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小兮。」

「謝謝你。」小兮想起先前發生的事情,趕忙向自己的救命恩人道謝。


項天臉色一紅,被這麼認真的道謝還真是頭一次,笑道:「舉手之勞而已,先去洗洗臉和頭髮吧,全都是泥和雜草,然後換件衣服,不過這裡只有我的衣服,將就一下。」

小兮點點頭,乖乖的去外屋洗臉。

衣服……

貌似自己也只有一套啊,真的只能讓人家將就一下了。

短衫和八分褲,整齊的疊放在床邊。

一盞茶的功夫。



「我洗好了。」小兮走入,沖項天笑道。

項天抬頭望去,瞬間呆住。

先前小兮的臉實在太髒了,根本看不清楚容貌,現在簡單梳洗后,簡直驚為天人!

秀雅絕俗,自有一股輕靈之氣;肌膚嬌嫩,桃腮帶笑美目流盼;神態悠閑,說不盡的溫柔可人。

濕漉漉的頭髮披在身旁,稍減一絲仙靈,但卻增添一份自然。

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噬天本紀》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噬天本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咕嚕~」

小兮臉色一紅,也不知是被項天看的,還是因為肚子餓的不爭氣叫。

不過聲音將愣住的項天驚醒。

項天汗顏,小兮實在是絕世容顏,日月在她面前估計都會黯然失色,否則怎麼會讓心態已經十分成熟淡定的自己如此失神。

氣氛略顯尷尬,小兮心中也是小鹿直撞。

別人看自己的時候並沒有什麼感覺,為什麼他看的時候,會……心慌,不知所措。

小兮心中暗想,難道是因為他的眼神中並不是那種se迷迷的佔有慾,而是欣賞,純純的喜歡。

先入為主的好感,會讓眼神也賦予不同的色彩。

「哦……哦,你換衣服吧!實在不好意思,我就只有這麼一件替換的衣服……,我給你去弄點吃的。」

說罷,項天逃似的衝出茅草屋。

小兮看看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而且全是泥巴,素愛乾淨的她也是有些接受不了。

看著床上洗的已經略微泛白的乾淨短衫和八分褲,心中想笑,男人的衣服,也是頭一次穿呢。

再一想到剛剛項天愣神的樣子,小兮情不自禁的笑了,好奇心不受控制的從身體中涌了出來,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從未有見到自己真實容顏能夠那麼快恢復過來的。

屋外的項天已經在心無雜念的準備食物。

燒水煮麵。

配點肉絲,撒上蔥花,熱騰騰的一碗肉絲麵;摘根黃瓜,灑點海鹽,翠綠綠的一盤小冷盤。

原想準備些烤肉,但估計小兮被追殺的三天也沒有時間吃東西,身體虛弱,還是不要吃的太葷腥。

「老大,嘖嘖,太感動了,你怎麼知道我餓了?飯都準備好了!」

飯菜剛剛準備好,李大嘴就像聞到了味道一般,興沖沖的跑過來,感動的……直流口水。

項天一邊將飯菜往屋裡端,一邊笑罵:「一邊去,不是給你的。」

李大嘴厚著臉皮跟項天進屋,大咧咧的笑道:「那是給誰準備的?我可知道,老大你可是食肉的,無肉不歡,別告訴我你還金屋藏……」

話說到一半,李大嘴戛然而止,看到屋中的小兮后,他的神情瞬間呆住,身體也像被施了定神符一般定住了,下意識的張嘴:「嬌……嬌……嬌……」

將面和黃瓜放在桌子上,項天踢了李大嘴一腳,「嬌什麼嬌,她叫小兮。」

語罷,項天轉頭看向小兮,「鄉野小村,只有這些粗茶淡飯,這是李大嘴,我兄弟。」

轉頭一看,李大嘴還在獃獃的看著小兮,一副痴獃的樣子,項天臉色一紅,還真是丟臉啊。

項天又是一腳,「別看了,打個招呼,你這麼看,讓小兮怎麼吃?」

項天這一腳力氣稍大些,總算將李大嘴踢醒了,李大嘴擦擦已經掛了好長的口水,突然發現小兮身上的衣服有些眼熟,這不是老大的短衫么?

