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好,是時候與大魔國騎兵硬碰硬了。」

姜旭也憋著一口氣呢,當場下達了決戰的命令,令各部隊三更造飯,五更拔營,明日一早就與大魔國進行決戰。

次日一大早,大周國一方,十六支部隊,共八十萬修士,其中天元境修士一萬六千人,地元境修士十六萬人,其餘都是玄元境修士,都已做好了戰鬥準備。

北固山山下,戰士和術士部隊背靠著北固山,排列了一個方形防守陣型。

戰士都排在最外圍:

蠻山指揮土系戰士,排了二十五排,每排兩千人,負責正面防禦;

楊太指揮金系術士,排了二十五列,每列兩千人,負責左翼防禦;

湯隆指揮火系戰士,也排了二十五列,每列也是兩千人,負責右翼防禦。

田不遂指揮的水系戰士,虞易指揮的木系戰士,為後備部隊,以方形陣列排列,在陣中待命。

術士部隊都以半圓形排列在陣中,從外到內分別為金、火、土、木、水系術士。

李浩指揮土系術士,負責施展石牆術法,以及加固石牆。

曲先軍指揮木系術士、江恆乙指揮水系術士,負責抵禦大魔國的術法攻擊。

陳之雲指揮金系術士,樂冶指揮火系術士,負責殺傷大魔國騎兵。

衛青在術士方陣中,負責總指揮、總調度。

姬無名帶領五萬水系騎兵,李牧之帶領五萬火系騎兵,呂方帶領五萬金系騎兵,已連夜繞到大魔國後方,埋伏待命了。


其餘騎士部隊都在北固山上待命,等待出擊時機。

大魔國一方,魔無禮的前軍全部出動,共一百萬修士,五十萬重騎兵,五十萬輕騎兵。

其中天元境修士兩萬人,地元境修士二十萬人,其餘都是玄元境修士。

大魔國、大月國、沙陀國、西宇國、石國、西鄭國、西戎國、西羌國、西苗國、西金國,除了大魔國和沙陀國外,其餘的諸侯**隊全部換了統帥。

大月國是林應,西宇國是宇文化,石國是石閔,西鄭國是鄭天壽,西戎國是耶律止,西羌國是拓跋玉,西苗國是苗人雄,西金國是金烏鐵。

不是子承父業,就是弟繼兄位,各統十萬騎兵,浩浩蕩蕩,殺向大周**陣。

魔無禮吸取了前幾次與姜旭交手的教訓,不敢再派出大將,到兩軍陣前單挑了,而是直接命令各諸侯國,各派出四萬重騎兵,去衝擊大周國的戰士和術士方陣,要憑大魔國所向無敵的騎兵,徹底碾壓大周國。

只給各諸侯國留了一萬重騎兵,以保護各國統帥。

四十萬重騎兵,漫山遍野,衝鋒了起來。

喊殺聲,驚天動地,馬蹄聲,如滾雷咆哮,激起數百丈高的塵土,遮天避地,連日月都無了顏色。

在那滾滾塵土中,有一團漆黑如墨的黑色雲霧在翻滾著,那是大魔國的四十萬黑騎兵。

他們散發出實質般的黑色殺氣,所過之處,連空氣都被那殺氣侵染成了殺人利器,形成了一股殺氣洪流,沖毀了沿途的一切阻擋之物。

如此衝擊力,連山川都站立不住,都隨之搖晃了起來,但蠻山所率領的土系戰士,如紮根在大地上的中流砥柱一般,任那黑色殺氣洪流衝擊,毅然不動。

他們都兵器在手,連成一道不倒的城牆,面不改色,準備正面抗衡大魔國重騎兵的衝鋒。

「石牆術,準備。」

李浩在大周國方陣中,命令土系術士部隊,做好施展術法的準備,那些土系術士,已在手心了凝聚出土系真元,散發著厚重的土色光芒,隨時待命。

「金系術法準備,火系術法準備。」

陳之雲、樂冶也命令金系術士、火系術士做好戰鬥的準備,曲先軍指揮的木系術士、江恆乙指揮的水系術士,要留著防備大魔國的輕騎兵,故而原地待命。

大魔國的重騎兵越來越近了,速度也越來越快了,衝擊力也越來越大了。< 大周國的土系戰士都被衝擊的有點站不住腳了,搖晃了起來,如暴風雨中的小樹一般搖晃了起來。

為了節省真元,大周國的土系戰士,都不曾使出真元,但現在不使用不行了。

「土系真元,外放。」

蠻山大喊著,下達了命令,話音剛落,五萬土系戰士,齊刷刷的全部真元外放,連接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無形的土系真元防護牆,抵擋住了大魔國黑騎兵的衝擊波。

