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幻珠就在裡面。有本事你們就進去拿,不過只能進去一個人,你們能拿到我自然會將它送給你們,但是我必須告訴你們,裡面是很危險稍不注意那是會致命的。」鳳谷鴻看著駱紫煙等人十分嚴肅的說道。這幻珠本來就是他們鳳凰村的鎮殿之寶,一般人休想要拿到它,除非她能達到那些要求。

眾人聽后均是眉頭一緊。面色也是無比的凝重。

「我進去吧。」小寶突然站了出來。這裡這麼危險他肯定不能讓娘親闖進去,更何況只要是娘親想要的,他都會幫她奪取。

「我去。」孟古飛突然也出聲道。在危險面前他就必須站在他們的面前。畢竟,他的實力要比他們強得多。

「我進去才對,我才不要一直擋累贅。」花沐聽了,嘟了嘟嘴。不滿的開口道。

唯有駱紫煙雙手背在身後,一副淡若輕風的看著那個雕像。隨即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揚聲道,「我吃的幻靈果最多,自然是我進去。」

說著。駱紫煙也不顧其他人怎麼想,邁著步子就朝鳳凰殿走去。鳳谷鴻嘴角勾了勾快速的跟了上去,然後走到鳳凰殿的門口伸手將那道石門重重的推開。

「進去吧。勇氣倒是可嘉,希望你能如願取出那顆幻珠。」鳳谷鴻看著駱紫煙眼裡有少許讚賞的說道。

駱紫煙揚了揚下巴。這幻珠她是拿定了,因為她已經感覺到了睡隱戒的浮動,既然可能是相輔相成的東西,那她進去會比其他人進去好些。

其他人想要出言阻止,但在駱紫煙一個冷冽的眼神下均是停止了所有的勸說和舉止,她自認為自己進去才是最好的。

反正這幻珠她是必須親自去拿,就當作是一場華麗的冒險好了,既是刺激又能得到她想要的東西,何樂而不為。

豪門重生之逆轉女王 ,笑道,「大家都回去了,沒有三天她是不可能出來的。」

「三天。」花沐等人聽后均是驚諤的大叫起來,這鳳凰殿里是什麼樣子他們還不知道,要是這之中,出現危險可怎麼辦。

鳳谷鴻沒有再理會小寶他們,三天後他會再過來這裡,如果那個時候駱紫煙還沒有死,那就說明她已經拿到了幻珠,要是她死了那自然就是沒有拿到幻珠。

小寶等人自然是不願意離開的,駱紫煙在裡面生死未卜,他們又怎麼可能回去休息,此時誰都沒有心情休息,每個人都在擔心著駱紫煙,生怕她會在裡面遇到什麼意外,但同時他們又都相信她一定可以戰勝,因為她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既然她主動進去,那就說明,她拿到幻珠的機率比他們高。

走進鳳凰殿。駱紫煙開始細細的打量起來,這裡看樣子也是經過很多個年頭。因為那些石雕看起來都是很古老,有一些石像已經開始斷裂,有一些已經破損的不成原形了。

看著有些凌亂的鳳凰殿,駱紫煙微微皺起了眉頭,難道這裡鳳谷鴻他們從來不進來打掃的,任由這裡就這樣破損下去。

駱紫煙挑了挑眉,貌似這些和她沒有關係,她現在要做的就是趕緊尋找幻珠。

掃視了一眼四周,駱紫煙伸出自己的右手,這座鳳凰殿還不知道有多大,所以她必須用睡隱戒來感應幻珠的所在地點。

睡隱戒在進入這鳳凰殿後,就產生了變化,時不時的會發出一種宛如心跳般的鼓動,駱紫煙嘴角的笑容越發的邪魅,睡隱戒果然和那幻珠有著聯繫,聽這鼓動,應該在大殿中沒錯。

在大殿里四處移動著,駱紫煙以睡隱戒來感應著幻珠的存在,隨著她將整座大殿四周都全部掃視完后,卻是依然沒有看到幻珠的所在,不禁微皺著眉,思索著到底是哪裡出現了問題。

月兒說過,幻珠是多變的,不一定是珠子的形態,具有很強的迷惑性。

只是這大殿里完全沒有感應到幻珠的存在,又看了看大殿左邊的小門,駱紫煙向那走去。這鳳凰殿顯然並不是只有這麼一個大殿而已,似乎那後面還別有洞天。

她本來就喜歡探險和刺激,所以不管那後面是什麼,既然她來了就必須進去看看,更何況幻珠說不定就在大殿的後面。(未完待續。) 快步朝後面走去,當駱紫煙看到後面的景色后,雙眸猛地閃亮起來,原本她以為一定也會是石頭雕成的房子,沒有想到竟然是一片如世外桃源般的景色。

