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如果你想去找肯,那麼你必須接受這個任務,否則萊斯不會提供給你任何技術支持。」這是這之前,總統閣下親自對他說的話。

儘管也為伊恩可惜,可肯畢竟是他的血脈,即使兩人之間並無親情,可他還是說服不了自己放任不管。

最後他被迫上了戰場。

因為他的『背信棄義』,克拉克上將還來對他冷嘲熱諷一頓。

那個人根本什麼都不知道!甚至完全不關心他們的孩子!

錯了,也許克拉克根本不覺得那是該由他們負責的孩子。

想起那個人,韓松不由得皺眉,立刻將人從頭腦中摘除,不留一絲影像。

西西弗斯如自己所料的,將希克的上將排斥出去。

他看到那架暗黑色的機甲旁漂浮出一顆橙黃色的原點。

他的第一武器,足以打破那個防護罩,讓伊恩暴露在星際中,窒息而死。

而對方前來支援的火力不足以破開他安置的守衛,也就是說,伊恩·克萊蒙的命,他今天要定了。

韓松駕駛機甲抬起右臂,前臂下方突然鼓開一個人類手臂粗的炮口似的東西。

銀白色的光芒從『炮口』處迅速堆積,漸漸迸發出足以灼傷人視線的強烈光亮。


「對不起,伊恩·克萊蒙。」韓松低嘆著,略有不忍的微微側過頭,瞳孔驀地鎖緊,那團白光就比離弦之箭快上億萬倍的速度,向伊恩駛去。

從白色光團脫離,到將伊恩完全埋葬在宇宙中,根本連眨眼的功夫都不到。


韓松再看時,那裡漂浮的黃色光團已經沒了蹤跡。

「哎。」聯邦的一個傳奇,竟然如此就沒了,韓松異色的雙眸流露出無法掩飾的悲傷。

然而,很快,他就察覺到不對。

他的武器還與他存在聯繫,並不是與對方的防護罩相撞后湮滅,而是繼續在運動!


這怎麼可能?

他的方向明明不可能有任何偏差!


韓松少有的大驚起來,很快,就有一種近乎直覺的危險感,從頭上的方向傳來。

韓松下意識抬頭,卻看不清是什麼,只能看到金黃色的堅硬物體襲擊了他。

意識到那不是武器,韓松果斷還擊。

讓他驚詫的是,對方的身手竟然能夠勉強擋住他。

隱婚試愛 ,得出肯定的結論——不可能有依舊可以上的了戰場,並且與機甲有如此高同步度,以致可以在他的還擊下,立於不敗之地的人。

可很快,韓松就不得不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因為他終於意識到,那架機甲的顏色。

冷暗的星空中,黑色、深灰色是最好的保護色,很少會反射其他天體的光芒而暴露自己。

可只有一架機甲,因被賦予了傳說一樣強大的能力,而不屑用顏色掩藏自身的光芒。

戰神——阿瑞斯。

即使是久經沙場的機甲老將韓松,此時也控制不住愣神了一瞬間。

就在這一瞬間,他感覺那架機甲極其靈敏的用肘尖狠狠卡在他脖頸與肩膀處,完全不等他回神,下一瞬間,另一隻手就已經從後方勒在他脖子上,隨後,他聽到『咔嚓』一聲。

韓松的汗毛豎起,危機感一瞬間增加到最強!

呼吸都差點停滯,過了兩秒鐘,才短暫而快速的呼出一口氣。

他剛剛以為他的機甲一定會報廢……可沒想到,最後關頭,救了他的卻是他的神秘對手自己對力量估計的不足。

如果那是伊恩對他發動的一擊,很可能會有另一種結果。


可那個神秘人,空做了讓人恐怖的動作,施之其上的力度,卻與對方流暢的動作不符的低。

到底是什麼人?

