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師傅,您要怎麼磨礪我們?」

張痕忍不住問道。

姜小凡淡然一笑,道:「等會,我會為你們每人準備一處修行之地,都是特別針對你們而言。在那其中,你們的戰鬥等於是在同自己戰鬥,不斷戰敗自己。這是第一步,直到我滿意后,第一步算是結束……」

「每人一處修行地?」

秦凡疑惑。

姜小凡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

他將星空撐了起來,其中還住著閃電鳥,青衣少女和小胖子。之前他們都陷入了修鍊中,所以他沒有干擾他們,直到幾個時辰前發現幾人先後蘇醒,這才在這個時候打開星空世界,將他們放出來。

他所謂的為每人都準備了一處修行之地,實際上地點也是在天庭中,因為他準備利用小胖子那足以堪比真實的恐怖幻境,以小東西的無上幻術幻化出六個仿若真實的空間,讓秦凡等人在其中修鍊。

小胖子的幻境很恐怖,足以令陷入其中的修士崩潰,更能夠讓陷入其中的修士自己殺死自己,很是可怕,這也是他為什麼說秦凡等人的第一步是自己與自己戰鬥,因為幻境再真實,卻也終究只是假的。

真實的只有陷入幻境中的人!

「父親!」

兩個驚喜的大字響起。

小胖子從星空世界中出來,滿臉歡喜,一蹦一跳的朝著姜小凡撲去。

姜小凡如遭雷擊,差點沒有摔到在地上。

一直在想著怎麼讓小胖子幻化出合適秦凡等人修鍊的幻境,他居然把這小東西的口頭禪給忘記了。媽蛋,這次要死了,葉緣雪等女可都是在旁邊圍觀啊!

「喀!」

一道脆響傳出,冰心手中的杯子碎了。

葉緣雪臉色一白,隨後就滿是憤怒的盯著姜小凡。仙月舞一直都是乖乖女,但是此刻也是瞪圓了雙眼,一副委委屈屈的樣子。公主殿下本來抱著雪白妖獸,這一刻無意識的用力,壓的雪白妖獸直翻白眼,一副要窒息的樣子。

「你……孩子都有了?!」

葉秋雨盯著姜小凡,臉色變得極為怪異。

另一個地方,張痕等人齊齊瞪大了雙眼。

「姜叔叔威武霸氣!」

秦凡翹起大拇指。

「霸氣你妹啊!」

姜小凡都忍不住對這侄子爆粗口了,差點沒吐出一口老血來。

低頭望著抱著他大腿的小胖子,他掐死這貨的心都有了。

不過儘管如此,他還是知道應該先解釋一番,當即望向葉緣雪等女,連連擺手,道:「這個是誤會,絕對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可以以人品保證,這小胖子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要有這樣的兒子,鐵定掐死他!」

聽姜小凡發出如此「惡毒」的誓言,幾女都狐疑了起來。

難道真是自己等人誤會了?

就在這時,姜小凡撐起的星空世界中,閃電鳥跨出,隨後,一個青衣少女出現。少女很美,仿若天上的星辰般,最為主要的是,她渾身都散發著一股驚人的仙靈氣息,比仙子還要像仙子,讓葉緣雪等人都是一愣。

「姜大哥!」

修鍊出關,重新見到姜小凡,少女很高興。

姜小凡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當即道:「青青,出來的正好,你給我做個證明,就是……」

他的話還沒有說話,抱著他大腿的小胖子盯著葉緣雪等人眼珠子一轉,又想著姜小凡老是關自己小黑屋,頓時一委屈,直接朝著青衣少女撲去:「媽!」 葉峯睡在囚室裏的鐵架牀上正想進入夢鄉, 卻聽見鈴聲一陳急響, 爬起牀才發現牢房門已打開, 人們正向外走去, 葉峯只好爬起牀穿着那件破爛的囚衣跟着走了出去, 此刻正是黃昏時, 外面的高牆和鐵絲網在夕陽下一片金色, 葉峯跟着衆犯人, 排着長隊, 走向監獄飯堂。

監獄飯堂很大, 有三千多人排隊吃飯, 一排又一排飯桌在大飯堂裏排列着, 一水色的綠色囚衣在晃動着, 葉峯從窗口上領到了飯, 一個大漢堡, 和半個比薩和一杯牛奶,他坐在靠飯堂門口的飯桌前狼吞虎嚥,心裏笑,美國監獄的晚餐也是蠻豐富的呀!

