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對,你們倆好好的站著!」唐沫也是添了一把火,初博佑和李逸朗則是驚呆了,他倆如何也沒想到,自家老婆會這麼干啊……

冷顏和王虎以及羅毅則是好整以暇的坐好看戲!

「說吧!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不說清楚今天不準吃飯!」李哲小小的身影出現,原本他十分的氣憤媽咪竟然兩年沒有出現在自己的世界,而一出現的時候沒有來找自己,反而和爸爸結婚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他感覺自己的腦容量都不夠用了有木有!

還有一件事,妹妹呢?妹妹去哪裡了?

不止李哲有這樣的疑惑眾人皆是有著這樣的疑惑,看著兩人目光便是一陣的火熱! 面對李哲的質問,初傲霜更加的羞愧了,這兩年來她一直在念念和自己修鍊的事上操心,確實忽略了這孩子了……

歐昊遠緊緊的握著初傲霜的手,彷彿在說不要怕,一切有我!

初傲霜定了定心神,將自己兩年來經歷的一切都說了出來,包括這次的結婚事件,她確實是不知道的。

聽完這一切之後,歐昊遠便緊緊的攬住了初傲霜的腰做了下來,然後便說出了自己之前安排的一切。

王若梅心中釋然,是了,在知道歐昊遠要娶別的女人的時候,她確實氣憤之極,可是卻不知道這件事背後竟然還有著這些心酸,但是不管如何,看著此時已然在一起的兩人,心中便是一陣的安心,罷了!只要在一起就好!

「媽咪!」李哲聽著聽著那張酷酷的小臉就裝不下去了,頓時哭著跑向了初傲霜。

「嗚嗚—媽咪,要媽咪……要額……妹妹……」李哲哭著把這一串話說完,歐昊遠捏了捏李哲的小臉。

「爸爸呢?」眼睛微眯著看著李哲。

王虎冷顏等人:啊喂!就這樣欺負小孩子真的好嗎啊喂……

李哲猛地顫抖了一下,天知道他從小就喜歡這個爸爸,更加的怕他有木有,不待這麼欺負小孩紙的有木有……

「爸爸……」突然想起了顧睿,「可是我有顧睿爸爸了!」

這兩年來,李哲基本上就是和顧睿一起過來的,雖說他以前討厭顧睿和自己搶媽媽,可是顧睿爸爸待自己還是不錯的!

提到顧睿,眾人的目光便是黯淡了,初傲霜更是皺著眉頭,站起來抱起李哲就跑。

「媽媽,我們去哪兒?」李哲猛地被抱起來,發現初傲霜的動作便是一陣的疑惑。

「跑!媽媽帶你和妹妹去私奔!」初傲霜語出驚人的說著。

「耶!去私奔嘍~~~」李哲興奮的說著,在初傲霜的華麗手舞足蹈著。

剛到歐家別墅的大門口便被兩個身影攔住了。

王虎冷顏幾人反應較慢,在李哲喊出私奔的時候才恍然跟了上來。

一出門便看見了這好笑的一幕,只見初傲霜抱著李哲的面前赫然就是歐昊遠和顧睿兩個身影。

初傲霜不禁咽了咽唾沫,李哲刺溜兒的一下滑到了地上護著初傲霜,「媽咪,你先走,哲哲掩護!」頓時眼紅的看著歐昊遠和顧睿兩個人,其實他有點害怕有木有!這倆人能不能不要這麼嚇人,嚶嚶~~~能不能不要攔著自己和媽媽還有妹妹去私奔哇……

初傲霜一步步的後退著,看著身後的王若梅等人幸災樂禍的樣子,不禁更加的頭痛了,尼瑪!頓時感覺腦容量不夠了有木有!

此時能不能來一個救星哇!!!初傲霜如此祈求著,就在初傲霜以為上帝要遺忘她的時候,救星來了!

「外公!」初傲霜趕緊拉著李哲躲在了李淵的背後,外公來的真及時哇!外公就是那個梁山好漢里的及時雨有木有!初傲霜頓時感動的是淚嘩嘩的!

於是乎在眾人的目視下,初傲霜和李哲得意的進了李淵的車,絕塵而去,眾人不再猶豫,開車的開車,御劍的御劍,總之在李淵進入長青基地之前俱都在那裡等著了!

