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娘親,你先醒過來讓我看看你再接著睡。」是她兒子和小胤胤兩個人的聲音。

夜冰依睜開眼睛,卻對上了無數雙飽含擔憂的眼神。

她看到屋子裡站了滿屋子的人。

「你這丫頭,你也真不把自己當成女孩子了,你懷著孕還敢上台比賽,幸好你的肚子的孩子足夠堅強,這次並沒有發生什麼意外,不過你可聽好了,從現在開始了,幾個月之內,你都不可以再大打出手了,聽到了沒有?!否則你的孩子可能就真的不保了!」龍星天盯著她,一臉嚴肅的告誡著。

夜冰依眨了眨眼,然後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中閃過一抹愧疚。

她知道錯了,她一定會改。

從現在開始,她不會再拿孩子冒險啊。

「桃花爺爺,你不可以跟娘親大聲聊天啦,否則會嚇到我妹妹的。」

「龍前輩,依依已經醒了,你可以下去休息了。」父子兩個一左一右,直接把龍星天給趕了出去。

龍星天氣得吹鬍子瞪眼,這簡直太欺負他老人家了。

然而父子兩個人的心思,如今都盯在夜冰依的身上,根本沒來得及照顧他老人家的心情。

「娘親,你別怕,我妹妹,

她沒事。」夜雲澈伸手拉住夜冰依的一隻手,安慰道。 「嗯,從現在開始,依依你什麼都不要管,我們也準備開始回彩翼學院那邊,直到孩子出生。」帝玄胤拉過夜冰依的另一隻手道。

夜冰依望著眼前這兩個男人,心中暖洋洋的,眼中閃過一絲感動,重重地點了點頭。

然後又看向屋裡的上官雲燁,還有跟著她們來到這裡的這一幫人,藍天雲,她大師兄,全部都在。

還有彩翼學院里的這些同學朋友,包括她徒弟慕容清清還有她兒子的好朋友,也都在。

夜冰依對他們笑了笑。

「多謝大家關心,以後大家有什麼難處,儘管告訴我,我會為朋友兩肋插刀。」

「現在你還說這些話,趕緊好好照顧自己才是。」上官雲燁上前對她輕輕笑了笑。

「沒錯,你就好好安心休養吧。」眾人紛紛附和道。

隨後,龍王和龍後走了進來。

龍後上前關切的問:「依依妹妹,你現在怎麼樣了?」

「我已經沒事了,多謝姐姐關心。」夜冰依坐了起來

龍後上前,佔了帝玄胤的位置,視線落在懷中的兒子和夜雲澈的身上。

雪羽立即跳到了夜雲澈的懷裡,用警覺的眼神看著龍后。

夜雲澈也緊緊的抱著雪羽,皺了皺眉頭。

龍后望著他們這個樣子,嘆了口氣道,「其實我們本來打算在你們比完賽之後就帶著雪羽離開。」她的話一落。

夜雲澈便道,「龍後娘親,你們可以晚點再走么?」

「不要!我不要和小澈兒分開。」雪羽大聲道。

龍后又道:「所以,我和龍王決定先去上古戰場那裡,找一樣寶貝過來。如果得到那種東西,雪羽就會很快的成長。」

「是嗎?那樣小羽以後就可以變得很偉大了。」夜冰依眼睛一亮,轉過頭看向雪羽,「雪羽,你以後一定要變得強大,然後就可以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了,好好聽你娘親的話,知道么?」

「嚶嚶嚶……」雪羽晃了晃腦袋,「可是我不想和小澈兒分開。」

夜冰依戳了戳它的小腦袋,「分開是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聚啊,你這次是去成長的,並不是一無所獲,你想想,你如今連小鳳凰都打不過,你丟不丟人?」

一聽到小鳳凰這三個字,雪羽嚇得立即縮回了夜雲澈的懷裡,然後露出兩隻眼睛,東瞅瞅西瞅瞅,看得眾人一陣捧腹大笑。

因為眾人都了解怎麼回事,他們平時在這裡也看過很多次雪羽和小鳳凰我們之間發生的有趣的事情。

實在是太逗了。

小鳳凰每次都追著雪羽跑,強行的調戲雪羽。

上官雲燁這些人無語的搖了搖頭,要不是他們的院長確定小鳳凰就是他們學校的守護神,他們也不敢相信小鳳凰就是他們學院的守護神。

他們偉大的守護神居然是一個小花痴。

「所以你這次是去學本事的,學好了本事就不用再害怕小鳳凰,不用再被小鳳凰給欺負了。」夜冰依又繼續說道。

「好,我一定要變強,我才不會害怕小鳳凰呢!」雪羽用一隻爪子拍了拍胸膛,保證的說道。 羅通剛一進房間,看到她這樣子,一愣,接着疑惑的問道:“你穿成這樣子,是要鬧哪樣?”