有那樣不屬於頂級機甲戰士的身手,更讓人驚駭的是,竟然可以駕駛戰神!I580 陷入震驚的,自然不止韓松一個人。

所有看到戰神出現的人,都不由得屏住呼吸,不敢相信的死死盯著那架機甲,以為出現幻覺了。

之前雖然希克聯邦傳說出現了可以駕駛戰神的人,可既沒有圖像傳出,政府也沒有公開發表什麼言論,只是聽說在找戰神,所以很多人並沒當回事。

如今親眼看到戰神就真真切切的站在他們面前,只隔著一個全息屏幕,衝擊不可謂不大。

馮洋等人剛剛從上校死裡逃生的驚恐中回過神,驚疑不定的看著戰神。

邁拉克連眼都無法眨動。

剛才戰神出現的太快了,以他的眼力竟都完全沒看到戰神到底從哪裡出現的,可見對方速度之快。

可那個駕駛師到底是誰呢?

戰神那幾個動作雖然簡單,可卻精準到無以倫比,快得讓人根本無法生出反抗的動作,比條件反射的動作還要迅速。

動作利落毫不拖泥帶水,可力氣卻小的讓人哭笑不得。

裡邊的駕駛師該是個什麼人啊?

據他這段時間的觀察,德里克並沒有這樣深藏不露的『高手』。

正當所有人都在心中升起各種猜測時,極遠處柔黃色的光團里,伊恩睜開了眼。

他神色複雜的望向遠處正與韓松對峙的金黃色機甲,心中不知是該欣慰還是擔憂。

剛剛,其實他並沒有將自己的生死權利交給韓松,他有自信能在韓松一擊來時,精準的發動他的第一武器。

可變故發生的卻比預料快,他絕對想不到的人竟然突然出現在戰場上,還在千鈞一髮之際,救了他。

更讓他吃驚不止的是,那個人居然有了不弱於他的身手……如果不是戰神只有唐宇可以啟動,並且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突然又出現一個駕駛者,他幾乎以為裡邊換了一個人。

伊恩深深的看著遠處那架機甲,彷彿能從冷硬的外殼,看穿裡邊那個瘦弱的男孩。

最難不過說愛你 ,唐宇身上,一定又發生了什麼。

那個人總是有太多的秘密。

此時,所有人關注的焦點——戰神的駕駛師唐宇,正懊惱不止的想要抽自己。

以為拿回了前世的記憶,就可以來幫助伊恩,結果卻證明自己自不量力。

空有一副花架子,關鍵時刻居然掉鏈子!

他這副可憐的軀體羸弱不堪,根本使不出他從前一成力氣,反而讓人看了笑話。

是的,他『拿回』了前世的記憶。

在他強硬的想要突破在條紋世界盡頭與虛無之地橫亘的薄膜時,他好像猛地打破了什麼一直包裹著自己意識與記憶的東西。

在清醒后,起身時,一瞬間,前世無數的記憶洶湧的襲上腦海。

他什麼都記起來了!

『上一世』,也就是在時空還原前,他與伊恩參加的最後一場戰爭中,伊恩為了救他被路納布一箭致命,他不想被路納布生擒,所以選擇握箭而亡,卻不知道為何,意識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到現在,他已經越來越分不清,發生在地球上的事,到底只是存在於他的記憶中,還是確確實實發生過。

他想,這些事,也許只有在以後會有機會了解清楚了。

目前,他要想辦法擊退韓松。

記憶恢復,他的作戰本領也回到巔峰狀態,也就是死前的狀態。

他原本有信心至少跟韓松打個平手,可卻錯估了自己的實力——這幅身體的力氣實在太小了。

他知道韓松機甲有一件武器,殺傷力只是中等偏上,可附帶一種詭異的能量波動,能夠影響被攻擊的駕駛師與機甲的融合度。

當時製作那件武器的材料第一次在聯邦出現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無數人瘋搶帶有那種屬性的材料,後來卻突然消失,不知流落到何處。

後來,在最後那場戰役的前一戰,他與韓松曾短暫合作過,親眼看他使用了那樣武器,連海德人都被那武器攻擊的手足無措,只可惜武器受使用次數限制,並沒能發揮出什麼決定性作用。