李淵又如何不知道那些孩子的打算,他看出來初傲霜想要躲,縱然自己不喜,可是總得尊重孩子的選擇,當下便向S區域趕去!

此時的茅山派和神劍宗早已不這麼稱呼了,兩個宗門合併在了一起,取他之長補己之短,而是長青基地的一個秘密武器,就如同這個S區域一般,此時的兩個宗門則是以【首腦】為稱,而領導人則是張天啟,宗申等長老,他們是直接隸屬基地領導層的指揮,也就是不為外人所知的存在。

首腦是特殊的存在,他們有著自己的勢力,但是卻只有基地一把手才能調動他們,平時的話那些弟子則是隱藏在基地之中,如同平常的人一樣。

「外公是說,雲安現在已經是重中之重了!」初傲霜擔憂的皺眉說道,她曾經就想,若是要解除末世的危機,那麼雲安必然是重點中的重點,經過這些年首腦的調查得知,擁有智慧的喪屍基本上全都是從雲安市當中出來的,而現在雲安市則是喪屍的一個巨大的基地了,就如同人類創建的長青基地和化龍基地一般擁有著自己的勢力,而且還有慢慢的擴大的跡象,若是任由發展下去的話,早晚會成為人類生存的一大危機!

李淵點了點頭,若不是這件事情影響重大,那麼他也不會來和首腦這邊的人商議的,畢竟這些人肯成為他手中的一大臂助而是看在自家外孫女兒的面子上,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啟用這股勢力的!

「你們怎麼看?」初傲霜並沒有和眾人客氣,而是直接看向張天啟和宗申。


張天啟微微的皺眉,「事不宜遲,最好趕快做出行動,這樣吧,由基地發布任務,讓大家去領取任務,當然獎勵這方面就看基地的人如何制定了,最好聯繫全國各個大小基地來做這件事!」

「嗯,除了這樣,軍方也要派出部隊來鎮壓,只要軍民一體,雲安市遲早會破掉!」然後宗申指了指地圖,「除了雲安市,就連各大景點也是要做出排除行動的,這是一個長期的戰爭,除了現下這麼做,還要儘快在基地安排異能學堂之類的,或者由我們兩大宗門來公開收弟子來教導。」

「嗯,這件事我也想過!」初傲霜點頭稱讚,「這樣吧,首腦就隱藏起來,茅山派和神劍宗則現世,若是有靈根的弟子皆收上來,不管是好是壞只要學到一些令自己強大的能力,那麼對這些孩子無論是保護自己還是保護別人都是很好的事!」

「嗯,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我回基地之後會儘快拿出章程來的!」李淵點頭答應,並且眉目當中有著心喜,想他戎馬一生從來沒想過為人類做過什麼,而這次末世的到來以及經歷過的一切,他都感謝這個外孫女兒告訴自己的一切,讓自己有所防備,因此才造就最強大的基地,沒有之一!長青基地就是現下最強大的基地!

而現在能為人類做出這樣的貢獻,讓人感覺不是一般的驕傲!能在這人類的歷史上畫上這濃重的一筆,自己這一聲也是十分滿足了的!

「念念的身體怎麼樣了?」李淵擔憂的說著。

討論完正事之後,初傲霜一聽李淵這麼說便是皺眉,將之前的事說了出來。

李淵一聽李念喆的身體如此破敗是因為自己一時心軟留下的那家人里的初傲語造成的便是一陣的氣惱。

「我聽你說過,她的異能十分的奇特,可以令自己的身體再生?」李淵突然想到這件事便說了出來。

「嗯!」初傲霜點了點頭,「本來想趁這次歐昊遠的婚禮來抓住她的,可是哪知……」說著便苦笑了起來,誰能想到事情會發生到今天這個地步呢!

拿初傲語的心臟來就念念,她並不覺得自己殘忍,畢竟這是初傲語欠念念的!

「嗯,這件事我知道了,我會儘快找到她的下落的!」李淵眼睛微眯了起來,哼!敢動他李淵的曾孫女兒就要做好死的覺悟!

「謝謝外公!」初傲霜看著李淵的樣子便是一陣的心暖,她知道這個外公的心有多狠,可是李家人啊,縱然缺點一大堆,就一點,那就是護短!絕對的護短!自家人自己欺負行,若是別人干欺負的話,抱團兒整死他!!!

