自然也跟著沒面子,要不是因為葉凡的身份比較特殊,現在早就謾罵開來了。

看著薛鐵城一伙人比吃了死蒼蠅還要難看的臉色,葉凡心裡升起一股莫名的痛快,大手一揮,露出一抹不耐煩道:「各位請便吧,我們與霍掌柜還有生意要談,就不能相陪了。」

「談生意?」薛鐵城兀自嘀咕了一聲,突然冷笑起來:「閣下要想買賣丹藥的話恐怕是找錯了人,這間藥鋪很快就屬於老夫了,閣下若是真的有生意要談那也應該找老夫談。」

「哦,是嗎?」葉凡嘴角噙著一抹莫名的笑意:「可我卻並不這麼認為。」

「閣下若是不相信的話就不妨問一下他自己,看看誰才是這藥鋪的最終主人。」薛鐵城得意洋洋地道。

「我說不是就不是。」葉凡詭異地一笑:「不知道薛前輩是否知道我們與霍掌柜談的是什麼生意?」

薛鐵城不知道葉凡為什麼突然問出這麼一個問題,帶著一臉的迷茫道:「要是閣下願意說,那老夫也可以勉強聽上一聽。」

「其實很簡單,我們聽說霍掌柜有意轉讓這間藥鋪,而我們也正需要一間藥鋪,雙方一拍即合,現在只差最後的交易了。」葉凡似笑非笑地道。

「什麼?」薛鐵城一聽頓時大驚失色,憤然地一指霍掌柜道:「你竟然真的要將師父遺留下來的藥鋪賣與他人?」

「不錯!」霍掌柜坦然道:「既然我守不住這間藥鋪,你也休想得到。」

「你這是在故意與我作對?」薛鐵城渾身上下殺意盡顯。

「那又怎麼樣?落在葉公子手裡總比落在你手裡強。」霍掌柜聲音都不免提高了幾分。

「葉公子?」薛鐵城隨即將目光投向了葉凡。

不得不說,對於眼前這個葉公子,薛鐵城那是恨得牙根痒痒,自己籌謀了這麼久,眼看著就要得手的藥鋪竟然在這最後關頭成了別人的,這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有些承受不了。

「老夫與葉公子素未謀面,可以說是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為何葉公子要插手我們兩人之間的恩怨,與老夫作對?」薛鐵城對葉凡此舉表示十分的不解。

「我並沒有興趣與你作對,但只要是對我自己有利的事情我就會去做,正好,我現在看上了這家藥鋪,用靈晶把它買下來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對吧?」葉凡反問道。

「葉公子這是故意與老夫為敵,難道真的以為老夫怕你不成嗎?」薛鐵城語氣之中帶著一絲威脅道:「要是葉公子現在退出就當老夫欠你個人情,以後但凡有吩咐老夫自當儘力,大家也算是交個朋友,要不然我想葉公子也不願意少個朋友多個敵人吧?」

「你這是在恐嚇我?」葉凡劍眉一揚:「可惜我從來不受任何人的恐嚇,再說我並沒有興趣與你這種人交朋友,做敵人的話你還不入我的法眼。」

「姓葉的,你不要太猖狂了,難道真的以為是聖靈學院的人就可以橫行無忌了嗎?」薛鐵城終於是撕破了臉面。

「隨你怎麼想,現在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從今天開始,這間藥鋪就姓葉了,以後各位若是願意照顧我們的生意,我們自當歡迎,可若是誰對藥鋪不懷好意想打藥鋪的主意的話,那麼就別怪我們不客氣。」葉凡直接撂下了狠話。

薛鐵城沒有說話,但是從他那陰森到了極點的表情可以看出此刻的他內心是多麼憎恨葉凡。

可是自己卻是根本奈何不了葉凡,只能是帶著同樣鬱悶無比的一群手下摔門而出。

臨走前還留下了「走著瞧」的狠話。

對此,葉凡並沒有在意,只要自己一天是聖靈學院的學員,那麼就算是城主府也敢對自己怎麼樣。

如果薛鐵城真的要在暗地裡玩什麼花樣的話,葉凡倒是不介意幫霍掌柜清理門戶!

… 看著薛鐵城帶著一眾城主府的弟子消失在街道之上,霍掌柜別提有多高興了,對葉凡又是一陣感恩戴德。

「霍掌柜無需多禮,在下早就說過這麼做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你我各取所需罷了。」葉凡雖然比較同情霍掌柜的遭遇,但是此事還是把話挑明了,自己可是有自己的目的!

