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小姑娘,你趕快離開這裡,要不然我殺了你。」葉天實在忍無可忍,逼迫她離開。

那小女孩好奇的望著葉天,雙眼一眨一眨炯炯有神,似乎不明白葉天這是在威脅她離開。

「我讓你馬上離開這裡」葉天大聲吼道。

小姑娘嚇得『哇~』一聲哭了,邊哭邊哽咽道:「哥哥欺負我,哥哥欺負我……」

「你……」

葉天張口結舌,本想嚇走這個小女孩,沒想到她一下子被嚇哭了,實在讓他束手無策。

左右徘徊了半天,這才說道:「你,你別哭了,行不行?」

小女孩一看葉天剛才的怒氣消了,頓時停止了哭泣,眨巴眼睛看著葉天,問道:「哥哥不趕我走了?」

「我……嗯!」葉天想了一下,這元靈池又不是他的,他也沒有權利敢人家走,況且人家來的比他還早呢?

只是這天地門內怎麼也沒有個明確的規定呢,男女一定要分開日期泡澡才對嘛?

「好啊好啊,哥哥不敢我走了,哥哥不敢我走了,謝謝哥哥!」小女孩開心的像個小孩一樣,不對,她本來就是小孩。

「那好,你就待在這裡吧,我去上面。」葉天說完就要游向元靈池水面。

那小女孩可愛的腦袋瓜兒搖的跟撥浪鼓一般,嚷嚷著要跟著哥哥一起走。

葉天此時鬱悶極了,這小女孩也太奇葩了,怎麼好好的粘上自己了呢?

況且這要上去,讓小懶看見了,肯定要笑話他,好端端的冒出一個小女孩,算是怎麼回事呢?尤其是小女孩剛才說的那番話,更是不能讓小懶知道。

思忖片刻,葉天蹲下身來,看著小女孩,語重心長的說道:「小姑娘,怎麼會在這裡呢?是不是和家人走丟了?迷路了?」

小女孩很迷茫的搖了搖頭。

葉天無語,這意思是不知道呢,還是不想說?又或者是不是呢?

「你叫什麼名字啊?」葉天又問道。

小女孩一副思考狀,然後回答道:「姑奶奶」。

「姑……」葉天氣的站起身來,這小女孩分明想占他便宜嗎?哪有叫這樣的名字的?

小女孩看到葉天不相信的樣子,於是趕緊解釋道:「昨天一個人想要吃掉我,我就揍了他一頓,結果他就一直喊姑奶奶饒命呢,所以,我想我的名字應該就叫姑奶奶吧?」

葉天一聽差點笑出來,這個小女孩也太可愛了。

「那你的家人呢?還有,你的身體怎麼會是透明狀態呢?」葉天繼續問道。

小女孩想了一下,搖搖頭說道:「我不知道,我一覺睡醒之後就什麼也記不起來了,呃……不過,我好像只記得我以前是住在一柄劍中的。」

失憶?葉天微微皺起眉頭,小女孩莫不是失憶了?還有住在劍中?這是怎麼回事?

「哥哥,我沒有家人,不知道自己是誰,人家好孤單啊,我以後能跟著哥哥你嗎?」小女孩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拉著葉天的衣袖不斷祈求。

「不能」葉天斬釘截鐵說道。

「哇~」

小女孩一聽,毫無徵兆哭泣起來,哭的梨花帶雨,讓人心生憐憫。

「哎,你……」

葉天輕嘆一聲,心一軟說道:「好了,你別哭了,你可以跟著我,但是你要聽我的話,你能做到嗎?」

「恩,好的哥哥。」小女孩立即停止了哭聲,由哭轉為笑,似乎剛才的哭泣都是裝出來的一樣。

「還有,你的名字要改一下,不能叫姑奶奶,我,我就叫你,叫你……靈兒吧?」葉天想了一下,想出這樣一個名字。

小女孩嘟嘟著小嘴,想不通這是什麼意思,望著葉天等待他的解釋。

葉天微微一笑說道:「其實靈兒這個名字挺好聽的,你的身體是透明色的,就像是一個可愛的幽靈一樣,漂浮在人間,所以我就叫你靈兒啊,怎麼?你不喜歡嗎?」

小女孩一聽這樣的解釋,立即喜笑顏開,不斷重複著靈兒這個名字,然後歡歡喜喜的點頭答應。

「我有名字嘍,我的名字叫靈兒。」小女孩一副很可愛的模樣。

緊接著便是一個頭疼的問題,等會上去了,怎麼和小懶解釋啊?

