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好久不見!」

「嗯~好久不見。」

對面翁倩有些尷尬,去年自己當著何瀟瀟的面,可是把韓義損的一錢不值。

說他是鳳凰男,說窮是他的原罪,說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總之什麼難聽的話都說了。

一年後再次面對面,人家已經功成名就,成為自己需要仰視的存在。

不知道怎麼的,翁倩想到了一首詩,跟此情此景非常相似;

自小刺頭深草里,

而今漸覺出蓬蒿;

時人不識凌雲木,

直待凌雲始道高。 很多事情想開了,其實也沒什麼。

好比翁倩,如果不提那些尷尬的往事,實際上以韓義現在的涵養,根本不會給她臉色看。

相反,大學四年,很多同學他到現在連名字都不記得了,翁倩是為數不多還能記得並了解的人。

聊聊大學時光;

談談現在的生活工作;

再暢想一番對未來的憧憬。

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又是一個小時過去了,翁倩笑道:「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工作了。」

韓義也聽說她現在做主播的事情了,笑道:「我對主播這行並不是太了解,不過以我個人淺見,想在成千上萬的主播中脫穎而出,還是要有個人的風格;

比如在說話方式上,你要想好怎麼樣才能擁有足夠的辨識度?這樣才能給觀眾留下較深的印象。」

翁倩笑道:「不愧是大老闆,說話就是有水平。」

「哈哈,承蒙誇獎~」韓義大笑到。

翁倩搶著買了單,然後先走一步。

韓義跟何瀟瀟兩人站在咖啡吧玻璃門后,互相看著。

最後韓義先笑說:「要不去逛逛?」

何瀟瀟點頭問:「好啊,去哪裡啊?」

「嗯……去德基?」

何瀟瀟看了眼門外凌厲的寒風,然後拉著他的手環繞在自己肩頭,笑道:「走唄。」

兩個人相擁著離開了咖啡吧。

……

德基廣場應該算是金陵最高端的商場了,坐落在中山路,佔據新街口四分之一的地塊,分為AB兩棟。

這裡幾乎可以實現任何想要的玩樂,一樓的奢侈品,到中間樓層的各色百貨,頂層的餐飲美食,電影院,電玩城;一切似乎應有盡有。

中間大廳里還有美女在演奏鋼琴,簡直逼格十足。

可惜一層還沒逛完何瀟瀟就喊腿酸,在樓梯拐角處的沙發上坐下,何瀟瀟彎下腰敲腿,臉帶疲乏。

韓義有些奇怪,但也沒多想,拍拍大腿面說:「來,我給你捏捏。」

何瀟瀟有些不好意思,沒動彈。

嬌蠻女鬥冷酷男 「來嘛,都老夫老妻了,害什麼羞啊!」韓義呵呵笑到。

「臉皮真厚。」何瀟瀟掐了他一把,可惜衣服厚實沒反應。

「那就快點。」韓義催促到。

拗不過他,何瀟瀟左右看了看,把右腿翹到他的大腿面上。

「啊哈哈……不行不行,痒痒……」韓義剛揉捏了兩下,何瀟瀟就控制不住笑了起來,抱著他不讓他捏。

「……你這也太敏感了。」 爆笑天王:來呀,互相傷害啊 韓語無語到。

何瀟瀟白了他一眼,「要不是這樣,會讓你撿著便宜?」

「這倒也是。」韓義哈哈大笑。

不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何瀟瀟長得是挺俊俏的,大眼睛炯炯有神,鵝蛋臉皮膚細嫩,身段兒也好。

這麼漂亮的女朋友,能完好無損的等到他去採擷,也算是僥天之幸了。

歇了一會,兩個人繼續逛。

到了三樓何瀟瀟又喊累,沒辦法,只好再次停下來歇息。

韓義納悶道:「你不是一直有鍛煉嘛,怎麼現在身體素質這麼差了?」

韓義剛回來,腦海里一直在分心想著美國那邊的事情,所以一直沒注意到何瀟瀟的變化;

而何瀟瀟氣惱他不關心自己,賭氣揉著腿一言不發。

又歇了會,何瀟瀟說餓了,於是乘電梯上頂層。

這邊有各式美食餐飲店,再加上也正好到了飯點,從電梯出來后一眼看去,客流如織。

兩個人剛走了沒兩步,只聽後面有婦女喊,「寶寶你慢點,別摔著了。」

韓義聽到後面有輪滑聲,拉著何瀟瀟往後退了一步。

但還是慢了,後面一個穿著滑輪鞋的六七歲小胖墩,一頭撞在何瀟瀟腰部,巨大的衝勁差點沒把她帶倒在地,而那個小胖墩也摔了個四仰八叉。

「啊呀——」

小胖墩痛呼了一聲,隨後嘴一撇嚎啕大哭,四肢還跟抽瘋似得在地上不停扭動。

而何瀟瀟當即就疼的臉變色了,嘴裡倒吸著冷氣。

「嘶嘶——」

韓義剛想去攙扶熊孩子,眼看何瀟瀟不對勁,驚問道:「瀟瀟,你怎麼啦?」

何瀟瀟捂著肚子慢慢蹲了下去,痛苦道:「我……我……我懷孕了。」

「啊……」韓義驚得張大了嘴巴。

楞了不到一秒鐘,臉色嚴肅道:「快!趕緊上醫院!」說著彎腰一個公主抱就打算離開。

那邊追上來的婦女,看到兒子受委屈了,一把拽住韓義的衣袖,猴屁股似得紅唇吧啦吧啦說:「你們把我兒子撞倒了,連聲道歉都沒有就想走啊?這麼大個人了,真是一點素質都沒有。」