看著如此美色任誰都會感覺到身心愉悅。駱紫煙就是一邊身心愉悅一邊打起警惕的朝裡面走去,看著滿園各色各樣的花草和樹木,這讓她想起了她和美人居住的閆玉山。

駱紫煙一邊掃視著四周一邊緩緩的走著,隨即她便看到了原本她吃的那個叫什麼幻靈果的東西,前面那個小園子裡面全是紅艷艷的果子。

想也沒想,駱紫煙快速奔了過去, 豪門劫:權少的天后妻

吃了五個以後,駱紫煙便感覺到了不對勁,她的全身開始變得發熱,這讓她不得不快速坐在地上打坐起來,她知道這是那些果子在她體內發生了變化在提醒她應該調解氣息。

一番調息過後,駱紫煙滿意的深深吐了口氣,沒想到這些幻靈果還真的助她更快的穩固幻天決。之前由於太快提升到第六境界,導致的根基不穩,現在倒是好了許多。

在感覺到自己沒有問題后,駱紫煙一個鯉魚打滾便從地上跳了起來。繼續向前面去,感應著幻珠的所在。

可是,等她將這個小世外桃源全部走完后,睡隱戒依然只是那樣隱隱的浮動著,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變化。

難道不在這裡?駱紫煙看著右手的睡隱戒,挑了挑眉。反正幻珠肯定是在這個鳳凰殿裡面。就是不知道被藏在哪裡,難道在地底下?

如此想著,駱紫煙又快速原路返回到大殿裡面,在地上仔細的檢查了一遍,依然沒有幻珠的反應,看來這幻珠不是在地底下,那會在哪裡?

四處張望的駱紫煙最後才發現。大殿的右側也有一道小門。發現這道門后,她快速的朝那裡走了進去,隨即便感覺到睡隱戒更快的跳動。

看到睡隱戒如此反應。駱紫煙抿唇勾了勾,快速跨步走了進去。

裡面好像有很多條小道,而且全部都是由石頭雕刻而成的,圖形竟然全部是鳳凰的模樣。這讓駱紫煙有種幻覺,她是不是來到鳳凰窩了。

想到鳳凰。駱紫煙立刻就想起了小威,她的血脈中似乎有著鳳凰的血脈,畢竟,小威的樣子。跟普通的鷹型眷獸有著很大的區別。也不知道小威到達夏之沙域了沒有。

駱紫煙伸出右手,在前面五條道路上都試探了一下。最後停在了最左側的一條路口,因為只有在這條路口的時候。睡隱戒的鼓動跳得特別快。

隨即,她立刻朝裡面奔去。漆黑的暗道里根本沒有光,駱紫煙只能憑著感覺摸索著前進。

在走了一段路程便看到了光亮,等駱紫煙定睛看去的時候,有一絲絲的傻眼,這不是她剛剛進去過的世外桃源嘛!睡隱戒依然在緩緩的跳躍著,看著它如此,駱紫煙只得繼續跨步朝世外桃源里掃視起來,最後睡隱戒停在了那塊長了很多幻靈果的地方。

「難道在這裡面?」駱紫煙看著面前的幻靈果淡淡的自言自語道。既然睡隱戒將她帶到這裡,那幻珠就鐵定是在這裡。

看著面前那些紅艷艷的幻靈果,駱紫煙伸手一顆顆撫摸了起來,隨即她的眉頭狠狠的擰緊了起來,不會這些幻靈果就是幻珠吧?

