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小姑娘,你要切記,以後千萬不要問別人封將軍府的事情。」

「為什麼啊!」

「因為你會被殺掉的!」

「封將軍府到底怎麼了?」

「封將軍府已經不存在了!你沒瞧見!就連府宅都變成了國公府嗎!」

「不在是什麼意思?」

「滅族了唉,可憐的喲。」老奶奶說著便轉身走了,一邊走一邊嘆息。

「好可憐的封將軍府啊!」

沈傾愣在哪裡,這顆怎麼辦,要怎麼樣告訴封炎這個事實。

他恨了一輩字的人已經不在了,他想要報復的地方,也已經毀了!

而這一切,似乎竟然還是讓他逃過了一劫。

所以,這是不是特意讓他離開的?

沈傾緩緩走了過去,看著愣著的封炎。

拉著他,走到了較為偏僻的地方。

「封炎,我問你。如果你的父母其實並沒有對不起你,其實是為了你好。」

「怎麼可能!」封炎還是在反駁。

「那如果將軍府不存在了呢,你要怎麼樣?」

「我要報仇。」封炎想也沒想,便說出口。

「如何報仇?」

「找出真正的原因,和幕後的黑手/」

聽封炎這麼說,沈傾便知道,封炎也已經猜到了。

「我幫你一起。」

「謝謝你。」

封炎突然覺得自己沒有地方可以去。

「我們去找孟婆吧。」

沈傾突然間這麼說,她有種莫名的感覺,感覺孟婆那裡會很安全。

封炎想也沒想,便同意了。

兩人再次來到了忘川河,只是孟婆沒有出現。

封炎和沈傾也不著急,就那麼坐在了忘川河畔。

「封炎,我給你將一個關於孟婆的故事吧。」

封炎沒有說話,表示默認了。

「曾經,有個地方,叫做黃泉。但是黃泉是一片沙漠,孟婆,就住在沙漠的一間客棧之中,幾千年不變。黃泉八百里沙海,寂寞荒蕪,無花無葉。有一名少女,叫做三七,因為她是現任孟婆的女兒,所以出生開始便被指認為下一任的孟婆,因為在出生的時候,三七意外丟了一竅。」 「三七出生時,意外丟了一竅,所以她性憨傻,樣貌枯槁,情竇未來,經常遭受趙吏的吐槽和拒絕。她日日獨守在空曠破舊的孟婆庄內,熬著苦澀的孟婆湯,查著一卷竹簡形象的「陰陽簿『」,只與一株將死未死的曼珠沙華為伴,直到有一日,一個名叫長生的修真少年,誤打誤撞闖進了孟婆庄。」

「咦,這個故事似乎還挺不錯,雖然編排的完全面目全非,也兼是因為世人都不知曉孟婆。」

聽到這個聲音,再看聲音來處。

沈傾便發現了,孟婆就站在她的身旁,若隱若現。

而自己和封炎,也在忘川的中央,虛幻的橋上,未曾落下去。

「這樣吧,沈傾,你把這個故事寫下來給我,我想無聊的時候讀一讀。」

沈傾毫不猶豫的答應了,自然也不會因為這麼點小事,與孟婆談條件。

不值得,也不會成功。

孟婆在開口說話之後,便沒有再言語了。

沈傾和封炎,就這樣在這裡坐著,坐了一天一夜。

第二日,在沈傾做美食的時候,孟婆突然間出聲了。

「其實將軍府在二十年前,已經被滅門了。」

「不可能!」封炎猛然間大叫1

怎麼可能啊!

所有人都理解封炎現在的心情。

原本,他恨極了他的父母,時時刻刻向著復仇。

可是到了可以復仇的時候,突然發現當初父母是為了救自己。

這種落差感可想而知,對他的傷害有多大。

原來,是他對不起父母,對不起將軍府,對不起他的弟弟。

子欲養而親不在。

已經沒有機會了。

所以,封炎的狀態,大家都能夠理解。

「為什麼?」封炎似乎冷靜了下來。

「我將軍府對地府對王忠心耿耿,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局?」

封炎不停的呢喃著。

「我要報仇。」

「孟婆姐姐,你快告訴封炎,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嘛」

沈傾看著孟婆,撒嬌道。

「其實啊,功高蓋主,這樣的事情,在地球上不是也會發生嗎?」

孟婆看了沈傾一眼,沈傾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功高蓋主啊!狡兔死,走狗烹!

人走茶涼啊!

