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和雷奧德是摯友。」

「哼!」

道森輕哼一聲,久違的笑意從新回到臉上。

「原來是這樣!」

這單買賣找到道森,原因有兩個。他的能力,以及他的私人關係。

得確,在赫瑪爾頓想奧做什麼事情而不被雷奧德知道,幾乎是沒有可能的。

但,萬事總有例外。

沒有人會想到一個人會背叛自己的摯友的。至少,等對方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維拉爾早已完成了所有的計劃,並且搽乾淨了屁股。

「我是不是沒得選擇?」

「準確的說是的!」

從道森知道這件事開始,他就沒得選擇了。無論做,或者不做,他都會死。

不做,貴族們會找借口乾掉他。做了,曾經的摯友不會原諒他。但是如果做了,他的兒子可以擺脫奴隸的身份了。

或許這是唯一的好消息吧。

……

「道森?道森?」「嘿!」道森被人從回憶中拉回到到現實。

「嘿!你沒事吧?」

尼斯本騎著馬,盡量控制坐騎靠道森靜一點。拍打著道森的肩膀,關切的望著他。「你這樣,我怎麼放心離開。」

「我沒事!」道森加重語氣強調道,同時拿掉尼斯本搭再自己肩膀的手。「我沒事,按我說的去做就行。」「可以么?」

尼斯本不明白道森為什麼會突然發火,只好雙手做出暫停的動作。

「好好好!」

「幹嘛發這麼大火啊?這傢伙!」尼斯本悄聲嘀咕著。

「喂!小子,等會兒跟緊了。」「要是落下了,我可不會掉頭找你!」

「我有名字。」被換作小子的某人,怒吼似的的反駁道。

尼斯本扁了扁嘴,做了個很無奈的表情。 從我現在的位置遠遠的望去,道森等負責斷後騎兵不像是爭執什麼。反倒像是日常的聊天(聊天打P互開玩笑之類的),畢竟是雇傭兵,紀律不會像帝國軍隊那樣嚴明。

雖然這對我來說,並不是第一次單兵任務,況且稍後蒂法會在後方進行支援性掩護。

但是通過觀察尋找突破口的途中,越觀察眉頭皺的越緊。

車隊行進后留下的車轍印並不像是糧草該有的分量,而且每一輛車都用帆布遮掩的嚴嚴實實的。

就在這時,策馬到車隊最前面觀察情況的領隊返回車尾了。和斷後的幾名騎兵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遠遠的就聽到有人喊,

「后隊變前隊!」

然後,依次傳遞下去。

隨後,負責護衛工作的騎兵們散開,各自完成各自負責工作去了。

道森策馬到路邊,開始指揮第一輛車掉頭。手臂揮動著,配合發出的每一道指令,眼睛卻時不時飄向剛才出現反光的那個方向。

拿到反光在無出現,但是他確定那個「她」就在附近。

「你在看什麼?」

「沒什麼?」

聽到隊長在問自己,道森急忙回道。但是,手裡的動作並未停下。

「動作快點,這裡可是森林的邊緣。」

為了轉移隊長的注意力,道森把所以的精力都放在了車隊上。怒斥著臨時徵用的民夫,藉此希望車隊可以退出這條死路。

但是,效果卻微乎其微。

耕牛可不想訓練有素的戰馬那樣,可以隨心所欲的聽從指揮。

越是這樣,道森就越是著急。事實上,他並不期望的這些無辜的人跟著陪葬。

「能救一個是一個吧!」小聲嘀咕著。

不停來回策馬奔走著,督促每一輛車的跟進速度。

終於第四輛車掉過頭來了。

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

一道火紅色的煙火,帶著刺耳的尾音升空。然後,「啪」的一聲炸裂開來。

這是我跟蒂法事先約好的聯絡方式,哪方先出現情況就發信號。

另一邊就會到之前約定的位置進行增援。

信號升空的同時,我也動了。

身體消失的瞬間,下一刻就出現在一名騎兵的右側。

幾乎所有人都被那道煙火分散了注意力。

對於常人來說,那一刻時間就像延遲了一樣。

在騎兵作反應之前,我已經空中變換姿勢。拔劍、揮舞,同時藉由巨劍揮舞的慣性做出機動。

「嗖」的一聲,被我用巨劍拍飛出去。

撞到一顆樹上后,騎兵的身體一軟跌落在地上沒了動靜。

「你這混蛋……」

沒得出口的髒話罵完,我再次消失。

「隊長!你後面。」

道森大聲呼喚著。雖然他討厭著貴族,但是他並不希望這個正直的年輕人慘死在他眼前。

能成為隊長的終歸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只見他身體一軟整個上半身歪向一側,躲過了我的蒼蠅拍劍法。(插花,巨劍:我是砍人的,不是拍人的好不好?我到底跟了個什麼樣的主人。)

雖然沒拍到人,但呼嘯而過的劍風掃到馬頭。吃痛的馬匹,隨著一陣嘶鳴,慌不擇路的朝林子里跑去。

「嘁~!」

望了一眼遠去馬匹的背影,「嘛!短時間應該是回不來了!」

經歷過惡魔防衛戰的道森,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過,終歸過來人。在第七個人被拍飛的時候,道森終於回過神來了。