盯了這些幻靈果許久,駱紫煙又搖了搖頭,這些幻靈果肯定不是幻珠,但它們肯定和幻珠有關。

駱紫煙低頭看了一眼種著幻靈果的土地,腦海里快速的運轉起來,為什麼鳳谷鴻讓她在水池裡種幻靈果,這裡有什麼寓意,還是他在告訴她,這些幻靈果根本就不是種在土地里的,那是不是代表她將這些幻靈果全部拔了就能找到幻珠。

這樣想著后,駱紫煙打開用竹子圍成的籬芭,捲起雙袖就開始拔起了幻靈果。

就在她揮汗如雨的拔了一半的時候,一道帶著嚴重憤怒的質問聲打斷了駱紫煙接下來的舉止。

「你是什麼人?竟然將我的幻靈果全部都拔了。」

駱紫煙聽到那句訓斥聲后立刻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然後轉身朝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那裡正站著一名身著彩色袍子的老者,老者其實沒什麼奇怪的,奇怪的就是他的頭髮和下巴上的鬍鬚全部都是彩色的,遠遠的看去就好像是一個彩人似的。

駱紫煙立刻將手裡還拿著的幻靈果扔在了地上,然後饒有所思的上上下下打量著那個老者,一會兒雙眸半眯著,一會兒又猛地睜開。

她這樣的表情讓那個彩袍老者感覺十分的怪異,也跟著她忍不住雙眸一睜一眯的。

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會兒,駱紫煙突然伸手拍了拍手上的灰塵,然後朝那個老者直接走了過去,然後又很大方的圍著他上下打量了一會兒,最後看著他非常確定的說道,「你就是幻珠?」

那位老者一聽駱紫煙的話,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雙唇也是緊緊的抿著,隨後吹著鬍子有一些慍怒的不悅道:「我好端端的一個大活人,你竟然說我是珠子?我就有那麼長得像珠子嗎?你有見過我這樣的珠子嗎?」

老者似乎很生氣,一下子問了駱紫煙好幾個問題,但駱紫煙卻全當沒有聽見一樣,只是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直到看得老者很不自在後,他才繼續說道,「你是來找幻珠的?」

駱紫煙點頭表示她就是來找幻珠的,隨即她伸出右手,露出一絲滿意的傲然笑意,竟然想騙她,睡隱戒在靠近他時鼓動得特別快,他就是幻珠!!!

「你找幻珠有什麼用?」老者看著駱紫煙若有所思的問道。仔細地打量起她來。

「我要破除罪龍部落的封印,從邪魔之地出去,然後讓那些虛偽的天神付出代價。」駱紫煙無比堅定而霸氣的說道。她已經猜出了大概,或許黑龍爺爺的死,娘親的被迫離開都跟那狗屁天神有關,畢竟罪龍部落就是最好的證明。(未完待續。) 老者聽了駱紫煙的話,原本還是黯淡無光的眸子立刻烔烔有神起來,然後饒有所思地捋著他那彩色的鬍鬚,上上下下看了駱紫煙好幾遍,才語重心長的說道:「小女娃,你還算是有些正義,不過我可要告訴你,這可不是嘴上說說那麼好辦的,你確定你能堅持下來?」

駱紫煙聞聲雙眸微眯了一下,沒想到他能看出她是女的,不過,她臉上的神情依舊堅定,沒有變過。她當然知道這不是一件那麼簡單的事,不然當年罪龍部落也不會被封印在那沒有光明的空間。

黑龍爺爺也就不會死,畢竟在她突破到第六境界的時候,就想到了黑龍爺爺當初的實力可能在半神之上,但就算那麼強的黑龍爺爺,也依舊身隕在了黑羽聖殿里。

想到這,駱紫煙臉上的神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看來這次的對手她絕對不可以掉以輕心,她必須回到以前那種以十二萬分的警惕來對待。

「我當然知道,所以我才需要時間,迷惑住那些人,讓自己能在被發現之前成長起來。」駱紫煙轉過身看著老者十分確定的說道。此時臉上已經是嚴謹的神色,不再是原本帶著笑意而散漫的神情。

老者看著駱紫煙突然改變的穩重神色,眼底深處帶著一點點贊意,沒想到眼前這孩子年齡看起來小小的,但身上氣勢卻一點也不比那些年齡大的人氣勢弱,反而有一股天生的強者風範,雖然如此,他也不認為她就能顛覆那場即將到來的戰爭。

