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夫人,先生在餐廳等您。」司機打開車門恭敬道。

傅歆點點頭,抬腳上了汽車,心情欣喜又激動。

茉莉餐廳是一家新開的西餐廳,裡面裝修簡潔、環境優雅,往來的客人也都是很有教養的人,吃飯說話都安安靜靜的。

傅歆一進門就看到坐在最裡面的莫琰,沒有片刻遲疑便走了過去,拉開椅子在他面前坐下,淺淺一笑:「阿琰。」

他不喜歡她喊他莫總,這個時候自然要順著他的意思。

莫琰看著對面的傅歆,眼睛里是毫不掩飾的驚艷。

其實她剛剛進門的時候,他就看到了,她明媚幽靜的像是一歆不染塵埃的花兒,靜靜的站在那裡,都能讓人感覺馥郁的香味兒。

她心情極好,沖她笑的時候,眉眼彎彎,和之前帶著討好的笑截然不同。

「我拿了資料……」

「先吃飯。」莫琰攔住她的話,眼底有一閃而過的惱怒,「吃飽了再談。」

合作,她還真是時時刻刻分分秒秒不忘合作。

傅歆瞭然的點頭,這一點她還是知道的,許多合作多都是邊吃飯邊談成的。

「看你喜歡什麼?」莫琰將菜單遞給傅歆,「按照自己的口味點。」

傅歆的視線落在莫琰捏著菜單的手指上,乾淨、修長十分好看,她不覺看呆了。

「小歆?」莫琰挑眉,見女人回神愣愣的看著自己,指了指菜單,「點菜。」

傅歆「哦」了一聲,根據最近對莫琰的了解,又結合自己的口味點了幾個菜。

「很好。」莫琰淡淡道,對於傅歆留心他口味的的事情表示十分滿意。

這是不是表明,這個小女人對他還是有幾分在意的?

傅歆看看周圍的環境認可的點頭:「的確不錯。」

在這裡吃飯,心情都會好很多。

「阿琰,好巧。」

清脆嬌嫩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傅歆詫異的回頭,對上一張熟悉的臉和一張陌生的臉。

熟悉的是岳靈琪,陌生的……應該是莫琰傳說中的大哥。

岳靈琪挽著他的胳膊,舉止十分親昵,配上臉上甜甜的笑,看上去十分恩愛。

如果不是那日親眼見到岳靈琪對莫琰的瘋狂告白,傅歆一定會覺得眼前的兩人是一對璧人,只是這會兒怎麼看怎麼彆扭。

「淮宴,我們也在這兒吃吧。」岳靈琪偏著頭看身邊的人,語氣帶了幾分撒嬌,「我覺得這個位置很好。」

剩者爲王:傲嬌萌妻 莫琮和莫琰長得有三分相似,也算五官俊朗,只是綿長的眸子不經意間泛出冷意和算計的精光。

「阿琰不介意吧?」莫琮已經和岳靈琪坐下了,才開口問道,眼皮都沒抬一下。

傅歆感覺到三個人之間的氣氛忽然變得十分微妙,她暗暗後悔,早知道就應該拖著莫琰在家裡談合作的。

「這位是誰?阿琰不介紹一下嗎?」岳靈琪笑盈盈道。

對上岳靈琪的眼神,傅歆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她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這個女人眼裡有殺氣,好像她搶走了她最珍愛的東西。