所以,在金對他說伊恩在戰場上遇到韓松,又想到從時空亂流里出來的人精神力會出現問題,猜到韓松會用這樣武器攻擊伊恩,他才會匆忙駕駛戰神趕來。

如今想來,確實有些魯莽了,可如果讓他再選擇一次,是掩藏自己,還是確保伊恩無恙,他依舊選擇後者。

即使幾天之後,海德人會知道他的事,即使他會面對極大的麻煩……

唐宇與韓松的交手還在繼續。

對方非常狡猾,已經確認了唐宇空有花架子,卻沒有兇狠的力度,所以每每抵擋起來,都更為輕鬆。

營救伊恩的人已經衝破圍擋,唐宇看到那個遙遠的小光團被重重保護起來,這才放下了心。

與韓松的對峙方位漸漸偏離戰場,不知不覺到了一個沒有信號的地方。

韓松首先停下了攻擊,為了表示自己的無害,還駕駛機甲,抬起雙臂,表示即使唐宇繼續攻擊他,他也不會還手。

唐宇自然不會連這點眼力都沒有。

他早就看出韓松是在故意引誘他脫離可被監控的範圍。

韓松應該是有機密的事要對他說。

儘管韓松差點要了伊恩的命,可在心裡,唐宇無法厭惡這個人,畢竟從前接觸過,他知道韓松是個令人尊敬的前輩,而且在那場戰役里,韓松為了保護他人,一個人力抗海德人的軍隊十幾個頂級機甲戰士,最終不敵,機甲炸裂而亡。

那時候,他是敬佩這個男人的。

「你是誰?」韓松用戰場上特有的手勢暗語問著唐宇,見對方沒回答,韓松表達道:「不論你是誰,很抱歉差點傷害你們的克萊蒙上校,可我有我不得已的理由,但是如果你能幫我一個忙,我可以與希克再次簽訂停戰協議。」

「是你方先打破了協議。」

「發動攻擊是高木的個人行為,我接到的任務是殺死伊恩克萊蒙。」

「既然你已經接受了任務,為何不等待給你任務的人,幫你的忙。」

「因為我遇到了更有可能幫我忙的人。」

唐宇頓了一會,說:「你的忙聽起來危險重重。」

「對你來說,也許很容易。」

既然對方如此說,唐宇決定試一試,最主要的是為己方爭取時間。

他的這件事一旦暴露出去后,會麻煩不斷,伊恩也會為了保護他而受到來自各方的騷擾。

屆時,德里克的實力一定會脆弱不堪。

他正需要那麼一個喘息的機會。

對於韓松的話,唐宇基本是相信的,所以他默認了接受為對方幫忙這件事。

除此之外,他還要確定韓松的權利是否足夠保證他的提議能夠安全的實施下去。

「給你任務的人,會善罷甘休嗎?」唐宇問。

他知道,韓松之所以會違背停戰協議,一定是被更高權力者威脅,既然如此,那又豈是韓松說想停就能停。

「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如果你能幫我的忙,那麼我不懼怕任何人。」韓松道。

唐宇沉思,很快,他點頭,表示同意,並問:「說吧,到底是幫什麼忙?」

唐宇回到營地時,看到的絕對是德里克空前絕後的大陣仗。

唐宇站在阿瑞斯的駕駛艙里,不知道出去時,該用什麼表情來回饋給其他人詫異的目光,尤其是馮洋那小子……

唐宇的記憶回來了,可讓他欣慰而滿意的,是他絲毫沒有分裂感。

他覺得他既是那個從地球莫名其妙穿越來的唐宇,也是另一個聯邦的機甲戰士,這兩種身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因為兩個身份的性格所差不多。

地球的唐宇因為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外來者,是個沒有身份的流浪者身份,又一直過著老老實實埋頭苦幹的日子,突然上了聯邦最好的學校,而一直有些隱性的自卑;機甲戰士唐宇生活條件優越,從小受人尊重,受到的一直是最好的教育,所以充溢著無比自信與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但是如今感受起來,兩個身份內心最深層的東西,是一樣的,否則他真不知道到底該以哪一個人的記憶為主了。

唐宇深吸一口氣,看著下方迎接著他,準備看他真面目的人,露出一絲微笑。

伊恩,我終於又可以與你站在同一高度了,這次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保護好你,不會再給你為我死去的機會!

金黃色的機甲胸口處,慢慢浮現出一個暗色的漩渦。

「要出來了!」

「他到底是誰?生活在我們身邊,可卻一直沒人知道?」

「太緊張了,我他媽從來沒這麼緊張過!」

喁喁的討論聲在人群中滿布著,所有人都在好奇那個人的廬山真面目。

伊恩站在距離機甲最近的敵方,同樣盯著那處正漸漸放大的漩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