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怕有數百隻的河馬,青品的不在少數」

說話間眾人以聽到遠處傳來的草被踩壓的「刷刷」聲。這聲音如荊戈鐵馬,帶著龐大的殺氣向眾人衝來。

「不好,快離開河邊」王若千喊出時,一個河邊正在放哨的侍衛,聽到不由得御劍飛起,在他飛起的剎那,一隻水蛭從水裡跳出,嘴裡吐出黑色的毒液襲向剛剛飛起的那名侍衛。

侍衛龍九的身上,還是被少許幾滴黑汁淋到,頓時身上多了幾個黑色的血洞。還好龍一急時的接住了他。田清清上前,急忙把一枚丹藥放在他的嘴裡。此時一隻只黑色巨大水蛭從迷離河裡爬了上來。黑色的外皮,黃-色的肚子,沒有眼睛。只靠嗅覺。它的皮特殊不畏水火。綠品的刀劍砍在同樣綠品的水蛭身上,就如砍在了棉花身上。沒有用的。

大批的水蛭以讓人手忙腳亂,這東西砍不死,嘴裡毒卻能讓人致命,更可怕的是只要被它咬上一口,它的嘴不吸光你的血是不會分開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大的危險也以來臨,東邊,一大群的河馬妖獸,那比銅鈴還大的眼睛,發著碧幽幽的嗜血紅光。張開血盆大口,向眾人奔來。

祝融南和王若千緊守在田青青和王若水的周圍。

銅錢跳跳 「跑」

眾人御劍向東而飛,打算與米長老會合。

河裡的妖獸在河裡比陸地在有優勢,而到了陸地上,同品級的飛行根本和人類修鍊者是無法比的。而河裡的妖獸只有水陸兩棲的才能在陸地上呆得時間長久,時間越久,損耗修為越大。而其它妖獸沒達青品修為的只能在黑天上岸,還得是潮濕之地,儘可能的保持皮膚的乾燥,這是妖獸的短處。也就給了眾人生還的希望。

妖獸本可以直接飛翔去追擊,可飛行會加速表面皮膚的乾燥,他們的皮膚怕風。當即都跳進河中,在河中它們的速度和飛是一樣的。

修鍊者,在慢慢的聚結在一起。妖獸正在把他們包圍,這也是火焰章魚的目地,一網打盡,一個不留。

天是越來越黑,黑夜對於妖獸來說,是優勢,因為它們的嗅覺比人要靈敏的多!黑夜色對於修鍊者來說視力難免受損。彼消我漲,鹿死誰手,誰又能預料呢!

… 米豐長老正在發話「有誰願意退出這次比賽,如果不在想繼續參加的可以站在左邊」

可是居然一個人都沒有。來參加的修鍊者最低的品級都是綠品高級。平時都驕傲的不得了,現在怎能被幾個妖獸給嚇跑,何況這裡有這麼多人,真要是嚇跑了,以後也就別想在修真界混了。

米豐看著這些死要面子不知死活的修真者也是沒有辦法。當即抵禦妖獸的重任交給了東皇,必竟這裡他才是老大。沒有人敢不給他面子。

東皇不愧是三十年的統治者,當即按品級分成了幾個隊伍。

這一分才發現,好傢夥,剩下的二千多人,藍品級的居然有三十多位,沒想到這次釣魚比賽來了這麼多高修為人物。而青品級的也不少有七百多位,剩下一千多綠品高級的。這就如一個精裝的小型軍隊了,其戰鬥力能攻下一個國家。當即選了四個德高望重的為四方統領,四面迎敵!

