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妖神逆!」之前與聶天對話的少女,目光中出現震驚,沒有人能想到,失傳了三千年的妖神逆,居然會在這少年身上展現。

那妖俊青年的神色也出現了驚恐,他的目光望向身後之人命令道:「你們其中一人退出試煉場地,向家族稟告,就說妖神逆從新現世,蒼龍宮有死灰復燃的跡象!」

「是!」

就在這時,一人彎腰行禮之後,便就退出了試煉場地。

「失傳了三千年的妖神逆,再次現世,而且還在一個無名的少年身上展現,這可有趣了!」那少女目光中透露著一抹微笑,感覺此事越來越有趣,越來越複雜了。

大戰逃跑的聶天,展翅千米馳騁於這片夢境空間,這一刻的他俯身降落在了一片綿綿萬里的山域。

他很想了解這裡的情況,但剛才的那些人因自己來自一個個小小的地方,對自己殺之而後快,想要從他們嘴中了解情況,看來並非易事。

但是莫蒼龍既然在書中所載,讓他進來取妖獸之靈,肯定與進入天格殿第九層有著莫大的關係。

「跟我來!」然而就在這時,聶天隱隱聽見背後有著一道及其熟悉的聲音響起,猛然回眸,只見一張久別而又熟悉的絕美臉龐映在了眼眸之中。

「若雪!」聶天聲音顫抖,目光看著那有些憔悴的少女面孔,一筐熱淚滾滾而下。

此少女,不是她人,正是在魔龍村消失已久的林若雪,此時的林若雪脫去了當年的幼嫩之氣,有了幾分成熟的氣質,簡直是美艷不可芳收。

「別說這麼多,先離開這裡再說!」林若雪美眸盯在聶天身上,同樣熱淚滿眶,但後面的人就要緊隨而至,而且聶天又展現了妖神逆,把自己逼入了絕地,聶天對這一切不清楚,林若雪卻相當清楚。

繼而一把拉起聶天的右手,在綿綿萬里的山域中穿梭而行,而被林若雪拉著右手的聶天心中雖有激動,但也對林若雪的實力暗暗心驚,顯然這林若雪自從魔龍村一別之後,實力已突飛猛漲,突破了太虛五重之境。

如今太虛四重境的聶天並不是說天賦比林若雪差,原因只是現在的林若雪修鍊的資源比聶天強上太多。

大約在穿梭一個時辰左右,他們兩人終於降落在了一處山坳之中,這處山坳四面環山,極其隱蔽。

豪門盛寵,我的千金小姐 此刻聶天看著林若雪的目光,露出一抹激動,在一年前,他原本以為林若雪死在了魔龍村,如今再度相見,顯然很意外,很激動。

「聶天,嗚嗚嗚……」猛然間,只見林若雪一頭扎進聶天的懷裡,嗷嗷哭了起來,悲痛欲絕:「你知道嗎?我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你知道嗎我一個人在哪不熟悉的地方有多麼的孤單!」

「好了,我的好妹妹,如今不是見到我了嘛!」聶天拍著林若雪的肩膀安慰道。

許久,林若雪才從聶天懷裡移開。

「我知道你有很多話要問我,現在問吧!」林若雪擦乾眼淚,美眸一眨不眨的看著聶天,等待著聶天的問話,如今的林若雪已沒有了當初那刁蠻的習性,現在的她就像一個嬌滴滴的大小姐,氣質無比高貴。

「魔龍村覆滅之後,你去了哪裡,你知道嗎?我找你找得好苦!」聶天強行壓制了心中的激動,繼而說道。

「就在魔龍村發生異變的時候,我被數名黑衣人圍攻,最後重傷昏死過去,在我醒來之後,發現自己已躺在一個非常陌生的地方,然後才知道我是被聖域中州的神女宮宮主所救,如今的宮主已是我的師尊!」

