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怎麼都不一樣,我的是一把扇子。」公羊依依很是疑惑。

「我的是一顆珠子。」樊妙也跟著開口。

「蘇兄,你的呢?」

瞬即,她們四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蘇夜身上,眼中都似冒著一串問號。

「我見到的是一棵樹。」

蘇夜有些無奈地笑了笑,並沒有隱瞞。

見到的畫面都不一樣,五個人經歷的考驗都不相同,自然,大家通過考驗后獲得的好處,肯定也不一樣。他得到的是一顆五彩果實,也不知她們獲得的是什麼?不過,蘇夜心中雖然好奇,卻並沒有詢問這樣的**。

「樹?」

聽到蘇夜這話,龔亦蝶、公羊依依、燕如歡和樊妙四人禁不住面面相覷,腦中則是浮想聯翩,與樹有關的考驗,該是什麼狀況?想來簡單不到哪裡去,否則的話,以蘇夜的能力,肯定早就通過考驗,上到這裡來了。

「蘇兄……」

片刻后,龔亦蝶嘴唇微動,可後面的話還說出口,轟隆隆的巨響便從「五行仙壇」之內激蕩開來,緊接著,一股柔和的力量從地底翻湧而出。

很快,五人就被那力量包裹得嚴嚴實實。

繼而,蘇夜和龔亦蝶等人只覺身軀騰空而起,飛速穿梭,似正在離開「五行仙壇」。

……(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ps:看《大陰陽真經》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

似彈指一瞬間,又似過了好幾個時辰,蘇夜雙腳終於再次踏落實處,轉眼望去,便發現自己站立之處乃是一座高峰之巔,周圍雲霧如浪潮般激烈翻騰。

透過雲霧,隱約可見下方山巒起伏,林木繁茂。

這裡應該是仙窟三層。

「終於出來了!」

嬌呼聲隨即響起,龔亦蝶、公羊依依、燕如歡和樊妙四人近乎同時出現在這峰巔,眉宇間喜意盎然。

蘇夜臉上也是顯露出了一抹笑意,在「五行仙壇」折騰了那麼長時間,總算是離開那處神秘空間了,也不知現在仙窟與各處域界的通道是否重新開啟?

「快看上面!」

倏地,樊妙驚叫出聲。

蘇夜和龔亦蝶等人下意識地循著她的目光抬眼望去,就見高空之上,突然衍生出了一個個漩渦,竟是密密麻麻,無邊無際,完全望不到盡頭。

「三年時限已到,我們恐怕馬上就要離開『帝陽仙窟』了。」


只是略作探查,蘇夜便輕嘆出聲。

在那些漩渦出現之時,他突然清晰地探查到了那「天地五行仙網大陣」的氣息。

此刻,那座囊括仙窟前三層的仙網大陣竟是變得異常活躍,而且其運轉速度堪稱前所未有,甚至已超過了蘇夜當初燃燒靈魂、強行催動仙陣的時候。

仙網大陣出現這樣的異動,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帝陽仙窟」即將關閉,所有在這仙窟前三層的修士都會被傳送出去,回歸各自所在的世界。

