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大伯說的對,霍稀實在太不像話了!」

「是啊!簡直就是沒教養!」

「沒有父母管教嘛,當然沒教養啦!」

「就是!沒有大人管的孩子就是沒素質!」

「……」

「……」

易潛龍不動聲色的聽著,忽地不以為意的笑道:「霍稀現在畢竟是霍家的家長嘛,忙一些是可以理解的,反正我們也有些日子沒見面了,還可以嘮嘮嗑,說說閑話。」

那霍家老人臉色更不愉了,嘆道:「唉,自從霍稀當上家長之後霍家的家業是比以前強大了不少,可是他也越來越不把我們這些老傢伙放在眼裡了,凡是獨斷專行,很多重大的事情,自己就決定了,也不與我們商量,事後我們才知道。

甚至很多事,他都做完了,也不知會我們一聲,根本就是拿我們當外人!而且,家族的一些小輩,也得不到鍛煉的機會。比如起山,多好的苗子,就這麼白白的閑了兩年。這次的事,我說什麼也要把他辦成!再也不能讓霍稀這麼胡鬧下去了。」

易潛龍道:「霍稀畢竟也還是年輕人嘛,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很正常。震挺大哥你現在是霍家輩份最高、年紀最長的人,霍稀要是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你這個當長輩的多多提點他一下就是了!總不好太打擊他的積極性。」

「哼,我還提點他?」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霍震挺就來氣,兩撇山羊鬍子一翹一翹的,「他不提點我就不錯了,他的眼裡,還有我這個老東西么?」

易潛龍一見霍震挺生氣,好像犯了多大錯似的,「震挺大哥消消氣、消消氣,咱們不說這個,不說這個了啊!對了,我這次來,專門給震挺大哥你帶來一個由上好碧玉製成的鼻煙壺,知道震挺大哥你好這口兒……」

不得不說,易潛龍真的很會做人,他把話題這麼一叉開,整個會議室的氣氛一下子又變得其樂融融了。

又過了一會兒,霍稀和霍思燕兩人才姍姍來遲,走進了這間會議室。霍起剛也回來了,他一回來,便立即不聲不響的和幾個霍家的年輕子弟站到了一起,好像生怕跟霍稀走的太近會沾上什麼瘟疫似的。

果然,霍震挺一見到霍稀,便毫不客氣的發難,「嗯?霍稀,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明知道今天是家裡召開重大會議的日子,怎麼還把思燕給帶來了?」

霍稀冷笑道:「為什麼思燕就不能來?難道思燕就不是霍家的人了么?」

見霍稀還敢頂嘴,霍震挺氣的直拍桌子,「你難道不知道思燕是純陰之體嗎?這是大不祥之兆,她一出生便剋死了你們的母親,不到五歲便剋死了父親,家族所有重大的集會,凡是有她參加必會出事,這些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我們要討論這麼重大的事情,她怎麼能出現在這種場合呢?」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 霍稀冷笑連連,嘴角毫不掩飾的浮現出一抹不屑與輕蔑,「連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你們也信?我看是你老糊塗吧!

以往哪次出事不是你們這些人神經過敏造成的?哪次出了事之後,不是思燕出謀劃策,我去搞定的?你們這些人只會龜縮在後面,有了好處上去撈一把,有了危險便躲的遠遠的。

你們知道這些年思燕受了多少委屈嗎?你們知道思燕這些年為霍家做了多少事嗎?我看這裡最有資格參加會議的,就是思燕!她比你們任何人都有資格。」

霍思燕感激的看了霍稀一眼,眼睛有些濕潤了。這個人,就是自己的哥哥,那個從自己一出生就在保護著自己的哥哥!

見霍稀和霍震挺頂上了,一個年紀稍小一些的老者出言勸道:「霍稀,不要激動!你大爺爺這麼說也是為咱們霍家的利益,就算你不考慮這些,也應該考慮一下思燕的身體嘛。她的身體那麼弱,禁不得風吹草動,你大爺爺這麼做,也是為了思燕的身體著想嘛。」