「就算有了幻珠也不一定能夠瞞住他們多久。」老者捋著鬍鬚看著駱紫煙繼續打擊著她的說道。他倒要看看這小女娃能夠有多久的能耐。

駱紫煙聽后瞪了老者一眼,不以為然的斬釘截鐵道:「只要給我一年到兩年的時間。我就能讓他們從這個世上消失。」那雙暗紅色的眸子里是一抹勢在必得的神情,臉上更是一抹說到就要做到的光彩。

以她現在的修鍊速度,確實不用太久,就能超過很多人多年以來的修鍊。她猜測,只要自己突破到第七境界,就能於那些自稱神的傢伙對抗。

老者看著她這副模樣突然大笑了起來,然後爽朗的笑道。「神女的女兒果然不一樣。要不是為了你們,神女當初也不會就那樣甘願被帶走,希望你說的能夠做到。」

駱紫煙聽著老者說到自己那位娘親。心中不禁更加的好奇,自己的娘親到底會是個什麼樣的女子。不過,不要緊,只要去了春之林域。見到娘親就知道了。

「哦,原來你知道我的娘親。」駱紫煙突然半眯著眼睛。看著老者笑意盈盈的玩味道。沒想到這老頭子竟然知道她的身份,那他到底是什麼人。反正睡隱戒已經很確定的告訴她,他就是幻珠。

老者捋著鬍鬚笑眼眯眯地點了點頭,從她剛踏進這座鳳凰殿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

見著駱紫煙嘴角那抹狂傲邪魅的笑意。老者突然搖身一變,變成了一顆巨大而七彩的幻珠。沒錯,他就是駱紫煙要找的幻珠。他在這鳳凰殿里等候許久,就是為了等到小主人的到來。之前的對話,不過是在確認,小主人是否有擁有的資格。而幻珠本來就跟睡隱戒同源,是黑羽聖殿里的一顆珠子,所以他本來就是駱紫煙家裡的東西。

駱紫煙看著面前的幻珠,嘴角勾勒出一抹十分好看的邪魅笑意,他還真的是幻珠!

「小主人,帶我走吧,我本身就是一顆珠子,能幫到小主人,我感到很榮幸。」幻珠突然再次出聲,隨即立刻變成了一顆和珍珠般一樣大小的七彩珠子。

駱紫煙伸手將那顆珠子握在了手裡,臉上是一抹堅定的神情,然後霸氣的說道,「放心吧,我一定會讓那些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幻珠在她手裡微微跳動了一下表示願意相信,駱紫煙將幻珠收到空間戒指里后,隨即快速朝外面走去,走的時候,還不忘將那些被她拔掉的幻靈果全部都從枝上摘了下來,她可以帶出去讓小寶他們吃,這樣對他們也有幫助。

就在駱紫煙走到大殿里準備出去的時候,突然一抹陰影快速的覆蓋了整座大殿,駱紫煙抬頭看去的時候,發現是一隻龐大的金色鳳凰正在對著她撲翅著,那雙金光閃閃的眸子直直的與她對視著。

「啾啾……啾……」

那隻金鳳凰看著駱紫煙突然發出一陣宏亮的叫聲,隨即突然展翅朝駱紫煙飛去。駱紫煙見他朝她直衝而來,當下身形一閃快速朝後退去。

就在她以為這隻金鳳凰要攻擊她的時候,卻沒有想到金鳳凰突然伏在地上,那雙金光燦燦的雙翅緩緩的撲展著,嘴裡也是發出一陣陣悠揚的叫聲,那意思彷彿在說讓她坐到他的背上,他會帶她出去。

駱紫煙偏著腦袋看了金鳳凰好一會兒后才邁著步子走了過去,見金鳳凰並沒有對她進行攻擊,當下快速坐到了他的背上,隨即金鳳凰撲翅展飛起來。

砰砰砰~~~

半空中突然出現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破聲,這讓守在外面等著駱紫煙的孟古飛他們全部抬頭朝聲音發出來的地方看去。