若非如此,他們恐怕還得在「五行仙壇」呆上一段時間。

「就要離開了?」

燕如歡頓時有些傻眼。美眸轉向蘇夜,頗為鬱悶的道,「蘇夜,我們還沒有切磋過呢?」

「以後肯定還有機會的。」

蘇夜也是有些無奈,說起來,他和龔亦蝶她們相識,根源就在燕如歡想找他切磋,不料後面發生了這麼多事情,而答應她的那場切磋卻一直未曾進行。

「的確是還有機會,不過。恐怕得我們都羽化登仙之後了。」龔亦蝶搖頭一笑。

「羽化登仙……」

輕輕念叨著這幾個字眼,蘇夜心中感慨萬千。

那上界比下界更加廣闊,這「帝陽仙窟」一別之後,就算大家都羽化登仙,可重逢的機會卻是非常渺茫,最大的可能是永遠都不會有碰面之日。

「嗡!」

就在這時,驚天動地的嗡鳴聲激蕩開來,這一剎那,整個仙窟都似在震顫。

瞬即。五人都感應到了一股牽引之力,而且,那力量正以駭人的速度不斷增強。


「對了,差點把這小傢伙給忘了。」蘇夜猛地回過神來。念頭微動,那「天寶神鼠」便從仙府空間內挪移而出,下一刻,它就竄上了龔亦蝶肩膀。

「呼!」

幾乎同時。天地間嘯音激蕩,牽引之力彷彿凝結成了實質,將五人全都包裹了起來。竟是磅礴浩瀚如汪洋大海,令人生不出絲毫的抗拒之意。

「蘇兄,有緣再見。」

龔亦蝶的聲音隱隱傳來。

蘇夜轉眼望去,便見龔亦蝶、公羊依依、燕如歡和樊妙化作四個小點,消失於同一個漩渦,而他自己也同時沒入另一個漩渦深處,視界之內,一片白色。

「她們能從通道回到原來的世界,是因為她們進入『帝陽仙窟』時,通道已汲取了她們的氣息,離開時,便能以那氣息進行牽引。」

「我進入『帝陽仙窟』,通過的是『玄陽仙塔』,卻不知會被傳送到什麼地方?」

蘇夜腦中倏地閃過這樣的念頭。

不過,雖知道自己不可能如龔亦蝶她們那樣,一下就回到原來的世界,但蘇夜並不擔心,據他判斷,自己最有可能出現在大羅界所處域界的虛無空間。

武警突襲 ,回到大羅界,對蘇夜來說並非難事。

轉念間,蘇夜已是靜下心來,微微闔起眼睛,讓注意力迴轉到神庭空間內。

「老頭子,睡了兩年多,你也該睡醒了?」蘇夜打趣的道。

「咳咳,老夫早就醒了。」

老傢伙訕訕一笑,「小子,這次在『帝陽仙窟』收穫不小嘛,那麼多好處都讓你得了。」

「也就『太乙五行泉』不錯。」蘇夜故意用一種不以為意的口氣說道。

「你這小子還真是有眼無珠啊。」

老傢伙沒好氣的到,「和你法圖中融合的那東西相比,『太乙五行泉』連提鞋都不配。」

「哦?」

見老傢伙如此推崇那顆果實,蘇夜倍感驚奇,旋即又有些疑惑的道,「老頭子,以前你對有關『帝陽仙窟』裡面的情況是避之唯恐不及,現在怎麼不怕泄露信息了?」

「怕?」

好似被這個字眼戳中了痛處,老傢伙登時怪叫出聲,「老夫會怕這個?老夫之所以一直不給你幫忙,只不過是想讓你多多鍛煉一下你自己罷了。」

「真的?」蘇夜戲謔的道。

「當然。」

老傢伙的語氣十分認真,「不得不說,你這段時間表現得非常不錯,各方面的能力都有極大的提升,可見,老夫當初的決定還是很有用的。」

「好,算你有理。」

蘇夜沒好氣的道,「你認識我發圖中融合的那種果實?」

老傢伙嘿嘿一笑:「那可不是普通的果實,而是『五行神樹』結出來的陰陽種子。」

蘇夜怔了一怔:「陰陽種子?那是什麼?」

老傢伙哼了一聲道:「混沌分陰陽,陰陽化五行,五行生萬物……你說,『陰陽種子』是什麼?」

「陰陽種子……」

蘇夜心神微動,突然憶起自己先前對那顆五彩巨樹進行一番探查后所獲得的信息,那個地方的五行氣息,全都源自於那顆果實,但奇怪的是,那顆果實外層雖凝聚著極其磅礴的五行之力,但果實內部,卻並非如此。

果實之內,蘊含著的是更為本源的力量。

「那是凝聚著陰陽本源之力的一顆種子。」老傢伙笑嘻嘻的道,「這東西的妙處,你現在還不怎麼能感覺得出來,但日後你就會知道它是何等神奇了。小子,幸好你參加考驗時,沒有提前進入大陣中心,不然的話,你得到的就不是『陰陽種子』,而是『五行種子』中的一種!」

……(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ps:看《大陰陽真經》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

「五行種子?」蘇夜聞言,不覺有些訝異,「也跟『太乙五行泉』那樣,是五顆不同的果實?」

「不錯。」

老傢伙嘿嘿一笑,緩緩說道,「如果你當時過於急切的想要通過考驗,就只能得到『五行種子』中的『水行種子』。那樣的話,你只相當於獲得了『太乙五行泉』中的『靈淼仙泉』,而得到了『陰陽種子』,則相當於獲得了一種能夠衍生出所有『太乙五行泉』的更本源的東西。」

「原來如此。」

蘇夜心中恍然。

老傢伙都已解釋得這麼清楚,他若是還不明白「陰陽種子」和「五行種子」的區別,那就真的跟傻瓜無異了。

這也讓蘇夜暗自慶幸不已,還好是同時激發那五顆圓球,不然的話,獲得的東西要低好幾個檔次,只是不知那顆果實到底會有怎樣的作用,又為何會被老頭子冠以「種子」這樣的稱呼?