林若雪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美眸中出現幾許悲痛的神色,魔龍村覆滅,她的心痛絲毫不亞於聶天。

「你的師尊為何這麼巧在那時出現在魔龍村?而且又這麼巧救了你?」這一刻聶天隱隱感覺,這一切似乎太過巧合,巧合太多,必有因,因此他自然懷疑林若雪目前的師尊有可能就是覆滅魔龍村的元兇。

「你是在懷疑我師尊?」林若雪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隨即又道:「我之前也是與你有著同樣的想法,但經過種種跡象表明,魔龍村覆滅之事跟我師尊毫無關係,這一切就是巧合!」

「那你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你師尊為何會在魔龍村覆滅時,出現在魔龍村一帶?」聶天說道,他自然知道林若雪不會騙他,只是他怕林若雪涉世未深,被他人蒙蔽。

「一年前我師尊與其他六大勢力剿滅劍家,眼看劍家就要覆滅,卻不料突然殺出一個黑衣強者,救走劍家少主,而且我師尊也在與這黑衣強者一戰之後身受重傷,丹田元氣受阻,唯獨困龍草可救,你也知道困龍草只在南海一帶才會有,而且我們魔龍村正是生長困龍草的一帶,就……」

「等等……」

「你說的劍家,這劍家的先祖可是叫劍無雙?」這一刻,聶天猛然打斷了林若雪的話,同時他的心也隨著猛烈的顫抖著,若所料不錯,這救走劍家少主的黑衣人正是救劍南星兄妹的那個神秘人,換句話說,林若雪口中所說的劍家就是劍南星的家族,正好在一年前,劍南星家族遭遇了滅頂之災與林若雪口中所說的劍家,時間,地點都及其吻合。

「好像是叫劍無雙,不過我也不太清楚,這一切都是我從別人口中所得的消息!」這一刻林若雪猛然感覺到聶天身上瀰漫起淡淡的殺意,有所疑惑的道:「咦,你怎麼知道劍家,難道你去過聖御中州!」

「沒……沒有!」聶天收斂起瀰漫的殺意結巴的回答道:「這……這隻不過是我在無意中所得的信息,你不必太過放在心上!」

聶天又怎能忍心說出這一切的事實呢,難道他說林若雪一向尊敬師尊是他的大仇人呢,這樣的話,讓林若雪情何以堪,讓林若雪怎麼抉擇,到頭來最痛苦的也只有林若雪。

「嗷,對了,你是怎麼發現我的,當時我與那些人大戰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你在其中啊!」聶天急忙轉換話題道。

「只是你沒在意而已,其實我就隱藏在他們其中,當我發現你時,覺得很意外,這試煉場只有聖御中州二十七大絕頂勢力的天驕才有資格入內,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林若雪美眸看著聶天,一眨一眨的說道,顯然特別好奇。

「這說來話長,等以後我再細細的告訴你!」聶天不是不想說這一切的事實,只是他覺得關於莫蒼龍一切的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更何況林若雪的師尊乃是蒼龍宮的大仇人,不是他不相信林若雪,只是凡事都有個萬一。 「好吧!」林若雪美眸盯著聶天淺淺一笑的道,也沒有去追問,她知道聶天既然不願意說,必然有難言之隱。

「哦,對了,你還記得鄭道嗎?」這一刻,林若雪的笑容及其神秘,使得聶天銳利的目光中透露著一抹疑惑:「難道,你認識鄭道?」

「何止認識,我與他還相當熟悉,在聖域中州,這一年中我也只有他一個朋友,可惜他現在已不在聖域中州,他已去尋找屬於他的武道巔峰!」林若雪眼睛一眨一眨的說道,神色中透著幾許惆悵。

