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也同意。」就在大廳中氣憤極為壓抑之時,林未茗平淡說道:「老頭子我已一大把年紀,只希望能在隱修之前將宗門交給一個值得託付的人手中,至少宗門能夠傳承的更加久遠一些,而這人,我覺的清沂丫頭很不錯!」

林未茗說著話,滿臉幸福的光彩,慕凡瞬間便明白了這老傢伙在想著什麼,無非是想要和慕允遊山玩水渡「蜜月」罷了。

「既然大長老都同意了,那我也就不多說什麼!」江城開口道:「我與大長老共事已有幾十年時間,相信他的眼光,相信在這一點上他不會看走眼!」

兩個核心長老開口,其他人終於是閉上了嘴巴不再言語,只是臉上的表情依舊有些反對表現出來。

這時,項天終於開口,對著卜榮晉問道:「既然兩位核心長老都已表態,三長老也談談你的看法吧!」

中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卜榮晉,神色中滿滿的期盼,當然這期盼是持反對意見的,都是希望卜榮晉能夠否定歐陽清沂成為副宗主。

「我不反對!」卜榮晉不假思索,開口便是說道:「宗門沉寂了太長時間,是時候將它交給一個年輕且有能力的人手上,能夠讓它活躍起來,我想在坐的各位中,應該沒有人的能力超過清沂吧!」

卜榮晉以反問的口吻開口,很多人都是羞愧的紅了臉,頭都能塞進褲襠里。終究沒有人再出半點反駁之聲,而三個資深的長老作為擔保,已經有了足夠的分量,誰還會再去反駁。

歐陽清沂感激的看著三位核心長老,她從沒有想到過,到頭來幫她說話的會是平時都見不上面的三人。

當然,歐陽清沂所感激四人的並不是他們確定了自己副宗主之位,而是肯定了她的價值,讓她能夠真正的在韓遠山時間之後抬起頭,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這,已經足夠。

… 對於副宗主的人選,最終還是落在了歐陽清沂身上,畢竟有三位地位較高的核心長老支持,沒有再敢出言反對.加上本就是項天提議歐陽清沂繼承這個位置,自然有他的考慮。

不過從這件事上足夠看出宗主的行事風格,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事情確定之後,那些想要看慕凡笑話之人,一個尷尬無比,尤其是哪個華冠男弟子,臉色比吃了什麼還要難看。

至於十個宗門會晤之事,項天同樣談了很多,顯然這一次他對能否進入大宗門之列很是看重,真所謂千叮嚀萬囑咐,在近期抓緊修鍊什麼的,讓慕凡實在沒想不到,這樣一個地位總歸,實力滔天的宗主竟然說起話來沒完沒了。

不過他所講的這些,並不是全部沒有用,至少慕凡弄清楚了林未茗找他來此的目的,正是想要他參加這一次的會晤,對於這一點,林未茗也有自己的看法。

「你一直在外歷練,戰鬥經驗已屬宗門中少見,且你的戰鬥力不能與平常人相提並論,想來到時應該能有一個不錯的成績。而最重要原因便是你身上的諸多手段!」林未茗對慕凡解釋道。

「那這些參賽的眾多弟子修為會不會與我相差太遠,畢竟少了在核心修鍊的時間!」慕凡疑惑的問道,剛成為核心的弟子與那些老弟子顯然有不小的差距,讓自己出戰很多人會不服。

「這個你不用多慮,據我管擦,你們這屆弟子明顯出彩很多,甚至存在剛入核心的弟子境界高於老弟子的現象,且大部分弟子的境界都與老弟子的境界相差不多,而你身邊的四位就是核心中的佼佼者,但他們的境界只比你高出一個或兩個境界而已。」

「這樣啊……」慕凡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的是,在林未茗說到這屆弟子要比往屆弟子成績優異時,那華冠弟子一臉的不服氣。

了解了大致情況之後,江城則是為五人徹底講述了一下需要注意的事宜。

十宗會晤具體時間是在四個月之後,之所以早早提出來就是因為項天的重視,想要在這兒四個月中讓選中的弟子再將實力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在時間上,正好在慕凡了卻青峰鎮事件之後的一個月,所以時間足夠充盈。