因此只能說初傲語倒霉了吧…… 張天啟也是附和,「我們這邊也會留意的!」

宗申也隨之點了點頭,隨後眾人便出去了,只剩下初傲霜和李淵。

「外公想問你,歐昊遠和顧睿你打算怎麼辦?」說出來之後便發現初傲霜皺起了眉頭,「不是外公多管閑事,不過……你要記住你是李家人,不管你怎麼選擇,外公都支持你!」說完之後便嘆息一聲。

初傲霜的眼淚瞬時掉了下來,哽咽著,「嗯,外公,小霜知道了!」下一秒便趴在老人的腿上,啜泣了起來。

「乖!」手撫了撫初傲霜的頭,他還猶記得當年這孩子第一次和自己見面的樣子,那個時候的她對自己沒有那麼多懼怕,原本他打算接了這兩個孩子一起過活的,哪想到從這孩子口中得知了這麼個事情,這些年啊,他一直在基地奔走,很少對初傲霜和初博佑這兩個孩子多加照顧,想起便是一陣的愧疚,再想起李哲那張小臉和念念那小小的樣子,不禁嘆息起來,「孩子啊,這些年苦了你了!」

「外公!」初傲霜倔強的看著李淵,舒爾睫毛顫動,「外公,小霜不苦,只要有您有小佑還有哲哲和念念,小霜便是無比的幸福了!」是啊!自己的世界里有他們就夠了!

【顧睿,我恨你!但願與你永生永世不再相見!】

「啊!!!」顧睿從夢中驚醒,他又夢見了當初她說的決絕的話,師傅的話猶在耳邊環繞。

風燭殘年的老人十分精神的看著顧睿,「顧睿啊,你是我座下的大弟子,跟著師傅的時日最長,你應該知道師傅對你的期盼!」

此時的顧睿面容十分的狼狽,「師傅,求您成全!」說完便磕了三個響頭。

老人看著昔日的大弟子此時狼狽的樣子,眉間閃過無奈,那女子本就是他的劫啊……「罷了!你可知你這一去,便再無了投胎轉世的機會?」

顧睿點了點頭,「弟子知道!」可是,若是能再見她一面,哪怕如此他也是不怕的!

「唉……那女子命格奇特,就連為師也參不破,她既說了要與你永生永世不再相見,無論是她的前世還是今生,你便再也無了機會!」老人如此說著。


「求師傅!」顧睿此時已是淚流滿面,在他想起那一世的事情之後,他便知道自己此生再也無了機會擁有她!可是他不甘,不甘啊!

「為師幾日前掐算,月圓之日會有一個機會去這方外世界,不過世界之大不是你我所能度量的,你能否找到她也只看你的造化了!」老人心下難受,畢竟這孩子是在自己跟前兒長大的,他又豈會對他沒有一絲感情!

「謝師傅!」又是一個大禮,顧睿的眼中便閃著心喜的光芒,無論如何,只要自己有機會可以再見到她,怎樣都可以!

「不必!」老人一聲低嘆,「此事過後,你我師徒緣盡,對外不可再說你是我青燈上人的弟子!」


「是!弟子告退!」顧睿的眼中閃過決絕。

神色回復,顧睿眼中難掩複雜,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他一直在找她的下落,可是幾年下來始終沒有什麼消息,皇天不負有心人,最終還是找到了她,就算她已經有了孩子又如何?自己也比不想讓!

想到今天看到她受傷的戒指,他心裡有些受傷,可若是她已經有了喜歡的人呢?自己又該當如何自處?相讓嗎?

不!這是自己唯一的一次機會了!不論如何,自己也是不能想讓的!不求前世因,不求來世緣,只求當世在一起!

初傲霜,再給我一次機會愛你好不好?這一世我必定不會再負你!顧睿如此想到。

歐昊遠輕撫著自己面部的面具,腦海中又想起了那女子的音容笑貌,不禁苦笑,自己真的是中了她的毒了!名為愛情的毒啊……

可是怎麼辦呢?明知道自己會沉淪,可是還是放不下呢!看向天空的血月懸挂,歐昊遠原本不平靜的心隨著腦海的面容而沉寂了下來!