米豐上台


「東皇有令,這次禦敵殺妖獸最多的前十名到時東皇額外獎勵每人一顆天品丹藥,還顏丹。可以讓勇士們永保青春」。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動容,和熱血高漲。如果說剛剛殺妖獸有的各別油滑的修鍊者還想偷巧,現在卻會拼了足的勁頭,就怕落在誰的後面。

自古都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一個還顏丹是什麼價值,不吃拿去拍賣的話可是四千多萬的金幣。來釣魚大賽之前,很多參賽者都去了昊天的拍賣會,那天一枚還顏丹拍賣出了四千七百萬枚金幣的天價。

有了這些錢,再這地茺在陸生活的品質不指提高了一個檔次。再者得了前十名,以後就算是沒有太高的天賦,最少在東皇頒獎時混了個臉熟。到時求個一官半職也好福佑後世。

米豐的話,讓東皇不淡定了,他什麼時候有這令了,他就一顆好不好。還是花了三千萬買的。

祝融南此刻來到他的身邊,把一個瓶子扔進他的手裡。然後指了指田青青。田青青正含笑的看著他。東皇軒轅烈炎一下子明白了。


然後更加的驚訝了,研製出兩枚以是難得,她哪來的十枚。而且十枚給他了,那不是給他三億。不,聽說一顆能賣四千多萬呢,也就是四億多,這丫頭也太大方了吧。

祝融南「青兒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麼大手筆,也就皇室能拿得出來」

東皇知道,這是青青在抬高皇室的龍威。其實他不知道,是那個小丫頭想低調到沒人注意她罷了。東皇要是知道自己不過是小丫頭的槍,不知道還能樂得出來嗎?

蘇絳雪氣得鼻子都要歪了,早知道軒轅烈炎有十顆還顏丹,自己怎麼也能使出魅力摳出一顆。害她在拍賣會上花了她四千七百萬金幣,那可是她全部的家檔啊。當下眼裡冒出濃烈的恨意:東皇,你有十顆都不給我一顆,既然你無情也就別怪我不義了。哼,這十顆都會是我的,到時我不就有了四億多。而且我還會青春永駐,蘇絳雪想到這不由得笑了,雙眼中的生氣以經被算計取代了。當下對東皇旁邊的二王爺送去一個耐人尋味的眼神。

有人拚命就有人偷懶。田青青四人被分到與米豐六百多人一組守東面,一組分成六班,每班一百人,六班輪流禦敵。一個時辰一換班,其中一個班在禦敵時另一個班在後方相助。這樣可以讓每組都有六個時辰的休息,這樣既保存實力也保證每一組禦敵時都精神飽滿。每個班都有藍品,青品,和綠品,實力都差不多。這樣戰鬥力才能穩定持久。

在大家做好防預的時候,田青青確在擔心一件事。妖獸不像人類,很多妖獸天生就會制毒。如果呆會用毒攻擊的話,不知道這些修鍊者能挺多久。看了看自己防毒丹,不足三百顆,清毒丹不足兩百顆。

王若千看著田青青一向恬然的面容,此刻有了一絲憂慮。「怎麼了?」

田青青看了王若千一臉的關心,心想,為什麼他無論什麼時候都那麼細心體貼呢。當下說出自己的擔憂。

她的擔憂同樣說中了王若千的擔憂,但他還是開口安慰「應該來參加比賽的都帶了防毒丹了,你也不要太擔心了」

米豐聽到他們的話,也是不由得呆住了,是啊,若是妖獸集體用毒,大家能抵檔多久呢

想到這急急的跑去和東皇商討辦法.

此時,四周的妖獸以越來越多的囤集在修鍊者的周圍一千米的範圍之外,以形成了一個包圍圈。但確沒有採取行動,彷彿在等著什麼重要的妖物出場。

此時以是午夜,天空中沒有月亮,連一顆星星也沒有。這無疑對妖獸有力,這樣的天,可能隨時下雨,如果下雨,那麼妖獸就可以肆意任行於岸上。這樣對於修鍊者又少了一分勝算!

