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寶物的事情都可以商量,商量不成可以憑實力爭奪。但你別忘了,若是無法將莫問找出來,那到頭來什麼都是空談。」

苣獵老祖淡淡的道。

「你知道莫問在何處?」曲老怪瞳孔一縮,緊緊地盯著苣獵老祖。

「我可以肯定,莫問現在就在妖火城中,不過他修鍊了一門很高深的易容幻化之術,把他從妖火城茫茫眾生中找出來卻並不是容易的事情。」

苣獵老祖瞥了曲老怪一眼,冷笑道:「你的五色靈眼神通倒是能幫上一些忙,否則,在我的地盤上,你以為這事兒還能有你的份?」

帝國總裁的下堂婦 艾梅達斯戰記 「要我幫忙可以,不過,抓住莫問后,靈胚果化身必須屬於我,至於尋寶奇物,到時候再商量。」

曲老怪眼眸閃了閃,怪笑著道。

原來這個苣獵根本就找不出莫問,否則能有這麼好說話。

「你倒是夠貪心。」

苣獵老祖冷笑一聲,面無表情的道:「靈胚果化身可以給你,不過,那些滅魔聯盟的人,你必須全部交出來。哼,曲老怪,你不會這一點都不同意吧。」

若不是那些滅魔聯盟的人麻痹了他,他豈會大意的失去天心靈胚果?他現在恨不得將那些人抽筋扒皮,全部踩死。

還有徐璈廣,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連滅魔聯盟那些土雞瓦狗之輩都防不住,留著他還有何用處。

……

第二天,滅魔聯盟聚集兵力全力攻打妖火魔山,結果卻在妖火魔山外圍區域全軍覆沒,五六萬修仙者無一倖免,全部被妖火魔山活捉。

一直以來,滅魔聯盟都佔據上風,高歌猛進,從無遇到困境。

為何此次栽的如此之慘?

說起來有些可笑與不可思議,居然是滅魔聯盟的盟主叛盟投敵,布置下陷阱將聯盟修仙者一網打盡。

一百多神虛境的修仙者,上萬名太玄境的修仙者,一朝全部成了階下囚。

整個荒域,都被這次戰役而震動,從沒有如此多的修仙者被俘,而且還是沒有自己的盟主挖坑陷害,簡直就是天下奇聞。

同一天,苣獵老祖蒞臨妖火城,親自坐鎮此處,且將妖火城的所有陣法禁制啟動,從此,妖火城只許進不許出。

第二天,一處荒無人煙的小山谷,一名渾身染血的修仙者闖入了山谷中,搖晃了幾下,便一頭栽倒在地上。

很快,山谷內,又一道身影飛出,望了栽倒在地上的修仙者一眼,面色微變。

「葉珂茗!」

嵇桐大驚失色的道,她怎麼也沒有料到,葉珂茗再次來到山谷,居然是如此一副模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的師叔乃是一位神虛中期的大能修仙者,誰敢隨隨便便傷害她。

「嵇桐……」

葉珂茗面色蒼白,勉強抬起頭說了一句話,便徹底昏迷過去。

兩天前,莫問發出萬里傳音符通知嵇桐立刻離開滅魔聯盟,在葉珂茗與章盈君的幫助下,嵇桐便暫時隱居在這處隱秘的山谷中。卻不想,才過去兩天,葉珂茗便再次來到這裡,而且還是如此模樣。

晚上,在嵇桐的治療下,昏迷中葉珂茗終於緩緩蘇醒。

「滅魔聯盟徹底完了,全軍覆沒,所有人都被活捉……」

「師叔……她老人家……為了保護我,也被活捉……神虛境前輩一個都沒有逃出來……」

「我恨……為什麼會這樣……」

「完了,一切都完了……姓盧的你不得好死。」

葉珂茗醒過來后,面色悲切,不斷喃喃自語,目光格外無神,神色惶然。

嵇桐不明所以,不斷的詢問,折騰了半天才駭然的知道,整個滅魔聯盟,近十萬修仙者居然全部被生擒活捉,逃出來的寥寥無幾,葉珂茗還是在章盈君前輩的幫助下才能僥倖逃脫。

「盧俊生叛盟投敵,怎麼可能!」

嵇桐不可置信,太過匪夷所思了,盧俊生可是滅魔聯盟的盟主,他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而且誰都知道,盧俊生與徐老魔乃是夙仇,誰叛盟投敵都可能,盧俊生怎麼可能……