「既是種子,難不成它還會發芽生根?」蘇夜試探著問道。

「別急,你以後就知道了。」

老傢伙賣起了關子,神秘兮兮的笑道。


蘇夜大感無語,只好轉換話題道:「老頭子,那日在仙窟二層的『帝陽神碑』封印空間中,『血虹道尊』給我的那種仙法,你可知道?」

「你是指那『通天無相真訣』?」

老傢伙怪笑道,「那可不是什麼仙法,而是古道神術,它也不叫『通天無相真訣』,而是『纏心通神**』。」

「當時。老夫可真為你捏了一把冷汗,你要是真修鍊了它,估計不了多長時間,那傢伙就能控制住你,然後對你進行奪舍。當然,你有『大陰陽真經』,他想徹底控制你很難,可你想要擺脫他並且離開那裡,沒個上千年的時間,是決不可能成功的。至於所謂的天賦神通『通天無相』,更是想都別想。」

「看來我運氣不錯。」

蘇夜慨然笑道,他早就猜到「血虹道尊」所給的「通天無相真訣」絕不是什麼好東西,現在聽了老頭子的解釋,果然是印證了蘇夜當時的猜測,幸虧當時沉得住氣,否則,怕是很難逃過那一劫。

「老頭子,『古道』究竟是什麼?」

片刻過後。蘇夜又忍不住問道。

那「帝陽神碑」之上有「永鎮古道」這樣的字元,「纏心通神**」又是所謂的「古道神術」,這讓蘇夜對「古道」二字越發的感到好奇。按照他的揣測,「古道」很可能代表著某類強大的修士群體。

老傢伙笑道:「等你以後修為到了一定的地步。自然就會知道了。」

又是這樣的回答!

蘇夜聽得直翻白眼:「好,不問你有關『帝陽仙窟』的東西了。不過,有關那個『琉璃大世界』的情況透露一些總可以?」戰紅葉、紀婉柔等人全都去了『琉璃大世界』,蘇夜很想對其了解得更詳細些。

老傢伙慢條斯理的道:「那是一處可以讓上仙直接以肉身降臨的大世界。也是一處可以有上仙存在的世界。這就是說,就算是羽化登仙之後,也可以選擇留下來。而不是非得進入上界。」

「然後呢?」等了好一會兒,都沒有再捕捉到老頭子的聲音,蘇夜不由有些急切的問道。

「沒了。」


「沒了?」

「當然,老夫怎麼可能什麼都知道?」

「……」

「算我怕了你了。」

蘇夜頓時為之氣結,過了好半晌才鬱悶無比的道,「老頭子,你直接告訴我,有什麼是你知道、而且可以透露給我的?比如說,我被傳送出『帝陽仙窟』之後,會出現在什麼地方?」

「這個你就算不問老夫,也能馬上知道的。」老傢伙笑嘻嘻的道。

「哦?」

蘇夜微微一愣,緊接著便感覺身上一輕,雙腳再次踏落實處,一座金色巨塔隨即印入眼帘。

塔高九層,正綻放著絢爛的金色瑩光。

「玄陽仙塔?」

再世修羅戰諸天

「『萬界法會』剛剛結束!」蘇夜腦中下意識地閃過這個念頭,望著那仙塔一層沒入圓台只內。

「呼!呼……」

片刻過後,虛空突然連連波動。

幾乎是「玄陽仙塔」第二層沉沒不見的剎那,圓台之上就出現了十數道身影,從氣息判斷,應該全都是八星法師。

這些人很可能是一直沒能進入仙塔三層的法師。

如今「萬界法會」結束,始終停留在仙塔二層的自是最先離開,至於仙塔一層,顯然已一個法師都沒有。

乍然發現有人更早出現在圓台之上,那十數名修士都是吃了一驚,當看清楚那人面容時,他們臉上驚色更濃。

「張澤?」

「張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