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對了!小林,我想起了一條關於你身世的重要線索來!」

此時。

就在眾人紛紛沉浸想象南冥之海的種種時,陳菡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來。

楚小林驚愕一皺眉,連忙問陳菡是什麼線索。

「你還記得上次咱們在黑雲谷,你被二階火炙鳥打成重傷甚至已經死掉那件事嗎?我當時就看到在你身上突然浮現出了一些神秘圖案符號,或許這些神秘圖案就能解開你的身世呢。」

陳菡依稀清楚的記得當時楚小林確實是被二階火炙鳥給殺死。


可是就在那時,楚小林脖子上的那顆吊墜出現了一團神秘的光暈,並在這些光暈中更是浮現出了一些她似曾相識的圖案符號。

這種神秘的現象,陳菡一直心有芥蒂。


因為她曾經見過。



而當陳菡這麼一說,楚小林也忽然想起了之前的那次遭遇來。

楚小林知道,當時聽陳菡說自己的確已經死了,但是到最後又被自己戴在脖子上的那顆紫晶吊墜給救活了過來。

「我知道,是因為我這顆吊墜的原因。」楚小林低頭用手摸了摸那顆看似晶瑩剔透但又十分奇怪的神秘吊墜。

陳菡也同樣把目光移到了楚小林的脖頸處,道:「對!就是你這顆吊墜釋放出了一些神秘的圖案符號進入到了你的體內,而且那些圖案符號我好想就在爹爹描摹的草圖上看到過類似的。」

草圖?

陳承志一聽楚小林與陳菡的這番交談,立即就瞪大眼睛,從座位上站起來,連忙問道:「菡兒,你說的是哪副描摹圖?」

陳承志語氣突然變得急促起來,楚小林不知為何,但也能感受到陳鎮主在自己剛剛和陳菡的這番交談中察覺到了什麼。

陳菡回應道:「就是爹爹你之前拿給我看,說是什麼古老部族符號的那個描摹草圖。」

什麼?

竟然是——

儘管陳承志已經昏迷了三年,但是他對於之前發生的事情卻是記憶猶新。

尤其是陳菡在說完這句話后,他便立即回想起了陳菡所說的那副描圖的草圖來。

「菡兒,你說的這些可是千真萬確?」陳承志至今都不敢相信陳菡的話。

「爹爹,那是我親眼所見的,小林身上的確出現了那些神秘的圖案符號,而且不光是我,就連陳野、陳平還有陳澤也都看到了。」

陳菡所言的確千真萬確,那種讓她永遠都忘不了的神秘圖案符號更是清楚的浮現在她的腦海中。

「大姐,是什麼東西?」

陳茜見此,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於是好奇的跑到了陳菡面前詢問。

不過,眼下沒有人去理會她。


「難道真的是那種符號?」陳承志自言自語,然後立即從楚小林的身旁回到了書桌上翻查。

楚小林不知道為什麼陳承志會這麼激動,問道:「陳鎮主,你知道那些圖案嗎?」

到現在楚小林也只是從陳菡口中聽過而已,自己並沒有真正見過吊墜所出現的那些神秘圖案符號。



不過陳承志並沒有著急回答楚小林的問題,而是一直在翻查尋找那副讓他觸目驚人和百思不得其解的草圖。

終於。

陳承志在一個長方形的木匣子中找到了他要找的東西。

楚小林站起身來側目一看,發現這副草圖上果然是描抹著一些奇怪的符號。

而那些奇怪的符號看上去像是一些奇形怪狀的圖案,又像是一些神秘的文字。



「對!就是這些圖案符號!我在小林身上看到的就是這些!」此時此刻,就在陳承志把那張草圖拿出來時,陳菡就想先一步回應道。

陳承志大驚。

尤其是現如今在陳菡確定了楚小林身上出現的那些神秘圖案符號跟這張草圖上面的一模一樣時,他直接瞠目結舌的不停在楚小林與他手中的那張草圖只見來回打量。

吃驚!

不可思議!

透過陳承志的臉色神情,楚小林發現陳承志表現出這般激動后讓他著實好奇。

他不知道陳承志從哪裡描摹下來這些奇怪的符號。

不過,這些當時浮現在自己身體上的東西楚小林卻也同樣是見過——就在那根一直讓楚小林倍感奇怪的獸骨上。

……

「這些圖案,不,準確來說這些符號是我從一個古老的部落遺址那裡所描繪下來的,而且這些符號是一些古老部落的文字,並非是圖案。」陳承志回想道,並不停的打量著眼前的孱弱少年。

楚小林一聽陳承志所言,才明白原來這些神秘符號竟然是一些古老部落的文字。

這讓楚小林萬萬沒有想到。

不過,現如今陳承志居然認出了這些奇怪文字的來歷,那麼就預示著從楚小林一出生就待在他身邊的那根獸骨上的刻紋也同樣是一些古老部落的文字。 ……

不過此時,陳菡越來越好奇起來:「爹爹,為什麼我從來就沒有見過這種奇形怪狀的文字?」

陳承志道:「這些古文字別說是你們了,想必就連小林也沒有見過。因為這些都是太古時期的古老部族所使用的文字,距離至今都已經過了數萬年之久。」

楚小林有些恍惚,這才明白陳承志所說的這些文字原來有這麼長時間的歷史。

但是,這又讓楚小林感到好奇了起來。

一直待在自己身邊的那根獸骨為什麼也同樣刻著那些所謂的太古時期的文字呢?