就在葉天苦苦尋找解釋的理由時,小懶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他的身後,發出一陣『呼呼~』的嘲笑聲。

葉天嚇了一大跳,回頭望著小懶,問道:「你什麼時候下來的?」

小懶不會說話,只會傳達自己的意念,可是還未等小懶將自己的意念傳達給他,靈兒便說道:「它和你一起下來的啊?一直就站在你身後。」

靈兒的一句話如同一盆涼水將他從頭澆到尾,這小懶也太壞了,一直跟著自己,那會靈兒說的話,他豈不是都聽到了?

怪不得這個小懶這會在那裡幸哉樂乎的偷笑呢。 玄元大陸天地門。

天珠峰內,若離滿腔怒火。

狩獵之前,他再三交代元孝,一定要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事,不準私自暗殺葉天。

元孝雖然將他吩咐的兩件事情辦完了,但是卻自作主張聯合眾人擊殺葉天。

如今葉天沒死,自然會引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所以若離才會生氣。

「師傅,那葉天實在可恨,殺了同門師兄弟,而且還勾結魔族……」元孝試圖將所有的罪行強加在葉天身上。

若離氣的眉毛都在發抖,怒吼道:「夠了,自作聰明,給我到寒冰洞面壁思過。」

元孝離開,若離左右來回踱步,臉色變得凝重無比,他思來想去,總覺得此次元孝辦事有很多紕漏。

於是轉身消失在房間。

夜黑風高,一片孤寂。

在天地門山腳下,迷蹤仙林之中,兩個人影落在大地上。

其中一人便是天珠峰主若離,只見若離畢恭畢敬,拱手道:「叔父,此次我徒兒元孝辦事怕是泄露了秘密。」

對面男子一身黑衣,頭戴斗笠,看不到面容,但從其沙啞的聲音可以聽出來,此人乃是一老者。

「離兒,你那徒弟元孝愚笨,首先安放破陣石,然後誣陷葉天所為,故意宣揚此事,真乃此地無銀三百兩,不行,若是被天地門那些老傢伙發現就不好了。」

那黑衣男子語氣一沉,猛然回頭,問道:「元孝此時在哪裡?」

若離有些疑惑,叔父為何態度突然轉變?

「我讓他到寒冰洞面壁思過去了」若離如實回答。

黑衣男子冷漠回應道:「你速速回去,擊殺元孝,以免後患。」

若離絲毫沒有猶豫,扭頭就走。

天珠峰,後山寒冰洞口。

緩緩走進一個陌生的青年男子,此人一頭烏髮無風而起,雙目深邃寒冷,身上所散發的威壓讓人窒息。

他所到之處,溫度驟降,本就寒冷至極的寒冰洞,也在這個人來臨的那一刻,冰牆被此人身上的寒意凍的土崩瓦解。

「你,你是誰?」元孝面帶恐懼望著眼前之人,深知眼前之人實力高深莫測,遠非他所能及。

「你是元孝?」那人開口問道。

元孝機械的點點頭,雙腿一軟撲通一聲癱軟在地。

那人微微一笑,右手緩緩抬起,手掌在元孝的頭頂上輕輕隔空一抓,便將元孝腦海中的一縷魂魄抓出,形成一段實質性的記憶浮在空中。

「原來是這樣」那男子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笑意,轉身離去。

元孝撲通一聲倒地,雙目獃滯無光,早已沒有了氣息。

男子剛剛離開不久,若離就來到了寒冰洞的門口。

當他看見元孝倒在地上已經死亡之時,腦海中一陣刺痛,感覺有些不妙,他一揮手,一股奇異的氣息覆蓋了元孝的身體,瞬間灰飛煙滅,毀屍滅跡。

若離心中彷徨不定,再次夜出天地門……

翌日清晨,陽光明媚。

天地門執法堂,大廳之內,坐落六人,卻又鴉雀無聲。

在座六人,其中三人實力高深莫測,分別是玄空門玄燁,星辰會星辰,最後一位乃是靈丹閣門主丹老。

在他們三位門主身後,站著的都是三大門派靈息境第一人。

此六人各個氣憤填膺,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大家都已做好心理準備,只等今日天地門之主到來。

執法長老聶遠站立於大廳之中,拱手道:「門主閉關修鍊,不方便出面,各位,有何事可以在此說明,我予以轉告我家門主。」

聶遠此話一出,玄空門門主玄燁暴力而起,一掌擊碎了身旁石桌,怒喝道:「聶遠,我等乃是各門派之主,你區區淬體境第四重實力,有何資格與我等談話?」

玄燁說話間,一股強大的壓力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聶遠卯足氣力都沒能抵擋其一股怒氣,噔噔噔後退數步,一口淤血噴吐而出。