東皇聽了米長老的憂慮,當即統計了藥劑。但結果不盡人意,大多數人也就準備了一顆,能防兩個時辰。也就是說如果兩個時辰殺不死這些妖獸,大家就有可能是妖獸的美食。當即有人就提議現在去衝出去,殺妖獸一個措說不及。

可是以經晚了,一個千年的老妖早就等待著這一刻。本來天空就是一片黑色,此時確比墨還要黑,好象被什麼巨大的黑物遮住了似的!

「不好,妖物在空中噴毒,四周的妖獸也開始噴毒了」王若千的一句話,讓大家驚慌起來,當即很多人都是相同的動作吃防毒丹,有相同品級的也有不同品級的。

東皇道「四方禦敵,一隊不留,儘快的斬殺妖獸」

這句話正合所有人的心思,當即向妖獸奔去。

有人向天空飛去,天空濃墨黑暗裡,有兩雙火紅的狠毒的眼睛仇恨的盯著下面的修鍊者。一團團的黑霧從它們的嘴裡不斷的噴出。藍品毒素,只有地品高級防毒丹可解

田青青把手裡的容戒扔給祝融南。大哥,你去把這葯先發給中毒的修鍊者。對著王若千「二哥幫我護法,我要煉丹」因為總是稱兩人-大哥,讓祝融南兩人嫌混淆了,所以就叫王若千為二哥了。

… 王若千從容戒中拿出一個帳篷。田青青走進去就開始進了春回大地,必竟只在春回大地才能來得及。

沒有時間,去看囚一眼。當即到丹房煉起丹來。兩個丹爐擺在眼前,左右手同時升起火,當即喊到,魚腥草,果然兩棵魚腥草自動的飛進了鍋里,接下來:連翹.百香果….一株株藥材全部到了丹爐里。田青青是春回大地的主人。這裡的萬物都聽她的招喚,包括靈泉水。這也是田青青一次無意間的發現。當時還高興的小眼眯眯,小鼻皺皺。沒想到今天關鍵時刻派上用場了。不到三分鐘煉出了十顆。田青青不知道外面什麼情況,只知道不停的煉丹,煉了八個多小時,差不多兩千顆了,當即閃了出來。外面此時以過了一個小時。妖獸還沒有打進來,可修鍊者損失慘重,大多數的原因是丹藥的級別太低。王若千看田青青閃了出來。沒想到這麼快。想了想就是想煉,也得有很多藥材啊,青青就是在有,能有多些藥材在身邊可以用。地品的高極藥材株株可都是寶貝啊。

空氣里以是刺鼻子腥臭,聞一下都讓人頭暈,當即服了一顆防毒丹,果然好些了。看著撩繞的黑氣卻不見祝融南和王若水。

「這裡是中間,妖獸進不來,一時半刻我一個人還可以,他們去前方戰鬥去了」

田青青摘下他那枚容戒,一會幫我救人。

還沒到前方,就見地下有不少昏迷的,當即,喂起丹藥來。不行,這樣的速度太慢。當即飛到前面,找到祝融南和王若水,米豐。果然五個人的速度快了很多。昏迷的大多數是綠品的修鍊者,沒有好的丹藥的,有五百多人只是一小部分。加上祝融南和王若水發的三百多顆。 只是對你認了真

田青青和米豐找到了東皇,當即米豐超級大的傳音傳來。「大家不要驚慌,使出全身的法寶殺妖獸,別忘了東皇的十粒還顏丹的回報。現在妖獸用毒也不要怕。因為東皇帶了足夠多的地品防毒丹。一會兒,只要感覺頂不住毒氣了,每個戰場的後方,都有東皇的兩個侍衛,到時向他們領一顆,當場服下。這顆葯能頂兩個時辰,到時天就亮了,妖獸必定會退去。到時勝利就數於我們的了。」