頓時,便看到一隻身形巨大的金鳳凰從鳳凰殿屋頂直衝而出,這讓他們都非常的驚訝,但讓他們更驚訝的是坐在金鳳凰背上的駱紫煙。

此時駱紫煙正跨坐在金鳳凰的背上,雙手很隨意的放在他的背上,不管金鳳凰如何飛翔竟然都不會讓她從他背上摔下去。

「呀,紫煙好威風,那隻金鳳凰竟然願意做紫煙的飛騎。」花沐看著半空中的一幕,雙眸冒著精亮十分興奮的說道。今天才第一天,紫煙竟然就出來了。

這是不是說明,紫煙能出來,就代表著已經找到了幻珠。天啊!紫煙這運氣也太好了,那個鳳谷鴻還說要什麼三天的,哼,現在紫煙一天就搞定了。(未完待續。) 孟古飛看著半空中的駱紫煙,臉上全是欣喜的笑意。原本他估計駱紫煙至少需要兩天才能找到幻珠,卻沒有想到一天都沒到,她就將幻珠拿到手了。甚至還帶了一隻金鳳凰出來,她的運氣會不會太好了一點。

小寶則是欣喜的看著天空中的駱紫煙,有那麼一瞬,他又想起了小威。

金鳳凰帶著駱紫煙直接飛回到了鳳凰鎮里,當所有的鎮民看著半空中翱翔的金鳳凰還有他背上的駱紫煙后全部怔愣住了。眼裡,全然是不敢相信的錯諤神色,就連因為聽到外面的轟動聲從屋子裡奔出來的鳳谷鴻在看清半空中的一幕後,也是整個人都驚呆了。

他以為駱紫煙至少需要三天才能出去。但現在她進去還不到一天就出來了,甚至將鳳凰之王給帶了出來。哦,不對,是鳳凰之王帶著她飛了出來,那是不是代表她已經拿到了幻珠。

畢竟,他們鳳凰鎮的所有鎮民雖然都知道幻珠在鳳凰殿里,卻從來沒有見過幻珠的樣子。


只知道,鎮里有了幻珠,就會一直守護著他們的平安,不讓他們被外人打擾,要是有一天這幻珠被人從鳳凰殿里拿出去,他們鳳凰鎮就會發生變化。所以,他和越墨在聽到駱紫煙是想要幻珠時才會對她產生敵意。

無聊無趣無味無欲無求無望 ,卻沒想到,駱紫煙不僅拿到了幻珠,還真把鳳凰之王引著一起飛了出來,她到底是什麼樣的神人?


金鳳凰帶著駱紫煙在鳳凰鎮上面飛了一圈后才從半空中直衝而下。隨即將駱紫煙放在了地上。

「鳳凰之王,大家快些見過首領。」

「真的是首領,快些下跪行禮。」

「鳳谷鴻見過首領。」鳳谷鴻急忙走上前對著金鳳凰十分恭敬的行著禮。

駱紫煙看著面前所有規規矩矩的鎮民有些不解,這些人竟然全部向一隻鳳凰稱首領,難道她剛剛乘坐的金鳳凰真的是他們的首領。

既然他們叫金鳳凰為王,那他們是什麼?難道全是鳳凰?

駱紫煙突然半眯著眸子打量著面前所有的鎮民,隨即在她面前的所有鎮民竟然真的全部變成了鳳凰。

等小寶他們趕過來的時候。看著面前上百隻鳳凰全部都傻眼了。駱紫煙剛剛不過就是乘坐了一隻金鳳凰,怎麼這一下子就多出了這麼多隻鳳凰。

「這鳳凰還真多。」小寶忍不住感嘆道,但他已經猜到了這些鳳凰就是那些鎮民。所以倒不是很驚訝。畢竟,就在他們剛踏進這鳳凰鎮里時,他就感覺到了這些鎮民身上有著一股怪異的靈氣,原來他們都是鳳凰來著。難怪這裡叫鳳凰鎮。

「沒想到他們竟然全部都是鳳凰,好奇怪。」花沐嘟著嘴。雙眸里全是不解,為何她就一點也感覺不出他們是鳳凰來著,看來她的修為還是不夠高,必須努力才行。

孟古飛自然是知道這裡的情況。所以他只是淡淡一笑,看著眼前的一幕。

駱紫煙看著面前上百隻撲展著翅膀的鳳凰微微的挑了下眉,沒想到他們真的全都是鳳凰。那天晚上。他們被關進大牢的時候她就有些懷疑他們是不是有異能來著,後面看到鳳凰殿後。又想到他們的鎮名就已經有些懷疑這裡的人是不是全部都是鳳凰。