清晨,小山谷中。

「你不必勸我,我必須前往妖火城。」

葉珂茗站在岩壁上,眼神堅決,她必須前往妖火城,她想知道,師叔與那些聯盟中的修仙者將會面臨什麼命運,她不想像懦夫一般躲在這裡。

整個游廣宗,只剩下她與師叔兩人,師叔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她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嵇桐沉默不語,她知道,妖火城現在有多危險,葉珂茗這個時候前往妖火城,與找死都沒有什麼區別,絕對九死一生。

「我陪你去。」嵇桐輕輕道。

「你?」

葉珂茗不解的望著嵇桐,她心中萬念俱灰,所以才決定前往妖火城,嵇桐又為何冒這個險?

「我的父親,我的親人,我的族人……他們都關押在妖火城,與你相比,我才更應該去妖火城。」

嵇桐淡淡的道,她一個人在外面逃亡,到頭來不過是苟活終老,她已經累了。

而且,莫問就在妖火城中,苣獵老祖封城,必然是為了對付他。

既然莫問已經到了妖火城,她又怎能做逃兵一個人躲在山溝里,原本就是他們兩人決定一起前往妖火城的啊。

……

王棟的府邸,莫問站立在府中花園裡,背負著手。

「苣獵老祖蒞臨,封城?只進不出。」

莫問冷冷一笑,這個老東西倒是夠快,這些天他一直躲在府中修鍊,企圖把化身修鍊到神虛中期。

可惜,修為達到神虛境,再次一步並不是容易的事情,神虛中期短時間內無望,除非藉助那些輔助修鍊的聖丹。

不過,他卻是把蒼穹戰體又修鍊了一遍,現在,他的化身也能施展出蒼穹戰體,而且也是第三層戰體之軀。

「時機差不多了,應該出門干點事情了。」莫問望向府外的天空,冷笑一聲,大步走出府邸。

(未完待續。) 妖火魔獄乃是妖火城最大的天牢,從荒域各處抓來的修仙者幾乎全部都關押在這裡。由監管使負責這裡的監管之責。

這段時間,徐老魔從荒域各處抓來大量的修仙者,幾乎將妖火魔獄塞滿。

清晨,莫問來到妖火魔獄,面無表情的向魔獄內走去。

「王大人,早。」

「王大人。」

……

一路上,妖火魔獄的守衛紛紛的向莫問行禮,無人敢阻攔他。

王棟作為妖火魔獄的副監管使,等同於妖火魔獄的二號人物,誰敢得罪與阻攔他。

一路往裡走,魔獄建立在地底下,越往裡面走越深。

整個魔獄分為九層,關押著不同層次的修仙者,層次越深,關押的修仙者必然越重要。

「將魔獄大門打開,本座要視察一番。」莫問淡淡的道。

「是!」

身邊兩個負責看守牢獄的執事立刻向前將魔獄的走道大門開啟,走道的大門,這些守衛的身份令牌便能打開,不過牢房的門,卻需要一定職位的官員才有許可權開啟。

至於第八層與第九層,以及一些特殊的犯人,只有監管使才有許可權進入,連王棟都沒有那個資格。

莫問一層層往下走,魔獄越往下,陣法禁制的力量便越強,關押的修仙者修為也越高。

「居然能擋住我的神識探查,不愧是妖火魔山的天牢。」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他發現,這裡無法使用神識測探,當他的神識探查那些牢房的時候,便會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阻隔。憑他的靈魂修為,衝破那一層阻隔很簡單,但是他知道,一旦他以蠻力衝破阻隔,妖火魔獄警戒陣法必然發出警報。

極品總裁,嬌妻不要太野蠻 「既然如此,那就一處處查找吧。」

接下來,莫問從第一層,一個一個牢房的往下查找,他來此的目的,自然是為了救出七十二聯盟的修仙者,據他猜測,他們如果沒有遇害的話,應該全都關押在這裡。

幾位守衛執事跟隨在莫問的身後,眼中有些疑惑,以前王棟大人雖然也來視察牢獄,但都是例行公事,隨意掃了幾眼就走,從未見他如此仔細過。

而且,一個一個牢獄的檢查,這未免也太仔細了吧。

一個時辰后,莫問回到魔獄的大堂中,高坐在主位上,眼眸冷冽。

他已經找到嵇岳與七十二部落聯盟一些修仙者的位置,的確就在這處大牢中。

「把這裡所有守衛執事都給我召集過來。」莫問淡淡的道。

眾位執事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王大人的命令自然不能違背,很快大堂內便聚集了幾百號的修仙者。正常情況下,妖火魔獄值班的只有幾百人。

