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好吧……」沈落羽輕聲應道,「咱們如果能活著,咱們就回去天門鎮,看看燕家怎麼樣了……」

「嘻嘻!」瑾兒突然笑出了聲。

「怎麼了,丫頭?」沈落羽奇怪的問道。

「靈兒妹妹這繭的味道……我這些天就一直挺好奇的,她這繭的味道好香啊……甚至比咱們吃的用的蜂王漿還要香甜。」瑾兒笑著解釋道。

「是啊……我似乎有點了解了,當時她化形失敗的時候,為什麼引得滿林子的蟲族暴亂的追她了……驟然聞到這麼美味的食物,誰不動心……」

別的不說,要不是沈落羽這些天吃慣了蜂王漿的滋味,現在蜂靈兒結成的繭散發出的味道,絕對會引他犯罪……太香了!

「咔!」一聲輕響,在這不大的地底空間中異常的清晰。

瑾兒驚喜萬分,落羽卻一臉凝重!

蜂靈兒,要破繭了!

繭蛹的光芒越來越盛,最後一聲脆響,金光四散!

等到金光散去,蜂靈兒的身形也終於顯現!

出現在沈落羽和瑾兒眼前的,是一個身形極其火爆的女人,絕對不是之前的小女孩兒!

她一頭金髮肆意的披散在身後,頭頂上兩根黑色的髮飾向前垂著,如同蜂族的觸角一般。上身除了重要部位有些遮擋外,就只有一襲淡黃色的輕紗披在身上,白嫩的雪肩和小腹若隱若現。

下身是一襲黃色的長裙,看上去極盡雍容華貴,裙擺微動,能夠看到裙底露出的一節纖嫩的踝骨,仿若柔嫩無骨的玉足徑直暴露在空氣中,不著任何鞋襪,卻纖塵不染。

仔細看去,這對玉足就根本沒有沾到過地面,蜂靈兒靜靜的浮在空中,飛行彷彿如呼吸一般形成了本能!

單看她的氣質,的確是女皇風範,不過不同於一臉歆羨的打量對方身材的瑾兒,沈落羽感受著對方的氣勢,卻只會覺得不寒而慄!

她左右兩腕間各有一條黃色的飾帶纏繞,可是白嫩的兩臂外側,卻各有一個長長的尖刺狀的銀色刺青,看起來就如同毒蜂的尾針一般。

被這看似嬌柔的玉手輕輕拂過,說不定會被直接穿個窟窿吧……沈落羽心中暗忖。

然後,蜂靈兒一臉冷厲的向沈落羽以及瑾兒飄來……

隨著對方越來越近,瑾兒這丫頭終於發覺不對,她不由得攥緊了沈落羽的手,微微顫抖。

來了!

蜂靈兒女王風範盡顯,居高臨下的看著兩人,就彷彿孤高的女王想要宣判自己的指令一般!

沈落羽全身的弦都已經緊繃,對方的實力絕對遠超自己,她此刻若要動手,自己完全無法抵抗!

「噗嗤!」一聲輕笑。

「你們可真有意思,瑾兒姐姐,還有……落羽哥哥!」剛才的女王卻瞬間如鄰家小妹,歡快的撲進了瑾兒的懷抱。

落羽長舒了一口氣,終於,蜂靈兒沒有做出讓他害怕的那個選擇。

「靈兒,剛才嚇死我和落羽哥了,你怎麼能這樣呢,真是的……」瑾兒費力的推開了熱情過度的蜂靈兒,生氣的說道。

「嘻嘻!突破了高興,就想著逗逗你們呀!」蜂靈兒笑著說道。

不過,現在她和瑾兒比起來,她倒像是姐姐,而瑾兒是個沒長大的小妹妹。

「你們的身體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吧,在這裡待了這麼多天,咱們出去吧!」蜂靈兒說道。

「可是……這上面那麼多蟲……」瑾兒有些害怕。

「放心吧,這次有我在,我看誰還敢惹咱們幾個!」蜂靈兒大包大攬的說道。

「女王到底還是女王……」沈落羽心中暗暗思索,蜂靈兒這化形前後性格可以說是大變,看來,靈獸的修鍊和一般人類修士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走了!」蜂靈兒雙手一揮,兩個圓形光碟出現在沈落羽和瑾兒腳下,穩穩的拖著二人向上空的洞口處飄去。

驚艷!