米豐的話,讓戰鬥的每一個修鍊者安下心來,不在焦急,情形立即開始好轉

田青青看了一眼東皇「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說完看了一眼天空那兩雙血紅的眼睛。

當田青青看到這兩雙眼睛的時候就發現,這兩隻眼睛在仇視著她,她不明白為什麼。但確知道這兩雙眼睛必是主導之禍根。

田青青的話如一聲霹靂,讓東皇眼前豁然一亮。看了一眼天空,不由得泛起了冷意,從來都是他高高在上。現在居然有兩隻不知死活的獸爬到他的頭上了。雖然一直有人對天空攻擊,可是成效並不大,看來自己應該,把重點放在上面了。

又看了一眼田青青,今夜沒有她,這些人和自己的命運還真的不好說,這小丫頭今夜是這幫修鍊者的救命恩人。

此事若是她出頭,這兩千多人都會念於她的恩情,將來怕是自己也得俯首於她,還好,她年輕,不懂得出風頭,這麼大的好處落在自己的頭上,將來東聖國會有更多修鍊者願意幫忙,到時何懼其它三國!

當即龍心大悅,調動了不少好手。親自向開空戰去。祝融南想跟上,最後停在了田青青的身邊,王若千也沒有上,因為他說過「再也不會丟下她一人」

田青青看著天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再想什麼」一聽聲音就是王若千。果然是關心到家了,什麼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我在想章魚的身體太大,一隻以布滿了半個天空,而它觸手又多又長,所謂一寸長一寸強,居高臨下的迎敵,可算是佔了地利了…而我們的人-大多數用寶劍雖然一寸短一寸險,可是火焰章魚又有毒素法寶,離不得太近,這樣對於我方來說可是太不利了。二哥,你說我們能不能用魚桿來對付它們啊」

說完又笑了笑「你們還有迷-魂鉤沒,我想試試,是它的**強,還是我的迷-魂鉤強」

田青青的一番話,讓王若千的震驚了,自己怎麼沒有想到,這個辦法,真是太妙了!

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女,在這場大戰之中多次的讓自己意外。當她和軒轅烈炎說那句話時,以讓他感覺到她的心思細緻敏捷。從出來到發葯到見東皇不過十幾分鐘,她就看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而現在更是找出最佳的方法,這是一個多麼冰雪聰明的少女。在如此大戰之際保持如此冷靜的頭腦,而又能迅速的找到解決方法。難道她是天生的將材?

祝融南聽了田青青的話,當即也是暗嘆田青青的聰明。那邊王若水以引不住躍躍欲試了。

兩人一組一強一弱

魚是要釣的,不是用劍砍的。

四個人,八把魚桿同時出手。鉤上無餌只接錨魚,分別取其頭尾。不想要你的命,只要劃過小口就好了。

不出田青青所料,再很多高手圍攻的同時,四人魚竿的加入還是引起了老章魚的注意。因為老章魚知道這四個人魚鉤上的秘密。她是躲過了,可她的兒子就沒她那麼幸運了。

看著自己的兒子,就這樣被那把該死的追魂銀魄給鉤走,她的心都碎了。火焰章魚家族歷來最護短。沒想到為了給自己的女兒報仇,居然搭上了自己的兒子。

見著又飛來的魚鉤,火焰老章魚不敢戀戰,終於逃了。田青青用著銀鉤的力度把章魚直接甩給了東皇軒轅烈炎的方向。

本以昏迷的章魚一下子被東皇的劍刺中了心臟。

火焰老章魚一逃。其它的妖獸也就一鬨而散了。眾人收拾著地上的戰利品,滿臉喜悅。田青青看著滿地的血,一臉的冷陌。修鍊者的殺亡和妖獸比起來算不得大,但也不少,一個時辰不到,兩百多修鍊者又都不在了。不想在呆在這裡。和米豐打個招呼,四人就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 天空漸漸發白。太陽如期的照耀著迷漓河。迷漓河面一如往常一樣的平靜。四個人的釣位離的還是非常的近。

「青青,你一下子哪來那麼多丹藥」王若水問道

「以前煉的多,剩了一些,然後煉了一些」田青青對這話題不想多談的時候,另一個人一身大紅的衣服代表著他的與從不同,一屁股就坐到了她的身邊。

把容戒還給她「這是剩下的丹藥,你哪來這麼多丹藥?」男子似笑非笑的眼睛一臉寫著探究

「師傅給的,讓我沒錢的時候,換錢花」田青青回答的很隨意。即然要一個答案,給你一個好了。反正自己的底牌不能泄,那裡有囚。她要保證囚的安全!