身邊突然有五個人坐下,葉峯斜目一看,靠!同囚室的那幾個傢伙居然全在一起了,那個捲髮黑人正邊吃比薩邊盯着他猥瑣地笑。

“我怕你呀!”葉峯喝了一口熱牛奶,把口裏的食物壓了下去。然後,低頭大口大口的吃着漢堡包。

“切西瓦!”一個瘦小的白人囚犯一手吃着漢堡一邊慢吞吞的走過來,向捲髮黑人打招呼。“哎!梅西!你好,好久不見!我以爲你小子出獄了呢?”那個叫切西瓦的捲髮男向那個白人說,接着兩人嘀嘀咕咕的說了一通本地俚語,葉峯也聽不到他們說什麼,只聽到哈哈大笑,看來是很高興的樣子。

梅西最後說:“你家裏送錢來了,切西瓦你收着!”說着從口袋裏拿出一紮美元,遞給切西瓦,然後就走了。

切西瓦拿着錢兩眼放光,開心的把錢放入口袋裏,然後從鈔票中間取出一張小照片放在胯上仔細看了看,又盯着葉峯打量了片刻。

變態!葉峯被盯得心裏發毛,一陳噁心,他站了起來,向飯堂外走去。四周都是拿着電棒的獄警,正在隨處走動,葉峯從一個獄警身邊走過,正欲踏出飯堂的大門。

“葉峯!”突然背後有人叫他的名字,葉峯一愕然,回頭一看,卻是那個猥瑣的黑人切西瓦在叫他,這尼瑪也認識我?不可能呀!

葉峯再也不理會他,一步走出了飯堂,廣場上犯人很多,也很熱鬧,有人在唱歌,也有人在跳舞,廣場四周被高大的鐵絲網圍着,外面是持槍的警察,居高臨下的站在鐵橋上巡視着廣場下面的囚犯,就像在監視一羣猴子一般。

葉峯正在好奇的四處張望,第一次坐監,居然在充滿自由民主的美國,真是人生的玩笑呀,上帝就是愛折磨人,特別是好人。

切西瓦卻帶着那四個高大的黑人來到了葉峯身邊,五人把葉峯圍在中間,切西瓦衝葉峯一拳:“你小子找死呀,叫你也不應一聲。”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葉峯厭煩的問。

切西瓦擡手又向葉峯頭上一拳,葉峯趕快把身子一沉,避過凌厲的猛拳,那沉重的拳頭正好掃在葉峯背後的黑人頭上,那傢伙被重拳掃倒在地,嘴角溢出了鮮血。

看來切西瓦是成心要打死我呀!葉峯心中大叫不好,然後從切西瓦下胯鑽了出去,向鐵絲網處狂跑。

“抓住他,弄死他!”切西瓦大叫,其他三個黑人顧不上倒地的夥伴,向葉峯追來。

葉峯正在狂跑,一個長腿橫出,把葉峯絆倒,撲在地上,幾雙長腳就對着他身上猛踢,葉峯被踢中了一腳,像個皮球般撞向鐵絲網上。

嘭的一聲,葉峯從鐵絲網上滑下,頓覺頭暈目眩,肚子裏翻江倒海,那些牛奶比薩全吐了出來,噴在剛要撲上來的那個頭上留着小辮子的黑人身上。葉峯趕快轉身向鐵網上爬去,邊爬邊叫:“警察救我,有人要殺我!警察救我!”

可是切西瓦已經來到他身邊,然後抓着葉峯的腳用力拖着,不讓葉峯向上爬,但葉峯卻非要爬上去,因爲五個巨大的黑人,如虎如狼般兇殘,再不跑非被玩死不可,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找警察,我就不相信,這麼多警察的監獄難不成會讓惡人爲非作歹?

葉峯想着,拼命的向上爬,看見被切西瓦抓住了右腳,趕快用左腳猛踢他的手,好不容易掙脫了,趕快抓着鐵網急爬,終於讓葉峯爬上了高高的鐵絲網上面。

可是一擡頭,卻看見上十支步槍瞄準了葉峯,葉峯忙大叫:“不要開槍,救我!”


