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太子。」

黃小瑩被白小晨的情況嚇倒了,她緊緊的摟著他小小的身子,卻發現,此刻這小包子的身體異常的僵硬,渾身冰冷。

「未來相公,太子這是怎麼了?」她焦急的轉向小咪,慌得眼淚直掉。

這般沒有人氣的太子,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

白小晨的目光一片茫然,如果有人注意看的話,會發現他的眼角之處,有一縷火光擴散開來,即將覆蓋上他的整雙眼瞳。

「他要殺娘親,他要殺娘親……」

為什麼?

他的口中呢喃,目光越漸茫然,如失去了心魂,愣愣的看著與那群人交戰的白顏……

忽然……

一把刀砍在了白顏的腰上,鮮血飛濺而出,染紅了他的雙眸。

咚!

這一刻,所有的聲音都仿若從周圍消失了,安靜的白小晨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強健而有力,一聲聲的在耳旁迴響。

「啊!!!」

霸道教父的專屬戀人 他緊緊的抱著自己的小腦袋,撕心裂肺的震吼之聲在雲瀟傳盪,他的聲音……沒有了以往的軟糯可愛,所及之地,那些在天空中飛過的鳥兒都墜落了下來,死的不能再死了。

這些人……都該死!

妖界的所有人,都該死!

任何傷了娘親的人,統統該死!

白小晨緩緩的放下了抱著腦袋的手,他的眼瞳一片血紅,如同一個發狂的野獸,陰冷的盯著妖界的那群暗衛。

他的耳里,聽不到身後黃小瑩與小咪驚慌的呼喊,更望不見其他人錯愕的眼神,滿腦子都只充斥著殺意。

……

「晨兒!」

白顏支撐著身體,從地上爬了起來,她的臉色微微泛白,目光緊緊的盯著白小晨。

眼前的這個小包子……給她一種極為陌生的感覺,就好似,他完全變了個人似得。

難不成……這就是小雲曾經說過,在他身上發現的異狀?

白小晨停下了腳步,殘忍的血色紅眸凝視著那群暗衛,他的小臉依然粉雕玉琢,卻已然沒有了以往的天真可愛,反而像是在俯視著一群螻蟻。

「你們敢傷我娘親,找死!」

轟!

強大的威壓鋪天蓋地般的壓了下來,竟是讓那群暗衛身子發軟,皆是驚恐的揚起頭,看向那一張粉嫩的小臉。

不……

不可能!

他們的本體還未上來,太子殿下的威壓怎可能觸及到他們的靈魂?

這……太可怕了!

以古制今,貌似只有王,才會擁有這種力量!

「晨兒!」

白顏服下了一枚丹藥之後,腰間的鮮血便已經止住了,她邁著腳步,快速的向著白小晨而去。 只是她還沒有走到白小晨的面前,白小晨的身形就已經飄忽不定的出現在了一名暗衛面前,他小小的手落在了那位暗衛的頭頂。

噗嗤一聲,暗衛的身體如同泄了氣的皮球,瞬間癟了下去,旋即便已經消失了無影無蹤。

「黃小瑩,小咪,幫我阻止晨兒!不能讓他繼續下去。」

此時此刻,白顏的心裡發慌,她總覺得……白小晨繼續下去,一定會出事!

「主人,我和小瑩……阻止不了小主人!」

小咪歉疚的站在白顏的身後,悲傷的目光望著殺紅了眼的白小晨,心底隱隱升出了恐懼。

他和白顏的感覺一樣,尤其是,當見到白小晨的眼瞳越來越紅,竟恍惚間產生一種感覺,仿若他的體內住著一個魔,殺的人越多,魔就會蘇醒!

……

血色染紅了整片山脈。

白小晨的眸光中透著殘忍的殺意,他小小的身子在這狂風中掠過,下手之際,就有一人倒在了他的面前。

他心中再也雜念,僅有一個念頭,殺光所有妖獸。

即使血洗妖界,也必須護娘親周全!