而至於會晤所在的地方,正是十個宗門分佈最中心的陰木宗。

陰木宗,坐落於臨雪城中一古老門派,傳承的悠久歷史足以超過斗戰宗,城中的繁華程度更比揠雪城、楓雪城好上很多,在這樣的城市中舉辦會晤,更多的還是為了滿足到時眾人對於衣食住行的需求。

將這些事情介紹完之後,宗主項天沒有再多說,直接離開。其他幾位長老在囑咐了一些事情之後,是紛紛離去。只是歐陽清沂在離開之際,特意提醒五人相互之間搞好關係,也都相互了解一下,到了外面,需要相互團結才行。

在聽到這些話時,那個華冠弟子一個勁的點頭,眼睛色眯眯的盯著歐陽清沂一雙修長的美︶腿,而在歐陽清沂離開之後,男子拉著那妖嬈女子頭也不回的離開,高傲的不可一世。

剩下一男一女則都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並沒有表示什麼看法。


這時,留下的那名男子率先向慕凡開口道:「不要介意,他就是那樣的人,我們都已經習慣了!」


「沒事,我見過無數有個性之人,與他們比起來,他算是正常的多了!」慕凡自然對那離開的兩人嗤之以鼻,同時對著眼前兩人介紹道:「慕凡,你們呢!」

「我叫高月,至於你的名字嘛,其實我們早就聽說過了!」女子輕輕一笑,露出一對潔白的小虎牙,為她平添了幾分可愛氣息。雖沒有歐陽清沂、雪玲瓏、昱兒、莫知心她們那般驚采絕艷,但也是一個難得的清純妹子,別有一番風味。

「我就杜飛,她說的沒錯,早在宗門大戰那一日,我們就知曉你的名字了!」男子也是極其放得開的笑著說道。

其後,三人一邊說著一邊向大廳外走去。

通過兩人之口慕凡了解到,之前那個相貌俊逸,頭戴華冠之人,竟是臨雪城中一個大家族之後,姓李名治,是家族小輩中最小的一個,地玄境境界,雖在修為比較低的弟子們面前囂張跋扈、無比高傲,但在實力比他高的人的面前,便會是一副哈巴狗姿態,搖尾乞憐。實實在在是一個極為圓滑、勢力之人,也算是欺軟怕硬之輩。

隨男子而去的那名女子,名叫李嬌嬌,玄主境境界。其人原本是李治的丫鬟,但因容貌出眾,身材姣好,再一次意外中被李治霸王硬上弓,失去了處子之身。

原本一個非常努力的丫鬟,但在經過了這件事情之後,性情大變,一改原來努力狀態,變成了以色相上位的女子。為了得到自己所需,最終對於李治投懷送抱。從整件事件之中,她也會時常說她看透了男人,想要的無非是女人的身體而已。

當然,其中一些極為辛密之事,依然是從臨雪城中傳播而來,所以高月杜飛兩人才會如此了解。

與兩人分開之後,天色漸漸暗淡,慕凡回到了住處。

雪玲瓏與昱兒也都已回來,且累的都睡著了,在幫兩人處理好身邊的事物之後,慕凡回到自己房間中,開始思考起來外出歷練的事情!

而從此時算起,到青峰武比開始,足足還有三個月時間, 人至三十 ,所以只能外出歷練,同時儘可能提升自己的實力,以便到去皇城之時能有一席立足之地。

不過想要提升境界已經很難了,只能先將自己正修鍊的武技修鍊至大成,讓戰力得到提升。

想到這點之時,慕凡倒是想起一個地方來,正是眾人口中所說的一處禁地。

此禁地位於斗戰宗西北方,名為「風之谷」,傳說谷中常年暴風肆虐,狂躁無比。儘管當地有很多武修感悟風暴的力量,但並沒有人真正進去過谷中,所以山谷之中最為神秘。

而慕凡,所修劍法中正好有一招風之劍,且已處於小成境界,但想要再進步相當艱難,所以他想去風之谷看看,是否真的能如傳說中那般,藉助風暴之力的感悟,領略到無尚的風暴之力。

所以他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利用當地環境領悟到風之劍真正的奧義,能讓劍法再度攀升一個層次。