霍稀道:「多謝了,不過這個就不勞各位再擔心了,思燕的純陰之體已經解了,從此之後,她和普通少女沒什麼兩樣!」

沒想到霍震挺聽到這個信息之後更激動了,「什麼?居然有這種事?難道她已經……混帳啊混賬!思燕尚未出閣,居然就……你、你、你身為家長,居然讓她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情來!無恥啊無恥!霍家怎麼會出了你們這般不要臉的畜生?霍家的臉都讓你們給丟盡了!你們對得起你們父母的在天之靈嗎?你讓我們這些人死後有何面目去見列祖列宗啊!」

他這麼一說,一些霍家的小輩們臉上也紛紛露出不屑之色,好像這兩兄妹作了多見不得人的事情一般。

霍稀的臉色變得極為陰沉,冷冷的掃視了一下全場,聲音冷的似乎都結成冰一般,「霍家的臉讓誰給丟盡的,大家心裡有有數!你們有沒有臉去見列祖列宗我管不著,我只要思燕活著!只要有我在,就誰也不能傷害思燕,誰再敢污辱思燕一句,小心我對他不客氣!」

霍稀畢竟當了多年家長,積威之下,就算有家裡的老頭子撐腰,也沒有人敢放肆了,很多剛剛還在譏笑的人都低下了頭去,好像生怕被霍稀給看到了似的。所有人都知道,霍思燕是霍稀的逆鱗,一旦觸怒了霍稀,以他的手段……那可不是好玩的!以前就有一個霍家子弟因為對霍思燕說了一名不幹凈的話,結果被霍稀發配到西伯利亞挖煤去了,到現在都沒回來!

小字輩們被嚇到了,老傢伙的面子怎麼也是要爭一下的,要不然以後別想在家裡小輩們面前直起腰來了。所以,剛才說話那老者似有些生氣的說道:「霍稀,你就是這麼當家長的嗎?你以為你當了家長就可以無視家族的長輩了嗎?真是太不像話了!」

「當年我是怎麼上位的,你們心裡沒數嗎?」霍稀毫不買賬,「那個時候,霍家因為一連串的投資失敗,已經到了崩潰邊緣,債主們都已經逼上門來,想要接手霍家的產業,你們這些人,卻沒有一個能想出拯救霍家的辦法。

是我這個一直被你們唾棄的人在關鍵時刻站了出來,在風口浪尖上把霍家給拉了回來!這才有了你們今天的錦衣玉食,要不是我,霍家早就蕩然無存了!這個你們怎麼不說了?」

「我們承認你對霍家是有功,可是你也不能居功自傲,把所有人都不放在眼裡!」

「那麼你們這些沒有功的人,就可以把別人不放在眼裡了么?」

「霍稀你……簡直越來越不像話了!」見根本就壓不住霍稀,那老者有些惱羞成怒。

「不像話?哼!我霍稀自從上位以後,霍家的產業升值了400%,要不是因為某些人的愚蠢,霍家企業的市值只怕比現在還要高,這些事大家心裡都有數,到底是誰不像話?」

見霍稀絲毫沒有服軟的意思,而且搬出了以前的舊事,知道不可能憑藉長輩的身份壓服他,霍震挺狠狠的瞪了霍稀一眼,壓了壓怒氣,「好了!都住嘴!震方你也不要說了。這件事誰都不要再爭了!思燕來了就來了!今天我們不是來吵架的。沒的讓人笑話。」

霍稀冷冷的哼了一聲,卻也不再爭吵,拉著霍思燕的手走到另一邊坐下,和所有人都離的遠遠的,似是不屑與他們為伍。

霍震挺道:「好了,你都到齊了,咱們開會。今天要商量的事,大家心裡都有數,那就是我們霍家和易潛龍易老先生結成戰略同盟的合作計劃。關於合作的內容大家都早就看過了,今天開會的目的就是對此事進行表決。

霍稀,你的態度我們都知道,可是我要提醒你的是:如果家族有超過百分之七十五的人都和你這個家長的意見相左的話,那麼按照族規,家族是可以免去你家長之位的。霍稀,你還是要反對嗎?」

霍稀冷笑道:「當然反對,如果明知道不可行還要去做,這樣的人不是勇敢,而是傻b,霍家的傻b已經夠多了,不缺我一個!」

「你……」霍震挺也有些忍不住了,指著霍稀氣的說不出話來。

霍震方連忙用手捋了捋他的背,示意大局為重,暫時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霍震挺好不容易咽下這口氣,用怨毒的眼神看了霍稀一眼,「好,現在開始表決,同意的人舉手!」

除了霍稀和霍思燕,所有霍家的人都把手舉了起來。

「好,請放下!反對這個計劃的人舉手!」

霍稀和霍思燕把手舉了起來!