“你剛纔在電話裏不是對志凡說要聚聚嘛,那當然要出去嗨一番了。”沙雅扭動了一下身體,活動着手腳,理所當然的說道。

她的動作彷彿是爲一會的蹦迪放鬆身體。

“你腦洞開得可真大,我說聚聚,就是我們三個人說說話而已,哪兒說過要出去玩了。”羅通的話語中透露出他好像不怎麼愛出去玩。

喜歡玩遊戲,不愛出去玩,這是典型的宅男作風啊。

看不出來,羅通這個一副潮男打扮的三十歲出頭的老青年,會是一個宅男。

陳志凡看着他們想笑,這兩個個性迥異的傢伙,怎麼成爲搭檔的?!

果然,沙雅聽到羅通這麼一說,臉就垮了下來:“聚聚不就是出去玩嗎?三個人在房間裏就叫聚聚,不知情的還以爲我們在3p呢!”

臥槽,沙雅還真是語出驚人啊,這種話都說的出口,而且是張口就來,完全不以爲意的樣子。

羅通聽到沙雅的話,瞬間臉漲得通紅,像憋出了內傷的模樣,半晌,他纔好不容易吐出話來:“隨你吧,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接着他臉色嚴肅起來,話鋒一轉:“不過還是先將正事說給志凡聽,再說其他事。”

百萬可能 “嗯,你們先坐吧,我去給你們衝杯茶。”沙雅聽到羅通的話,也變得認真起來,她指向旁邊的圓桌,桌子旁有四把椅子,夠他們坐下了。

陳志凡和羅通就圍着圓桌坐了下來,兩人說了會閒話,沙雅很快用電燒水壺燒好水,衝好茶葉,就把的茶端了過來。

茶葉是酒店的劣質茶包,並沒有什麼茶香,唯有淡淡的苦澀。

不過談話的氣氛是有了,等沙雅也坐下,羅通喝下的第一口茶水下肚,他也不說話,取出手機,按了按,遞給了陳志凡。

陳志凡接過一看,手機屏幕上顯示着一張照片。

一個拳頭大小,五彩斑斕的不規則結晶體,它靜靜的躺在一塊黑色底的布面上。

陳志凡盯着照片,一直以來的輕笑漸漸消失,臉色變得凝重非常。

照片上,陳志凡居然能感到一股子驚濤駭浪的力量撲面而來。

等他看了一會,羅通目光看向他,開口問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陳志凡並沒有立刻回答他,而是在沉默中搖搖頭,卻又點了點頭,搞得羅通沙雅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到底知道還是不知道。

陳志凡很確信自己沒見過這種東西,他一向記性很好,不可能記錯。

但這東西只憑照片就讓他有一種威壓降臨的感覺,能肯定這東西肯定不是凡品。

所以彩色玻璃圓球,寶石原礦什麼的,就立刻被他否定了。

想了想,陳志凡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具體是什麼我雖然沒見過,給不出答案,但我能感覺到,它是一種具有很大能量的物品,一定是個很神奇的東西!”

聽到這話,羅通和沙雅對視了一眼,然後羅通給陳志凡豎了一個大拇指,敬佩的說道:“不錯,沒見過這東西,卻能追本朔源的道出這東西的有很大能量,看樣子志凡的境界,已經非我和沙雅能及的了。”

陳志凡對羅通話裏的敬重不爲所動,他只是目光一動不動的看着照片裏的東西,實在有些好奇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問道:“那,這是什麼東西?”

