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實話說,我的這條腿就是鳳姑讓孟頭領打斷的,為的就是讓我不敢反抗。」

村長將話題轉移,寒夏只是好奇的望著他,輕輕彈指,將先前官天三人的畫像收掉,一直沒有說話。

「但是就算是如此,老頭我還是在考慮著要救他們出來,無論是我的村民也好,還是那些被抓住的修仙者也好,都想讓他們獲救。

但是,老頭我人老力薄,這兩個孩子也不中用,力量也小,自保都已經很難了,我們不敢再有任何的奢望。

如今老頭我即將入土,所以還是希望姑娘能夠救下他們,也算是讓干月後繼有人了!」

村長絮絮叨叨著,說完他就扔下拐杖跪下了,椅子被打翻,身前的朱霖和馬毅見之,忙折身攙扶,卻被村長制止了。

「就算是要讓老頭捨棄我這條賤命,我也想讓這兩個孩子得到救贖!」 「我不是之前說了嗎?」

寒夏無奈的扶額,然後一字一句道:「我對你們的命一點興趣都沒有。」

想著,她頓了頓又繼續道:「我倒是對你們所說的那個守護的東西感興趣,若是能夠以此來交換的話,我想,我一定會想盡辦法救出你們的。」

「你不是也有姐姐和公子被困嗎?又有何資格與我們談條件!」

朱霖絲毫不客氣,聽到這話村長的臉都綠了,他可是親眼看到那扁擔變成霜碎在自己身後的。

這樣的修仙者存在,就算是百個朱霖都不是對手,還未等他說話,寒夏就又開了口,笑道,繼而大笑道。

「你也是小看了我家公子的本事,他多少次的逢凶化吉,我想,這一次他也是沒有問題的。

只不過他現在有非常緊急的事情要去做,不想浪費時間,而且我也想助他一臂之力,所以,我才能夠心平氣和的跟你們在這裡閑話。」

寒夏說著,然後又抿嘴笑道:「若是將我家公子惹怒了,也不知道他會做出個什麼事情來。」

說著,她又指著之前過來的方位,繼續道:「那邊有一個落城還有一個銅錢門,你們應該是知道一些的吧?現在那邊一團亂,造成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也和我家公子有關。」

她又用手環顧了四處,又繼續道:「我是沒有意見的,若是你們想讓我家公子將你們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毀掉的話,你就不用幫我,反正時間一到,他自己就能夠想辦法出來了。

你們以為我家公子文文弱弱的,好像風一吹就會跑,但是,若是當他認真起來,那樣子是很可怕的。」

說完,寒夏站定,站在陽光之下,又繼續道:「可以給你們時間考慮,但是也不要讓我等太久,若是我從外面攻入進去,也不能保證不讓干月受損,反正事成之後我們離開就是,這裡成什麼樣子,是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的!」

看她聳肩攤手,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村長心中已經很冰冷一片,面前的這女人不是說謊,她一定會這樣做的。

他能死,但是他唯一不能原諒的就是干月毀在自己手裡!

「就算是如此,我還是不明白,你想知道我守護的東西,又是為何?」

村長顫顫巍巍的問道,寒夏扯唇,然後慢慢道:「沒什麼,唯有好奇而已!」

說完這話,她往之前三人來的方向看了看然後快速道:「有人馬上要過來了,等一會兒我再來,你們仔細想一想,記得,不要讓我等太久,我可是沒有耐心的喔。」

說著,未等村長他們回答,寒夏右腳輕輕在地上跺了三次,將自己的印記完全抹去之後,她才輕點左腳尖,隨後身體輕飄飄的飛起,順手抹下一個簡單的結界,瞬間便不見了。

好像是原地消失了一般。

帶著花水離開,寒夏已經知道,這些人是一定會和自己聯合的,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將這一切仔細計劃一番,畢竟時間也不多了。