「好,放下!」霍震挺似是料到了這一結果,有些得意的笑道:「霍稀,你看到了,家族有超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支持這個計劃,只有你們兄妹反對,現在,你怎麼說?」

霍稀冷笑道:「逼我交權?哼!明知道我不可能同意,還要這麼做!你們的目的就是這個吧?」

本書源自看書罓

… 沒有人說話。


沒有人說話也就代表默認了。

霍稀掃視了在場的眾人一眼,道:「難道你們以為我霍稀真的貪戀霍家的這個家長之位不成?我之所以要當這個家長,只不過是不想我父親辛辛苦苦為之奮鬥的一切都葬送在你們手裡而已!


霍家在我的手裡沒有沒落,反而愈發的興旺發達,可以說,我所做的一切,已經對得起霍家!

不就是一個家長之位嗎?我交出來就是了!家長之位所代表的百分之三十家族股份由你們拿去!你們以為我霍稀願意一直替你們這群不可救藥的傢伙再累死累活的賣命么?」

雖然他這話把霍家人罵的很不堪,但這話一說,霍家很多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狂喜之色——霍稀終於肯放權了!

霍稀在霍家為什麼能這麼硬?就是因為他和夏正凌不同,他是強勢家長。

夏正凌當家長的時候,只佔有百分之十幾的股份,連他的晚輩都敢時不時的反抗他一下,弱勢的不行。

而霍稀則不然,因為對霍家立有大功,他和霍思燕兩人本身就佔有霍家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再加上這個家長之們所代表的百分之三十,這一下就是百分之五十一,是絕對控股,就算家族其他所有人聯合起來反抗他都沒用。

所以在霍家,霍稀可謂是說一不二,如果霍稀真的拒不放權,說不得,這群老傢伙和小傢伙還真拿他沒什麼辦法。

沒有人能想到霍稀竟然這麼痛快的就答應交出來,原本他們還以為今天會有一場艱苦激烈的鬥爭呢,想不到就這麼結束了,很讓他們有一種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但無論如何,霍稀的這一表態,令所有與霍稀不對眼的霍家人心情大好。

讓出這百分之三十,此消彼長之下,霍稀一下便從強勢變成了弱勢!這也就意味著,霍稀從此失去了以往那種呼風喚雨的能力。

就連霍震挺這個時候看霍稀也不覺得那麼討厭了——這小子,有時候還挺識相的么。

只有易潛龍的眼睛里閃過了一絲不解和擔憂,在他的印象中,霍稀似乎不是這麼易與的,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陰謀?不過,他的這絲擔憂卻沒有表現出來。

霍稀道:「不過,按照霍家的族規,強行罷免家長,要給予家長百分之五的家族股份作為補償。這樣,再加上我原本佔有的百分之二十一,這就是百分之二十六,我所佔有的這百分之二十六拒絕參與這項計劃,其他的,你們拿去,我不參與!」

一百減去二十六,還剩七十四,這個減法人人會算,百分之二十六,仍然是弱勢,所以,霍稀說出這話之後,並沒有太大的反對意見!

霍震挺見事情進展的如此順利,心情大好,連霍稀氣他的事似乎也忘的一乾二淨了。

「好!霍稀同意辭去家長之位。但是家不可一日無主,今天大家都在,我們就選出一個新的家長,帶領我們霍家繼續走向輝煌。我提議霍起山,起山畢業於哈佛大學商學院,能力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又在我霍家家族企業鍛煉了兩年,充分熟悉家族企業的現狀和國內的經濟形勢,在我看來是最好的人選,你們有沒有不同意見?有不同意見的話,可以提出來,我們共同參詳!」

他都這麼說了,誰還有不同意見?誰有誰是傻瓜!