這一手靈氣操控絕對驚艷!沈落羽雖然懂得不多,但他也能猜得出來,光系的靈氣肯定是極難控制和琢磨,這蜂靈兒簡簡單單便靈氣透體,更能揮手讓體外無形無體的光系靈氣凝成實質,甚至帶人飛行,這手靈氣控制玩兒的絕對是出神入化!

起碼沈落羽搜索了一下自己記憶中見過的人,沒有人能玩兒出這一手……

洞口逐漸近了,然後是一大片亮光,晃得三人閉上了眼睛。

地底一段時間的蟄伏修養,而今終於重見天日。

脫困! 「就是、就是……昨天晚上你穿過的那件衣服可以賣給我嗎?」橫寺真一郎猶豫良久,終於還是說了出來,並且一臉期待的表情。

「你要買我穿過的衣服?」李學浩有些瞠目結舌,這傢伙不會是個變態吧。

「因為Aki醬曾經碰過你的衣服,我數過了,她一共碰了三次,所以我想買下來收藏。」橫寺真一郎一臉認真的說道,接著似乎幻想已經買到衣服了,一臉陶醉的表情。

看到這裡,李學浩已經可以確定,這傢伙還真是個變態!不過是對新垣由真變態的迷戀,還以為這小子對他有「不軌」企圖。

「可以嗎,真中?」見他沉默,以為他不答應,橫寺真一郎一臉哀求地看著他。

「橫寺,我想你要失望了,昨天晚上我回家之後就已經洗了澡,連衣服也洗掉了。」李學浩一臉同情地看著他,事實上,就算沒有洗澡洗衣服,他也不可能把衣服賣給他。

「啊——」橫寺真一郎一臉獃滯,繼而絕望,「為什麼,為什麼……」似乎是受不了這樣的巨大打擊,嘴裡喃喃自語,失魂落魄地走了。

李學浩暗自搖了搖頭,心想會不會對他打擊太大了?

來到教室,山本良太也早到了,不過這傢伙正跟一個女生說話,忽然沒看到他已經來了。

李學浩樂得輕鬆,走到自己的座位,先把書包掛在桌子邊緣。

教室中間,櫻井美子離開座位走了過來,一臉欣喜地跟他打招呼:「前輩,早上好。」她「前輩」叫得很小聲,主要是擔心班裡的其他同學聽到,畢竟兩人在同一個班級,叫前輩完全不合常理。

「早上好,美子。」面對嬌俏可人尤其有一雙漂亮純真的大眼睛的櫻井美子,李學浩多少有些愧疚,因為之前答應她好幾次去她家裡拜訪,結果又連續拖了好幾次,沒有一次成行的。

「前輩今天很精神呢。」櫻井美子嘻嘻笑道,完全沒有被放鴿子幾次的抱怨。

李學浩想了想說道:「美子,抱歉,答應了很多次去你家拜訪……」

「不要緊,前輩,你的事情更重要呢,我不介意的。」櫻井美子不等他說完,就搖了搖頭打斷道,她顯得很乖巧懂事。

「這樣吧,本周的……」李學浩原本想說土曜日也就是星期六有空,不過又想到那天長妻黑音會上門找水橋涼子,他馬上改了口,「日曜日去你家可以嗎?」心想只要見過她的父母,收穫他們的感激之後,算是完成了對她的承諾。