「莫非鄭道之所以到南海,是你一手安排的?」聶天大有所悟的道。

「當然了,我求了他很多次,他才願意去南海助你一臂之力的,不然你以為無緣無故會有一個這麼強大的天驕,毫無條件的去幫你!」林若雪含著一抹微笑道。

「難怪,既然是你安排的,這一切也得到了解釋!」聶天的眼神露出一縷感激之色,昔日在赤魔山虛擬秘境中,若不是鄭道引導他去密洞斬殺九頭巨蛟,得到一場大機遇,使得境界提升一層,也不會在風雷台之上大顯神威,強勢誅殺南海八傑數人,更何況那威力無比的七殺劍步也是鄭道相贈與他,這也使得他在風雷台之上有了一個強大的底牌,才會平步青雲奪得了風雷台第一席位。

「其實鄭道並非是他的真名,他的真名乃叫鄭千秋,之所以他會改名,完全是為了更方便與你接觸!」林若雪解釋道。

「鄭千秋?就是上一屆諸天榜第一人的鄭千秋?」聶天震驚的說道,昔日劍南星向他提起過關於鄭千秋之事,而且那時劍南星還說如今的鄭千秋已邁入了洪武之境,天賦及其強大,現在再度聽到林若雪提起,才恍然大悟,難怪鄭道如此厲害,原來鄭道與鄭千秋是同一人。

「咦!你知道誅天榜?」林若雪美眸中透露著驚疑,顯然很意外。

「最近才聽過,而且我還知道再有兩年,這一屆的誅天榜大會就要舉行!」聶天說話的同時,目光中出現一抹堅定,這一屆的誅天榜,他聶天絕不會錯過。

繼而,林若雪想想也就釋然了,畢竟誅天榜名氣太大,聶天知道也不是什麼稀奇之事,隨後林若雪擔心道:「你剛剛與那些人大戰時所施展的妖神逆,以後還是少用為妙!」

「你怎麼看出我施展的是妖神逆!」聶天沒有回答,反問了一聲,似乎已想到什麼不好的事,這妖神逆可是出自莫蒼龍之手,一旦施展,必然會暴露身份。

「我沒有看出,而是你剛剛一戰之中,被他們看出了,他們還說你施展的妖神逆已失傳了三千年,說你跟什麼蒼龍宮有著密大的關聯!」

林若雪此話一出,使得聶天心頭猛然一驚,暗暗自幸,還好若雪提醒的早,若不然日後到達聖域中州,絕對會給自己遭來天大的麻煩。

「對了,什麼是蒼龍宮?」林若雪見到聶天面部微微有些變色,忍不住問了一聲。

「蒼龍宮只是一個三千年前被覆滅的勢力,我機緣巧合之中得到了他們的功法!」聶天隨便解釋了一聲,隨即又道:「對了,這件事你不要與任何人提及,即使對你師尊也不要透露半字!」

「恩!」聽到聶天的叮囑之言,林若雪似乎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繼而點了點頭。

然而,就在這時,聶天全身毛孔感覺到一股冰冷的氣息向他撲來,目光轉過,看到了一頭巨大的花斑豹,而且它那雙碧綠的瞳孔正在死死盯這他。

只見這頭花斑豹背生雙翼,頭生菱角,然若金角天馬,然而給人一種很凌厲的感覺。

「雙翼金角豹,妖神逆之上排名第三十六名,攻擊非常凌厲!」聶天目光一凝,他看到的妖獸正是妖神逆功法簿上有所記載的存在,這試煉戰場可真是個奇異之地。

這一刻,林若雪也注意到了,使得她心頭一驚,對著聶天叮囑道:「此妖獸是太虛五重之境,不是你能夠抗衡的,你還是退後些,讓我一人對付它吧!」

林若雪自然知道聶天乃是太虛四重之境,比自己還差一個等級,雖然她不懷疑聶天的實力,但是聶天畢竟與目前的妖獸差距甚大。

然而讓林若雪詭異的是,這雙翼金角豹似乎與聶天有仇一般,死死的盯著聶天,直接無視她。

見此一幕聶天心中也很鬱悶,難道它看我好欺負?