“舍利子。”沙雅的嘴脣動了動,輕輕的吐露出了陳志凡想知道的答案。

“舍利子?!”陳志凡先是有些驚訝,接着便釋然的說道:“確實,也只有得道高僧圓寂後留下的這種東西,纔會讓我感受到磅礴的能量了。”

“不錯,舍利子是高僧坐化得來,是他們一生中精、氣、神的具現化,相傳,修爲越是高深的僧人,坐化後出現舍利子的機率就越大。”羅通點點頭,然後在一旁爲陳志凡作進一步的解釋。

“可是,既然它叫‘子’,我想應該是很小的東西,爲什麼你們照片上的會這麼大?”陳志凡的眉毛動了動,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這是佛祖留下的舍利子。”沙雅的話很簡練,但已經道出了這舍利子的來歷。

“佛祖?你是說,釋迦牟尼?!”陳志凡頓時驚呼道。

他本身不信任何教,所以直呼這些名諱倒沒什麼心理負擔。

可得知竟然是佛祖的舍利子,就讓他有些不淡定了。

佛祖釋迦摩尼,在佛教的地位,和道教的三清道祖差不多,屬於超然的神話存在,想不到,現實里居然有佛祖的舍利子,怎能讓陳志凡不驚奇。

“是的。”羅通和沙雅齊齊點頭,再次證實這確實就是佛祖的舍利子,而羅通沙雅完全沒有理由騙他,所以,這肯定是真的了。

所以陳志凡現在只關心爲什麼羅通沙雅會讓他看這張照片,他隱隱有了些猜想,但還是想問清楚,便開口問道:“那你們,給我看這佛祖的舍利子照片是有何用意。”

“傳說佛祖坐化後,整個身軀都化爲了舍利,原本保存在天竺雷迦音寺裏,可是後來天竺被外來者入侵,幾經滅國,外來入侵者卻不信佛教,佛教被當權者打壓,信徒也被屠戮一空,天竺被新興的天竺教佔據,有有識之士的信徒就將佛祖的舍利帶出了雷迦音寺,幾經周折後,舍利四分五裂,分散成無數碎片、碎塊流傳在世界各地。”羅通卻沒急着回答他,而是道出了這佛祖舍利子的來歷。

他頓了頓,喝了一口茶,順便再次組織了一下語言,又接着說道:

“而照片上這一塊,是其中最大的一個部分,屬於佛祖的心臟部位,據考證,應該是玄奘法師帶回唐朝的,敬獻給了唐太宗,唐太宗視爲至寶,和他最愛的書聖王羲之的《蘭亭序》等同相待,據說後來被唐太宗和《蘭亭序》一樣,一起陪葬了,不過再後來,不知怎麼地,民國時候它又重見天日,被天皇特使帶回了東瀛,新華夏神州成立後,在愛國華僑的幫助下,這顆舍利子,幾經流傳,終於又回到了祖國的懷抱,收藏在帝京皇宮博物院裏,可以說是我們華夏神州的瑰寶,屬於國寶重器,這次香都市博物館紀念建館一百週年,爲了配合館慶,和帝京博物院溝通了好久,就從皇宮博物院借來展覽,而且據我所知,香都博物館同皇宮博物院,或者其他博物館借來的東西還有很多,應該是爲了這一百週年大慶錦上添花。” 眾人又被它這認真的小模樣給逗笑了,看來它還是真的很害怕那隻花痴的小鳳凰的。

同時也很羨慕雪羽,他可是真正的是龍太子,現在別人看到他都要繞著道走,他一個不高興,他娘親就會把那人搓圓捏扁,然後給踩爆,但是爹,跺跺腳就可以把人給踩死。

「太好了,我現在不用和小澈兒分開了。」此刻雪羽和夜雲澈兩個才反應過來,那麼現在他們暫時還不用分開。

「妹妹你好好休息,晚上我再過來看你。」龍后又對夜冰依說了一會兒話,便和龍王走了出去。

「娘親你好好休息,我們先出去玩兒了。」夜雲澈在娘親的臉頰上親了一口,然後就帶著他們的小夥伴們一起出去溜達去了。

在龍王城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他們每天都去好幾個,現在都還沒有玩過來呢。

帝玄胤一臉黑線的擦了擦留在夜冰依臉上的口水印,要不是一屋子這麼多人,他也想上去親一口。

真是的,熊孩子都多大了,還這麼沒規矩,他娘親是他能隨便親的么?