當然這都是衛青龍訓練的功勞,而且這樣做,也是衛青龍的戰術安排。

「五里!三里!二里!一里!」

李浩默默計算著與大魔國重騎兵的距離,等大魔國騎兵衝鋒到了一里遠的地方時,立即大聲喊道:「施展。」

土系術士就將早已準備好的石牆術,施展了出去。

霎時間,就在大周國方陣與大魔國重騎兵之間,樹立起了一道厚一里的石牆,高十丈,三面圍定大周國方陣。

沖在最前邊的大魔國的黑騎兵,有兩萬多人馬,直接連人帶馬,一頭撞在石牆上,都被撞的粉身碎骨。

隨後的重騎兵,急拉戰馬,想停止衝鋒,但根本就停止不住沖勢,也都前仆後繼的往石牆上撞去,將那石牆都撞的晃了三晃。

接著後邊的重騎兵,也衝撞了過來,成片成片的倒在了石牆前,接著又被後邊的騎兵踩踏致死兩萬多人。

一個交鋒,大魔國就損失了五萬多重騎兵。

「金系術法,施展!」

「火系術法,施展!」

不等大魔國騎兵跳上石牆,陳之雲、樂冶立即命令金系術士、火系術士開始施展術法。

霎時間,金系術法閃著金光,火系術法閃著紅光,施展在石牆外三里範圍內的大魔國騎兵身上。

那金系術法都是金系真元凝聚出的各種銳器,有箭矢、標槍、飛鏢等等,密密麻麻如飛矢一般,將大魔國的騎兵連人帶馬,釘死在了地上。

那火系術法有火球,火龍,火牆等等術法,將石牆外變成了一片火海,大魔國騎兵,在火海中掙扎著,慘叫著。

魔無禮直接無視這些傷亡,命令重騎兵繼續衝鋒。

那些騎兵踏著前邊的屍體,一個個撞死在了石牆下,直到在石牆外壘起了數堆屍山,直通石牆上,後邊的騎兵就踏著這些屍山,衝上了石牆上。

這時蠻山指揮著土系戰士,楊太指揮著金系戰士,湯隆指揮著火系戰士,也都衝上了城牆,又將那些重騎兵殺了下去。

石牆下的屍體,堆的越來越多,從而使更多的騎兵得以衝上石牆,但石牆上,李浩、楊太、湯隆帶領的修士更多。

戰士在城牆上抵擋,術士也在陣內施展術法,往石牆外丟去,石牆外全是大魔國的騎兵,根本不用耗費心神去指揮,殺傷力就已非常大。

大魔國的重騎兵雖然厲害,但要先衝過大周國術士的術法,才能衝上石牆,衝上了石牆,還要面對大周國戰士的阻擊。

最重要的是那些騎兵的速度,此時都已降了下來,已經沒有了騎兵特有的衝擊力,又因為鎧甲的厚重,反而是不如大周國戰士靈活。


因而大魔國重騎兵的傷亡,要比大周國的戰士的傷亡大的多,這是大周國第一次能夠與大魔國的騎兵抗衡的這麼久,而且佔據了上風。

魔無禮紅了眼,氣急敗壞的,又將五十萬輕騎兵也派了出去,當做衝鋒陷陣的重騎兵來用。

那些輕騎兵,衝到了石牆外,一半人施展術法抵消了大周國術士的攻擊,一般人往石牆內施展術法,殺傷大周國的術士。

這樣一來,大周國的術士部隊,就被壓制了,使得更多的大魔國重騎兵,衝上了石牆。

李浩、楊太、湯隆抵擋不住了,田不遂就指揮水系戰士,虞易指揮木系戰士,也投入到了戰鬥中,那裡防守弱,就補充到那裡。

又將大魔國的重騎兵殺了下去。

但大魔國此時有五十萬術士,在施展術法,而大周國術士只有二十五萬人,而且還有五萬人土系修士,在維持著石牆術。

