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好的。」坎特都呆住了。

這個時候,坎特有一種感覺,楊風的戰鬥力應該不比黑風堡主差。

自己這個兄弟才來神界多久啊。

他不由的再次的想起了楊風來神界的情形,如果當時他要是和楊風起衝突的話,也不是楊風的對手吧。幸好,雙方的關係一直是不錯的。

楊風將自己的金屬生命飛鳥給召了出來,楊風和坎特都是飛了進去。

「兄弟,這金屬生命的比紫林的好多了啊。這裡面空間大上不少,坐著也舒服。」坎特笑道。

這個時候,有智能機器人給他們送上了吃的還有喝的。

「去黑風堡。」楊風就下達了一個命令,快速的,飛鳥就啟動了起來,在天空當中迅速的飛行著。

楊風和坎特一邊享用美食,一邊喝酒,也是非常的舒服。

沒過多久,他們就來到了黑風堡。

「誰?」立刻的,他們就被黑風堡的守衛給攔了下來。

楊風和坎特兩個是坐著飛鳥回來的。

他們的速度很快,這個時候關於新人賽的消息甚至都沒有傳到黑風堡呢。

「是我們。」楊風將飛鳥收了起來,坎特走了出去,笑著說道。

現在坎特也是很有底氣,很有可能他數千年就是上位神靈了,面對這些守衛,他現在覺得都沒什麼,再說,這次他們還取得了很好的成績的。

「原來是坎特啊。就你們兩個回來了?其他人呢?」守衛顯然也是認出了楊風和坎特,不由的問。

這次去了不少人呢,紫林副堡主親自帶隊,楊風和坎特回來了,其他人卻沒有回來,包括紫林大人,這是他們感覺到非常不解的地方。

「就我們活著,其他人都死了,這都沒有看出來嗎?」坎特大笑道。

這就是事實,沒有什麼不可說的。

「不可能吧,其他人都死了?就連紫林大人都死了。但是你們怎麼沒有死?」那守衛問道。

像黑風堡這樣的勢力那是沒有命牌的,因此,誰死了也是不知道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都必須得一起死嗎?你們知道我楊風兄弟什麼實力嗎?他可是新人賽第一,比紫林都強。所以,我們活下來也正常。」坎特立刻的說道。

「什麼?新人賽第一?」那守衛負責人不由的一呆,新人賽第一啊,他們黑風堡以前的新人如果有人進前一萬名就不錯了,這個楊風竟然是第一,這讓他們第一感覺是不相信,第二感覺是震驚,因此,他們都忽略了坎特對紫林的稱呼,以前的時候,坎特稱呼紫林為紫林大人,但是現在呢,卻只是喊他為紫林。

「讓我們進去吧,我們有事情給堡主彙報。」坎特對著那些守衛說道。

那些守衛也是立刻的將大門給打開了,他們也都知道,坎特是不會在這個問題上撒謊的。

很快的,他們就來到了黑風堡住居住的地方。

「給堡主彙報一下,我們回來了,楊風得到了新人賽第一。」坎特對著黑風堡主住處的守衛說道。

剛才的時候,那是大門的守衛,現在僅僅是黑風堡主的守衛。要知道,黑風堡住畢竟是黑風堡二弟頭目,掌控著黑風堡,自然是有專門的守衛守護的,不是一個人想進就能夠進去的。

「好。」那守衛也是連忙的進去傳話了,如果是一般的消息,他或許還會拿捏一下,要點好處,但是,這麼大的消息他真的是不敢拿捏,立刻的就去通知了。

沒有多久,他返回了,而且,和他一塊返回的還有黑風堡主。

「楊風,你真的得到了新人賽的第一?」黑風堡主很是著急的問。

這可是大事啊,從來沒有過的大事。

「僥倖罷了。」楊風淡笑道。

「僥倖能得到第一也不錯啊,快進來坐,進來說。」黑風堡主很是興奮的說。

僥倖?誰敢說自己得到第一不是僥倖呢?

楊風和坎特被黑風堡主請了進去。

「去,準備好酒好菜。」黑風堡主對自己房子裡面的下人吩咐道。

「是。」那些下人連忙的回應,立刻的準備去了。

「就你們兩個回來了嗎?」黑風堡主隨即問道。

在他看來,最起碼紫林應該回來才對。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也是他心裏面所關心的。