清晨,慵懶的神態,濕漉的頭髮,老大的衣服,難道……

李大嘴咽口口水,神情詭異的望向項天,眼神那叫一個猥瑣和yin盪啊。

「老,老大,你確定讓我叫她小兮,是不是不夠尊重,老大,你別瞪我啊,別不好意思,我要不要叫嫂子……」

「滾!」

項天一腳將李大嘴踢出茅草屋,「小兮,別誤會,我這個兄弟就這樣,品性不壞,但就是比較直,話直,眼神也直。」

小兮捂嘴輕笑,她很想告訴項天,其實剛才李大嘴的表現才是正常的。

「快吃面吧,涼了不好吃,我出去呆會,有事叫我。」

小兮更加好奇,別人巴不得與自己多些相處的時間,這個項天還真是不同,似乎沒有因為相貌原因而區別對待,而且也不是故作姿態,一切都好自然。

這種感覺好輕鬆,好舒服。

小兮吃下一根面,好筋道;吃條肉絲,好香嫩;吃一口黃瓜,好爽口。

小兮鼻尖一酸,情不自禁的留下淚水。

好久沒吃到這樣一碗熱騰騰,滿含溫暖而又純粹的肉絲麵了。

好舒服,心好舒服……

小兮自小就飯量很小,淺嘗輒止,不過不知不覺中,她卻吃了了滿滿一碗肉絲麵,就連黃瓜也一塊不剩。

……

屋外的兩人,項天趴在大石頭上,李大嘴蹲在一旁。

「老大,小兮她是什麼身份?這氣質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不知道。」

「是哪裡人?」

「不知道。」

「……老大,你這是兩眼一摸黑啊!那怎麼認識的小兮啊?」

項天笑笑,「算是撿回來的吧。」

「擦,這麼好命?撿個仙女!什麼都沒問過啊?」

「不用問,人家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說。」

項天淡然一笑,交朋友沒必要考慮那麼多,感覺舒服就好。

……

接下來的幾天,項天帶小兮做了許多她從未做過,甚至想都沒敢想過的事情。

放風箏、挖野參、偷鳥蛋、抓兔子、獵野豬、撈河蝦……

凡是能夠自由自在玩耍的事情都做過了。

小兮很快樂,很放鬆,縱意的笑,肆意的跑,脫離束縛,完全是從未體驗過的感覺。

項天和小兮兩人之間的友情迅速升溫,彷彿認識了很久一般。

時而李大嘴會出現那麼一兩次,照他的說法是不當兩人之間的大太陽。

項天和小兮彼此間已經可以打鬧說笑,但兩人很是默契的誰都沒有問對方的身份情況。

而李大嘴呢,似乎受到了項天的刺激,行為有些瘋狂,天天都要往後山跑上一跑,希望也能像老大那樣撿個仙女回家。

李大嘴興沖沖的跑來找項天,「老大!老大!今天去幻境玩玩怎麼樣?最近我老子給了我一個幻境玉牌,裡面可好玩了,哎呀,老大,我忘了,你沒有玉牌……」

項天正在和小兮吃面,「誰說我沒有?」

項天拿出幻境玉牌放在桌子上,「小兮,你也有對吧。」

「當然。」小兮笑著拿出一個粉色晶瑩剔透的玉牌,明顯要比項天兩人的華貴許多。

「那就一起進去看看吧。」

這些天項天和小兮玩的太開心了,完全忘記了幻境的事情,聽李大嘴一提,也是心動。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噬天本紀》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噬天本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幻境。

依舊熱鬧非凡,依舊逆天擂台空著。

項天這一次並沒有戴鬼臉面具,畢竟太過與眾不同,在熟人面前沒必要特立獨行。

「老大,雖然我實力不夠,但來這裡也未必一定要打打殺殺,可以賭嘛!」

項天和小兮都是一愣,項天問道:「不是只有逆天擂台才可以對賭么?」

李大嘴又露出了yin盪的笑容,「老大,我偷偷的告訴你,別告訴別人,我在這裡辦了一個地下賭庄,作莊家,在普通擂台旁設賭局,然後我收分子錢,賺的不少呢,要不要一起干。」