「那就先練好劍法,再殺回青峰鎮,哈哈哈……」想到興奮之處,慕凡也情不自禁的高喊了一聲,使得周圍房間中正處於認真狀態的幾人差點栽倒在地。各個鐵青著臉,一陣歇斯底里的叫罵。

「嘿嘿…….」而慕凡,則是嘿嘿一笑,脖子一縮鑽入水晶寶棺中去了。

現在的水晶寶棺中,只剩下了金甲蜥蜴獸與棲梟,一具靈魂體一頭進化靈獸,彷彿整個空間都安靜了許多。

之前慕凡也有將昱兒帶來讓棲梟檢測體制,但棲梟卻是絲毫想不起來最關鍵的點,彷彿被人生生剪去了部分記憶一般,只是口頭上說他感覺到無比熟悉,只能等他想起來之時再告訴慕凡。

這一點,倒是讓慕凡異常幸喜,至少讓他知道了昱兒的體制是存在的。

在和棲梟探討了一些修鍊上遇到的問題后,慕凡逗了逗蜥蜴獸便開始了每天都要進行的修鍊。精氣縈繞,輝光陣陣…….

天亮,光亮撕開夜幕,慕凡第一時間起床,打定主意的他便去向幾個認識的人告別。

「什麼?你要去風之谷?」說話的人是林峯,一臉驚訝,睡意朦朧的雙眼大大睜著,久久之後才恢復淡定,道:「哪裡可不是你想的那般簡單,據說裡面有個巨大風眼,恐怖異常,就連至尊境之人掉進去后都很難再出來,至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聽說過有人進入風眼之後還活著出來的!」

「那又怎麼樣呢?別人不能活著出來,難道我們就不能打破這個記錄嗎?」慕凡一臉笑意的說道。

「好吧,你去吧,只要不叫上我就行,我要睡覺了,拜拜!」

「拜拜!」

而當慕凡向其他幾人說明緣由之時,幾人的反應竟與林峯異常的相似。

「什麼,你要去風之谷?你小子真是活膩歪了!」

「什麼,你要去風之谷?提醒你小子,去可以但千萬千萬不要太靠近風眼!」

「……」

從大家的言論之中,慕凡最終還是發現,恐怖的不是那什麼風之谷,而之時谷中的一個風眼,所以只要不靠近那風眼,至少安全是有保障。

進過一番痛苦的口舌,慕凡終於擺脫眾人出發了。當然,為了說服昱兒不跟著,慕凡還特意將雪玲瓏送給了昱兒,就算這樣,昱兒還是拉著慕凡的衣角不肯放他走,直到卜榮晉出面……

離開宗門之後,金甲蜥蜴獸、棲梟幕然出現,慕凡躍上蜥蜴獸後背,一路向西北而去,向著那所謂的風之谷進軍。在他心中,迫切的想要知道眾人口中如同煉獄般的風之谷到底是什麼模樣。

蜥蜴獸現在的速度,已經相當的快速,就連慕凡用盡全力之時,也未必能夠超越它,所以現在的蜥蜴獸不僅僅是慕凡朋友,還是慕凡最好的夥伴。

蜥蜴獸急速向前,群山植被紛紛向後疾馳而去。

經過三天時間的趕路,他們終於來到了風之谷的範圍內,只不過,就算他們遠離谷口十幾里之遙,但還是第一時間感受到了谷中吹出的陣陣冷風,吹打在身上時都能體會到幾分疼痛。

… 風之谷,顧名思義與風有關,只是這裡的風不能與平時所見的風相提並論,因為這裡的風每一縷都如一柄飛刀般,能夠輕易劃開普通生物的皮膚,甚至衣衫.

山谷中到處都充盈著磅礴氣勢的勁風,向著遠處席捲而去,至於那個所謂的風眼,在山谷之外根本是看不到的,因為狂虐的風刃已經使得整個山谷成了白茫茫一片,看不清任何事物。

山谷兩邊的山峰,遠離風谷的一面鬱鬱蔥蔥,而靠近風谷的一面卻是光禿禿一片,且岩壁被勁風打磨的光滑如同鏡面,反射著風刃劃過的軌跡。

山谷外兩三里的地方,風刃已變得無比微弱,但依舊有著部分的殺傷力。這裡雖分佈有三三兩兩的武修,進行著風暴之力的感悟,但卻沒有多少人再敢上前去,因為越靠前風刃的力量便越大,需要的防禦就越強。而在靠近山谷一里的地方,是一位玄主境境界之人,以如此修為卻只能在哪裡感悟,足以看出這風暴之力的強度。