想到岳靈琪和莫琰的感情,傅歆心下瞭然,抿抿嘴唇淺笑道:「我叫傅歆,代表金氏集團來和莫總談合作。」

莫琮眸色沉了沉:「金煊?」

「是的。」傅歆點頭,臉上帶著得體的笑,全身的神經卻不覺繃緊。

莫琮看人的眼神帶著陰測測的探究,讓人不寒而慄。

「大哥對金氏有興趣?」莫琰忽然開口道,將莫琮的注意力從傅歆身上扯開。

「隨口一問。」莫琮淡淡道,將菜單推到岳靈琪面前,語帶寵溺,「妍妍,點菜。」

傅歆心肝顫了顫,下意識的去看莫琰,這畢竟曾經是他心愛的女人,眼見著此情此情,心裡一定不大痛快。

見他神色自然,她的心才稍稍放下一些。

絕情總裁惹舊愛 「照著阿琰和傅小姐點的再來一份兒就好。」岳靈琪將菜單放在一邊,又沖著莫琮嬌笑,「這樣行嗎?」

莫琮點頭:「你做主。」

莫琰晃了晃手裡的高腳杯,猩紅的液體在杯壁上掛著又慢慢滑下來,襯著他修長的手指甚是好看。

「還想吃什麼?」莫琰看向傅歆,旁若無人般的問道。

傅歆拿著刀叉的手一頓,敏銳的感覺到桌上人的眼神齊刷刷的落在了自己身上,趕緊搖頭:「謝謝莫總,不需要了。」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間。」傅歆放下手裡的刀叉,起身歉意一笑,轉身離開,脫離了眾人的視線之外,才加快了步伐。

這頓飯吃的當真是驚心動魄,刀光劍影,無聲勝有聲。

職場心療:做自己的心理醫生 從廁所出來,傅歆一邊洗手一邊想著莫琰、莫琮和岳靈琪之間的狗血關係,忍不住搖頭,簡直比八點檔的八卦電視劇還要跌宕起伏、精彩奪目。

如果可以,她真不想回去了,免得被劍氣所傷。

「傅歆?」

陰測測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傅歆猛然抬頭,看到鏡子里岳靈琪怨毒的眼神,心裡一寒,關上水龍頭慢慢轉過身,臉上掛著禮貌的笑:「顧太太。」

「你和阿琰是什麼關係?」岳靈琪死死盯著傅歆,犀利的眼神像是要將傅歆切開,抓取她心靈最深處的想法,「說!」

居高臨下質問的態度讓傅歆心裡不悅,抬起下巴看著岳靈琪巧笑嫣然:「我和他什麼關係,好像和顧太太沒關係吧?」

她無心摻和莫琰和岳靈琪之間的事情,但也不代表自己軟弱可欺。

「我見多了你這種女人。」岳靈琪嗤笑一聲,不客氣道,「你配不上他,識趣兒的就不要纏著他,能滾多遠就滾多遠!」

這話已經是極難聽了,傅歆心裡怒意更盛,笑容卻越發的燦爛起來:「都說長嫂如母,顧太太真是操心的很。」

「你!」岳靈琪氣的渾身打顫,揚起巴掌甩了出去,「賤人!」

傅歆及時後退一步,感覺到擦著臉頰而過的冷風,繼續笑道:「難道我說的不對?」

她無意去揭別人的傷疤,也不想刻意樹敵,但岳靈琪趾高氣揚的態度讓人沒法冷靜。

「不許纏著莫琰!」岳靈琪咬牙道,「不然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傅歆淡淡道:「他未娶我未嫁,就算我纏著他,有什麼不可以?」

岳靈琪臉色一白,有一瞬間的呆愣,傅歆已經從她身邊飄然離開。

「傅歆!」她眼底迸發出強烈的恨意,「我不會放過你的!」

她一定會回到莫琰身邊,他只能是她的。

傅歆回到自己的位置,暗暗瞪了一眼莫琰,都是這人害她被岳靈琪攻擊。 「傅小姐眼睛不舒服?」莫琰忽然開口道。

傅歆一臉尷尬,硬著頭皮「嗯」了一聲:「大概是沒休息好。」

「大哥抱歉,我要送傅小姐先回去了。」莫琰沖著莫琮道

莫琮點頭:「好。」

岳靈琪娉娉裊裊回來的時候,餐桌前只剩下莫琮一個人,她詫異道:「他們人呢?」

「傅小姐不舒服,阿琰送她回去了。」莫琮輕描淡寫道,眼睛卻一直盯著岳靈琪,見她眼底竭力掩飾的失落,眸子緊了緊,身上散發出危險的光。

汽車平穩的開在馬路上,傅歆老實的坐在副駕駛大氣不敢喘一個,她猜著莫琰的心情一定不大好,所以努力減少存在感,免得引火燒身。

「抱歉,沒有公開你的身份。」莫琰忽然開口道。

傅歆愣了一下,她的身份?