「葉哥。」錢小胖皺著眉頭將葉凡拉到角落,壓低著嗓音問道:「你該不會真的是想買下這間藥鋪吧?」

「不然你以為呢?」葉凡甩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自己可不是那種俠骨丹心的好漢,也不會去做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更不會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霍掌柜而得罪城主府的人。

自己之所以幫忙,的確是有著買下藥鋪的打算,按照葉凡的想法自己辛辛苦苦煉製了丹藥出售給其它藥鋪,所得到的利益自然沒有自己開藥鋪賣出去那麼多。

作為葉家的弟子,葉凡以前在青玉城時可是清楚坊市內一個藥鋪每年能賺不少的靈晶呢,這聖靈城的藥鋪肯定比青玉城的賺得更多。

要不是霍掌柜遇上這麼一檔子事,估計人家也不會出手,畢竟這裡的地理位置還是不錯的,來往的武者也不少,生意肯定也紅火。

這對於葉凡而言就是一次機會,而且還是難得一遇的機會,自己以前總是羨慕元天拍賣行的暴利,還曾經幻想有朝一日自己也開上一座拍賣行,現在這個藥鋪就是自己真正實現夢想的第一步。

「葉哥,可是要買下一個藥鋪需要的靈晶肯定不少,咱們哪裡去找這麼一大筆靈晶?」錢小胖一臉的為難。

「這個我自有打算,你就不用操心了。」葉凡淡然一笑。

要是說別的葉凡或許沒有多少把握,但說到靈晶,葉凡敢打賭就算是一名地極境甚至天極境的強者也沒有自己的多,買下一間藥鋪肯定是綽綽有餘的。

「霍掌柜,廢話我們也就不再多說,你就告訴我這間藥鋪你打算多少靈晶買給在下吧?」葉凡開門見山地道。

霍掌柜一聽葉凡提起這事,剛剛的喜悅之情頓時消失不見,雖然之前他已經表示願意將藥鋪賣給葉凡,但是此刻真到了這個時候自然還是有些捨不得。

環顧四周一眼,隨即長嘆一聲道:「老朽在這裡待了幾十年,現在突然要親手賣掉它可真是有些捨不得,不過既然之前已經答應葉公子,老朽自然也不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要是別人來買至少也得一千萬塊靈晶,葉公子的話只需八百萬塊靈晶即可。」

「哦,這個價格我倒是佔了很大的便宜,這裡就先行謝過霍掌柜了。」葉凡沖著霍掌柜一抱拳道。

雖然並不清楚地了解一個藥鋪準確值多少靈晶,但是大概的價格葉凡還是知道的,現在霍掌柜所給自己的價格的確是便宜了自己很多無疑。

「葉公子客氣,要說謝謝的應該是我,要是沒有葉公子,別說八百萬了,估計薛鐵成八塊靈晶也不會給我。」霍掌柜倒是有自知之明。

朕被心尖寵厭惡了 ?」葉凡倒是很直接。

「手續倒也簡單,只要葉公子和老朽一起到城主府走上一趟,登記一番即可,到時候葉公子就是這間藥鋪的新主人了。」霍掌柜道。

「那我現在就把靈晶給霍掌柜吧。」葉凡說著就要掏出腰間的儲物袋。

霍掌柜淡笑一聲,擺了擺手道:「葉公子不必這麼急,等我們去了城主府再回來也不遲,只是這藥鋪既然換了新主人,那麼自然就要換一個新的名號,不知道葉公子可是想到了什麼新的名號?」

「名號?」這可把葉凡一下子可難住了,說真的葉凡之前腦子裡只想著將藥鋪買下來這回事,倒是沒有替藥鋪想到一個響亮的名號。

兀自沉思一番,葉凡左右也沒有想到什麼特別合適的名號,索性便以自己的名字來命名:「就叫葉凡丹坊如何?」

「葉凡丹坊?」霍掌柜喃喃了幾聲聲,隨後點頭讚許道:「這個名號不錯,簡單又不失霸氣。」

「我也覺得這個名字不錯。」錢小胖隨聲附和道。

「那就這麼定了,以後這間藥鋪就叫葉凡丹坊。」葉凡拍板道。

「葉公子,恕老朽多嘴一句,藥鋪要想能長久經營下去,貨源必須充足,這一點葉公子需要格外注意。」霍掌柜鄭重地道。

「多謝霍掌柜提醒,貨源一事我想會有辦法解決。」

作為一名三品巔峰的煉藥師,外加九幽冥炎這等天火相助,葉凡現在就算是煉製四品丹藥都有不低的成功率,四品以下的丹藥更是手到擒來,每天在煉丹室修習煉藥術的時候至少是有幾十枚丹藥進袋,這樣的數量倒是應該能暫時應付藥鋪的經營。