而玄主境之人,身處風暴之中,身影若隱若現,只能模糊的看到他緊閉雙眼,長發和衣衫在席捲的風暴中獵獵作響,滾滾而動,且有部分長發被斬斷,飄飛出去,衣衫破爛。裸露的皮膚上遍布小小的傷口。

儘管如此,但依舊有很多武修看向他時,神色中帶著滿滿的敬畏之情。

「沙沙……」

這時,慕凡了邁開步子向前而去,有著幾分勁力的風刃擊斬在他身上付出聲響。而他並沒有做出任何防禦,任由風暴打擊,心中卻在細細感悟著這份難得的力量之風。

不知不覺中,慕凡已超過將近一半的正在感悟著風暴之力的武修,而那些被慕凡超過之人,皆是面露驚異之色,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身上被勁風劃開的傷口,而在他們眼中,慕凡彷彿絲毫不受風暴的影響,從容不迫的向前。

然而慕凡並不是不受影響,只是因為他比這些人的境界高些,體質強些,更重要的是覺醒堅定。

又是短短的時間過去,慕凡直逼那距離谷口一里之地的男子而去,使得那些被超過之刃都沒有了修鍊之心,遠遠的望而驚嘆:

「他彷彿並不受風暴的影響一樣,竟然都快追上破軍了,破軍可是一邊感悟一邊前進了,來到此處三個月時間才到達那個位置,想不到這麼快就要被趕上了。」

「是有點不太正常,他竟然連最基本的防禦都沒有,能達到那樣的距離,說不定身上有什麼定身神兵也猶未可知!」

「不知道他能達到的最近距離是多少米!」

「…….」

對於這些言論,慕凡並沒有聽見,只是一味的向前走去。整個過程中,他自然感受到了周圍風刃蘊含的力量的變化,風暴越來越強勁,周圍地上的沙塵都是有稜有角,每一顆都是被風刃「雕刻」過,稜角分明,整齊規則。

道道如同劍芒般的勁風,閃耀著凌冽的光芒,當這些風刃撞擊在皮膚上之時,就連慕凡都是一陣心驚,皮膚竟然是被割破開來。要不是他的防禦還算出眾,這會兒恐怕是一驚滿身創傷了。

「這才是距離山谷一里的地方,便以強大到如此了嗎?」


隨著慕凡不斷深入,前面那名叫做破軍的男子逐漸清晰起來,而身後眾人卻是漸漸模糊,已看不清他們的面容,只剩下道道影子。

「唰!」

而就在慕凡靠近男子五米距離時,似乎他也是感覺到有人臨近,雙眼警惕性的猛然睜開,「國」字形臉上閃過一絲寒芒,但在看到慕凡的修為境界時,他也是瞬間表現出吃驚與好奇。目光在慕凡身上打量一番之後,這才開口嘆息道:

「想不到一個靈宗境的武修竟能輕易來到這裡,真讓人難以想象,同樣也讓人汗顏。」男子說著話竟表現出了幾分失落。

「這……」慕凡同樣一驚,道:「我從遠處一路走來,僅僅發現只有閣下一人如此近距離的感悟風暴之力,這也實屬罕見了!」慕凡笑著說道,而處身風暴之中,他卻像一尊雕像般矗立風中而不動。

「謝謝小兄弟的好意了,只不過我並不是距離谷口最近的人!」這人說著話手指指向谷口更近的方向,道:「裡面還有更多的修鍊者,只是風暴之外沒有人看見罷了!」

順著那人手指方向看去,慕凡果然看到五十多條人影忽隱忽現,雖距離不遠,但是由於風暴加強,同樣只能看到前面那些人的影子而已。

慕凡之時也明白了過來,並不是沒有人接近山谷的入口,只是由於風暴的攔截沒有看見而已,或許已有人在谷口修鍊了也說不定。

同時慕凡也是發現,靠前的那些身影中,主要還是以年過半百的老者為主,且修為深不可測,這才是達到如此距離最重要的一點。

進過之前一段距離的感悟,慕凡也是產生的一個疑問,正想找個人諮詢,現在正好見到,於是便開口問道:「不知您可否感覺到這裡的風暴似乎與自然形成的風力有所不同,彷彿這裡的更具力量與攻擊性。」