初傲霜在空間之中看著李念喆瘦弱的身體,心中閃過一抹心疼,這孩子雖有著這隕石能量續命,可是還是要徹底根除她才能放心啊……

腦海中舒爾想起那兩個男人,初傲霜眉頭皺起,心中有些為難,若說要心無雜念的和歐昊遠在一起,她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

若是……若是就這樣和顧睿在一起,可是,這對他不公平不是嗎?心中閃過萬千思緒,最終還是沒有頭緒!

起身走至水邊,看著水面上的女子,眉頭輕皺,隨即水面上出現了兩個身影,一個濃重的歐昊遠,一個被迷霧蓋上了的顧睿……

該怎麼辦呢?誰能告訴她遇到這樣的事該怎麼辦……

半個月後,各大基地的領導者俱都通了意思,雲安市的征伐活動就這樣開始了,同時驚動的還有各個基地之中隱藏的喪屍。


鄭方得到消息之後便帶著初傲語出發了,未來的這場人類與喪屍的大戰終究要拉開帷幕了!

三個月後,所有人員皆已到齊,以長青基地和化龍基地為首,眾人皆是聽令於長青基地的顧睿和化龍基地的歐昊遠為令。

終於第一場戰爭在眾人準備充足之後在第二天的陽光遍布的時候開始了攻城!

此時的初傲霜卻獨自行動了起來,她有著精神力可以掩蓋自己的氣息,這樣的話不會被發現,沒錯,擒賊先擒王!她就是這麼想的,想要直接除掉那個頭頭,這樣的話,喪屍就會土崩瓦解了!

可是有一點就是她不知道這城中的喪屍王究竟是哪一個!因此還是需要打探的!

轟—初傲霜看著那不遠處的炸彈所起的蘑菇雲,想來應該是已經開始了,那麼自己也要加快動作了!

「唔唔—」突然有一隻手捂住了初傲霜的嘴。

初傲霜一回頭便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頓時驚訝起來,「怎麼會是你們?」來人顯然就是王虎和冷顏還有羅毅。

「本來李逸朗和你弟也是要來的,被我們阻止了,畢竟他們兩個都有孩子了……」冷顏毫不在意的說著。

「那你們……」初傲霜原本就不欲他們來,可是沒想到還是阻止不了……「你們知道這有多危險嗎?」眉頭緊皺不爽的看著幾人,這是她在這個世界上為數不多的朋友啊!她怎麼能夠讓他們陷進危險之中呢?

「行了!」冷顏突然扔掉自己弔兒郎當的表情,認真起來的他對著初傲霜說,「你也知道危險?!我們怎麼可能扔下你不管?」

初傲霜無言,她能說自己有一方空間嗎?這件事沒有人比自己更合適了!「唉……」

當下也不再多說什麼,「有什麼線索嗎?」王虎直接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初傲霜點了點頭,「你們看,這喪屍的實力好像是一圈比一圈兒強,所以我猜測那喪屍王應該是在中心之處!」

「嗯,那就出發吧!」王虎說著,幾人便要開始出發了。

「等一下!」初傲霜拿出了一把符籙遞給三人,指著其中一種說「這是掩息符,遮掩氣息用的!」然後指向其他的,「這些裡面還有防禦,和攻擊的,你們拿著防身吧!」

初傲霜將符籙做了調整,畢竟修真和異能不是一個體系,若是修真的符籙的話只能用靈氣來激發這些符籙,而她做了調整之後,便是有異能的人也可以用了!

幾人閃身就來到了中央之處,初傲霜示意幾人要謹慎起來,王虎三人便點了點頭,悄悄的潛入了那個神秘的別墅當中! 夜色漸濃,看著現下的狀況,初傲霜幾人更加的放心了,身形漸漸的潛入別墅。

可是就在幾人落地之後竟然看不到了別人的身影,初傲霜霎時警惕的起來,緊緊的將自己隱藏在夜幕之中,悄悄的進入了別墅的大廳之中,只見一個黑色的背影頓起,初傲霜便是猛地一閉眼睛,下一秒人便倒在了地上。

「唔—」不知道過了多久,初傲霜再次醒來的時候便發現自己被拴在了椅子上,整個身體毫無力量可言,慢慢的睜開眼睛便看到了一個身穿白色旗袍的女人,「是你……」初傲霜有氣無力的說著。

「哼!」那人直接在初傲霜的身上踢了一腳,若是平常還沒什麼,關鍵是這傢伙竟然穿著高跟鞋,咬著牙用力的踩在了初傲霜的身上。

「啊!!!」初傲霜的臉上頓時驚起了汗!