霍震挺掃視了一圈,見沒有人提出異議,又把目光鎖定在了霍稀身上,「霍稀,你作為前任家長,有沒有不同意見?」

「沒有,誰做家長都一樣,註定要失敗!」霍稀一盆涼水澆了下來。

「你!」霍震挺又想發飆,想了想又忍了下來——反正已經交權了,何必給他一般見識?霍起山是自己的親孫子,掌權之後,加上自己的支持,立即便是強勢家長,還怕整不了你?小子,你等著,早晚要你好看。

不料,他這個念頭還沒落下,霍稀又道:「我再說一次,我反對這次的計劃,如果霍家一定要這麼做,對不起,我不奉陪,我要把手中全部的股份變現!」

霍稀這話不啻於在人群中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彈,會議室內一下炸開了鍋。

變現的意思當然就是拋售了。

百分之二十六,這個比例看似不大,可是如果真的換成一張張股票的話,那可就是一個天文數字了。

如此天量的股份一下子投向市場,霍家的股價會跌到一個什麼程度?

易潛龍忍不住差點兒罵了出來——這個王八蛋,就知道他不會這麼善罷干休,想不到他居然這麼狠毒!這根本就是以退為進啊!霍稀要真的這麼做了,霍家立即就會面臨崩盤的境地。

他要的是一個欣欣向榮的霍家,一個搖搖欲墜的霍家對他來說有什麼用?霍稀這麼做,說到底,還是想把事情搞黃啊!

「你……你……你這個敗家子!」霍震挺氣的全身發抖,看上去恨不能把霍稀生吞活剝掉。

霍稀輕蔑的笑道:「如果不想我賣給外人,你們買也行啊!只不過,你們買的起么?」

他們買不起,霍家的錢一直都在霍稀的手裡控制著,就算交出去家長之位,他們也買不起。

任何一個家族的財富都不可能完全是現金。財富包括了動產、不動產、品牌價值、各種投資、有價證券等等等等,現金只不過是財富的表現形式之一而已。

說一個家族的財富達到多少億多少億,是指的它的全部財富之和,而不是它的現金就有那麼多。事實上,現金對於任何一個組織來講,都是寶貴的,就相當於一個組織的血液一般。

所以霍家絕沒有那麼多的現金吃掉霍稀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別說百分之二十六了,連百分之六都不能。

「霍稀賢侄,如果你想賣掉手中的股份的話,不如就賣給我吧!」易潛龍突然開口道:「我算了一下,你手中百分之二十六的霍家股份,如果按現在的市價算,大約是八十億左右,我願意出九十億來買!怎麼樣?這麼做,你絕不吃虧,如果你去市場上去賣,絕對賣不到這麼多,連八十億也賣不到。」

易潛龍說的是實話,如此天量的股份拋出,到時候能不能賣掉都成問題,而他居然以高出市場價整整十億的價格來買,一時間,所有霍家人的眼睛都紅了——這小子怎麼就走那麼大的狗屎運?

易潛龍也真不愧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好人,這麼大的犧牲都能做的出來,說到底還是想讓這件事辦成啊!

不料,霍稀卻毫不買賬,冷笑道:「賣給你也可以,不過如果是你買的話,那就不是八十億,也不是九十億,我要一百六十億!」

人群中再一次炸開了鍋,一些小字輩忍不住已經開始說髒話了——他們知道這件合作若是成功,會給他們帶來什麼樣的好處,霍稀這麼做,根本就是和他們過不去!

「你——!」連易潛龍也忍不住想要罵娘了。這王八蛋根本就是趁火打劫,獅子大開口。

本文來自看書輞小說

… 「怎麼?不願意?不願意就算了,我寧可去股票市場賣低價!」霍稀攤了攤手,作勢便要往外走。

每個人都認為霍稀的腦子進水了。有高價不要,非要賣低價。誰都知道百分之二十六的霍家股份絕對不值一百六十億,就算霍家利潤最好的年份都不行。這個價格足足比市場價高出了一倍。

易潛龍心裡大罵不已,卻也沒有辦法,霍稀不賣,他就買不到。

如果霍稀真的去股票市場去買,那說不得……自己的一切努力、一切辛苦可都要付諸流水了。那一刻,易潛龍很有一種立即把霍稀碎屍萬段的感覺。

絕對不行!易潛龍咬了咬牙,「好!一百六十億就一百六十億,我買了!不過,我需要時間籌錢!」

霍稀露出一副就知道你會答應的表情,笑道:「我給你時間,不過只有三天!我在瑞士銀行的賬戶,你是知道的,三天之內我若是見不到一百六十億,這個交易就作廢!霍家的股票立即就會大幅跳水!」

易潛龍心裡快把霍稀罵死了。他現在最大的流動現金額度也就是一百億,拿出九十億就已經很讓他肉疼了,不過卻也在承受範圍之內,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開口就要一百六十億,這一下就是六十個億的窟窿啊!六十億現金,無論對誰都絕不是一個小數目。

倒不是易潛龍無法再拿出這六十個億。只不過除了這一百億之外,他的資金都投在了這樣或那樣的項目中,如果非要拿的話,就不得不暫緩其他項目,從那些項目中抽取資金了。

一下子抽取這麼多資金,就相當於一個人突然大失血,如此一來,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他的處境將會異常艱難!