看著漂亮少女敷衍的話,東皇也沒有生氣「你師父叫什麼?」又問了一句,不過這一句的語氣和少女一樣,屬於沒話找話。

田青青看著眼前男子眼睛里的笑容,回以一笑「師父他不-讓-我-說」

王若千聽了一笑:「我們也不知道她師父是誰,不過我們猜想,一定是一個很歷害的人」

田青青拿出魚竿「我要專註的釣魚了」這話的意思很明顯是驅客令。誰知那東皇確是假裝聽不出來。也拿出一根魚竿對她一笑道「我也要釣魚了,不過還有一個問題,為什麼把那條火焰章魚讓給我」

「脫鉤了,碰巧掉你劍上了」田青青隨意的站起身來到田若水的跟前和她一起釣了起來。

東皇的臉皮在厚也不好意思跟過去了,又不好意思立即就走,只好坐在那釣起魚來,不過誰能看出他的心不在焉。

田青青靈識傳來她們的附近沒有妖獸出沒,當即釣起河豚來。美味當然越多越好。這條河好象是河豚的發源地,這種魚真的是太多了。

也難怪這河豚如此之多,這魚有毒,連一般比她們強的同類都不敢吃它們,怕中毒而死。人更是不敢吃了,久而久之,這魚也就越來越多了,個體也就越來越大。

田青青沒有用迷-魂鉤,那雖然好用,確實沒有多少釣魚的樂趣。

一整天,迷漓河裡沒有妖獸的出沒,彷彿這河裡根本就沒有妖獸,幾個時辰的河水以沖盡了迷漓河的血腥,這裡好象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我餓了」東皇走過來,用一臉可憐的表情看向她。當她那句「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時」他就更加的喜歡她了。他喜歡聰明的女人,相較柔弱,他更喜歡強大的女人。他一直被人仰望,他更喜歡仰望強大而又美麗的女人,身為一個強者,他有時會很累。有時會想有個肩膀能讓他喘口氣。有時候他更喜歡被別人征服。

還沒等田青青回答,天空又飛來了一個人影。一身白衣一頭鶴髮,米豐!

「剛剛忙完,還來的急吃晚飯嗎?」一邊摸鬍子一邊用這樣一句開場白和眾人打招呼。

祝融南聽了不由笑道:「我們還沒吃,不過青兒今天累了,好象沒心情做飯」

說完搓了搓手看著田青青

田青青聽了他的話不置可否,眾人的臉色一下子垮了下來。看來今天的美食泡湯了

「那今天晚上我做」王若水大義凌然的宣布。

「那我還是餓著吧」王若千開口

「哥,你怎麼這麼不給我面子?你看大哥都沒象你那樣」王若水嬌嗔道

原來在荊美森林沒遇到田青青時,王若水就給他們做了一回飯。當時王若千離開家很久,對自己妹妹的廚技也不是很了解,就欣然同意了。隨成想那簡直就是對食物的賤踏,吃了一口讓他吐得酸水都出來了。

看來她果然和他一樣是王家人。天生會吃不會做。

每個人都有幾天不想做飯。可為了朋友和家人,即使在不喜歡,還是會願意去做。

不一會,四菜一湯以做好了,大家聚在一起,埋頭狠吃起來。「軒轅大哥,是不是昨夜太疲累了,眼睛都出現一絲紅血絲了」王若千一臉關心的說道

田青青聽了猛然抬起正在低頭吃飯的頭。果然在軒轅烈炎的眼裡,看到一絲妖艷的血紅。

「該死,居然是血月蠱!她們果然對軒轅大哥下手了,要不是二哥發現及時,怕是今晚,她們就會被蘇絳雪利用了」

血月蠱,在月亮出來之時,只要中了子蠱的寄體就會被母體控制,只要母體激發子體蘇醒后寄體的身體就會被子蠱控制,然後就會變成瘋狂的殺手。不管遇到什麼,只要是活的,六親不認,一律殺死,用血染月。