此刻,雙翼金角豹的身軀懸浮而起,眼睛中透露著及其的陰毒,盯著聶天,從他眼眸中爆發的恨意,聶天都能夠清晰的感知到。

聶天渾然不知,之所以這妖獸只死死的盯著他,而無視林若雪,完全是因他修行了妖神逆。

妖神逆,以妖之精血為引,幻化妖神,故而達到人與妖的完美契合,也正是此原因,才惹到這雙翼金角豹對他相當仇視。

猛然間,只見雙翼金角豹四足一登,它龐大的身軀往聶天衝擊而來,速度快到極致。

「讓我來!」

這一刻,聶天見林若雪起身向前,聶天一把拉過,剎那間身上的氣勢爆發開來,菩提掌印閃爍起萬道金光,掌印直接呼嘯而下與金角豹的攻擊相撞,然而讓聶天意外的是,菩提掌印居然破碎。

恐怖的力量直接往聶天席捲而來,使得聶天與林若雪腳步後退。

「你不是它的對手,讓我來吧!」林若雪有些擔心的道,然而聶天心中隱隱感覺極沒面子,瞬息激發了他心中的傲氣:「孽畜,受死!」

話落,七殺劍步中的第一步初步秒殺綻放而出,速度如同一道流光,猛然間往金角豹衝擊而去。

「吼!」只見金角豹仰天一聲怒吼,恐怖的殺戮之氣從口中席捲而出,凝聚一柄攻擊長矛,朝著襲來的聶天刺殺而出。

聶天身軀彷彿化作虛擬,步伐行走七星之位,使得這片空間爆發出萬丈星光,無比璀璨,瞬息之間一柄流星劍芒射殺而出。

金角豹毫不示弱,長矛再現,他的龐大身軀壓后,朝著聶天撞擊而去,恐怖的速度,尖銳的犄角,使得他攻擊翻倍,觸者必死。

「好一頭金角豹,攻擊既然這麼強悍,它的妖獸之靈恐怕也很剔透吧!」聶天見流星之劍被金角豹破去,面色沒有擔心,反之竊喜。

這一刻,星辰再度爆發,聶天腳下北斗七星布列而成,腳步順著方位踏出,所爆發出的流星之劍也跟著越發的狂暴起來,如驚雷咆哮,使得天地間一聲巨響,星辰之劍斬落而下。

金角豹發出恐怖的怒吼,然而聶天的星辰之劍無比強勢,所有的攻擊都被劍之鋒芒剿滅掉來,隨著這一劍也將金角豹全身覆蓋,無路可退。

聶天雙腳漫步在星辰之上,再度一劍爆發,斬在了金角豹的頭顱之上,轟隆隆的巨響,天地顫抖,下一刻只見金角豹偌大的身軀墜落在了地上,隨即他的身軀虛幻了起來,只留下一顆靈珠。

「妖獸之靈!」

見此一幕,聶天心頭一動,隨即他的掌印化成一道漩渦,將那妖獸之靈吞沒掉來,下一刻只見聶天的身體瀰漫出一股若有若無的妖氣,同時他的雙眸妖光閃爍,顯然妖之武道意境提升許多。

「這排名第三十名的金角豹,它的妖之靈珠對我妖之武道意境的升華都有這麼大的用處,那麼排名前十的妖獸,豈不是對我更有益?」想到這,聶天心中有些期待起來。

然而,一旁的林若雪目光中卻出現了一抹震驚,心中暗暗想道:「這雙翼金角豹,即使我對付,想把它誅殺,恐怕也要費一番周折,而聶天只不過是太虛四重境,攻擊竟然如此強橫,數個呼吸間便就把它誅滅掉了,這等天賦就算到了聖御中州,也很是可觀的吧!」 聶天所展現出的天賦,即使林若雪也微微驚訝,自從魔龍村一別之後,就沒見過聶天,對於聶天所做的一切,自然也不知曉,至於以前對聶天的大致了解,還是從鄭千秋口中所探來的,那時她只是聽到鄭千秋曾說,聶天的天賦很不一般,如今看到聶天越級斬殺如此厲害的妖獸,心中對於聶天彷彿從新認識了一般。