腦子轉了轉,好不容易才想起,他說的是她是他名義上妻子的身份?

「沒關係、沒關係!」傅歆趕緊搖頭,心裡卻暗暗想,幸好沒有公開,不然岳靈琪還不得活生生的撕了她。

而且她一直認為她和莫琰的婚姻關係不真實,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忽然解除了,現在召開天下以後更麻煩。

想到他可能也是這個想法,傅歆嘴角的笑意有些僵硬,心裡生出一種陌生的不舒服。

「以後會的。」莫琰忽然道。

他還有許多事情沒處理好,過早的將她暴露在眾人面前,只會給她帶來傷害,這是他不願意看到的。

蘇洛歆嘴巴張了張,最後一句話沒說,扭過頭看窗外不停的倒退的馬路,心裡糾纏著萬千複雜情緒。

莫琰將車子停在別墅門口,自己沒有下車,解釋道:「公司有事情要處理。」

傅歆「哦」了一聲,推開車門又「砰」的關上,心裡悶悶的不舒坦,感覺到身後有焦灼的視線,她深吸一口氣挺直後背快去進了院子。

莫琰沉默的收回視線,啟動車子調轉方向離開,到了公司,甄芙已經準備好了各種材料。

「莫總,這些都是需要您簽字的文件。」甄芙開口道。

察覺到大老闆心情不大好,她謹言慎行了許多。

莫琰將車鑰匙隨意丟到一邊,坐下來的時候,胳膊不小心倒了桌上的一個盒子,裡面的東西「啪」掉了出來,落到地板上。

「老闆,我來。」甄芙趕緊蹲下去撿地上的東西,眸子倏然瞪大,地上的結婚證展開,上面的照片赫然是莫琰和傅歆。

男的一臉深情,女的表情有些彆扭,但靠在一起卻是無比的和諧。

「老闆,您和歆……傅小姐結婚了?」甄芙眼睛猩紅,一向笑盈盈的眸子里籠了濕漉漉的霧氣。

竟然結婚了!那她還怎麼成為老闆的女人?怎麼給老闆生好多孩子?

莫琰沒留意甄芙的表情,修長的手指接過結婚證,視線落在代表傅歆身份上的一串編碼上。

傅歆的生日是七月二十六日,明天?