這時,江恆乙指揮的水系術士,曲先軍指揮的木系術士,也開始施展術法,防守大周國的方陣,但人數比大魔國要少一半人。

相當於一個大周國術士,要對抗兩個大魔國術士,防守相當的艱難。

好在,大周國都是同系術士編隊,殺傷力和防守力,不會互相掣肘,都能發揮出最大的水平來。

而大魔國一方,各系術士都有,有施展火系術法的,有施展水系術法的,先自抵消了一部分,其餘的才能給大周國術士造成傷害。

雙方雖然暫時僵持住了,但戰局對大魔國越來越有利,對大周國越來越不利。

大周國術士的傷亡越來越多,而大魔國輕騎兵的傷亡卻要少的多,雖然大周國的戰士暫時還佔據些許上風,但只要大周國的術士敗了,大周國的戰士也遲早會敗的。

魔無禮見大周國方陣堅持不了多久了,以為勝利在握,沾沾自喜的對其餘各國統帥說道:「大周國想憑一座臨時的石牆,就擋住我大魔國的騎兵,簡直就是痴心妄想嘛。」

「哈哈哈!」

沙迦、林應、鄭天壽、宇文化、石閔、金烏鐵、耶律止、拓跋玉、苗人雄,這些統帥都笑作了一團。

那些笑容還在臉上時,姜旭率領五萬猛獸騎兵,魏定國率領五萬土系騎兵,韓正率領五萬木系騎兵,從北固山上沖了下來。

姜旭帶領五萬猛獸騎兵,直衝向大魔國的正面輕騎兵。

魏定國帶領五萬土系騎兵,沖向大魔國的左翼輕騎兵。

韓正帶領五萬木系騎兵,沖向大魔國的右翼輕騎兵。

一品帝尊 ,哪裡曾有防備,等他們想要派出一些輕騎兵來阻擋時,姜旭、魏定國、韓正,已沖入了大魔國輕騎兵中。

大魔國的輕騎兵都在原地施法,如何禁的住衝擊,況且大周國的騎兵還是從北固山上衝下來,比大魔國重騎兵全速衝擊時的衝擊力,還要大的多呢。< 大魔國輕騎兵的鎧甲,又都是輕鎧,防禦力並不強,姜旭、魏定國、韓正一個衝鋒,就殺死了數萬萬的輕騎兵,再一個衝鋒,又殺死了一兩萬大魔國的輕騎兵。

剩下的人都嚇破了膽,但魔無禮沒有鳴金收兵,他們只能硬著頭皮堅持在戰場上。


大周國的猛獸騎兵、木系騎兵、土系騎兵如虎入羊群一般,肆意屠殺著大魔國的輕騎兵。

特別是姜旭率領的猛獸騎兵,本就不比大魔國的重騎兵遜色,又有殷逍遙、殷小瑜、蠻烈、蠻嬌、夏侯非、葉問劍、何無情等人的帶領,將石牆正面的大魔國輕騎兵,殺的人仰馬翻,哭爹喊娘,死傷尤其的重。

幾個回合的衝鋒,大魔國正面的輕騎兵,就只剩下稀稀拉拉的數萬輕騎兵了。

然後姜旭又率領猛獸騎兵,去衝殺大魔國左翼、右翼的輕騎兵。

魔無禮的笑容已僵固在了臉上,失去了對策。

鄭倫從鄭天壽身後,拍馬出來,用上了真元,對魔無禮喝道:「元帥,我們還有十萬重騎兵,還能重奪主動權,勝負還未可知,還請元帥速做定奪。」

魔無禮聽了鄭倫的話,打了一個激靈,是啊,我還有十萬重騎兵,我還沒有敗。

想到這,就對各諸侯國的統帥下了命令,大喊道:「隨我衝鋒,勝負在此一舉。」

魔無禮親自帶領大魔國的一萬重騎兵,其餘國統帥,也親自在前,沖向了姜旭、魏定國、韓正的大周國騎兵。

剛剛動身,李牧之帶領五萬火系騎兵,就從魔無禮身後殺來;姬無名帶領五萬水系騎兵,從魔無禮右翼殺來;呂方帶領五萬金系騎兵,從魔無禮左翼殺來,形成了包圍之勢,人數也佔了絕對的上風。