繼而聶天目光轉過,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對著林若雪道:「走吧,是時候離開此地了!」

在試煉場只有一天的時間,如今時間耽誤的太多了,他自然不想再浪費時間,畢竟他進來可是有任務在身。

「恩!不過外面還有好多人在虎視眈眈的盯著你,難道你不怕嗎?」林若雪有所擔心的道。

「怕?」聽到林若雪的話,聶天眉頭一皺,他什麼時候怕過,即使面對洪武境強者,他聶天也沒怕過,更何況這試煉場的幾人。

「好了,走了別再磨蹭了,我知道你為我好,但是我也不能見勢就怕,大不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更何況,即使在這裡戰死了,也不一定是真的死去!」聶天目光看著林若雪微微笑道,無比坦然,宛若像個沒事人一般。

「恩,好吧!」林若雪無奈,也只有順從聶天離開此地。

隨即,聶天牽著林若雪的右手穿梭在這茫茫的山域之中,清風拂起他們兩人的長衫,看上去彷彿就是一對神仙伴侶。

然而,就在這時,只見遠處一道靚麗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正前方,美眸閃爍的看著聶天兩人,此女子正是之前與聶天對話的少女。

「咦,你認識他?」只見那少女美眸中閃過一道疑惑之色,顯然很意外,林若雪怎會與那無名小子在一起。

「我們是剛剛相識不久,怎麼,難道姑娘有疑問?」

還沒等林若雪說話,聶天瞬息把話接了過來,這也使得林若雪美眸中露出一抹疑惑之色,顯然她一時還沒領悟聶天為何會這樣說。

其實聶天之所以說認識不久,原因無他,只因他不想牽連林若雪,或者再說遠一點,他不想牽連神女宮,畢竟一旦被人知道蒼龍宮的傳承者與神女宮的聖女有著解不開的關係,那麼神女宮恐怕也會成為眾矢之的吧,畢竟蒼龍宮的仇敵太多。

「剛認識,就牽上手了,這也太快了吧!」那少女顯然不太相信聶天之言,然而聶天卻無所謂,對於眼前那盛氣凌人的少女,聶天可謂是一點好感都沒有,繼而聶天道:「難道,不行嗎?」

「可以!不過你的運氣倒是很好,居然傍上了神女宮的聖女!」那少女鄙夷的看了聶天一眼,顯然認為聶天對林若雪有企圖。

「嗷,對了,你真的是九極宮的人?」繼而那少女又繼續道。

「不是!」聶天沒好氣的道:「那你呢? 總裁追妻之落跑甜心 你又是什麼人?」

「真是可笑,你既然知道這試煉場是妖獸獵殺試煉場,竟然不知道我是誰?」少女看著聶天的目光,隱隱透著一縷冷芒道:「天命王朝,二十七大絕頂勢力,只有這些勢力的天驕方可有資格踏入此地,這些勢力所擁有進入這裡的傳送陣被三千年前的莫蒼龍摧毀不少,導致許多絕頂勢力的天驕沒法入內,而時至今日,只有九大勢力能夠進來,你居然還問我是誰!」

「不好意思,你說的這些我都不知道,我也不想去了解!」 妖孽奶爸在都市 聶天平靜的回應一聲,然而他的心裡卻翻起了一陣陣浪花,看來是該出去了,南海太小。

「你……」

「哼!別怪我沒提醒你,你暴露了妖神逆,有不少人已經注意到你了!」少女冷哼一聲說道。

然而此言一出,聶天對她的改觀也增加了幾分,雖面前的少女盛氣凌人,但是心腸倒是不壞,不然也不會提醒我,這種脾性可能是她家族慣出來的吧,畢竟她一出生,身份就與平常人有著天壤之別,有著大小姐脾性也說的過去,聶天想到這些之後,隨即聶天說道:「那我先謝謝了!」