至於以後的話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過葉凡心裡早已經有了主意。

「葉公子如此說那老朽也就放心了,我們也是時候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了,老朽在這裡先祝葉公子財源廣進,生意興隆了。」霍掌柜沖著葉凡兩人一拱手作為拜別。

隨後招呼了小峰一聲,兩人一前一後轉身準備進入後院。

「霍掌柜且慢。」葉凡突然叫住了兩人。

「葉公子還有什麼問題?」霍掌柜問道。

「沒什麼,就是想問一下霍掌柜離開藥鋪之後準備去哪?」

「老朽暫時還沒有想好,也是走一步算一步。」

「既然如此,何不繼續留下來幫在下打理藥鋪?」葉凡話鋒一轉。

「葉公子說什麼?」霍掌柜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下是想以掌柜的身份請你們幫忙打理藥鋪,只是不知道兩位意下如何?」葉凡一本正經地道。

「你要請我們?」霍掌柜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這個當然,你們也知道我和小胖都是聖靈學院的弟子,平日里根本就沒有時間打理藥鋪,而且一時間也找不到合適的人幫忙,所以想厚著臉皮請兩位留下,希望你們能同意。」

這其實也是葉凡在動了心思要買下藥鋪的時候就想到了的,自己和錢小胖平日忙於修鍊肯定不會有時間打理藥鋪,而起對做生意也沒有任何的經驗,所以找霍掌柜幫忙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願意,我們當然願意。」霍掌柜使勁地點頭贊同。


葉凡的這個決定顯然是他們所夢寐以求的,畢竟在這裡已經待了那麼多年,突然要離開總是會捨不得的,現在有機會繼續留下來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雖然藥鋪已經換了新主人,但是只要繼續留在這裡,那麼霍掌柜就心滿意足了,哪裡還會拒絕。

對此葉凡倒是沒有半點的意外,好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般。

打趣地道:「霍掌柜願意留下來幫忙實在是再好不過了,以後這間藥鋪就交給你全權打理了,藥鋪所得的利潤無論多少我都將分給你們一成,也算是你們幫我打理藥鋪的酬勞了。」

「其實只要能繼續留下來,有沒有酬勞都不要緊,還有一點,從今往後老朽便不再是霍掌柜了,掌柜的以後就喊老朽一聲老霍便可。」

「老霍實在是有些難聽,以後就叫你霍老好了。」

「一切都聽掌柜的。」

「對了,霍老,我們到現在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現在大家都是自己人了,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們了?」錢小胖自嘲道:「不然日後別人問起我們的話,我們要是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是我糊塗了,屬下霍丹城。」

「霍丹城?」葉凡和錢小胖各自暗中記下。

「對了,霍老還是和我們說一說如今坊市中各藥鋪的大致情況吧。」葉凡一本正經地道。

「相信掌柜也應該猜得到,坊市裡需求量最多的就是三品丹藥,凝元境武者和玄極境武者對三品丹藥的需求量還是很大的,其次是四品丹藥,需要的都是一些玄極境的武者,至於五品以上的丹藥在坊市基本上是不會出現的,需要它們的基本上也都是地極境強者,他們是不會在這小小的坊市尋找五品丹藥的,大部分會直接去聖靈拍賣行購買,剩下的就是一二品的丹藥了,買的人少,利潤也不多,所以每個藥鋪都不會有太多的存貨,大家也都不願意耗時耗力地去買賣一二品丹藥。」

「如此說來我們要是想要打響葉凡丹坊的名頭,是一定要在三、四品丹藥上下功夫了?」

「不錯,正如掌柜所言。」霍丹城坦然。

「那不知霍老平日里是如何解決貨源問題的?」


「說出來也不怕掌柜笑話,老朽雖然從小拜師修習煉藥術,但是資質愚鈍,武道修為倒是已經玄極境巔峰,可是煉藥術才二品巔峰,因此店鋪中的所有三品和四品丹藥都是老朽託了很多關係才在煉藥師公會的一名長老手上買到的,說起來我們之間的合作也有數十年之久了。」

