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恐怕一些大家族的弟子也不敢進去吧,這小子什麼來頭。」

「不,這傢伙應該是鬼差,沒看著身穿著鬼差官服嗎?」

「我現在有點期盼著傢伙被恐怖的天道之力懟死的場景了。」

周圍的聲音幾乎此起彼伏的響起。

薛維滿是不在意,如果在意周圍的人目光和聲音,那麼他就不用活了。

進入魂光之後,薛維頓時感受到濃濃的天道之力不斷朝著自己身上碾壓過來,這種壓迫感讓薛維全身都不斷緊繃著。

那感覺就像一百隻猛獁巨象在自己身上跳舞一樣。

忍著吐血的衝動,薛維往嘴裡塞了一枚築基丹。

進入口中的同時,那築基丹幾乎直接化為一道暖流進入了薛維丹田之中。

天道之力不斷灌輸著薛維全身,雖然這個過程及其痛苦,但如果承受下來,那得到的好處將是巨大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幾乎每一刻鐘,薛維就要吃掉一個築基丹。

而薛維體內的靈力也不斷凝固著,從靈河狀態朝著靈台不斷轉變。

藍海,黃金廣場。

韓彤正一臉陰鬱的坐在辦公室里,尤其是看到電腦上的頭條之後變得更加煩躁。

把視線轉到電腦上,上面赫然幾個大字。

「駐顏丹,神葯還是騙局?

「青雲醫藥公司研究的神葯駐顏丹竟然導致多人進入了重症監護室,作為藍海有名的醫藥公司,青雲這次的負面影響真的太大了…」一個記者在那裡播報著。

韓彤真是越看臉上就越憤怒。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駐顏丹對人體的副作用幾乎接近零,絕對不可能有這種情況的存在。

這時,一個秘書連忙走了進來。

「查的怎麼樣了」

韓彤靠在椅子上捏了捏太陽穴。

秘書愧疚的搖搖頭。

「韓總,確實沒查出來多少,但是他們確實都是吃了駐顏丹,也確實是吃了駐顏丹才出的事情。」秘書弱弱說道。

砰!

韓彤一拍桌子,臉上無比沉重。

「駐顏丹絕對不可能有問題!」

滴滴滴….

這時,韓彤的手機響了,拿起電話一看,那是一個很陌生的號碼。

接過電話一聽,韓彤的臉色變了。

「韓小姐,不知道近日可好?我給薛總打了個電話,他好像沒有接呢。」一個男人的聲音傳過來

於正?!

當於正打了這個電話之後,韓彤就知道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於總,我近日挺好的,不知道於總打電話給我幹什麼?還是您找薛總有事?」韓彤冷聲道。

現在韓彤已經快被氣炸了。

公司已經被約談了很多次,到處都有人抵制。

這在以前完全就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哈,韓小姐說笑了,但是據我了解,青雲怎麼最近出問題了呢?好像已經有不下於十個人因為駐顏丹的問題進入了重症監護室吧,我感覺以青雲的品控是不可能出現這種問題呢?然後呀,我特意花高價在貴公司買了一枚駐顏丹,經過化驗之後,裡面有一種草藥含有劇毒,當人吃了之後容易發生休克。」於正淡淡說道。

聽到於正的話,韓彤氣極反笑。

如果於正在他面前,恐怕韓彤能一巴掌抽死他。

「好了於總,如果你只是想說這個,那可以掛斷電話了,我現在有點噁心,應該是聽了某個人的話才噁心的。」韓彤嘲諷道。

於正完全不介意。

「誒呀,韓小姐,別急著呀,雖然駐顏丹里有劇毒,但是我公司已經研製出了解藥,也就是我旭日可以幫助青雲擺脫這次的危機,並不知道韓小姐可否願意?」於正笑道。

擺脫這次危機?

韓彤聽了這話是徹底怒了。

「於正,你這是在威脅我嗎?看來你這電話來的也並不是巧合,相信你應該比我都了解駐顏丹的材料吧,恐怕你應該也很好奇為什麼我們會有如此珍惜的藥材,而且會大批量的做駐顏丹?如果你以為這種小手段就能整垮青雲,那你就大錯特錯了!等待的只會是青雲的報復!」

說罷,韓彤重重的將電話一摔。

此時的韓彤心情可以說相當複雜。

薛維如此信任的將公司交給自己,但是現在自己卻將公司經營的一塌糊塗,想到薛維自己心裡都有一絲的愧疚。

「將傑爾斯叫過來。」韓彤深深吸了口氣說道。

「是,韓總。」

很快,秘書將傑爾斯喊了過來。

不一會,傑爾斯便穿著一身黑色西裝走了進來。

最近傑爾斯在公司可以說成為了名人,尤其是這英俊瀟洒的臉,那可是俘獲一眾小女生的芳心。

只是無奈傑爾斯並不能下手,畢竟這是薛維的地盤,他的小命還在薛維的手裡捏著。

「韓小姐,您找我有事?」傑爾斯儒雅的說道。

韓彤點點頭道:「對,傑爾斯先生應該也注意到最近公司的變化了,不知道傑爾斯先生對此有何看法?」

聽到這個問題,傑爾斯沒有絲毫的驚訝的表情。

撇開傑爾斯吸血鬼的身份,傑爾斯可是奧夫加涅家族未來的繼承人啊!那經商頭腦可不是鬧著玩的。

這種手段對於傑爾斯來說完全就是小打小鬧。。 一份份食物被快速地加工完成,其中一些菜還沒有菜譜,陳長安又做了許多紙巾,換了菜譜。

眼下,有了營地的人,基本不缺少食物,而那些和陳長安一樣做孤狼的,要麼已經涼透了,要麼還有些儲備食物。

所以食物和水的價值有所下降,反而一些生活用品開始熱賣了起來,比如牙刷,毛巾,水杯等。

在這個世界,有製作圖的情況下,可以節約很多時間成本與人工成本,而如果沒有圖紙,一些能工巧匠也可以憑藉自己的手藝做出許多地球上才有的東西!

