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好了!」

「給我就這個石頭,給我擦!」

周明指著對半切開了不知多少次,半個拳頭大小的石頭說道!

「好嘞,老闆!」

解石師傅說道!

本來就剩下拳頭大小的石頭,中心裏面的綠色,也不過雞蛋半大小,還不知擦出來會是個什麼樣子!

隨著那拳頭大小的石頭被不斷的擦著,很快!

裡面的綠就露出了自己的廬山真面目!

雖然中心處有雞蛋半大小!

但是,擦出來之後,也不過鵪鶉蛋的大小罷了!

「這麼大塊石頭,才解出來這個樣子!」

「還沒原石本身的價值高!」

「也就一般般吧!」

「算是不虧吧!」

周圍的客人不由指指點點的說道!

「呼!」

周明見到出綠了,心裡總算是鬆了口氣!

只要出綠了就好,如果連一點綠都不出,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妃雨,你看看,這價值幾何!」

周明不由看向齊妃雨道!

「同原石的價值相當吧,兩百萬足以!」

齊妃雨也不多說話,點出了實情!

「兩百萬就兩百萬!」

周明下巴微微揚起,旋即趾高氣揚的看著華新!

」我隨意挑選了一塊石頭,就已經出綠了,看的就是自己的眼力和經驗!你還要和我賭么?奉勸你最好還是別堵了,恐怕你連購買原石的兩百萬都么有,要不我借你一點!」周明奚落著說道!

雖說,這原石是出綠了,可這麼大一塊石頭才出這麼一點點,也是把解石師傅累的夠嗆!把一整塊石頭,給弄成了這樣!心裡也不由有些埋怨,這麼大塊石頭解成這樣,也不怕丟人!

「好了!」

「現在該你了!」

周明不由點指著華新說道!

「你真要和我堵?」

華新嘴角一勾,不由看向周明!

「怎麼,現在怕了?」

「你要是怕了,現在就給我跪下,然後叫我三聲爺爺!」

周明趾高氣揚的說道!

「什麼?」

「你說什麼?」

華新豎起了自己的耳朵,「讓我叫你什麼?」

「哼!」

「讓你叫我爺爺!」

「什麼?」

「我沒聽見!」

華新故意的說道!

「叫什麼?」

「叫爺爺!」

「哈哈!」

「孫子真乖!」

「叫的好,我很欣慰啊!」

華新不由伸出自己的手,閃電般的摸了一下周明的頭,彷彿撫摸自己乖孫子的頭一般!

(本章完) 「你說啥?」

華志腦子還渾渾噩噩的,被人推了一把,這才抬頭看向他人。

「我說我們得救了,剛才有人喊你,我看他們中間有人是來救你的。」勞工中一名同華志比較熟悉的勞工對著華志的耳朵大聲的說道。

「我們得救了嗎?」

華志聞言,欣喜若狂,眼中的淚水奔涌而出,就連後半句是什麼都沒有聽清楚。他急忙站了起來,透過礦山上的巨石,向著周圍看了過去,發現那些殺千刀的俄國佬都不在了才終於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亂石堆之中,有種解脫的輕鬆。

「華老哥,你仔細聽聽?」

「你聽見了嗎?有人在喊你的名字,有人來救你來了。」

礦山底部一片哀鴻遍野,死傷無數。

華志靠著一具具屍體,渾然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寒意。反而因為俄國佬的消逝,渾身輕鬆。

「有嗎?」

華志年紀大了,耳朵不大靈光,疑惑的看著自己的同伴。

「你仔細聽聽?」

華志眼珠子望著前方,仔細的傾聽著周圍的聲音。

只是。

現場一片狼藉,勞工傷亡慘重。

無論是受傷的還是沒有受傷的勞工,都哼哼唧唧的不停。

現場很是嘈雜,華志根本不能分辨出其中的聲音。

「我怎麼沒有聽見?」華志道:「我看你是聽錯了吧。」

「也許吧。」這名勞工仔細一聽,也沒有聽到其他的聲音,只有傷員們的哀嚎,哭叫等聲音,只得訕訕笑了笑,便如同華志一般渾身放鬆的坐在亂石堆之中喘息休息。

「華志。」

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既然有消息稱華志在安西路礦場之中,他就一定在這裡呆過。

只是,礦場剛剛經歷過一場暴亂,死傷無數。

華新不能確保華志不會成為其中一員。

他要確定這裡沒人,才會離開。

「幫忙找人。」

華新之前早就把華志的照片交給了韓唯以及胭脂紅小隊的每一個隊員。沒有追趕俄國黑手黨的韓唯知道華新心繫華志,便拿著華志的照片,衝進人群之中開始,向著受難的礦工們打聽,希望能夠找到華志。