一個白人警察握着槍跑了過來,一個**朝葉峯掄去,葉峯猝不及防,被一**打去,一下子從鐵絲網上重重的摔下,幸好葉峯是受過訓練的人,要不五米高的高處,不摔斷腿纔怪!葉峯趕快把身子一縮,左腳一踢鐵絲網,然後重重的撲向一個仰望着他的黑人,把那黑人當墊子墜下,然後在他身上一滾,才貼地翻了兩個跟斗,站了起來。

幸好那個當墊子的黑人相當高大,他只是撞向鐵絲網便收住了腳步,然後跺了跺腳,又向葉峯圍了上來。

葉峯仰望着這五個黑色巨人氣勢洶洶的抄來,再看看鐵絲網外面冷若冰霜的警察,心中生出無限的絕望。這尼瑪的美國,連個犯人的人身安全也保護不了,還說是號稱要保護全人類呀,太讓人失望了吧!

葉峯來不及哀怨,就擺出馬步握着拳頭準備迎戰,退到無路可退時,唯有背水一戰。但是,這五個練過武的巨無霸,我葉峯能逃出去都不錯了,咋對付呀!

葉峯仰望他們高大的身軀,就感到心怯,赤手空拳,手無寸鐵,葉峯看着這五個氣勢洶洶的黑人忍不住雙腿顫抖了起來。

“打他!打他!”許多黑人和白人囚犯都紛紛圍了上來,衝着葉峯大叫。

我靠!一個黃皮膚的華人在監獄裏都混不開,將來怎麼在美國混呀!葉峯頓時內心中涌出一股悲奮!這就是所謂的民主社會麼?

“豁出去了,別人不讓我活,我也不讓別人過了!”葉峯在內心中高喊,然後揮拳就一躍而起,向正面的切西瓦撲了上去。

“就讓你嚐嚐中國功夫的味道吧!”葉峯厲聲一吼,雙腳凌空踢向切西瓦。

雙腳重重的踢向捲髮黑人的胸口,切西瓦被踢得急退,葉峯卻踢向他胸口同時,雙手猛向對面的黑人擊去。這般狠命的出擊,充滿着凌厲的殺意,沒有絲毫多餘的動作,看來,葉峯就像一條逼急了的狗,狗逼急了,也會跳牆!

葉峯英俊的外表透出一股木訥樣,與這敏捷的身手幾乎毫無相稱,這大大超岀了五個高大的黑人的意料。不過,切西瓦等五個黑人傢伙畢竟是刀口舔血的傢伙,又是紐約地下拳壇中的高手,倒是沒有陳腳大亂,而是更加激發了他們沉睡的野性,和鬥志。

幾個黑色巨人,發出野獸般的嗷叫聲,揮着拳頭就向葉峯擊去。

(葉峯會被這幾個巨人弄死麼?葉峯能死裏逃生麼?鮮花,票票,收藏,都衝我砸來吧,衝榜的時候到了,少年們,逆襲吧!) 姜小凡真的吐血了,一張臉瞬間白的不能再白。這小王八蛋,一直都是管蘇青青叫「姐姐」的,怎麼現在突然轉性叫「媽」了?這是存心把自己往絕路逼啊!

「嗯?啊?」

青衣少女自己也懵了,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喀!」

另一個方向,葉緣雪手中的杯子也碎了。

「停!這絕對是誤會!那小胖子故意坑我!」

姜小凡大急。

家有嬌妻,他自己在外面把「孩子」都和別人生了,這光是想一想都足夠恐怖的。這要一個解釋不好,他不如跳河自殺算了。

「解釋?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冰心冷笑。


葉緣雪憤憤然,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通紅通紅的。

另一個方向,張痕,秦凡,風語涵,三人老老實實的後退,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盯著這邊。三人頭頂分別趴著小冥龍,小不點和白虎,個個瞪大了雙眼。

「誤會,真的是誤會,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姜小凡快哭了,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草般望著青衣少女,道:「青青,你可得幫我啊……」

他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

青衣少女臉色一紅,弱弱的望著葉緣雪等人,發現幾個女子無一不是絕美天下,讓她臉色更紅了。知道這是姜小凡的幾個紅顏知己,她不由得有些心慌,臉色羞紅的解釋:「幾位……姐姐,事情,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我……我和姜大哥真的……真的沒什麼的……」