待離開很遠了,花水才認真問道:「寒夏姑娘你真的有那麼大的把握救出公子和蕭春姑娘他們嗎?」

聽到這話,寒夏卻笑了,她知道自己連花水都矇騙過去了,但是她沒有回答,只是指著蕭仙仙的方位道。

「我們先回去吧,想必現在你家小姐很想知道消息吧。」

「也是。」

見寒夏不回答,花水也不能追問許多,所以就不再問了,兩人往蕭仙仙所在的地方飛快而去。

還未等她們兩人見到蕭仙仙,這邊村長這裡就真的和寒夏之前說的那樣,有人來了。

而且,是來了三個人,那三個人一直是跟隨在小鳳身邊做事的壯漢,不用干體力,只需要揍人就可以了。

他們三人身上的傷都是這三人造成的,所以等他們出現的時候,他們多少是有畏懼心理存在的。

以為自己與那寒夏偷偷會面的消息被鳳姑的人發現了,所以這三人戰戰兢兢的,聽到有人喊他們,村長遲疑了一下,忙開了門。

結果他們並沒有進來,而是直接問道:「有沒有看到孟頭領,鳳姑現在正在找他?」

聞言,村長直接搖頭,將臉上的冷汗擦乾,這才躬身回答道:「沒有呢,回三位大哥的話,從打漁回來之後,就不見孟頭領的身影,也不知道他現在去忙什麼去了。」

「你們兩個呢?」

領頭的那個人好不客氣的指著站立在原地沒有動的朱霖和馬毅,朱霖忙上前,回答道:「沒有見到呢,三位大哥,我們才剛剛捕魚回來,剛剛的漁船裡面也不見孟頭領在呢。」

「對,對,我也沒有見到!」

馬毅忙應和著,就怕露出什麼馬腳。

他們可是知道的,之前他們送那三個修仙者過河的時候,孟頭領是躲在備用漁船裡面的,雖然他們知道,但是卻不敢說。

因為在之前,孟頭領已經警告過他們了,若是這件事情被小鳳知道的話,他一定會整死他們。

孟頭領肯定是能夠做到的,所以馬毅和朱霖才不敢說實話。

而且他們也好奇,孟頭領為何要跟蹤那三人,看樣子他也跟追著那三人進入到那個瓶子裡面去了。

聽到回答,這三人看樣子是有些不耐煩,那個領頭的聽完馬毅的回答,就轉身走了。

另外兩人見他走了,於是快速的跟隨上去,但是聲音依然傳來,冷漠不容抗拒。

「若是有他的消息記得儘早通知我們,惹到鳳姑的下場你們是知道的!」

「是是是,三位大哥走好,一旦有孟頭領的消息,若是我們三人見過他的話,一定會將三位大哥的話轉達給孟頭領知道,還請鳳姑放心。」

村長唯唯諾諾,忙應和道,看他們走遠不再回來他才終於鬆了口氣,身子一軟,直接滑落在牆根。

「沒有想到之前那姑娘竟然感應到了。」

「對啊,看樣子她也是有神識存在的,就和鳳姑一樣。」

朱霖攙扶著村長坐下,馬毅獃獃的站著,等到朱霖大喝他才如夢初醒。

待將村長安排好了,馬毅這才回神,木納的問道。

「吶,我說表哥,你說為何孟頭領會跟著那三個修仙者去,而且這是這麼多年的頭一遭啊,我都沒有想明白。」

「誰知道呢。」

朱霖站在村長身邊,然後轉頭過去,村長默默地對他點頭,然後他將村長交給馬毅,他便折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望著朱霖離去的背影,馬毅又到了村子身邊,然後低身問道。

「表哥好生奇怪,你發現了嗎?」

村長只是擺弄他那被汗水濕透的衣服,沒有理會他,他覺得要不了多久,方才那個姑娘又會回來。

既然鳳姑還沒有打算享用,所以他還是覺得應該在這裡等那姑娘回來。

「現在我已經老了,活不久了,若是能夠賭一把救出這兩個孩子就好了,但願別牽連了他們啊。」

村長靠在牆根,喘著粗氣。

見村長沒有什麼,馬毅便縮著頭去找朱霖去了,他很好奇,不知道朱霖想幹什麼。

可是等他急急忙忙的趕到朱霖房間的時候,悄悄的推開門,發現朱霖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也不見了。