「聖靈城也有煉藥師公會嗎?」葉凡露出一抹驚疑。

「掌柜何須如此驚訝?聖靈城在建城之初便已經有了煉藥師公會,難懂掌柜不知?」

「我剛到聖靈城不久,況且一直呆在聖靈學院修鍊,倒是對聖靈城不太了解。」葉凡乾笑兩聲道。

旋即,葉凡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想著煉藥師公會心中暗自有了主意。

… 看著葉凡嘴角微微上翹,錢小胖神色微微一般,似乎感覺到了些什麼,問道:「葉哥,你是不是又想到了什麼?」

「要麼不做,既然我們打算經營葉凡丹坊了,那就要做這整個坊市中的獨一無二.」葉凡意氣風發地道。

「掌柜可是有什麼妙計?」霍丹城眼前一亮。

「霍老不是說認識煉藥師公會的一位長老嗎?有這位長老的關係,我想應該還能釣出其他的長老來,到時候我們就做這坊市中最大的丹坊。」葉凡眼中精光流轉。

「掌柜的意思是?」霍丹城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神中露出一抹驚訝。

葉凡自然明白自己的想法瞞不過霍丹城這種經歷了幾十年風霜的人物,狡黠一笑道:「霍老不妨想一想,若是我們葉凡丹坊有五品丹藥出售那會怎麼樣?」

「掌柜是想從煉藥師公會的長老那裡得到五品丹藥,然後再轉手賣出?」霍丹城雖然已經猜到,但還是有些不太相信地問道。

葉凡沒有說話,只是重重地點了點頭。

「掌柜有所不知,老朽所認識的那名煉藥師公會長老也不過是一名四品煉藥罷了,要想得到五品的丹藥只能從其他更高級的煉藥師著手,可是煉藥師公會的那些五品以上煉藥師不是我們想見就能見到的,況且他們大多與聖靈城的各個勢力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要想請他們出手相助簡直難如登天啊。」霍丹城有些無奈地道。

「這件事情我自然會有解決的辦法,到時候你只要幫我把那名你認識的煉藥師公會長老約出來就行。」葉凡胸有成竹地道。

雖然不知道葉凡是哪裡來的信心,但霍丹城還是點頭表示同意。

「葉哥,雖然我們現在買下了藥鋪,但是之前經過薛鐵城一鬧,現在都沒有什麼人敢來買丹藥了,我們該怎麼辦?」錢小胖顯得無計可施。

誠然,這是一個難題,現在的葉凡丹坊就算是改頭換面,估計也不會有多少武者前來光顧,是時候要改變一下這個現狀了,否則的話藥鋪還沒開始發展就要關門大吉了。

思量了片刻,葉凡沖著霍丹城道:「霍老,從明天開始這裡就恢復以往的買賣,將所有的丹藥價格都下降三成。」

「下降三成?」霍丹城微微一愣:「掌柜的,那我們可是一點盈利都沒有了,而且很有可能要虧本。」

「虧本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現在要想重新獲得人氣,降價是唯一的選擇,只有這樣才能讓更多的武者注意我們葉凡丹坊,等到生意回到正軌上的時候再將價格往上調就是了,就算是虧本也虧不了多少。」葉凡有條不紊地分析道。

霍丹城顯然是同意葉凡的說法的,不過他有著自己的考慮——「掌柜的,如果我們真的將價格下架三成的話,那麼恐怕貨源會補充不過來,以我們丹坊目前的存貨,估計也就夠四五天的交易。」

「那我們降價時間也就維持五天便行了,五天之後再將價格上調,但是要比別的藥鋪價格低上一成。」葉凡神秘地一笑。

「掌柜是想薄利多銷?」霍丹城瞬間便明白了葉凡的心意。

「知我者霍老也,要想儘快地在這個坊市打響名號,一定的犧牲是必不可少的。」葉凡鄭重地道。

「掌柜的所言甚是,老朽一定照辦。」霍丹城恭敬地一抱拳道。

「行了, 護妻狂魔:世子爺,輕點寵 。」葉凡說著便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個小瓷瓶放在桌上。

這裡可是葉凡這一個月以來煉製成的所有丹藥,大大小小加起來也有數百枚,其中四品丹藥就佔了三成,倒是比葉凡丹坊之前的存貨還要多上一些。

雙眼死死地盯著桌子上的小瓷瓶,霍丹城已經完全驚呆了,在他的靈魂力感知下,這些小瓷瓶內所盛裝的丹藥品級自然一覽無餘,這足以讓他對葉凡的煉藥術佩服得五體投地。

自己修習了煉藥術幾十年,就連三品丹藥都難得成功一次,可是眼前的葉凡才十幾歲的年齡不光能成功地煉製三品丹藥,甚至還能煉製出四品丹藥,這其中的差距差點沒讓霍丹城找個地縫鑽進去,實在是有些丟人。

「萬萬沒有想到掌柜的煉藥術竟然有如此境界,連四品丹藥都能煉製出來,實在是老朽這幾十年來見過的煉藥術天賦最高的人,將來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啊。」霍丹城壓低著嗓音稱讚道:「恕老朽多嘴問一句,掌柜的該不會已經是到了四品煉藥師的地步了吧?」

生怕被旁人聽去了一般。

「霍老你看我修為還未到達玄極境,怎麼可能是四品煉藥師?」葉凡自嘲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