「聶遠,速速讓你家主現身,給我們解釋清楚,狩獵場地之事,否則……」靈丹閣門主面目猙獰,渾身散發出一股炙熱的氣息,似乎整個屋子都成為了一個烤爐。

「何必和他們廢話,直接尋找那葉天,擊殺便是。」最後一中年男子絡腮鬍男子便是星辰會門主星辰,他的周身浮現出一圈圈土黃色的氣暈,濃厚的土元素氣暈瞬間吸走了屋子中的靈氣,讓人感覺有種重心不穩。

此三人元氣充沛,胸口處都有一尊魂丹小人,皆為淬體境第六階化魂為丹大能者。

就在此時,一聲大笑聲從門外響起。

眾人回頭,只見一個英俊瀟洒的青年人,手持摺扇,風度翩翩款款而來。

「哈哈……想不到玄空門玄燁,星辰會門星辰,還有靈丹閣丹老三位門主大駕光臨,不知道諸位突然來訪所謂何事?」青年人一臉疑惑狀問道。

玄空門門主冷哼一聲道:「玉楓,你莫要裝傻,你天地門葉天勾結魔族,害的此次狩獵大賽失敗,各大門派精英損失,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青年人哈哈大笑一聲,一擺摺扇道:「原來三位是來興師問罪的?怪不得一言不合出手如此重,你們既然說我天地門葉天勾結魔族,那好,請問有何證據?」

星辰會門主星辰上前一步,步伐沉穩,腳下地板嘎吱碎裂,怒道:「玉楓,少裝蒜,交出葉天,一切都好商量,不然……」

星辰說話之際,渾身元氣繚繞,一層濃濃的土元素濃厚無比,整個空間失去了重心,失去重心便失去了平衡感。

天地門主玉楓冷笑一聲反問:「不然如何?」

「不然我三人便將你擊殺」玄燁回應道。

「你們好大的膽,公然挑釁我玉楓之威?」

玉楓一收摺扇,雙眉緊皺,渾身冰氣纏身,空間溫度驟降,一瞬間大廳內的一切物體表面上都結出一層薄冰,大有冰封一切之意。

玄燁三人調息防護,也難以抵擋這刺骨寒意。

唯有三大門派門主身後那三位靈息境者已被凍成冰雕,生死一線之間。

「玉楓,如今我三人皆是淬體境第六階化魂為丹之境,難道你要與我等抗衡不成?」

靈丹閣丹老雙手結印,一道翠綠色真火熊熊燃起,整個大廳之中成為一個火爐,火勢越來越旺,溫度越來越高,似乎融化一切。

真火和寒冰之間發出『滋滋~』的爆響聲。

玄燁趁機一拳擊向地面『轟隆~』一聲悶響,瞬間化解了玉楓的寒冰。

三人成掎角之勢,將玉楓圍困。

玉楓冷笑一聲道:「在我天地門將我擊殺,你們好大的口氣。」

天地門屹立在玄元大陸千年光陰,人才輩出,一些潛修大能者更是數不勝數,更有三大太上長老坐鎮,實力之恐怖,三位門主心知肚明。

玉楓心中明白,今日此三人想要利用葉天勾結魔族這件事逼迫天地門交出靈晶脈礦而已,他又豈能讓此三人如願?

玉楓雙手結印,整個人身浮現出一層冰花,一顆巨大的冰劍瞬間凝聚在他的手中。

「冰魄劍——冰裂!!!」

玉楓怒吼一聲,冰劍指向大地。

冰劍入地,大地震蕩,以玉楓為原點,冰花迅速蔓延,瞬間將整個大廳籠罩。

地面上冰層發出迸裂怪異響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地面裂開,從裂開的冰層下竟然爬出三個透明慘白的人形。

玄燁三人眼神之中儘是恐懼之色,因為這三個人形正是他們三人之容貌。

三個人形從冰縫中爬出,紛紛沖向他們三人的身體。



『嘭』

『嘭』

『嘭』

三聲巨響,整個房屋坍塌,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天坑。

玄燁三人狼狽不堪,那三個和他們容貌一模一樣的人形冰體竟然以極快的速度衝到他們跟前,然後自爆。

這種自爆的威力雖然不及真身魂丹自爆的威力強,但是也足有五成之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