「甄芙,明天將茉莉餐廳包下來。」莫琰吩咐道。

他合上身份證放進盒子里,又將盒子放進抽屜,十分珍惜的樣子。

甄芙的眼睛一直盯著他的動作,一向紅潤的小臉泛著慘白,嘴巴一張差點哭出來。

她也看到了傅歆的生日號碼,立刻明白蘇西琰承包下整個餐廳,是為了給傅歆慶祝生日,立時心如刀絞。

「有問題?」莫琰朝著甄芙看過去,淡漠的問道。

甄芙搖搖頭,抿了抿嘴唇:「我馬上去安排,莫總,我先出去了。」

莫琰「嗯」了一聲,打開辦公桌上的文件,辦公室里只能聽到簽字筆劃過紙張的聲音。

晚上,莫琰回家很晚,第二天早晨又早早的離開,甚至沒有和傅歆打過照面。

「叮咚叮咚……」

突兀的鈴聲打破寧靜的清晨,尖銳的好像要穿透傅歆的鼓膜,她閉著眼睛摸索到電話接通,沒好氣道:「哪位?」

「小歆阿姨,我是你的小歆呀!」

傅歆瞬間清醒,抓了被子坐起來看了一眼時間打了個哈欠:「寶貝,美國現在是幾點?你還不休息?」

「我在帝都機場,小歆阿姨快來接我。」清脆軟糯的聲音聽的人心軟軟的。

傅歆靠在床上,笑了:「好孩子是不說謊的,會長長鼻子的哦!」

「是真的!」小歆急了,將手機塞給金煊,「爹地,你告訴小歆阿姨,我沒有說謊。」

機場出口,金煊寵溺的揉了揉女兒的頭髮,接了電話笑道:「我們可是特意過來幫你慶祝生日的。」

「叮咚……」

「等下,我看個消息。」傅歆腦子暈暈的,點開微信圖片,人一下從床上彈了起來,「你們真的來了?等我!等我,我馬上過去!」

金煊發來一張照片,他抱著小歆,背景是帝都機場。

漆黑安靜的茉莉餐廳里,整個大廳中央擺放著一張透明的水晶圓桌,地上都被火紅的玫瑰花瓣給鋪墊了,一對潔白的燭蠟搖搖欲墜的跳動著。

看著那水晶圓桌上的禮物盒子,莫琰第一次感覺到了諷刺,他一心一意的想要給傅歆留下美好的生日記憶,可她從家中出去后就一直都沒有回去。

要不是他回去找人,可能直到現在他都還不知道她居然跑去跟金煊還有她的女兒過生日了。

就在兩分鐘以前,他手底下的人已經尋找到了她的位置,而他的手機也收到了一張照片,此刻那手機都快被他給捏得變形了。

低垂著腦袋緩慢的再一次抬起了自己的手臂,看著那照片上,傅歆大笑著,明媚燦爛的笑容是在他身邊從未出現過的,她的小手牽著一個小女孩兒,眸中釋放著自然的溫柔和疼愛,而金煊細心正在脫下外套披在傅歆的身上,顯然一副一家人的畫面。

手背上的青筋凸起,莫琰死死的抓著手機,幽深的眸中迸發出了危險的光芒輕聲嘟囔道:「小歆,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是你不接我的電話。」

修長的手臂拿過禮物盒,一邊朝著餐廳外走去,一邊撥打著電話,在他即將踏出餐廳大門的那一刻,冰冷的聲音響徹了起來:「立刻將夫人所在的位置圍起來,不許夫人離開半步。」

他莫琰的女人還輪不到其他的男人來照顧,即便是金煊對小歆有恩,他也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有機會靠近她一步。

剛從海盜船下來的傅歆三人立刻被黑衣人給圍了,看著周遭面無表情的人,下意識的將小歆給藏在了身後,心中雖然緊張著,可面上卻十分寒冷著道:「你們是什麼人?大白天的想做什麼?」

金煊看著傅歆如同一隻全身帶著刺蝟的模樣頓時無聲的笑了笑,這些人早就已經是出現在他們的身邊了,已經跟隨了他們三人三個多小了。

他一直都沒有弄明白這些人到底想要做什麼,也不明白他們是誰的人,但是他能夠感覺得出來,這一群人是沖著小歆而來的。

站在包圍圈外的一個黑衣人,緩步走到了傅歆的跟前,恭敬的朝著她微躬了一下身子道:「夫人,是莫總讓我們來的,還請夫人在此等候,莫總一會兒就到了。」

夫人?金煊平坦著的眉頭瞬間緊蹙了起來,側頭看著傅歆因為生氣而通紅的臉頰,眸中充滿了震驚和不可置信。

可傅歆卻因為怒火徹底忽視了那黑衣人對她的稱呼。

小歆從傅歆的身後探出了小腦袋,大眼睛水亮而又不解的看著她,嘟著小嘴道:「小歆阿姨,夫人是什麼意思啊?」

一個猛顫,傅歆正要對黑衣人爆發的情緒一下子就消失殆盡了,一瞬間整個心臟都充斥著一種想要逃走的衝動。

她要如何跟金煊解釋她已經和莫琰領證的事情?難道要跟他說,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就稀里糊塗的領證了?

乾笑的低頭看了一眼身側的小歆,眼角卻努力的斜著想要看一看金煊的表情,奈何她的眼角都已經發酸了,也都沒能夠看見金煊的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