「你們,給我把第一層到第七層的牢門全部打開。」莫問淡淡的道。

「什麼!」

「王大人,什麼意思?」

「王大人,幹嘛把魔獄的牢門全都打開,那些犯人若是逃出去,誰也擔當不起這個責任啊。」

……

大堂內,幾百名守衛執事震驚不已,王大人這是要幹什麼?他瘋了不成!魔獄中不知關押了多少犯人,如果全部放出來,整個妖火城都會陷入混亂中。

幾個管事級別的修仙者,已經意識到情況不對,偷偷摸出傳音符,準備向監管使富大人彙報此事。

「哼,廢話多,叫你們做,你們便做就是。」

莫問冷哼一聲,眼中爆發出一道道璀璨奪目的金光,那金光只是一閃,便消逝無蹤。然而,整個大堂里的守衛執事全部都目光獃滯,神色呆板,宛如失去了靈魂,變成了一個行屍走肉的空殼。

靈魂奴役!

神靈億萬重修鍊到第三重后才能掌握的一門神通。

靈魂奴役顧名思義,能將修仙者的靈魂奴役,化為一具絕對服從命令的傀儡。

配合億萬神靈術,靈魂奴役可以大面積奴役修仙者。

當然,這種大面積奴役,奴役的對象的修為必然要遠遠低於自身才行。

妖火魔獄的守衛執事,大多都是斗轉境與元神境,只有幾個管事級別的修仙者才是太玄境。

憑莫問現在的靈魂修為,全部奴役他們並不是難事兒。

很快,這些被莫問奴役的守衛執事便全部都動了起來,紛紛前往牢獄釋放那些囚犯。

莫問認識嵇岳與虎戮雪等幾個聯盟的高層,但卻並不認識所有聯盟修仙者,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魔獄中的所有修仙者都釋放出來,如此一來,既能救出所有聯盟修仙者,又能給妖火城製造混亂。

妖火魔獄不可謂不大,裡面至少囚禁了十萬修仙者,從第一層到第七層,面積相當的廣,簡直像是一個地下世界。

魔獄盈滿,徐老魔統領妖火魔山後,殘暴的行徑可見一斑。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如此龐大的魔獄,幾百名守衛執事即使全部行動,將所有人都放出來也不是短時間內能完成的事情。

「咦,王老弟,今天怎來的如此之早。」

一道笑聲驀然從外面響起,緊接著,腳步聲接近,一名中年男子微笑著走了進來。

莫問眼皮微微一跳,這個人乃是妖火魔獄的監管使,王棟的上司,他怎麼會恰巧來到這裡。

「富大人。」

莫問立刻起身,從主位上走下來,迎了上去。

「富大人如此早來到魔獄,不知有何吩咐?」

莫問故作恭敬的道,這個富大人平時可不會來到魔獄,雖然身為監管使,但這裡平時都是王棟在管理。

至於這個監管使,乃是一名神虛境的修仙者,平時不願管理俗事,更多的時間忙於修鍊。

「山主命令我前來帶走幾個囚犯,山主大人的命令我可不敢怠慢,這不一大早就過來提人了。」

富大人脾氣比較溫和,即使與王棟這樣的太玄境修仙者也能聊上幾句,倒是沒有什麼架子。

「咦,魔獄的守衛執事呢,怎麼一路上沒有遇見幾個?」

富大人好奇的望向四周,他今早一個守衛執事都沒有遇見,倒是有些奇怪。

「我吩咐他們出去辦一點事情了,現在魔獄內倒是沒有幾個人手,不知大人要帶走哪些犯人,下官親自前去辦理。」莫問微笑著道。

「609、643、686、537、599……把這些牢房中的犯人全部給我帶出來。」

說道正事,富大人頓時面色一肅,一連報出十幾個牢房的編號。

莫問聞言,心中微微一愣,這些編號的牢房裡關押的全部都是七十二部落聯盟的人,山主點名要這些人,什麼意思?

(未完待續。) 那些編號的牢房關押的全部都是同一個聯盟的修仙者,嵇岳與虎戮雪便在裡面,徐老魔如此做,肯定有什麼目的。

「富大人,據我所知,這些牢房裡關押的全部都是七十二聯盟部落的修仙者,山主要這些人幹什麼?他們的修為可都不高。」

莫問淡淡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