就在這時……

一隻手從白小晨的背後伸了過來,將他小小的身子緊緊的拉入了懷中。

可他的心中只有殺意,眼底亦是被仇恨所蒙蔽,整個世界對他而言,都是一片模糊的。

他無法看清面前之人的容顏,眼中的殘忍流露而出,正欲動手的時候,一道熟悉的氣息讓他的身子僵住了。

這懷抱……很熟悉,很溫暖,她的身軀,更如遮風擋雨的大樹,令他原先狂躁不安的心逐漸安定了下來。

「娘……親?」

是娘親?

是了,這樣讓他心安的懷抱,除了娘親,還會有誰?

白小晨的唇角勾起了一抹笑,籠罩住他眼眸的血光漸漸散去,他眨了眨眼睛,面前女子的容顏這才在他眼前慢慢的清晰。

女子的神色焦急,臉色有些蒼白,正緊張的看著他。

他有些疲憊的閉上了雙眼……

好像……讓娘親擔心了?

對不起……

「晨兒!」

白小晨一頭栽下,栽入了白顏的懷中,他的小臉上依然帶著笑容,在這陽光之下,顯得安心。

白顏的拳頭猛地攥緊,她緊緊的抱著白小晨的身子,黑眸無情而冷漠的凝望著僅剩下的一個暗衛。

「我知道,你們的身份即使死了,本體也不會身亡,所以……勞煩你傳一句話給帝蒼!」女子笑了起來,這笑帶著幾分瘋狂,淚水不知何時已經覆蓋了臉頰,「她利用我來拯救妖界,我並不怨他,可他不應該……趕盡殺絕!此生,我絕不會……原諒他!」

轟!

那名暗衛正驚訝的抬頭間,卻見抱著白小晨的白顏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後,轟的一聲,他的身體猛地一頓,向著地面栽倒而下。

這個暗衛之前就受了傷,所以這最後一擊,並沒有花費白顏多少力量。

當殺了這名暗衛的分身之後,她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小包子,將儲物袋內的丹藥全都拿了出來,一股腦的向著白小晨的嘴裡塞去。 「為什麼?為什麼這些丹藥都沒用?」

見白小晨服下這麼多丹藥之後依然昏迷不醒,白顏心裡一直偽裝的堅強徹底的崩潰了,淚水源源不斷的落了下來。

「主人……」黃小瑩心痛的看著倒在白顏懷中的小包子,她嗅了嗅鼻子,「小太子可能……不行了。」

「閉嘴!」

小咪怒了,大喝一聲,憤怒的轉頭瞪向黃小瑩:「不會說話就別亂說!小主子又沒受傷,怎麼可能不行?」

是啊,小主子只是大發神威了,他又沒有出事,怎可能會不行?

可是……

望著白小晨毫無生息的模樣,小咪的淚水終於忍不住掉了下來,它哇的一聲撲到了白小晨的身上,痛哭流涕的道:「小主人,你醒醒,大不了以後……我再也不會和你搶零食了,所有好吃的我都讓給你,你讓我背黑鍋,我絕對不會說二話,求求你別嚇我們,你醒醒可好?」

「你爹已經拋棄主人了,主人她只有你了啊,若是你出事了,主人怎麼辦?我怎麼辦?」

白顏獃獃的坐在地上,身旁堆放著一大堆的空瓶,她的目光,始終凝望著懷中的小包子。

「主人,你看不出來小主人是怎麼了嗎?」小咪的眼睛通紅通紅的,聲音帶著哽咽,他轉過頭,看著白顏無血色的容顏。

妖孽王爺蛇蠍妃 白顏沒有回答他的話,她的手指輕撫上白小晨的臉:「晨兒是我的整個世界。」

「如果……晨兒不在了,那我就算傾其所有,我也會……顛覆妖界!」

「主人……」小咪淚眼汪汪的看著白顏,他抹了把淚水,說道,「我陪你!我要為小主子報仇!」

嘩嘩嘩!