「所有人圍成一圈,護送大家迅速脫離林子。」

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是應為林子太密,並不適合騎兵戰鬥。

但是,某人似乎並不願給他這個時間。

等剩下的士兵差不多都靠攏過來后,人數已經減少了將近一半。

「對方有空間性技能,每一個人都注意離自己最近隊友的背後。」「離開這片林子我們就贏了。」

「牛車和那些民夫呢?」

「管不了那麼多了!能跟上我們的,就帶上他們。」

這時,我正站在一輛牛車上。 嫡女重生:王爺求結不求解 右腳輕輕跺了幾下,腳下傳遞過來感覺並不像是糧食或者武器。

更像是…… 輕輕一揮,劍尖在帆布連同裡面的包裝帶上拉開一道長長的口子。

「這是?」

幾乎是一瞬間就認出了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

「火焰——火鴉舞!」

不知何時升空的法師站在漂浮板上,在我檢查牛車的時候,完成了自己的得意魔法。

數道幻化成火紅色烏鴉的火系魔法,「嗖嗖嗖」的朝我衝來。

「糟了!」

剛想遁走,就聽到空氣中另一個聲音響起。

「空間封鎖——結界。」

對方先一步鎖定了空間,在試過一次不能遠距離傳送后,立刻就放棄這個想法。

瞄了一眼腳下的牛車,瞬間有了主意。

打散離自己最近兩道火鴉后,躍下牛車。巨劍一揮,將車檐砸斷。轉手用力拍了下拉車的耕牛,「快走吧,你自由了!」

將巨劍插在車底板下,將力量灌輸與雙臂,瞬間四倍與現在力量雙臂肌肉暴漲。「嘿呀!」隨著一聲猛喝,牛車像炮彈一樣飛了出去。

「怪…怪物!」

驚嚇的站在漂浮板的魔法師差點歪倒掉下來。

「轟!」

簡直是地洞山搖,一車的*在空中裝上了朝我飛過來的火焰魔法。爆炸產生的氣浪直接將漂浮板吹了個粉碎。

就算是我,也是將身體完全藏於巨劍身後,才勉強躲過這一擊。

原本想要脫離的森林的道森一行人,全部都傻站在哪裡。

任誰都沒想到牛車上運送的是*這種東西。

隱婚99天:葉少,寵寵寵! 好不容易才控制住坐騎的某隊長,剛準備策馬回奔,也是被這聲巨響嚇了一跳。

「救人!」

這是他回過神來后的第一個念頭,只恨胯下的坐騎不能再快一些。

看著直線往下掉的魔法師,我邪邪的一笑。朝空中甩出一把飛刀,跟著身影消失,出現在魔法師掉落軌跡的正下方。

緩緩的做出「擊球」的動作。

正因為這個動作,下落的魔法師眼睛里寫滿了恐懼。他知道自己的身體可不像戰士那樣結實,能承受住這樣的一擊。

「九號,救我。快救我。」魔法師的發出的呼救聲,腔調都變樣了。

但是被換作九號的魔法師並沒有出手救他,反倒是一旁的十三號不忍看下去了。默念著咒語,對下落的魔法師施展了一個冰之守護。

但是,冰系的防禦壁暫開的速度,不盡人意。

在四目擦過的瞬間,我看到了他絕望的表情。然後,是冰防禦壁被砸碎的聲音。

重生后我靠系統圖鑑續命 一直飛到封鎖結界上,才停了下來。一道嫣紅的人形印記也出現在上面。遠遠望去,就像空中憑空站立著一個血人一樣。

其實,只是因為利氣過大,黏在結界上面,一時半會兒掉不下來。而碎裂的冰壁像冰刀一樣,早在他接觸到結界前就豁開了他的身體。

原本想他救的十三號,反倒是加速了他的死亡。

這對我來說,算是一個好消息。

至少現在這個結界師實體的,至少不知道這個結界師圓形的還是方形的。能在結界里使用法術,只能說明一點,這些法師估計都在結界裡面。

只要和我在同一空間,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

同時,結界的中,靠近西南邊緣的地方。一群披著斗篷的人正躲藏在哪裡,當中有三人戴著特製的面具。面具額頭的位置分別刻著九、十一、十三。

正是混亂中脫離出來的那幫魔法師。其中一直躲在旁邊冷眼旁觀的九號,感覺自己對眼前這個人的技能已經瞭若指掌了。

轉身看了看身後的一幫人,

「你,代替十三號位置。」「十三號晉陞為十二號。」

「是!」

兩人同時答道。

十三號,接過九號遞過來的刻有數字十二的面具戴上,同時將原本的面具交給我新進上來的新人。

看起來剛剛掛掉的,正是十二號。 新替換的的十三號看起來也是個火系法師。

剛剛戴上面具,便乘坐漂浮板魔法升空。

只是,這次謹慎了很多。使用風系法術的法術,將漂浮板升到了魔法師所能承受的極限。

接著新一輪的攻擊又開始了。

雖然還是老套路,指向性魔法——火鴉舞。但是,相比上一個法師,這次的這位相對老練了很多。

攻擊角度、波次、頻率、時差,掌握的恰到好處。

「喂喂喂!下面可是還有自己人的啊!」

一名勉強躲過第一輪攻擊騎兵,不停拍打著屁股上還燃燒著的火苗。朝著天空抱怨似的大聲喊道。

但是,迎接他的是新一輪的攻擊。

「我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