「對,只有我們兩個回來了。」坎特回答道。

楊風則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怎麼回事?」黑風堡主急忙的問。

得了第一,這是值得興奮的事情,到時候會賞賜不少好處的,估計那些好處正在送來的路上呢,但是,損失了一位上位神靈,那損失也夠大的。這是前所未有的損失啊。

「其他人是我們在去的時候遇到了強盜,死的。紫林是在我們回來的時候死的。」坎特開口道。

「恩?」黑風堡主的臉色一變,這個坎特,喊紫林竟然是直呼其名嗎?這也有些不太正常啊。

「紫林想殺我們,被楊風兄弟反殺了。」坎特隨即說,這個楊風已經給他交代了,到時候,黑風堡主如果要是詢問的話,直接的就回答就行了。

「什麼?」黑風堡主不由的看向了楊風。紫林竟然是被楊風殺死的。這個時候,他看向楊風的眼神當中充滿了怒火。

這是自相殘殺啊,而且還殺的是上位神靈。

「就是我殺的,別人殺我,難道不能還手,就任他殺嗎?」楊風淡笑著說道。

黑風堡主的實力雖然比紫林強,但是,也不可能對楊風造成一點傷害,楊風也是有什麼說什麼,絕對不會否認或者隱瞞,是他殺的就是他殺的。

「你可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可知道,你到底做了什麼嗎?」黑風堡主看著楊風,怒聲的說。

「堡主,我覺得楊風兄弟做的沒有錯啊。紫林對楊風百般刁難,還讓楊風放棄後面的比賽。幾次針對楊風,最後還想殺了楊風,楊風出手還擊是應該的,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任何人出手還擊都是正常的。再說,紫林輸了,那說明實力和楊風差遠了,死了就算了。」坎特也是立刻的說。

他已經是認定了楊風,自然是全力的站在楊風一邊的。

「坎特,你知道你再說什麼嗎?」黑風堡主將頭一撇,這個坎特,到底是吃了什麼葯?竟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和他唱反調?

「我說的都是事實。」坎特挺著胸脯說道,現在有楊風在後面給他撐腰,他自然知道該怎麼說的。

他也覺得黑風堡主有些糊塗,楊風回來了,那對黑風堡的幫助該是多麼的大,現在聽堡主的意思,那是對楊風非常想的不滿了。這不是傻嗎?

以前的坎特絕對不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那個時候黑風堡主是高高在上,絕對不敢忤逆的,現在卻不一樣了。一切都發生變化了。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黑風堡主盯著楊風,他現在的心情也不怎麼好,很明顯,事情的發展超出了他的想象,而且,他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個楊風說是紫林出手,他才還手的,真實情況是這樣的嗎?也有可能是楊風偷襲的。現在只有楊風和坎特兩個人,而且坎特現在一切都聽楊風的,自然也是替楊風說話了。

這楊風也可能是有什麼秘密被紫林給發現了,所以才殺紫林滅口的,這不是沒有可能的,因為現在他聽到的只是一家之言。

而且,比起已經在黑風堡無數年的紫林,他會更偏向的相信一個才來這裡幾個月,實際上僅僅呆了一天的楊風嗎?

別人死了,你怎麼說都可以。

現在關鍵的一點,楊風是新人賽的第一啊。

楊風敢大大方方的站在他的面前,毫不掩飾的說自己殺了紫林,這就說明,楊風有足夠的自信應對自己的怒火,對方根本就不怕他。

正是因為如此,他沒有直接的出手。

他剛才觀察了一番楊風,楊風的表現實在是太平淡了。

「堡主大人,難道不相信我們的話嗎?」楊風開口,淡淡的說。

黑風堡主這樣的反應也在楊風的意料之中的。

「我不是不相信,關鍵是你們空口無憑啊。畢竟,紫林已經死了。你們想說什麼就是什麼。這讓我怎麼相信呢?」黑風堡主看了看楊風,淡淡的回應。

這個時候,他還是表現的比較冷靜的。

「既然堡主要證據,那我就可以拿出證據。」楊風淡笑,隨即也是拿出了一張卡片,這卡片上面有楊風和紫林戰鬥的畫面,神界科技很先進,照相錄像技術比地球要先進的多。

黑風堡主輕輕的一按那個卡片立刻的就出現了楊風和紫林戰鬥情景,畫面非常的清楚。

「他就這麼的被你殺死了?」看到最後紫林被殺死,神格被丟給了坎特,黑風堡主問道。

這也太簡單了吧,紫林竟然被楊風用拳頭打碎了。

神器都被打碎了。

這差距也太大了吧,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覺得是非常的不正常。

楊風僅僅是下位神靈啊,怎麼這麼強?這也太逆天了吧。

「那應該如此呢?先讓他幾招,然後慢慢的折磨他?雖然說他這個人很不怎麼樣,但是,我也沒有必要如此的對待他吧。」楊風輕笑。

「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黑風堡主看著楊風問道。

楊風的實力太強了,強的超出了想象。甚至要比他還強。

他就算想除掉楊風也沒有這樣的本事。

「你覺得呢?」楊風看著黑風堡主反問道。

「你想奪了我的黑風堡?」黑風堡主開口問。不過他隨即就搖頭說道:「我覺得你不會的,以你的潛力,根本就看不上我這黑風堡,就算是我送給你,你也不一定看的上,不一定會要的。」