他想不通,更無法理解。



稍後,陳承志接著說道:「這些太古時期的文字是我七年前在來鳳山脈中的一處很荒僻的地方發現的,由於當時我覺得奇怪,於是就把那些文字給描摹了下來以待仔細研究。可沒想到,這些文字至今都無法讓人明白其中之意。」

說到這裡,陳承志似有無奈的嘆了一聲。

而對於楚小林來說,眼下陳承志所說的話雖然對於自己的身世並沒有太多幫助,不過,這卻是幫自己解開了一個迷惑。

他現在也依稀開始明白關於那根獸骨的一些秘密,看樣子,那根從小就待在自己身邊而且還存在某種特別力量的獸骨真的是絕非簡單。

尤其是陳承志所說的這些太古文字是從來鳳山脈中發現的,這更讓楚小林開始在意起來。

為什麼與自己相關的任何事情都跟來鳳山脈有關?

這其中究竟隱藏著什麼?

楚小林帶著心中的疑惑問陳承志:「陳鎮主,這些太古時期的神秘文字是在來鳳山脈的哪個地方發現的?」

楚小林想從陳承志這裡問清楚關於神秘文字的下落,因為自己很在意這些線索。

不過——

可惜的是。

讓楚小林滿懷期待的以為陳承志會回答出自己的這個問題,可沒想到當他問完問題后陳承志就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嘆道:「哎…雖說這些文字是我在來鳳山脈中發現的,可那個地方早已是神秘消失了……」

「消失了?」楚小林大驚。

陳菡同樣也是用匪夷的目光看著陳承志,不解的問道:「爹爹,那個部落的遺址怎麼會神秘消失了呢?」

陳承志沉思片刻后回應道:「三年前,就當我第二次去那個地方的時候,那裡就已經消失不見了,哎…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別說是你們了,就連我也是無從查清更無法知曉其中的玄機。」

楚小林一愣,自己萬萬沒有想到。

本來自己是打算從陳承志那裡打聽出那個古老部落的遺址下落來,然後自己可以去那裡查看一番。

可惜的是,現在這些打算也只能是停留在自己的腦子裡恣意揣度了。

……

「爹爹,既然這些都是文字,那這些字究竟是什麼意思?」陳菡好奇的想知道答案。

而且不光是她,楚小林也同樣非常好奇這些神秘文字究竟寫的是什麼。

不過。

陳承志卻是搖了搖頭,在聽了陳菡的問題后就將原本興奮的表情一下子降到了低點。

他皺眉嘆道:「哎,雖然老夫知道這些古老文字的來歷,可是老夫並不清楚關於這些古老部落文字的意思。」

稍後,陳承志接著說道:「之前老夫之所以知道這些文字是數萬年前太古洪荒時期的古老字跡,那也是從流雲宗的宗主那裡得知的而已。」

流雲宗?

楚小林不知道陳承志說的流雲宗到底是什麼門派。

流雲宗是九幽神州內僅次於天星閣和破冰府的第三大門派。

不過雖然其勢力在九幽神州內位居第三,但實際上早在一千年前的百族大戰後,其勢力便早已大不如前,自始至終也基本上屈居於九幽神州的南麓一隅。

流雲宗與陳家鎮世代交好,這也正是陳承志引以為豪的地方。

作為九幽神州內的第三大宗門,其實正是仰仗與流雲宗的這種密切關係,陳家鎮在九幽神州內的兵器生意才會做的風生水起。

陳承志繼續說道:」之前我曾帶著這些我描摹下來的文字去請教過流雲宗的太叔宗主,從他那裡老夫才得知原來這些文字來源於太古時期的古老部族。」

不過,至於這些文字的含義,陳承志卻半點也不知曉。

至此。

楚小林有些失落。

因為眼看著自己就要找到一條清晰明朗的線索,可沒想到就在這時,線索突然間戛然而止。

這不得不讓楚小林空歡喜一場。

……

屋子裡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中,可能是由於這些文字太過於神秘的原因,至此所有人都在漫無邊際的猜測。

不知不覺,天色已經大亮。

外面雖算不上的艷陽高照,不過和煦的陽光也讓楚小林想出去走走。

不過,就在此時。

陳府外。

「咣當!」

「咣當!」

「陳承志你給我出來!」



「請問你們找誰?」

「少廢話!叫你們鎮主陳承志出來!」



外面,突然傳出了一陣蠻橫的談話聲。

那聲音極度的強橫,似乎與陳承志有什麼血海深仇。

楚小林一怔,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不過就在此時,陳承志在聽到那聲音后,似乎察覺到了一些什麼。

「蕭長風?」陳承志側耳細聽,聽出了外面蠻橫談話之人的身份。

陳菡察覺到有些不對,於是趕緊問陳承志:「爹爹,是誰?」

陳承志起身走出了屋門,並回應道:「小心一點,那時破冰府的人!」

陳承志在跟陳菡和陳茜說這話的時候,特意的將破冰府這三個字加重了語氣。

破冰府?

不就是之前在極炎地帶的野狼嶺中,跟他們所碰到的那三具屍體是同樣的宗門嗎?

關於陳承志剛剛回答陳菡的語氣,楚小林聽得出陳鎮主是在有意的提醒他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