「初傲霜,你不是很厲害嗎?」初傲語此時咬牙切齒的看著初傲霜,「既然這樣,你叫啊!看他會不會來救你!」

初傲霜緊緊的咬住牙關,一點聲音都不發出,可是這樣的她反而更能激怒初傲語。

「哼!你個小賤人!!」啪—一巴掌扇在初傲霜的臉上,然後緊緊的捏著初傲霜的領子,「你究竟有什麼好的?啊?!竟然讓表哥如此青睞你!」越說越是氣憤,便撿起早已放好的鞭子抽在了初傲霜的身上!

「看你還敢不敢勾引人!」邊抽便咒罵著初傲霜,「哼!」抽了幾鞭子便覺得累了,然後拿起身邊的一個水果刀,想起了什麼似的,慢慢的接近初傲霜的臉。

「你……你想幹什麼……」初傲霜此時已經虛弱至極了!沒有靈力沒有異能的她就只能這樣坐以待斃嗎?心中不禁苦笑,更加的不滿這樣的命運,終於她找到了那絲屬於自己的精神力,心中不禁安定下來,待查探向自己的空間之時不禁驚慌了!空間竟然打不開了!!!

透骨涼的匕首貼在了初傲霜的臉上,「你說呢?」初傲語的臉上閃過嗜血的笑,「呵呵呵!不知道你的臉毀了,表哥還會不會喜歡你呢!」

「他會不會繼續喜歡我,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一件事……」初傲霜不屑的看著初傲語。

「什麼!」初傲語頓時睜大了眼睛看著初傲霜,緊緊的拽起了她衣服的領子。

「咳咳!」初傲霜被帶的一陣的不舒服,猛烈的癢意附在了自己的嗓子上,待咳嗽出來之後便覺得好了許多,「他-永遠-不會-喜歡-你!」一句話彷彿如同詛咒一般響徹在初傲語的腦海里!

「你!」初傲語氣急,「你再說一邊!」


「咳咳!他不會喜歡你初傲語!」初傲霜似乎要激怒她一般繼續說著!

「啊!!!」果然初傲語的匕首向初傲霜劃了去!

待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著眼前眼睛無神的初傲霜,便覺得一陣的疑惑,待她摸向初傲霜的鼻息時,便發現沒了呼吸,當下不禁驚喜遍布心頭!死了!太好了!

「哈哈哈!」以後表哥就是自己的了,「哼!初傲霜,從此以後歐昊遠只會是我一個人的!」眼中閃過得意。

初傲霜此時已經深藏在了暗處,沒錯,那椅子上的她根本不是她,而她最近新學的一種符籙,就是【身外化身】這和普通的符籙不同,普通的符籙只要用靈力激發就可以用了,而身外化身則是用施術人的精血配合以精妙的法決才可以成功的!

當然也是有破綻的,那就是堅持不了多長時間,所以她的時間不多了,直覺告訴她,這喪屍王和初傲語是有關係的!但願能夠儘快知道這一切!

「你真不乖!」突然一陣寒風襲來,初傲霜瑟縮著自己的身體看向此時的來人。

只見那人身著黑色的披風,面部完全是人類的樣子,沒有半點喪屍的模樣,初傲霜驚住了,怎麼可能?就算是格魯這等有著些許造化的喪屍也是需要慢慢的修鍊的,這人怎麼會……

下一秒便認出了這人自己是認識的,沒錯了,就是鄭方了!也是上一個時空念念的丈夫的爸爸。

想到這裡初傲霜有些許疑惑,他怎麼會變成喪屍呢?由不得她去想其中的原因,初傲霜便看見了令人驚呆的畫面。

只見原本好好的鄭方,突然向初傲語的脖頸處咬去,在鮮血進入他口中的一霎那,突然黑光頓起,待再次出現在初傲霜面前的時候便是一個無比醜陋的喪屍模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