這都是衛青龍的戰術安排,提前讓他們下了北固山,繞道埋伏了起來。


鄭倫見中了埋伏,立即改變了主意,快馬衝到魔無禮身邊,建議道:「元帥,留得青山在在,不怕沒柴燒,立刻突圍吧,否則等姜旭脫身出來,就遲了。」

這時姜旭還在衝殺大魔國的輕騎兵。

魔無禮見大周國騎兵從三面殺來,已是失魂落魄,就聽從了鄭倫的建議。

「石閔帶一萬人去擋住姬無名、宇文泰帶領一萬人去擋住呂方,宇文化和其餘統帥保護元帥。」

鄭倫越俎代庖,大聲呼著,替魔無禮下達了命令,說完帶領一萬重騎兵,率先掉轉馬頭,朝李牧之殺去。

石閔、宇文泰也各自帶著一萬重騎兵,分別沖向了姬無名和呂方。

李牧之率領的五萬火系騎兵,都身穿紅色鎧甲,擎紅色戰旗,如一團滾動的火一般,迎上了鄭倫的一萬黑騎兵。

李牧之自知不是鄭倫的對手,故而避開鄭倫,只指揮大周國之騎兵,攔截其他大魔國騎兵。

鄭倫在大周國騎兵中,肆意衝殺,無人能攔的住他,但大周國的騎兵要比大魔國的騎兵多出四倍,鄭倫一時還無法沖開一個缺口來。

石閔率領一萬人馬,去攔截姬無名的五萬水系騎兵,他一馬當先沖在了最前邊。

姬無名也一馬當先,沖在了大周國水系騎兵的最前邊,兩人相遇,就殺在了一起。

石閔是極品水火變異風靈根修士,速度非常的快,左手千年玄鐵鐧,神出鬼沒,右手千年寒鐵戟,驚心動魄。

姬無名只是極品水系修士,雖然他的槍法更強些,但還是跟不上石閔的速度,勉強殺了十個回合,就不敵了。

好在姜旭早已看出了戰場的形勢,早就調派殷逍遙騎小黑虎,帶三千猛獸騎兵,前來協助姬無名了。

同時,蠻烈騎小玄龜,帶三千猛獸騎兵去幫助呂方。

夏侯非騎嘯月天狼,也帶三千猛獸騎兵去幫助李牧之。

姬無名不敵時,殷逍遙騎小黑虎,正好殺來,替換下了姬無名。

石閔見了殷逍遙,嚇的大驚失色,自知不敵,勉強接了殷逍遙兩招,轉身就逃,他帶的一萬重騎兵慌亂起來,被殷逍遙和姬無名合兵一處,幾乎全部殲滅。

在姬無名與石閔交鋒的時候,呂方也與宇文泰交鋒在了一起。

呂方只是甲等水火變異雷靈根,天元後期境界,而宇文泰是極品金土雙靈根,天元巔峰境界。

呂方自然不敵宇文泰,但是呂方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還有熊天霸、李浩然在幫他。

宇文泰絲毫不懼,揮舞著兩根千年玄鐵鐧,將熊天霸、李浩然、呂方三人,殺的滿頭冷汗。

就在他們不敵之時,蠻烈帶領的三千猛獸騎兵很快就趕來了,蠻烈一到,二話不說,舉起混元寶刀,就剁向宇文泰。

宇文泰哪裡是蠻烈的對手,但他又不得不擋,一個交鋒,就被震傷了內府,蠻烈再一刀,將宇文泰拍暈,提起來扔到小玄龜背上,然後和呂方、熊天霸、李浩然將宇文泰帶領的一萬重騎兵圍殲。

等殷逍遙殺退了石閔,蠻烈生擒了宇文泰,宇文化已保護著魔無禮,殺入了李牧之的隊伍中。

李牧之雖有智謀,但面對大魔國的八萬重騎兵,而且還有鄭倫、宇文化那樣的絕世大將,卻無從施展。

被鄭倫和宇文化殺敗,李牧之帶著殘餘人馬逃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