「奇怪,我剛剛明明看到他進來的啊,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呢。」

馬毅摸著腦袋,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他便回到了村長身邊去,反正這樣的情況出現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而且這個院子是有後門的,如此破舊的院子,就算是翻牆出去也不稀奇。

這邊寒夏已經與花水回去了,正與蕭仙仙商量對策,而在那個密閉空間內的官天三人正觀察著霧氣天空的變化。

等寒夏花水與蕭仙仙她們見面之後不久,那個霧氣天空也散開了。

此時的天空,和外面的天空並沒有多大區別,雖然並沒有全部散開,但是也足以證明火攻是有用的。

望著明媚了好多的天空,魏涵無語,然後回頭道:「早知道我們之前就應該用火攻,不然的話也不至於被困在這裡這麼久。」

「確實也是呢。」

蕭春也附和,她的靈氣也耗盡了,現在的三人都沒有靈氣可使用。

說起來她的靈氣是在這個霧氣天空散開一大部分的時候消失的,當時她有非常明顯的感覺。

「被風掃林誤導了,沒有辦法,要不是蕭春想起,估計我也會忘記了這件事情。」

官天表示很抱歉,雖然早就已經猜測到,最值得懷疑的就是這個奇怪的霧氣天空,而現在他們也才將這個局面打破。

見蕭春正在祭出化雨鞭,卻失敗了,官天轉頭過去,道:「暫時估計是不能用了,現在我們只能用蠻力往前面沖了。」

「風掃林似乎還是那樣,一直在破壞,現在我們要對付風掃林了嗎?」

魏涵看了看,轉頭過來問道,官天也看了一眼,隨後才道:「估計是無用的,現在看風掃林已經受傷了,但是似乎一點都沒有對它造成影響,也不知道它是什麼做的,按照之前對付妖獸之類的經驗看,此時風掃林已經減少了攻擊力才對。」

眼見化雨鞭祭不出來,蕭春也只能放棄,聽到他們兩人談話,她就接話問道:「莫不是這風掃林又身體再生機能,所以才一直不見受傷?」

「古典書籍裡面倒是沒有記載個這個東西,只是說風掃林不容易受傷,就是這樣。」

魏涵道,官天往下面走去,兩人隨在身後,到了一半的山脈他才停住腳步,然後抬頭問道:「涵公子,現在你看看,之前我們遇到的那個霧氣天空可否就是幻境所成?」

聞言,魏涵抬頭認真看,確實,從這裡看去,能夠清晰的看到那被火焰驅趕之後,明媚的天空,而在那片明媚裡面,能夠更加清楚的看到,一片水流的翻滾。

那也不像是真實的水流,倒像是之前霧氣天空被火焰蒸發了之後,然後匯聚到一起,形成了如今猶如水流一般翻滾的局面。

但是,這並不是真的水,而是由之前的霧氣蒸發形成的水蒸氣那樣的狀態。

魏涵認真看了看,然後回眸,搖頭道:「這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水,應該是水霧之類的,既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水,我們所處的地方十有八九就不是幻境之中。」

「那就很奇怪了。」

官天摸著下顎,想了想,既然都已經將霧氣天空驅散了一些,那麼應該會有所發現才對。

「就是很奇怪啊,若是按照之前本公子所說的那樣,此處是一個封閉的空間,且還天地倒轉的話,那就更顯得奇怪了。」

蕭春也接話道,在兩人疑惑的目光追問之下,她才繼續道:「若是當真天地倒轉了的話,那麼霧氣天空被驅散了,出現的就不應該是水蒸氣之類的了,不是應該是陸地嗎?既然這種格局被打破了,為何現在為止天地都沒有轉換過來?」