「所以,是王?」

孟婆沒有說話。

「那我家,怎麼變成了國公府?這件事,他們也有推波助瀾吧。」

「這些事情,還是需要你自己去調查,仇也需要你自己去報。我唯一可以幫你們,是因為我對這個丫頭有好感。所以我可以幫你掩蓋自己的身份,即便是王站在你面前,也不會看穿你的身份。」

孟婆說罷。虛空對著封炎便是一指。

封炎感覺整個人哆嗦了一下。

「哇,封炎!你的印記消失了!不僅如此,總感覺你身上有一層迷霧一般。比之前好多了。」

沈傾很是欣喜的說著。

「孟婆姐姐,我呢?」

「你這丫頭,原本就是外界之人,他們自然是不會識得你。我的後代在地府里有一處宅子,一直空著,你們可以住下來,再籌謀。等你們離開地府的時候,來向我道別變好了。」

孟婆說罷,便消失了。

沈傾的腦海中,直接出現了去往宅子的路。

兩個人出發,到了孟婆說的宅子時,才發現這處宅子很大,但是很偏僻,這裡人流很少。

宅子里似乎沒有。

將大門打開后,入眼處是一個菜園,園子里似乎還種著各種菜。

進入之後,沈傾和封炎發現這裡生活用品都很齊全,事物儲備也很多。

只是奇怪,居然沒有人。

沈傾和封炎,就這麼在這裡住了下來。

沈傾每天都在研究美食,而封炎卻是在研究地府如今的形勢。

地府里有一家最為出名的酒樓,叫做火焰酒樓。

好像是酒樓的老闆名為秦火焰,便直接取名了。

所有地府的達官顯貴,沒有人沒有來過這裡。

所以火焰樓,便成為了地府達官顯貴們聚會的場所,這裡的菜品昂貴,裝修豪華大氣,平民止步。

所以。國公府的三個兒子和一個小女兒,也很喜歡來這裡。

不僅是來這裡吃飯,還因為火焰樓,專門開闢了一棟樓-明月樓,給豪門子弟們聚會,喝茶,品詩等做活動的場所。

在大談好之後,封炎便絕對出擊了。

據說,今天是國公府小女兒涼夢的十六歲生日,所以邀請了地府所有的達官顯貴們,在火焰樓大擺宴席。

而明月樓則是留給了小輩們,名詩作畫!

也算是一大雅事了。

涼夢至今未曾婚配,所以許多達官顯貴們都有那個意思,讓自己家孩子與涼夢好好接觸。

涼國公府如今可是王面前的紅人。

跟他們攀上親戚,那絕對是平步青雲。

封炎帶著沈傾來到火焰樓的時候,火焰樓的外邊,正站在幾名下人,在迎賓客。

在看到封炎和沈傾的時候,他們皆是目光一陣。

因為,這兩個人實在是太出眾了1

這份容貌和這份氣質,簡直是比到場的所有人都要出眾!

「兩位是來給涼夢小姐賀禮的嗎?」

「是啊。」封炎晃了晃手中的禮品。

那是一個玉盒,但是玉盒之中有什麼,封炎並沒有打開。

「不過這個禮品,我想親自交給夢兒。所以就不在這裡打開了/。」

一聽這人這麼稱呼,原本還想攔住他們的那人,頓時便讓開了/。

這稱呼,一聽,關係就很好啊。

涼夢的脾氣可不好,如果自己真攔了她的朋友,那肯定要被打死!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所以,沒有檢查邀請函,便直接讓封炎和沈傾進去了。

「沒想到這麼簡單就進來了。」沈傾悄悄說道。

「封炎,你這個玉盒裡是什麼啊?我怎麼沒看到你買東西。」

「這個裡面,是一個玉石的項鏈。」

「可是,你真的要給涼夢宋這個項鏈啊?」沈傾似乎有些不開心了。

「那是自然,如果作假,是很快要被發現的,到時候我還怎麼取得涼夢的信任。」

「好吧。」沈傾嘟了嘟嘴,自己還沒收到過封炎的禮物呢。

「沈傾,你放心吧,我只是為了報仇。」

「可是人家也很想要禮物唉/」沈傾嘆了一口氣。

「我整個人都可以送給你,你還要什麼?」

封炎很是淡定的說道。

沈傾頓時愣了起來。

這話,是封炎說的? 他這麼一個冷冰冰的人,現在居然說這麼肉麻的話/。

偶的老天啊!

「怎麼,看不上嗎?」

封炎眉目抑揚,氣勢更是凌厲。

「不不不,當然看得上,從現在開始,那你封炎,只能是我的人了!」

沈傾如同一個孩子一般高興的跳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