「真的嗎?」櫻井美子一臉驚喜興奮地看著他。

「是的,這次不會有任何問題了,我的事情都做完了。」李學浩確定地點了點頭。

「謝謝前輩。」櫻井美子又是鞠躬又是感謝。

……

上午的課程結束,李學浩提著幾個便當來到教學樓左側的花壇。今天要吃四個便當,除了原本山本綾音、福圓直美和鈴木美娜子送的之外,還要加上瀨戶陽子的便當。

本來瀨戶陽子是準備高高興興地跟他一起吃便當的,不過小濱麻里奈把她叫走了,對此瀨戶陽子很失望,畢竟第一次給師父做的便當,可惜沒親眼看到師父吃。

李學浩不想讓她失望,所以他決定給自己拍個視頻,單獨吃她做的便當的視頻。

雖然感覺有些自戀,他還是拿出手機,錄了一個小視頻,一邊誇便當好吃,一邊鼓勵瀨戶陽子繼續加油努力,他相信,看過這個小短片之後,瀨戶陽子至少不會那麼失望了。

做完這些,他準備把手機放進口袋裡,熟料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有人打電話來了。

屏幕上顯示的人名是阿澄里美,記得昨天她好像也是這個時間前後打來的,每次都算得那麼准,算到他剛好在吃便當。

稍稍猶豫了一下,李學浩接通電話。

「真中,你昨天失信了!」阿澄里美的語氣有些憤憤不平,這是對他的抱怨。

「對不起,阿澄前輩,昨天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做。」李學浩解釋道,原本昨晚去看新垣由真的演唱會之前,答應了和她見一面的。但結果演唱會結束他和千葉小百合幾人被邀請到後台去見新垣由真了,等到出來時,他又要跟蹤遠藤太太,就沒有時間和她見面了。

「在我看來,你就是失信了!」阿澄里美顯然不想聽他的解釋,或者說,她想要獲得補償。

「阿澄前輩,你想我怎麼做?」李學浩苦笑了笑問道,因為他確實答應了而沒有做到。

「和我約會一次。」阿澄里美完全沒有猶豫,直接說道,似乎早就等著他這樣問了。

李學浩哭笑不得,想了下,他答應道:「好吧,不過時間由我定。」

「可以,但是不能超過一個星期的時間。」阿澄里美顯然擔心他又放她鴿子,規定了時間。

「嗯。」

「那麼,記住了,我會等你的電話。」阿澄里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電話很快就掛斷了。

李學浩收起手機,有些後悔當初答應和阿澄里美試著交往看看,現在這個麻煩果然越來越大了。

下午放課之後,他沒有去劍道社報道,因為今天要去鶴義附高,履行他身為教練的職責。

福圓直美已經知道他還兼職著鶴義附高女子足球隊的教練,對此她似乎很有興趣去看一下,不過因為劍道社的事務,所以抽不開身。

李學浩把書包放進儲物戒指里,從學校里出來,門口,一個英姿颯爽的身影正站在那裡,筆挺的身姿,像是已經等候多時了。

對方穿著一套深綠色職業套裙,黑色的高跟皮鞋,本來就一米七以上的身材更顯修長,包裹在職業套裙里的曲線也極其曼妙,如果不是清楚她的身份是個警察,看上去更像一個坐辦公室里上班的OL女郎。

「西村警官?」李學浩有些意外地看著西村真名,自從那晚在燃燒的山中別墅里把她救出來,兩人就沒有聯繫過了,沒想到她今天居然會主動來找自己。 「蜂靈兒,能適應嗎?」沈落羽環抱著小女孩兒的腰,一點點輕柔的將她向水潭中試探著放下去。

「嘶……還好……」這次沒有大喊大叫,微涼的水逐漸沒過了蜂靈兒嬌小的身軀,直到下半身長裙狀的蜂巢完全沒入。

「我……我頭一次感覺,在水裡是這麼舒服……」小姑娘「泡澡」有些愜意,能夠看出,她整個人這些天緊繃的弦終於鬆了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沈落羽用手指沾了一點水,雙指捻了一下,發現確實如蜂靈兒所說,指尖殘留的水漬有一點點粘稠,應該就是滲透進去的蜂王漿了……

「對了……蜂靈兒,你這蜂王漿能夠治療外傷嗎,瑾兒身上有傷,又不通修鍊,她沒有辦法靠內服然後運轉靈氣的方式治癒傷口的。」沈落羽想到了瑾兒的傷,連忙對水潭中的蜂靈兒問道。

「可以的……以前沒有化形的時候,我族的兵蜂受傷的時候,都是直接將巢中分泌的王漿直接塗在傷口上的,不過這個可能得等這裡面的王漿粘稠一些的,你可以讓她先喝一點,或者先用這水擦洗一下傷口,總該有點效果的……哦,對了,現在你也可以先喝一點,味道很好的……」蜂靈兒一本正經的說道。

看著對方一本正經的小臉,沈落羽覺得自己真的被這天真的丫頭打敗了……

總感覺,這小姑娘是一本正經的邀請自己和瑾兒,喝她的「洗澡水」?