「有人出售手紙,我終於可以不用草葉了!」

「沒有手紙真的太難受了,草葉又用不慣,只能用手指了!」

「離譜!這手紙太貴了,居然要五十份凶獸的肉啊!」

「是啊,才一卷就要換這麼多肉,怎麼不去打劫?」

「一卷手紙,節省點用,也能用很久,我覺得五十份肉也可!」

陳長安看着世界聊天頻道,他用十卷手紙換了兩份菜譜,本以為覺得賺大了,沒想到那個人又用十卷手紙換了五百份肉!

當然,這也是因為手紙這東西,暫時來說還比較少,如果市面上數量多了起來,自然是沒有肉貴的。

不過陳長安現在水和食物都十分充足,短時間內不需要置換這些東西!

而他需要的物品,絕大多數人的手中沒有,就算有,也不會用一些手紙就能交換出來的!

陳長安將烹飪好的食物全部取出,放入了青榆寒鐵儲物箱中,緊接着聯繫了張瑤。

「儲物箱做好了,食物也放進去了,現在給你交易過去?」

「陳老哥這速度真快!」

「其實,有時候也挺慢的!」

「……」

交易完畢,陳長安獲得了戰獸擴充捲軸,接下來就是要去獲得一個新的的戰獸了!

他已經腦補出,自己第三隻戰獸的威武霸氣。

如果能夠擁有三隻五品戰獸,那以後就算遇到六品凶獸,也是有自保之力。

而這三隻戰獸都能升到六品,陳長安估計自己就可以在這個山眠島上橫著走了!

這小島孤懸海外,按照辛月所說,距離最近的大陸也有數萬里之遙,這中間的大海里,更是有無數超過九品的海獸。

大陸上的凶獸或者人類想要到這山眠島,遠比登天還難!

只要沒了六品凶獸的威脅,陳長安就可以做一個逍遙的島主,過着世外桃源的生活!

「希望到時候這個島上還有幾個倖存的人類吧,最好是女的!」

「不然孤獨終老也是挺難受的!」

陳長安暢想着自己成為島主后的悠閑生活。

半晌過去,他的思緒也從幻想之中回到現實。

願望是美好的,而現實一直都是殘酷的。

至少那六品凶獸是他短時間內最棘手的問題,也是他早晚需要面對的難題!

「先去這探索一下,看看能不能捕到一隻戰獸!」

陳長安拿起了辛月留下的地圖,再次研究了一番。

這張地圖畫的很簡略,陳長安已經完全將其刻印在腦海之中。

「阿朱,小綠,出發了!」陳長安走出屋子,向著獸圈方向招呼了一聲。

……

從山眠島向北萬里,是無盡的冰山。

那裏的溫度要比山眠島低幾百甚至上千度,除了一些極其強悍的冰屬性凶獸外,其他凶獸還未等抵達冰山,就會被直接凍死。

所以辛月只有向南這一個方向,不過她要先從山眠島的島北端繞一圈,如果直接向南而去,必然會經過橫亘在島中央的千眠山脈,那遇險的可能性將無限增大!

「也不知道老爹留下的這份海圖準不準,如果有一個出現失誤……」

辛月又拿出了一張海圖,上面標記着從山眠島到北玄大陸,途經的各大島嶼!

以辛月現在的能力,是不可能一飛千里的,這中途需要數十個停歇的地方,而海圖上的島嶼,就是她唯一落腳之地。

如果海圖上標記的位置,沒有可以提供停歇的地方,她就會因為力竭而死在海里!

除了不知道這畫圖的準確性,她對自己的身體也沒有太大的信心。

縱然是全盛狀態,這麼遠的飛行她都沒有多大把握,何況現在還身負劇毒。

但她不想坐以待斃,那六品凶獸肯定是打不過,只有逃離這一條路了!

她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黑暗好像正在向她迅猛的奔來,要將她一口吞下!

耳邊,浪花拍打着沙灘,顯得十分急促,彷彿是在催她上路!

「陳平安,希望你能活着,我們將來還會有再見之時!」辛月喃喃地說道。

她的內心深處,還是不相信陳長安能夠在六品凶獸的圍追堵截下倖存,可還是留下最真心的祝福。

畢竟,正因為陳長安做的食物,讓辛月快速壓制了傷勢,而且陳長安似乎可以控制戰獸的進化方向,若不是有六品凶獸這個威脅在,她甚至會一直留在陳長安的身邊!

「是時候離開了!」

辛月喃喃地說了一句,嬌小的身子猛地躍起。

瞬間,一陣熱浪向四周快速的擴散!

辛月的身影徹底消失,而半空之上,一隻比玄甲龜王還要龐大得多的紅色巨鳥緩緩浮現。

緊接着,這隻巨鳥如流星趕月一般,向北方飛馳而去!

「不好!」

疾行了兩個多小時,那紅色巨鳥猛地停了下來,身子也開始有些顫抖,目光中的驚恐之色,顯露無遺。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