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大嫂,大哥的門是撞不開的。」

隨隨便便都能撞開,能叫門嗎?

若晴也是關心則亂,她著急地道「那怎麼辦?把門鎖撬開,拿電鋸把他的門鋸了?」

戰亭「……有點可行,我們試試,大嫂,你再打電話給我大哥試試。」

若晴嗯了一聲。

嫂倆結束通話后,戰亭臉色沉凝,對弟妹說道「大嫂說她打了幾次電話給大哥,大哥都沒有接聽,懷疑大哥在房裡出事了,會不會餓暈了?」

戰銘和戰寧都是一臉著急。

又束手無策的樣子。

寧婉兒對戰寧說道「阿寧,你去找戰奶奶哭呀,哭得撕心裂肺,把事情往嚴重里說。」

戰寧當即轉身就跑。 說著,雲舒的聲音都哽咽了,帶著幾分小心翼翼的。

宋怡心疼她:「舒舒,你別瞎說,你永遠是媽媽的好孩子,媽媽永遠都愛你。」

雲舒雙眼淚汪汪的:「媽媽,我也愛你!」

宋怡心軟的一塌糊塗,看向了雲小暖:「小暖,你快說句話。」

雲小暖現在腦瓜子嗡嗡直響。

雲舒怎麼了?

明明昨晚還不是這樣的,怎麼現在說話做事都變了一個樣兒?

宋怡見她不說話,還以為她是不開心了。

「小暖,你是不是不高興了?」

雲小暖搖頭,「媽媽,我沒有不高興,我就是很羨慕姐姐,能跟在爸爸媽媽身邊,享受一家團圓的感覺。」

言外之意,是在擠兌雲舒強了她的位置。

雲舒拉住了雲小暖的手,面上掠過一絲心疼:「媽,剛好最近公司沒什麼事情,您多帶著小暖出去散散心,買點保養品,你看小暖雖然才十八歲,但是保養工作一定要做好……」

宋怡望過去,看到她的手,又想起村裡的艱苦生活,眼圈都紅了。

「小暖,等會你就和媽媽一起去逛逛街,女孩子一定要保養得好,像你姐姐一樣,保養得漂漂亮亮的,知道嗎?」

雲小暖的臉一下子僵住了。

她最嫌棄的就是自己的手。

雲小暖做慣了農活,手心裡有一層薄薄的繭,和雲舒那一雙保養得意的手放在一起,就是最大的諷刺。

她眼底閃過一絲恨意,明明她也是雲家的孩子,可為什麼受苦的是她?

明明都是花一樣的年紀,可為什麼她的手卻像是老婦,而雲舒卻保養得這麼好?

壓制住了內心的恨意,雲小暖抬眸:「謝謝姐姐的關心,我一定會好好保養的。」

雲舒嘴角笑意不減:「嗯,那就好。」

雲天宇見雲舒態度這麼好,心下一軟。

從兜里摸出了兩張銀行可:「舒舒,小暖,這卡是給你們的,每個月定期會打錢進去,你們拿著花。」

雲舒不缺錢。

但也不會拒絕他的好意。

拿過銀行卡,甜甜的道謝:「謝謝爸爸。」

宋怡將卡遞給了雲小暖:「這張卡每個月有五十萬的零花錢,你想買什麼就買什麼,別省著花。」

五十萬?

雲小暖眼前一個恍惚,這麼多錢,只是一個月的零花錢?

果然,有錢人就是花的多。

她拿過銀行卡,低聲道謝:「謝謝媽媽。」

她說話聲音小,細細的,宛若黃鸝一般。

宋怡見她收下卡,抿了一口豆漿:「小暖,暑假很長,我給你報了兩個興趣班,你去學學。」

頓了頓:「有什麼不懂得可以問你姐姐,你姐姐彈鋼琴,跳舞都很好,你們姐妹倆可以互相交流。」

養出雲舒這麼優秀的閨女,算是宋怡人生的最大成就之一。

雲舒聞言,笑眯眯的看了雲小暖一眼。

「小暖,有什麼事情問我就好了。」

雲小暖攥緊了衣服,有些不甘心。

明明她也是雲家的女兒,可為什麼爸爸媽媽嘴裡都在誇雲舒?

好半晌,她才點頭:「好,我知道了。」

看她吃癟,雲舒心下掠過一絲暢快。

綠茶的套路,還挺好用的。

正吃著早餐的時候,一道頎長的身影緩緩走入大門。

傭人見他來了,「二爺,您來了。」

「雲叔他們呢?」

「在餐廳吃飯,您吃了嗎?」

聽到聲音,雲舒循聲望去,見到站在門口的英俊男人,立刻起身走了過去。

「二哥,你怎麼來了?」

傅南璟自然的牽住她的手:「接你上班。」

雲舒知道他是來給自己撐場面的,心間一軟。

果然,他還是一如既往的貼心。

她吃的也差不多了,拿過紙巾擦拭著嘴角:「爸媽,哥,我先去劇組了。」

「慢點。」

宋怡見她沒怎麼吃,擔心她沒吃飽。

拿了兩個三明治裝入飯盒裡,遞給了雲舒:「你這孩子,多吃點,太瘦了。」

隨即看向了傅南璟:「阿璟,舒舒就麻煩你了,這大清早的,還得你親自接送。」

傅南璟接過飯盒:「您言重了,舒舒是我的女朋友,接送都是我該做的,您慢點吃。」

「好好好。」

宋怡越看傅南璟越喜歡,沉熟穩重,體貼周到。

而且對舒舒又是真心實意的。

「有時間到家裡來吃飯。」

「好的。」

兩人離開。

宋怡看著二人的背影,好半晌才重新回到了飯桌上。

「老公,看到阿璟對舒舒這麼好,我也算是放心了。」

雲天宇頷首:「先前我還覺得阿璟年紀大了,不懂浪漫,現在看來,是我格局小了。」

不會點浪漫,怎麼可能追的到姑娘?

從傅南璟一出現,雲小暖的眼神就沒從他身上移開過。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好看的男人。

身材高大,五官英俊立體,一眼望去,便讓人沉溺。

聽到他是雲舒的男朋友,臉色一下就沉了。

憑什麼?

雲舒不僅享受了這麼多年的好生活,還有這麼帥氣的男朋友!

雲逸注意到她的臉色,眼神一暗。

「小暖,吃飯。」

雲小暖聞言,背脊一顫。

哪怕這是自己的親哥哥,但她依舊有些害怕。

是他將自己帶回了晉城,也是他帶著自己去做了親子鑒定。

結果出來的那一刻,她以為他會很開心。

誰知道,他只是很冷漠的看了她一眼。

「你是我血緣關係上的妹妹,但我這輩子只認一個妹妹。」

她還沒來得及高興,下一句話砸落。

「我妹妹是雲舒,她是我唯一的妹妹。」

一句話,打斷了雲小暖的高興,哪怕現在看到他,依舊有些害怕。

「我……我知道了。」

她低頭,小心翼翼的吃飯。

雲逸的目光越過她,落在了那一刻空落落的位置上,閃過一絲冷意。

這姑娘,可不像她表面上那麼簡單。

至少,目前不是。

走出雲家,傅南璟帶著雲舒上車,老九坐在駕駛座,見到兩人,轉頭打了一個招呼。

「二爺,雲小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