「既然你不知道她是誰,我就來告訴你吧,她所在的勢力名為方雲閣,同樣也是二十七大絕頂勢力之一的弟子,至於那九極宮簡直就是不堪一提!」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不遠處響了起來,聶天目光轉向聲音響起之處,只見一名青年飄然而來。

「葉鋒,怎麼哪裡都有你!」少女淡淡的說了一聲,此人乃是聖域中州的葉家之人。

「難道我就不能出現在此地嗎?」冷鋒淡淡的笑了一下,繼而目光望向林若雪道:「想不到神女宮的聖女也在啊!」

林若雪微笑的點了點頭,表示示意。

繼而只見冷鋒目光瞟向聶天繼續道:「我知道你是來自哪裡,如果我猜的沒錯,你應該來自一個叫神武界的地方!」

聞言,聶天目光一驚,他沒想到此人居然知道他的來處,隨即問道:「閣下是何人?」

「我叫葉鋒,聖域中州葉家之人,實不相瞞,三千年前圍剿蒼龍宮的七大勢力中,也有我葉家的人,只是我從來不屑他們所做之事,三千年前莫蒼龍一手創下蒼龍宮,威震一時,說實話即使我這個後生晚輩也相當佩服一代天驕莫蒼龍,只可惜……」葉鋒感嘆了一聲,沒有繼續往下說。

「在下確實來自神武界,我名聶天!」聶天聽到葉鋒的一陣感慨之言,原本仇視的目光,瞬息變淡了許多,既然此人如此豪爽,聶天也不介意他的家族與蒼龍宮有著什麼世仇。

「聶天,這試練場地兇險重重,不如結伴而行如何,這樣相互也好有個照應!」葉鋒豪爽的說道,只是眼眸中卻閃現一抹異色,只是一閃而逝,聶天並未發覺。

「既如此,在下求之不得!」聶天點了點頭,繼而目光瞟了一眼林若雪回應道。

「不知林姑娘與千夢琳小姐可願一同結伴而行?」繼而葉鋒目光轉過,看了她們兩人一眼問道。

「我願意!」林若雪答道,她自然跟隨聶天而行,而千夢琳卻拒絕了葉鋒之言,轉身往它處走去。

「我看你身上妖氣濃重,是不是得到了妖獸之靈?」葉鋒目光看著聶天問道。

「恩,這獸靈是幹嘛用的!」聶天問道。

「你不是來自神武界嗎,誰都知道神武界乃是歸蒼龍宮所有,你既然借著神武界到達這地方,卻不知道獸靈該如何用!」葉鋒目光透露著一抹疑惑之色道:「你也應該明白,妖神逆想要升華,唯獨這裡的獸靈可以相助,然後藉助獸靈之物,引動你體內的妖血,方能讓妖神逆達到妖神逆真正的意義!」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多謝葉兄教導!」聶天似有所悟的感激道。

「既如此那就走吧!」葉鋒點了點頭道。

…………

神武界外,如今已經硝煙四起,因帝家與任家叛變,歸順了九極宮,使得神武島之人死傷慘重,甚至蕭遠山與慕容昊都已重傷,而且楚擎天與劍南星等人也被九極宮與神龍教之人逼入了絕地,九死一生。

而莫傾城與楚長風沒有任何行動,雙雙返回了烏蒙絕谷,沒有理會此事,原本莫傾城曾勸楚長風助神武島一臂之力,而被楚長風拒絕,他告訴莫傾城,此事因聶天而起,就要聶天自己去解決,楚長風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他認為一個天驕崛起,必然要經得起任何大風大浪。

除此之外,天雲宗的千山絕與葬天雖很想幫神武島,但是想到他們實力低微,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故此也離開了神武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