「當然不同……」這人明顯一愣,驚道:「你不會是不知道這風暴與外界風暴不同吧?」

「這個……真的是不知道!」慕凡認真的搖了搖頭。

「這都不知道竟然就敢來感悟,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萬龍神主 !」這人稍稍平靜了下驚愕的心情,而後說道:

「傳說之中,在這個山谷裡面曾隕落過一位超強實力的大能人物,具體強到什麼地步沒人知曉,但那力量足以毀滅天地,讓神鬼哭泣、天地震驚。而且,在你真正了解了風之谷后,你就能知曉那是什麼樣的力量了!」

「傳說中那個隕落的超強實力者,已經徹底掌握了天地風暴的奧義,領悟風暴真正的毀滅性力量。據說在此之後, 豪門契約,總裁的天價情人 、掩埋海洋。」

「但最終不知什麼原因,那位強者最終隕落,且隕落之地便是這了。大能強者的隕落,境界太過高神,屍身經歷千年不朽不化,一身修為化作法則,形成精氣與強者感悟的風暴,影響此山谷足足千年!」

這人講完,還忍不住深深的望了一眼山谷伸出,滿眼敬畏。

而旁邊的慕凡,如同聽神話一般的聽完了這人的講述,震驚到了骨子裡,自言道:「千年不散的力量,掌握法則!那需要到達什麼樣的境界,但是……」

慕凡從真經中醒過來,好奇的問道:「難道就沒有關於他隕落的一點消息嗎?如果是因為戰鬥,但那能將一個掌握天地之力的人殺死的人,獎是何其龐大!」

「從來沒有聽說過!」叫做破軍的那人再次搖頭。

「難道那法則就有消散的一天?」

「誰知道呢,只是這風暴之谷已形成千年之久,其中風暴絲毫沒有減弱過,會不會消散更不得而知。」


對方的話語讓慕凡再次陷入沉思,實在不敢想象千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他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太長時間,沉思了一陣之後便向這人告別,想要再次前行。

「你執意要向前去我也不攔著你,只是你要知道,對於這裡的風暴,防禦可以但千萬不要與它們作對、反抗,不然你會吃到意想不到的苦頭。」

「嗯,多謝提醒!」

別過這人,慕凡再度向前走去,但卻在百米之後徹底不見了那人的身影。而此時的慕凡,還在想著對方最後那句話的意思。想著想著,慕凡不由的涌動精氣、凝結成拳,向著前方猛烈揮出。

「嘭!」

掌印卻並沒有被慕凡推出去多遠,直接便返回重新劈在了慕凡身上,慕凡頓時倒飛而去。於此同時周遭風暴如同被刺激到了一般,瘋狂的咆哮起來,八方涌動,勁力瞬間增加至之前的三四倍,攪動著慕凡如同驚天駭lang中的一葉扁舟。

「噗……」

一連噴出幾口鮮血,慕凡不敢再有絲毫動作,只能任由風暴卷積著自己飄動。

直到十幾分鐘之後,慕凡才感覺到了重力的存在,站立在地上時的他已滿頭大汗,後背生寒,不敢再有去嘗試的想法,放空自己向前走去。

再次前行了十幾丈距離,慕凡終於被風暴所阻,就連邁開步子都是困難,身體竟也輕飄飄的,有隨時被刮跑的可能。

強大的勁風彷彿一把極為鋒利的飛刀,將慕凡的身體割破了好幾處,就連他的臉上都是鮮血緩緩流淌,但完全出於之前的經驗與那人的忠告,他不能有任何反抗的動作,只是儘可能的做出防禦,將自己身體上承受的傷害降到最低。

「就在這裡修鍊吧!」

慕凡面目平和許多,應聲盤膝而坐,閉上眼睛開始捕捉風暴之中最為有力的地方,同時在他周身,一層血紅色精氣屏障層層守護。

無盡風暴圍繞在慕凡身邊將他包裹,但他卻沒有一絲反抗,任由風刃進過他任何能夠感觸的地方。而他也是漸漸的進入到了修鍊狀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