看到帝玄胤的表情,夜冰依不由翻了個白眼,這傢伙連孩子的醋也吃,他還能不能行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皆是無語的翻白眼,他們這一大屋子裡有這麼多光棍,難道他不清楚嗎?還是要來打擊他們,再刺激刺激他們,他們可就要瘋了。

「行了,你們夫妻倆有什麼話趕緊說。」藍天雲看不下去了,率先出聲道。

「是這樣的,現在都比賽完了,我們也要回去彩翼學院。

在這個大陸上,強者之路還有很長,當然大家也可以選擇不問江湖,歸於田野,過著自己幸福的小日子。

所以我想說的事情是,大家都是一家人,如果大家願意繼續跟著我們在一起,然後一起變得更加強大成長,我們很歡迎就算,但大家想要去過自己幸福的小日子,我們也歡迎,總之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麼事情都儘管來找我們。」

夜冰依望著眾人說道。

「我無所謂,反正我和靈兒是一家,靈兒去哪裡我就去哪裡。」藍天雲第一個說道。

他拉著帝靈兒的手。

帝靈兒看了他一眼,沒有躲開他,微微一笑道,「哥哥和嫂嫂在哪裡,我當然也在哪裡啊。」

「小師妹,我們也是,這段時間我們都太閑了,我們也要增加磨練。」皓月也拉著千歌說道。

「為師一大把年紀了,但是精神依舊不老,也想要多多活動。」清樂大師也站在了皓月這邊說道,他都願意繼續追尋夜冰依。

夜冰依挑了挑眉,她又豈不知師父的小九九?師父那還不是看上了自己的獨門秘方,想要從她的手裡摳出去幾個丹藥方來煉製丹藥么。

「師父,你這麼喜歡煉製丹藥,不如我直接在學院給你掛個牌子,讓你招生,然後你做他們的老師如何?」

「這個嘛……」清樂大師瞬間有些猶豫了,畢竟他的一生有夜冰依跟皓月這兩個徒弟就足夠了,再多的話他嫌麻煩。 「我看如此甚好。」帝玄胤直接接過夜冰依的話,一錘定音。

清樂大師瞬間擦了把汗,有些無語,怎麼就這麼草率呢?

這不是日後再給他增加麻煩嘛。

「師父放心,我不會讓你白白勞累的,只要你能夠教出出色的弟子,我就會給你丹藥方。」夜冰依用丹藥方來利誘他。

清樂大師瞬間沒節操的一拍大腿,「好!就這麼決定了。」

他的大弟子皓月頗為無語的搖了搖頭,「那好吧,我也給師父你幫忙打下手。」

「好啊好啊。」清樂大師摸了摸鬍子,又看了看他和千歌兩人,「嘿嘿,到時候挑個好日子,你們都把婚事給辦了吧。」

「師父這個主意好。」

夜冰依的眼睛也一亮,「是該辦辦喜事了。」

皓月和千歌兩人對視一眼,千歌的眼中閃過一抹嬌羞。

「好啊好啊,順便把我們的婚事也一併給辦了吧。」藍天雲毛遂自薦的也加入其中,舉手道。

帝靈兒立即一副事不關己的轉過頭,默不作聲。

藍天雲急得忙扯著她的袖子,「姑奶奶呀,你倒是答應不答應給個話呀。」到最後,藍天雲很沒面子的摸了摸鼻子,「那好吧,等去了之後再說吧。」

「師父,你們走的時候千萬不要忘記帶上我呀。」慕容清清從人群中站了起來,大聲說道。

「你?」夜冰依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道,「慕容大人和慕容夫人會同意嗎?」

「我,我這就回去告訴父親和娘親,我已經下定了決心要跟著師父你學才藝,他們肯定會同意的,不同意也得同意。」說完,慕容清清便風風火火的跑回了家。

夜冰依莞爾一笑,卻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畢竟這丫頭可是慕容大人,慕容府的千金,慕容大人家唯一的一個女兒,他們怎麼捨得讓他們的寶貝女兒跟著她走呢?

等慕容清清回去,說不定慕容大人直接把她給控制起來,關進屋裡不準出來還差不多。

這時,一個綠衣小女孩走了過來。多日不見,她已經長高了不少了,這個的速度可謂非常奇怪,和夜雲澈差不多了。

小女孩的後面還跟著幾個小矮人,那小矮人也穿著綠色的衣服。

小女孩正是當初的小精靈雅雅。

「依依娘親。」小精靈來到夜冰依的跟前,握住她的手,解釋道:「這是我的族人,我也要離開了。」小雅顯得很是悶悶不樂。

「多謝夫人多日以來的照顧,不過我族如今有事,現在必須要帶著小小姐回去了。」 雁歸紅樓 那小矮人對夜冰依道。

小雅抿著小嘴,精緻的小臉寫滿了不開心,夜冰依微微驚訝,隨即忍不住捏了捏小雅的小臉蛋,「你要回去了么?

不過,小雅可不可以晚兩天再走,因為再過兩天就是小澈哥哥的生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