「華志,華志。」

華新任然不甘心,高聲喊道。

沒了俄國黑手黨的威脅。

礦場之中死傷一大片,更多的聲音是重傷者的哀嚎聲。

華新衝進人群之中,一個一個分辨著。

奈何,華志與一群勞工躲在巨石后。

華新的視線剛好被巨石擋住了。

但是,隨著華新距離巨石的距離越來越近。

華新高喊華志的聲音,已經透過巨石傳到了華志的耳朵之中。

「咦?」

突如其來的一聲高喊,華志驚得抬起頭來,向著四周看了過去。

剛才,他也聽見了一聲自己的名字。

「難道是我聽錯了?」華志疑惑的透過巨石向著礦場之中的血泊看了過去。

「華志。」

再一次,一聲高喊傳了過來。

華志與巨石后的多名勞工都聽見了這道聲音。

「華志,我聽見了,我又聽見有人喊你的名字了。」剛才的那名勞工再次聽到有人高喊華志,如同沉冤得雪一般興奮的叫著。

「我也聽見了。」

華志神情激動。

他也聽見了這個聲音,這個呼喚自己的名字的人一定不會是礦場之中的人,那麼說……華志覺得喊自己的人一定是國內的人,難道說,國內的人來救我了。

華志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國內的人來救自己,但是一想到有人來救自己。他就高興的又蹦又跳,沖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大聲喊道:「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儘管,天色暗了下來,四周到處都是人影,亂的很。

華志沒有看見是誰在喊自己,但是這不重要的。

他希望能夠儘快的看見是誰在呼喚自己,想要儘快的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在這裡。」

華新屏息凝神,耳朵靈敏的搜索著礦場之中的聲音。

現場雖然很是嘈雜,但是華志的聲音卻還是如同驚雷一般傳進了華新的腦海之中。他一驚,瞬間大喜,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高聲喊道:「華志,我是華新,你能聽見我。」

為了吸引華志的注意,華新還不由打開了MP5上的戰術手電筒來標註自己。

「華新?」

隔著這麼遠的距離,華志聽見華新的聲音,整個人一震,眼中的淚水嘩啦啦的留。雖然不能清楚的看到華新的臉,但是他的眼前已經映出了一張朝思暮想的臉頰。

「新兒是你嗎?新兒是你嗎?」

華志辛苦的爬上巨石,向著戰術手電筒傳來的亮光的方向招手。

自己失蹤了這麼多年,華志心頭一直有愧,沒能照顧家裡。

當自己處於水深火熱,隨時都會喪命的情況之下,華新居然來這裡救自己。華志只覺得好似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心頭五味雜陳,酸酸的,澀澀的。

華新耳朵靈敏的一動,雙眼瞬間便撲捉到了巨石上沖著自己揮手的黑影,心頭狂喜,拔腿便向著巨石狂奔了過去,同時高聲喊道:「爸,是你嗎?我是華新。」

「新兒,我是,我是。」

華志熱淚盈眶的看著奔向自己的人影。

自己被困於安西路礦場這麼多年,遭受了這麼多非人的折磨,老老實實,屈辱的接受俄國黑手黨的奴役,不就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奢望有一天能夠回國,見到自己的妻子兒女嗎?

華志這一刻,覺得什麼都值了。

他就這般跌坐在地,任由淚水奔涌而出,喉頭哽咽著,不顧顏面的如同小孩子一般嗚嗚哭喊了出來。

「爸。」

華新一個縱身,飛上了巨石。

看著華志兩鬢間的白髮,臉上的深深的皺紋,一張老臉上儘是污垢,心頭也忍不住湧出一陣陣酸楚:「我終於找到你了,爸。」

「新兒,終於讓我再看見你了。」華志見到華新,整個人瞬間崩潰,常年的堅持終於有了回報,整個人徹底的垮了。

華新一把攙扶住跌坐在地的華志,體內的聖獸古拳真氣,便不要命似的湧進後者的體內,緊緊擁住後者的身體,拍著他的後背,給了他一個厚實安全的胸膛道:「爸,你安全了,我這就帶你回去。」

(本章完) 「啪!」

華新反手給了馬皓一個大耳巴子,見後者還如此囂張,想到大哥華君受到的非人待遇,他就想掐死後者。

可是,眾目睽睽之下殺了他畢竟乃是下下之策。

而且,殺了他豈不是太便宜了他。

他既然把服刑人員當做搖錢樹而不是人看,最殘忍的報復反而是把他變成他眼中的低賤貨:服刑人員,或許比死還要痛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