「那麼這就證明,之前官兄的猜測是錯的咯?」

魏涵反問,但是一想,又覺得不可能,畢竟之前所猜測的都是合理的存在,除了官天的猜測之外,就當真是想不到其它說法了。

「就當我的想法是錯的吧。」

官天聳肩攤手隨後又道:「還真是抱歉了呢,將你們往一個錯誤的道路上拉了。」

「也不能這樣說吧。」

蕭春眯著丹鳳眼接話道:「要不是有本公子你的猜測,我們也不可能發現得了霧氣天空有問題吧。」

「說得也是。」

魏涵點頭應和,在未知的情況之下,能夠發現一些端倪已經很厲害,再說也是因為官天的緣故,現在他們才不至於一直沒有進展。

「看來還是我們考慮得不夠周全!」

官天凝眉想了想又繼續道:「不可能這裡面都是死門,一定會有生門存在的,一切的安排都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的地步。」

「既然在風掃林身子找不到破綻,在霧氣天空之中也找不到破綻,這樣的話,我們也只能再換一種思維模式了。」

魏涵道,隨後又繼續說:「看樣子布置這個結界的人是把任何情況都考慮到了,難怪說經過干月的修仙者都不見了呢。合我們三人之力想要破除這個結界都很難,更何況是那些個半吊子的修仙者。」

「也不一定都是半吊子吧,估計是真的遇到了無法逆轉的局面,就像是現在我們的局面一樣。若是下一次不小心進入到這個結界裡面的人,也說現在的我們是個半吊子修仙者的話,涵公子你又會作何感想呢。」

蕭春笑道,魏涵一聽,臉色有些變化,忙反駁道:「我們可不是什麼半吊子修仙者呢,若是我們三人合力的話,能夠將落城滅了都不一定。」

這可是事實,絕對的事實! 「就算是這樣,我們還不是一直困在裡面,沒有尋找到破綻?」

官天無語捂臉,然後繼續道:「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再等等吧,現在先找東西填飽肚子,再慢慢想辦法。」

「說得也是,但是我吃野果子也快要吃吐了。」

魏涵無奈,官天瞟了他一眼,然後聳肩道:「那你可以選擇吃還是不吃,你不吃的話,蕭春就不必那麼費心勞力了。」

「當然要吃的,若是因為此而餓死,那就真的是尷尬了呢。」

魏涵立馬反駁,自己只是發發牢騷而已,沒有想到這兩人還真的是當真了。

這還真是尷尬了呢!

裡面的三人正在等待時局的繼續變化,外面的四女正在商量著解救官天他們的辦法,都忙得不亦樂乎。

而同時,外面的局勢又再一次起了變化,因為官天他們還沒有落入結界深處,尚且還有反抗之力,所以小鳳就決定先享用了。

反正她覺得那三個文弱的人遲早會變成自己的祭品,因為三人的修為都不弱,所以花點時間也是應該的。

只是一直不見孟頭領這倒是讓她覺得不安。

他們的關係,並不像是表面上的那麼樣,大家都以為孟頭領一直受到小鳳的管轄,但是實際上,他們正在的關係是雙修。

因為孟頭領必須依賴小鳳獲得修仙之力,如此,他才能夠這樣聽小鳳的話。

畢竟,修仙者男人居多,女人太少,如此,這樣的情況之下,才是對小鳳這種人有用,也是因為了解這個,所以小鳳才將孟頭領管得死死的。

但是這一次,卻意外的出現了蕭春這樣的修仙者,是例外之中的例外,雖然她看不清蕭春的修仙路數,但是她卻知道蕭春的修為很高。

這也是為何之前孟頭領一直盯著蕭春看的原因,算算,蕭春應該是出現在此地的第四個女性修仙者,也是最厲害的一個。

小鳳一直在想,想著想著似乎是明白了什麼,但是,她又覺得無法置信,不一會兒,那三個尋找孟頭領的大漢回來了。

這三個大漢是干月人,從小就是混混,為了活命於是便做了小鳳的走狗,對小鳳簡直是言聽計從,也是因為這個,他們的日子才是關月人裡面過得最好的。

為了表示自己的決心,他們三人便將自己祖祖輩輩生活的房舍給燒毀了,從此他們沒有了歸宿,而小鳳這裡就成了他們最後的歸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