那麼……到底喝還是不喝……

沈落羽總覺得自己不是替蜂靈兒挖了個澡盆,這是給自己挖了個坑啊……

「我要開始修鍊化形了,在這期間,這水潭中的蜂王漿應該會越來越多的,你們隨便用就好……」似乎是感覺到了靈氣的重新活躍,剛喝了兩口自己的「洗澡水」的蜂靈兒,和沈落羽知會了一聲,沉入了修鍊之中。

沈落羽看著蜂靈兒的方向,輕嘆了一聲,這修鍊不知是福是禍,到時候,出來的是這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還是殺伐果決的女王蜂,他真的說不清……

正思索間,蜂靈兒身上突然金光大作!金環靈攫蜂是少見的光屬性靈獸,或者說靈蟲,蜂靈兒此刻簡直如同這小小地底空間的太陽一般,耀眼無比!

一股強大的威壓緩緩成形,在蜂靈兒嬌小的身軀內隱而不發,但光是泄露出來的一點點威勢,已經讓沈落羽膽戰心驚!

這股壓抑的威勢,是沈落羽迄今為止,所見最為強大的存在。武成沒有,鷹月也沒有……

蜂靈兒這小小的身軀中隱含的力量,在沈落羽看來,要遠超這兩個號稱十三傑的天驕!

不過,事情已經到這地步了,沈落羽除了等待最終的結果外,已經毫無辦法。

「瑾兒,蜂王漿成形的差不多了,我給你處理下腹部的傷口吧,不能一直這麼拖著……」這天,沈落羽對瑾兒說道。

「好……」瑾兒紅著臉答應了一聲,最近這幾天她的確感覺到了不妥,傷口本就沒有長好,又經過了那麼多波折,現在被衣襟紮起來的地方說不定都已經腐爛壞死了,時不時的陣痛無比。

但是她一直強忍著沒說,獲取蜂王漿的事情,她出不上力,也只能用這種方式,不讓沈落羽再多一份擔心。

可沒成想沈落羽卻對這些清清楚楚,等到蜂王漿成形了,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處理瑾兒的傷口。

瑾兒平躺在地上,雙手捂著自己的臉和眼睛,不敢看落羽認真給她處理傷口的樣子。

小腹的微涼和觸感讓她知道,沈落羽已經將綁住傷口的衣襟解開,也就意味著,自己的下腹又一次無遮攔的暴露在了沈落羽眼中。

上次祛毒的時候,因為自己沒有意識,倒還沒有什麼感覺,此次可是清晰無比,瑾兒心頭如小鹿亂撞,忍不住一陣胡思亂想。

「忍著點,我得把壞死的地方去掉!」

落羽隨手一翻,一把冰制的小刀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瑾兒傷口旁有幾處已經腐壞,他需要處理一下。

「嗯……落羽哥,沒事的,我能忍住!」小丫頭堅強的說道。

「嗖!」寒光急閃,沈落羽的靈氣控制程度遠超同濟,他凝氣成形製作出來的冰刃,鋒利度甚至超過一般的刀鋒!

瑾兒只覺得傷口處先是一片冰涼,然後一陣刺痛,那邊的沈落羽就已經收刀完工了!

小心的將蜂王漿均勻敷在瑾兒的傷口處,沈落羽用一塊乾淨的衣襟重新將瑾兒包紮了起來。

看著手中沾著點點血跡的冰刀,沈落羽想了想,面不改色的將自己肩膀處的肉直接剜了出去。

他被鄭德富刺出的傷口,一直是用冰封的方式凍結住的,這樣沒有痛感,也不會流血。寂靜森林中時時刻刻都有危險,落羽又需要抱著瑾兒前進,他也只能用這種方式暫時處理。

他傷口處的血肉已經變得青灰,完全被低溫凍得壞死了,當然也需要處理一下。

將剩下的一點蜂王漿塗在傷口上,沈落羽轉身看了眼蜂靈兒,對方已經失去了人形,現在是一個白色的,散發著金光的繭蛹!

快了,破繭而出的時候,一切都將有分曉。

「吶,落羽哥,這次如果我們能逃出去的話,你想去幹什麼?」瑾兒靠著沈落羽坐了起來,輕輕的問道。

「想的這麼遠嗎?丫頭,你想去干點什麼?」沈落羽反問道。

「我不知道呢……家主死了,小姐也不見了……落羽哥,你能帶我回燕家看看嗎……我想回去看看……」瑾兒低落的說道。

「……好吧……」沈落羽輕聲應道,「咱們如果能活著,咱們就回去天門鎮,看看燕家怎麼樣了……」

「嘻嘻!」瑾兒突然笑出了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