項天驚訝,「你這經商頭腦,我是自愧不如。」

小兮也是一臉佩服的看向李大嘴,這種地下賭局的事情她還真是頭一次聽說。

李大嘴被兩人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老大,其實我不是第一個想到地下賭局的,在這裡認識了一個朋友,閑聊中,是他告訴我的,喏,他過來了。」

「大嘴,這次帶朋友來了?」

一個頗為英俊的白衣青年,戴了一個造型誇張的金色面具,昂首闊步,十分自信的走了過來。

「小明哥,哈哈,帶兩個朋友來見識見識,今天哪幾個擂台可以賭啊? 惹火999次:喬爺,壞! !」

「好說,還是老規矩,抽兩成利,你的朋友嘛,看你的面子,抽三成好了。5、8、12、15擂台都打點好了,去吧!」

小明哥大手一揮,頗有指點江山的氣勢。

項天一愣,看來對方是把他和小兮也看成想要參與地下賭局的人了。

項天笑著搖搖頭,「小明哥,你誤會了,我今天不是來當莊家的。」

小明哥一愣,恍然大悟道:「小老弟不當莊家,難道是想玩兩把?」

項天看了看擂台,搖搖頭笑道:「不準備在這賭。」

小明哥眉頭一皺,他只聽到不……賭兩字,露出輕蔑的神態,一副老氣橫秋的口氣:「不當莊家,也不賭?難道是要上擂台比試?呵呵,小老弟,不是哥哥看不起你,不過年輕人還是要謙虛,不要好高騖遠,自視甚高!」

雖然面具擋住了小明哥的神態,但那種輕視的態度卻能清晰的感受到,不過項天並不在意小明哥的態度,而是認真的點點頭,「我還真是想要上擂台。」

「哈哈哈,真是好笑,小老弟你是開玩笑吧?你現在是武士啊,還是晉階到了武衛啊?即便是眼前的幾個低階擂台,上擂的也沒有低於武衛的!」

項天笑而不語,這種時候無需辯駁,眼前一亮,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笑著走過去,一拍他的肩膀,「好巧啊!」

熟人,正是先前騙項天上逆天擂台的老乞丐。

老乞丐一愣,「你誰啊?」

項天想起來,自己戴的普通面具,「鬼面!」

老乞丐身體一僵,苦笑不已,怎麼就這麼倒霉?

躲了幾天,怎麼還能遇到。

畢竟自己理虧在先,老乞丐不情不願的來到項天身前,「小哥,前些日子對不住啊,別記恨,我們也算有緣,以後有什麼用得著老朽的地方儘管開口!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老乞丐十分豪邁的拍了拍骨瘦如柴的胸口。

項天哭笑不得,「沒那麼嚴重,找老哥幫個忙,一會幫我壓一千銅錢,今天我叫肉絲麵,壓肉絲麵勝。」

老乞丐一愣,難道這個少年還要上逆天擂台?

這可是自己找死,怨不得別人啊。

「小哥,你怎麼不自己去壓?」

「我沒有現錢啊。」

項天回答的理直氣壯。

「……」

老乞丐無語,啞巴虧他只能認了,黑著臉跑去給項天壓賭,誰讓他之前理虧在先。

李大嘴見項天一副躍躍欲試,隨時準備上擂的樣子,焦急的跑過去拉住項天:「老大,別衝動啊,雖然擂台不會死人,但精神損傷是少不了的。我知道老大想在小兮面前留下英明神武的形象,但千萬別陰溝翻船,霸氣測漏啊!」

項天推開李大嘴的手,笑罵道:「哪來那麼多破詞兒,相信我。」

李大嘴一愣,緊接著咧著大嘴就笑了,相信么?那是必然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