就在此時,一群身著黑色長袍的人從虛空中降落,再次把白顏等人團團包圍在中間。

白顏輕撫著白小晨臉頰的手指一僵,她微微垂下眼眸,遮住眼底的殺意。

「主人……這些是……傀儡?」小咪兇狠的轉向這群不速之客,眼神發狠的道。

白顏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你照顧晨兒。」

「主人,那你……」小咪心頭一顫,緊緊的咬著嘴唇。

這群傀儡實力不低,比之前小主人與公主在集市上所遇到的更強大!

可沒想到,帝蒼真的不想放過主人,竟是派了一撥又一撥的人!

那群傀儡之中,領頭的是一個中年男人,他上前兩步,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白顏:「奉從王的命令,誅殺王后與太子!」

白顏緊握著劍的手再次緊了一下,她諷刺的勾了勾唇角:「他要殺……晨兒?」

「不錯,既然王后與太子不願意回妖界,那就只能誅殺!」

中年男人面無表情的說道。

當然,對於傀儡而言,也不會有多餘的表情。

小咪跳了起來,憤怒的說道:「你們說謊,妖界不是有所預言,除了我主人之外,沒有人可以再給他生孩子,他想要斷子絕孫不成?」

「呵……」傀儡冷笑一聲,「王後知道的太多了,沒有王后的存在,太子也不可能安心的呆在妖界,所以……王打算送他們去輪迴,等到來世,你依然會是我們妖界的王后!」 重生極品禍妃 「哈哈!!!」

白顏忽然笑了起來,這笑聲帶著癲狂,只是這一次,她再也沒有落淚。

「原來如此……原來,這就是他想要殺我和晨兒的目的?」

那她所見到的那些場景又算得了什麼?

場景中的帝蒼,明明就為她傷心欲絕……生死不棄。

對了……帝蒼也不記得前世的所有,所以,他如今的性格,也不可能和她夢中所見到的一樣。

「殺!」

那群傀儡丟下了這一個字,就已經向著白顏衝去。

肅殺的氣息,傳遍整個懸崖,在這狂風之下的紅衣女子,則帶著凜然的殺氣。

因為白小晨的事情,再加上突然出現的傀儡,是以,一直都沒有人關注一旁的小龍兒。

她捲縮在一旁,抬起煞白的小臉,驚恐的看向被眾多傀儡包圍下的白顏。

「小瑩,你照顧小主人,我去幫主人。」

小咪怒吼一聲,身體迅疾變得龐大無比,向著最靠近白顏的一名傀儡狠狠的沖了過去,猛地將他撞退了幾步。

「不!不要!」

小龍兒眼見一柄劍從身後想要貫穿白顏的身體,她的腦子裡瞬間一片空白,旋即發出一聲龍嘯,身子亦是化為了一條巨龍橫衝而前,一口咬住了那名傀儡的胳膊,狠狠的撕了下來。

「嗚哇,你們這群壞蛋,不許欺負王后!」

傀儡沒有疼痛,不知死亡,是以,即便是一條胳膊被咬了下來,他依然連眉頭都不皺一下,繼續向白顏攻擊而去。

……

朗朗天空,不知何時覆蓋著一層烏雲,電閃雷鳴,似乎在下一刻就會有傾盆暴雨而下。

倏地,一道淡漠的聲音劃過天際,震耳欲聾。

「區區的傀儡妖獸,也敢在此囂張!」

轟!

這聲音,明明很輕很淡,卻比那雷聲還要轟響,瞬間炸在了那群傀儡的身上。

還不等其他人搞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那群傀儡的身軀已經如同湮滅似得,在白顏面前消失不見……

天空中,白袍男子負手而立,他傲然如神明,在那閃電的映襯之下,顯得神聖不可侵犯。

這男人俊美絕倫,淡漠的眉宇間隱藏著不易察覺的高傲,似如君臨天下,萬眾臣服。

「楚逸風?」

當看到白袍男子那熟悉的容顏之後,白顏愣了一下,繼而她的神色一點點冷了下來:「你不是楚逸風,你是誰?」

虛空內的男人,縱然與楚逸風相似,應該說,那張容顏如出一轍,但這氣勢相差的極大。

尤其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