現在天以黑,看來用不了多久,月亮就要出來了「靠的,蘇絳雪我頂你個心肝脾胃腎,看來不快點不行了」田青青暗罵

「軒轅大哥,你中毒了。而且就要快發作了」

田青青對著軒轅烈炎冷靜的說道

田青青的話讓眾人都驚到了,但沒人懷疑。因為少女從來不拿這種事開玩笑!

軒轅烈炎並沒有感到不適,但少女遞給他的藥丸二話沒說的就吃到肚子里。田青青取也銀針。兩針就封了軒轅烈炎的感觀。軒轅烈炎沒有反抗,因為他相信她。「大哥在我靈力不夠的時候麻煩你幫忙輸點給我。二哥你去找蘇絳雪,我猜十有**和她拖不了干係。找到她,只要不讓她使出招喚素就好。」


每個人此時看著田青青嚴肅的表情,知道事情很嚴重,當即都自動的守護起來

田青青不等祝融南點頭,以一掌吹落軒轅烈焰的上衣,銀針開始密密麻麻的動起來。這個血月蠱蟲只寄體上身體的上半部位。現在這時候怕是它們大多數都潛入到了軒轅烈炎的腦子當中。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不能放過一個血蠱儒蟲。否則就會害死軒轅烈炎。

歡田喜地,漁家小娘子 ,田青青立即向上扎去,隨著針越來越向上,紅色的小點也不由得多了起來,那紅色小點不停的向上遊動。田青青用銀針它們封死在右手胳膊的一處。

… 田青青此時的針開始往軒轅烈炎的頭上扎去,下針的速度也是無比的快,此時田青青的頭上以布滿了細細的汗珠。

米豐頭一次看田青青施針,而施針的對象就是高高在上的東皇。看著東皇臉上不斷往下爬的紅點,此時東皇的臉看上去十分的恐怖,別說英俊了,簡直比豬八戒還要丑十倍,若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慘不忍睹,那不斷下爬的紅點看來很象什麼肉蟲,在東皇的臉上扭來扭去。

田青青用靈識不斷的搜索就怕露掉了一隻。一大片肉蟲如紅色的蜘蛛網一樣,慢慢的爬向東皇的脖子。。。

祝融南怕田青青真氣消耗太快,當即把自己體內的真力源源不斷的灌入到田青青的身體里。田青青因為有了祝融南的真氣,疲憊立即得到了緩解,更是精神抖擻的下起針來!

終於肉蟲站起排來象小孩子一樣聽話,慢慢的爬向東皇的右肩膀,雖然緩慢,確右眼可見。

此時天邊的月亮正在冉冉的升起,如果這時母體就盡行招喚,田青青必是首當其衝的成為血月蠱的咀嚼品。田青青臉色越來越淡定,手卻越來越飛快,用盡一切的力氣飛快的施針!

畫面的另一頭,蘇絳雪的臉上看著終於升起的月亮,發出了瘋狂的笑聲。笑聲過後一個狠毒的聲音,這聲音哪還有一點的消魂,分明是催魂「軒轅烈炎我讓你喜歡田青青,這次我要讓你親手殺了她,哈哈哈…到時,我看你有多麼的痛苦,沒有人能負了我,還能好好的活著,沒有人,欺負我的人都得死!」此時她正躲在一個無人的角落,就是為了呼喚血月蠱的卵寶貝們。

田青青看著軒轅烈炎的右手此時紅點以越聚越多,田青青努力的用銀針縮小地域,那地域因為紅點的增多,慢慢的凸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