韓義扭頭爆喝道:「艹-尼瑪的,快鬆手!」

婦女被嚇了一跳,隨後更是不依不饒,「你罵誰呢,有本事你再罵一遍。

我看你是腦子是昏頭了吧,你竟然敢罵我,你知道我是誰嗎?今天你要是不把話說清楚了,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長這麼大還沒動手打過女人的韓義,怒不可遏之下、一腳踹了過去,「去你-媽的。」

「唉喲——」婦女慘叫一聲,隨後如同滾地葫蘆般摔了出去。

韓義抱著何瀟瀟衝到了電梯邊,「請大家幫我打個120,我老婆懷孕了。」

圍過來的人群,一聽說是孕婦,趕緊幫著打120;

剛好電梯上來了,有熱心人喊道:「這邊這邊……」

「大家都讓讓……」

本來在等電梯的人,全部自覺讓開,等韓義抱著何瀟瀟進來后,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大爺還跟著進來,幫忙按樓層。

韓義感覺到何瀟瀟身體在顫抖,柔聲道:「別怕別怕,一切有我在。」

何瀟瀟眼角有些濕潤,不知道是疼的還是緊張的,埋首在韓義懷裡點點,瓮聲瓮氣的「嗯」了聲。

韓義現在已經無心責怪她了,看著不停下行的電梯,在心裡默念著快點,快點……

40層

30層;

20層;

10層;

叮!

「謝謝了~」

穿著灰色羽絨服的老大爺擺擺手:「不用客氣,趕緊去醫院。」

韓義抱著何瀟瀟衝出了電梯,儘管雙臂已經開始顫抖了,但韓義還是咬緊牙關硬挺著,一邊跑一邊喊:「讓一下讓一下……」

等韓義衝到大門口后,有人幫忙拉開了玻璃門;

救護車還沒到,恰好有輛計程車來了,韓義顫抖著身體抱著何瀟瀟坐了上去,喘息道:「快…去…去…婦幼保健院。」

「坐好了~」

這個世上好人還是占絕大多數,就像這位的哥,根本沒用韓義交代,能開多快開多快,連紅燈都沒停。

……

翡翠園9號樓。

何媽媽正坐在客廳里跟老伴通電話。

挑高的天花板上,巨大的水晶吊燈投射下柔和的光華,而四周圍的壁燈帶星輝點點,把豪奢大氣的客廳點綴的如夢似幻。

「你快拉倒吧!要不是你閨女,誰稀罕過來住?

看著是挺漂亮的,可是卻不大方便,購物什麼的都要跑好遠;

而且這麼大個房子,就他們兩人住,也顯得冷冷清清。」

何爸爸說:「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幾千萬的房子,那是誰想住就能住的嗎?購物遠怕什麼,要的就是那個鬧中取靜的效果。

如果不是不好意思,你讓我住多久都沒關係。」

何瀟瀟笑道:「美得你。咱親家他們還沒來過呢,你就想捷足先登啊?」

說笑了兩句,何媽媽揉揉右眼皮,說:「哎,老何,我今天左眼皮怎麼老是跳啊?」

「左眼跳,財來到,這是有好事了唄。」

情深難婚 何媽媽說:「不對!男左女右。」

何爸爸笑話她,「虧你還是學醫的呢,竟然還迷信這些東西。」

就在這時電話進來了,何媽媽道:「我不跟你說了,小義來電話了。」

掛斷老伴電話,何媽媽問:「小義啊,你們什麼時候回來啊……」

剛問了一句,何媽媽一下站了起來,花容失色道:「什…什麼?好好好……我……我馬上就來……」

金陵婦幼保健院急診科。

王翰收到消息後跟老婆麥穗先一步過來了,見韓義在候診室門口直打轉,上前拍拍他肩膀,安慰道:「別緊張,季院長是這方面的權威教授。」

韓義點點頭,露出一副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麥穗也走上來說:「是啊!我兩個寶寶都是季院長她接手的,你放心,不會有事的。」

就在這時,何媽媽到了,恰好急診室的門開了。

眾人齊刷刷圍了上去,「怎麼樣了季院長?」

穿著白大褂的季院長,摘下醫用口罩笑道:「大人跟肚子里寶寶都平安無事……」 三魂七魄都快嚇飛的何媽媽,等醫生離開后把何瀟瀟好一頓數落,連韓義這個未來女婿都沒放過。

「我說什麼來著?讓你當心當心,偏就不聽,這個時候還一天天盡往外面跑,你是不是想嚇死媽媽才甘心啊?

狂戀之孽:高幹子弟囚愛記 還有小義你也是!不是阿姨說你,工作忙歸忙,但兩口子過日子,還是要互相體貼關懷。

瀟瀟懷孕馬上都快2個月了,你說你到現在還蒙在鼓裡,她固然有責任,你難道就沒有責任嗎?

我跟她爸就這麼一個閨女,不求你們大富大貴,但求你們和和睦睦,平平安安,難道這還過分嗎?」

何瀟瀟用被子捂著頭,一聲不吭。

韓義則是低頭認錯,任由丈母娘數落。

王翰兩口子看得憋笑不已。

基本上在家裡再大男子主義的男人,面對丈母娘的神威,總是本能的發怵。無關身份。

好在那位季院長及時把韓義從水深火熱中救了出去。

「韓總,麻煩你跟我來一下。」60來歲的季院長推開門喊到。

何媽媽以為有什麼事呢,驚問道:「怎麼啦?」

季院長和藹的笑道:「沒事沒事,就是交代他一點事情。」

何媽媽本身也是做醫生的,大概猜到是什麼了,便沒說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