金鳳凰嘴裡在不停的發著一些啾鏗的叫聲,駱紫煙雖然聽不懂,但她知道這是金鳳凰在和鳳谷鴻他們交流,當然那些叫聲只是他們之間的語言。

最後在金鳳凰的一次展翅下,所有鳳凰又全部恢復成人形,就連他自己這次也變成了人形,竟然是一名三十多歲左右的漢子。

「金凰見過小主人。」金凰走到駱紫煙面前十分恭敬的行著禮。

駱紫煙看著他突如其來的舉止很是不解。他是鳳凰,為什麼要叫她做小主人,難道他們也是她母親墨雲兒為她留下來的,還是她早就算到會有這麼一天,然後讓這些人全部分散在這塊土地上的各個地方,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夠讓她尋到他們,然後讓他們幫助她一起解開罪龍部落的封印,並破開神眷之地那迂腐的思想。

「你為什麼叫我小主人?」駱紫煙看著滿臉忠誠的金凰挑眉問道。

「因為你是神女的女兒,而神女墨雲兒是我的主人。」金凰看著駱紫煙十分堅定的說道。其實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問她,那就是她身上那根黑炎鳳凰的羽毛。

「哦。」駱紫煙聽后微微點了點頭,看來她猜的沒有錯,這些人的確是她娘親為她留下的,隨即她又掃了一眼其他的鎮民,嘴角得意的張洋著,現在她已經是他們首領的小主人,看他們以後還對不對她見外。

「那個,小主人,我想問一下,你身上那根鳳凰羽毛哪裡來的?」金凰看了駱紫煙許久,最後還是壯起膽子問了起來,因為那根羽毛的主人對他非常的重要。

聽到金凰提到的鳳凰羽毛,駱紫煙怔了一下,她身上確實有著一根羽毛,不過那是小威給她的,說是危險的時候,可以通過羽毛召喚她回來,所以她都是貼身帶著。難道,他所說的鳳凰羽毛就是小威給她的羽毛!?

「你想知道什麼?」駱紫煙故意賣著關子。

金凰被駱紫煙這樣一問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伸手撓了撓頭,也不隱瞞的十分肯定的說道:「因為那根羽毛好像是我孩子身上的…」

駱紫煙聽后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意,隨即從懷裡將那根羽毛拿了出來,左左右右翻看著然後就是不說話,這讓站在旁邊看著的金凰心裡都快要急死了。現在羽毛在他面前,他就更加確定,這羽毛絕對是他的孩子的。

「小主人,你能不能告訴我她現在在哪裡?」金凰眼裡已經有了一些乞求,此時他完全沒有半點作為鳳凰之王的威勢,而是一個普通父親在尋找著自己失散的孩子。(未完待續。) 駱紫煙對上他那焦爭的眼神,突然微微一怔,腦海里免不了想到,英俊爹爹會不會也像金凰這樣擔心著她。

「我想小威現在應該是在去夏之沙域的路上,或者已經到了那裡,你確定它是你孩子的,小威的羽毛可是黑色的,看起來又有些像鷹,如果是的話,我可以幫你召喚她過來。」駱紫煙將羽毛遞給金凰,打算讓他仔細看看。

金凰並沒有去接那根黑色的羽毛,而是很肯定的說:「這就是我孩子的,我能感應到,這羽毛中的熟悉氣息,至於我的孩子為什麼會是鷹的形態,是因為我的妻子,能不能請小主人幫我召喚一下她,我真的很想見她。」金凰面上帶著一絲不自在和期盼看著駱紫煙懇求的說道。

他的妻子當時懷著他的孩子不知道去了哪裡,他找了很久也沒找到,後來被神女安排到了這裡,便想再去找也沒辦法,因為在幻珠沒有被拿走前,他是出不了鳳凰殿的。


直到駱紫煙進來,他聞到了熟悉的氣味,那黑色的羽毛,這也是他為什麼要帶她出來的原因,而他也只有遇到他的小主人後才可以離開鳳凰殿。

駱紫煙看了看手裡的黑色羽毛,她當然是願意幫金凰的,她知道一個人思念另一個是怎樣的痛苦,所以她肯定會幫他召喚出小威,也不知道她現在和小錘怎麼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