她望著抱著她小腿的小胖子,儘管知道它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恐怖的幻魔了,可還是有些緊張,頓了一下后道:「這個……他,他,他不是我孩子,也不是姜大哥的孩子,他,他,他是峽谷中撿來的!」

她一邊說著,臉蛋紅的比西紅柿還要誇張,都快冒出煙來了。

但是,她這神情落在冰心等女眼中卻無疑是很委屈的樣子,像極了傳說中那些替某負心漢生了孩子還要替對方掩飾罪過的小女人,這得是多大的屈辱呀。

「你!」

眾女對姜小凡很憤慨,怒目而視。

姜小凡剛到嘴邊的「你們看你們看,誤會了!」這句話直接被他吞了回去,因為他發現幾女的臉色更難看,更憤怒了,幾乎就要暴走了。這幅場景嚇的他縮了縮脖子,天帝威嚴早不知道飛哪裡去了。

幾女對姜小凡很憤怒,但是對青衣少女卻有些複雜,甚至有些疼惜。

尤其是仙月舞,從青衣少女下來的時候她就發現了,這個少女和她好像,彷彿是一對親身姐妹般。望著少女紅的發燙的臉頰,緊張的神情,有些不安的擺放著的小手,她的想法就和冰心等人一模一樣。

「青青,不怕。」

她小聲道。

剛才對話的時候,她聽到姜小凡是這麼叫眼前這個少女的,應該是她的名字。她本性善良,又想著青衣少女都替姜小凡生孩子了,怎麼能讓人家受委屈呢!

旁邊,公主殿下瞪著圓鼓鼓的大眼睛,死死的勒著懷中的雪白妖獸。

葉緣雪恨恨的怒視姜小凡,冰心面無表情,但是最終還是浮出了幾許笑容,上前對著青衣少女道:「孩子多大了?」

見此一幕,姜小凡快哭了。

遠處,三個少年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盯著前方……

風語涵:「不愧是師傅!」

秦凡贊同:「風流倜儻真男人!我要像姜叔叔學習。」

張痕:「別胡說,到底怎麼回事還不清楚呢!」


姜小凡的耳力何其敏銳,聽到幾人的對話,頓時狠狠的瞪了過去。

秦凡大驚,唰的將頭頂的小不點抓了下來,擋住自己的臉。 地獄狂兵 ,將白虎抓了下來,張痕原本想抓小冥龍,但是想著自己沒說啥壞話,就不怕了。

另一個方向,青衣少女快哭了,被人說小胖子是她和姜小凡的孩子,她一張臉更紅更燙了了,心跳突兀變快,說話都比流利了,手足無措:「不……不是這樣的,真……真的不是,他真不是我的孩子,不是……」


「別緊張。」

冰心安慰。

她對姜小凡沒有什麼好臉色,可是怎麼說也不能對青衣少女擺臉色啊。畢竟同為女人,而且青衣少女真的和仙月舞的性格很像,她們知道這是一個好女孩。

「真的不是啊!」

青衣少女顫抖。

姜小凡惡狠狠的瞪著小胖子,道:「再不解釋,關你一輩子!」

小胖子吃了一驚,頓時露出畏怯之色,他還真怕姜小凡關他小黑屋一輩子。於是他也不再演下去了,弱弱的對著冰心等人道:「那個,那個,其實他不是我父親,我說著玩的呢。」

幾女盯著小胖子,半響后嘆了一口氣:「真是個好孩子。」

然後,她們瞪著姜小凡的眼神更憤怒了。

葉緣雪直接開口怒道:「好歹也是自己的骨肉,你怎麼能這樣!」

「噗!」

姜小凡感覺天地都昏暗了。

小胖子又弱弱的望著姜小凡,弱弱的道:「那個,我澄清了,她們不信。」

姜小凡發誓,他燉了這貨的心都有了!

「那個……」

青衣少女身後不遠處,閃電鳥開口,吐出了兩個字。

冰心等女此刻心情顯然都很差,聞言面色冷峻的望了過去,嚇的閃電鳥差點沒有神魂崩碎。它心中一震駭然,眼前這幾個女子都好生恐怖。

姜小凡此刻也發現了閃電鳥,把希望全部放在它身上了:「你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