不過,倒也不怕,六十億看上去雖然很多,但最多只需要一個月,他就能把資金的窟窿給填上,倒也不算什麼。一想到今後的計劃,易潛龍咬了咬牙,「好,三天就三天,我會把錢準備好,存入你的賬戶!」

沒辦法了,只能暫時從其他項目上抽取資金了,至於損失……先把這個拿下來再說吧!有了這百分之二十六,再加上那個計劃,霍家就徹底在我的手裡了。而且和霍家達成戰略合作協議的消息一經傳出,公司的股票必定大漲,實在不行就拋售一些股票回籠資金好了。

「好!痛快!這事就這麼定了!三天之內,我會把所有相關的法律手續準備齊全,只要錢到位就可以簽字,希望你能順利的弄到錢才好!思燕,我們走!」說著,霍稀拉起霍思燕的手轉身走了出去。

自始至終,霍思燕都沒說過一句話。

出了那個會議室好遠,霍思燕才開口說道:「大哥,我沒想到你這麼狠,居然宰了他這麼多,我原本以為一百二十億已經是極限了,你卻宰了他一百六十億!易潛龍居然也答應了下來,看來蕭雲公子說的真的不錯,易潛龍真的對我們霍家有企圖。」

「是啊!若非如此,我也不會對那般傢伙如此強硬,只可惜我都做到這一步了,那群笨蛋還不知醒悟!」霍稀嘆道:「也罷,看來霍家也必須如夏家那般浴火重生了!」

霍思燕道:「不錯!事到如今,也只能按蕭雲的計劃去做了。」

「易潛龍真不愧是洪門的人王。」蕭雲道:「不到三天,一百六十億的資金居然就全部到位了。」

霍稀點點頭,「不錯,看來,這次易潛龍的決心真的很大。」

看著後面那長長一串的「零」,就算是蕭雲和霍稀這等財大氣粗的人都有一種心潮澎湃的感覺。


這全是現金啊!隨時可以動用的一百六十億元現金,這是什麼概念?足以把紐約標誌性的帝國大廈給買下來了。

更重要的是,這一百六十億還是從易潛龍的人手裡弄出來的,這下賺大了!

蕭雲笑了笑,「連我現在都開始佩服你了,當時你是怎麼把戲演的那麼逼真的?竟然能讓易潛龍乖乖的把錢拿出來!」

霍稀笑道:「他心有所圖,才會為我所乘。而且他算計的也很對,一個我,失去了家長之位后,能調動的,最多也就是這一百六十億的現金,不足以撼動易潛龍的根本。就算我和夏伯父聯手,最多也不過只有兩百多億的現金量,同樣不能奈何他。最壞的情況,就算李家也和我們聯手,最多也就三百多億的現金流量,還是不能徹底打垮他。這也是易潛龍敢於這麼做的根本原因。」

蕭雲道:「可惜,易潛龍絕對不會想到的是,你一個身在羊城的貴公子,居然會和遠在北方的青派聯合起來對付他,青派僅僅是流動資金便超過了百億美元的規模,這就足以給他造成致命的打擊。

他更不會想到的是,洪門的媚王,甚至洪冰雁都在算計著他,如此一來,他想逃都沒得逃!易潛龍想要圖謀霍家,卻不知道我們也在圖謀他手中掌控的上千億財富,這次定要他偷雞不成蝕把米!」

易潛龍這三天是忙壞了。

沒想到霍稀那小子看上去白白凈凈的,卻是一肚子壞水兒,一百六十億啊!短短三天之內拿出這麼多現金來,李佳成都做不到。

讓他比較欣慰的是,霍稀也算說事兒,錢一到手,立即便把手中的股份轉給了他,法律文書早就已經準備妥當,他們所要做的,僅僅是簽一個字那麼簡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