「我確實沒有多大的興趣。我只是想留在這裡幾年。我沒有其他好的選擇,我在神界只熟悉這裡。」楊風淡笑道。

「那沒問題,你在我們這裡將是貴客,需要什麼只要給我一個招呼就行,我會儘力的滿足的。」黑風堡主點頭。他是一個聰明人,他自然知道該怎麼做的。

和楊風硬拼?殺了楊風?那是傻子的行為。

到時候,說不定他就死了。

雖然說,紫林是他重要的手下,但是,也不是不可或缺的。

「需要的話,我會給你提的。對了,我想去挖礦的地方。」楊風笑道:「我想進去挖礦。」

楊風這句話一出,無論是黑風堡主還是坎特都是一愣。

這挖礦那可不是什麼好差事啊。誰都不怎麼想去。楊風卻是想去。這總讓人感覺到很是怪異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你真的要去那裡?」黑風堡主不由的問。

他真是搞不懂了,這個楊風到底是怎麼回事,放著好的修鍊條件不要,卻是去挖礦。

「我是新人,按理說應該去那裡的。」楊風笑道:「這也是合適的,不是嗎?」

「好吧,你既然一定要去,那就如你所願,我也不阻止你。」黑風堡主點頭答應。

楊風這條件對於他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也不可能給他帶來任何的傷害,為什麼不答應呢。

「好,那就這樣說定了,如果黑風堡有什麼事可以讓坎特大哥找我。」楊風笑道。

之所以去挖礦的地方,是那顆寶珠告訴楊風的,說楊風去那裡可以得到一些好處。

楊風發現這寶珠的作用也是不少的。

可以找到一些好東西,同時,也會提示你危險。當你可能遇到危險或者是異人的話,還能給你提示。

這顆寶珠的名字就叫做尋寶珠。

怪不得卡特失去這寶珠之後會那麼失態。對於他來說,損失就太大了。

「來,咱們喝酒。」黑風堡主說道,這個時候,飯菜已經上來了。

紫林死都死了。報仇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反而自己會丟掉小命。

還不如和楊風打好關係,如果要是能得到一些好處的話,那是最好不過了。

「好。」楊風也是笑了。

這個黑風堡主還是很聰明的,這樣的話,那是最好不過了,他也不願意在這裡動手。

「楊風兄弟,這次你可是給我們黑風堡爭光了,以前這新人賽咱們雖然沒有墊底,但是也距離墊底不遠了,這次呢,總成績就算不是第一,也是前幾了,這一切都是依賴兄弟啊,我以後出門也是很有面子,來,我敬你一杯。」黑風堡主放下了自己心裏面的想法,也是立刻的就和楊風攀起了交情。

「堡主真的是客氣了,我在這裡,堡主也是給了我照顧,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應該的。」楊風也是笑著說道。

總體來說,這個黑風堡主給他的印象還算是非常的不錯的。

楊風和黑風堡主談的也是非常的不錯,這個黑風堡主也是很健談,沒一會兒雙方關係就是急劇提升。有些人就非常的擅長拉攏關係,毫無疑問,黑風堡主就是這樣的人,他還做的不錯。

「兄弟,還是你有面子,我以前的時候從來都沒見堡主這麼客氣過。」當他們從黑風堡主那裡酒足飯飽,離開之後,坎特不由得對楊風發出了感慨。

「一切還是因為實力。如果我沒有足夠對抗他的實力,他估計連看我一眼都不會,甚至會殺了我。這和我們的關係是不一樣的。咱們之間的純粹的兄弟關係。」楊風笑道。

「哈哈,那是。」坎特大笑道,楊風的話說到他的心裏面去了。

這樣的話,讓他感覺非常的舒服。

是啊,黑風堡主看起來是在和楊風拉關係,但是,那是知道楊風的實力之後才這樣的做的,這樣的關係看起來好像不錯,但是這樣的關係絕對只是非常普通的,根本就經不起考驗的關係。

「我這就去挖礦了,大哥有事就去找我。」楊風隨即對坎特說道。

「這就去挖礦了?」坎特不由的無語,怎麼這麼的敬業啊。挖礦這樣的事情,用的著這樣的著急嗎?

「恩,既然打算要去了,那就不能拖延。就這樣的說定了。」楊風輕笑。

「好吧。」坎特看到楊風這樣的著急,也是沒有辦法,他現在就是聽楊風的,楊風說什麼就是什麼。

坎特將楊風帶到了黑風洞。

黑風堡採礦就是在黑風洞裡面開採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