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夏小姐,您稍等一會兒,華總一會兒就到。」談美很禮貌地對夏伊說道,說完拿出一份合約放在夏伊的面前,「這是合約,您可以先看一看。」

「我來先看一看。」貝朵把合約搶了過來,翻天第一頁很認真地看了起來。

談美笑了笑,不再說什麼,悄悄地退了下去,諾大的會議室只剩下夏伊和貝朵兩個人。

夏伊身體靠在椅子,斜著眼睛看了貝朵一眼,看她認真的樣子,嘴唇慢慢地勾起一抹微笑來,「貝朵,你看出這裡面有什麼陰謀來了嗎?」

「沒有。」貝朵說著,說完把合約推到夏伊的面前,面上有些駭然,眼裡又閃著興奮,四下左右看看無人,靠近夏伊小聲地說道:「你知道這代言費是多少嗎?一千萬啊!這可是當紅大明星的價格呢!這次我們終於賺到了。」

夏伊微微一怔,一千萬?這個代言費在圈內的確是高的,就算是樂悠,只怕也只能拿到這個價格。

華君這是大手筆。他真有這麼好心?夏伊的心裡產生了疑慮,直覺告訴她,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夏伊坐直了身體,拿過合約看了起來,果然她發現了裡面的蹊蹺之處。

在華君擬下的合約里有著一條很苛刻的條件,要夏伊在這三年內不準談戀愛不準結婚,否則按違約處置,賠償對方五倍的價錢。

夏伊的眼裡一片嘲弄。看來這華君果然還是不放心她,想用這個合約來牽制她。非但讓她與喬東切斷聯繫,而且還不允許她與其他的男人交往。

果然不愧是商人,一切都在算計中。

夏伊慢慢地把合約合上,眉頭皺了皺,眼中一片冰冷。她最討厭最痛恨的是別人用條件來逼迫她,不管是願意還是不願意,她都憎恨,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份合約不簽也罷。

「貝朵,我們走!」夏伊起身站了起來,對著貝朵丟下一句話,踢開椅子向外走。

「呃!」貝朵愣了一下,丈二摸不著頭腦,這合約還沒有簽呢怎麼就走了?

「我們不簽了?」貝朵遲疑的這麼一會功夫,夏伊已經走到了門口,貝朵趕緊追上去急聲問道。

「嗯!」夏伊的腳步頓了頓,回過頭向貝朵點點頭,手握在門把手正欲打開門,門突然從外面打開了,華君一臉笑容妖嬈地扭著身子走了進來。

「咦,你們打算要去哪?」華君看到夏伊要出去的樣子,微微一怔,滿臉疑惑地問道。

「華總,我正想去找你說一聲告辭,沒想到你這個時候進來了。」夏伊的臉上慢慢地浮起一抹微笑來,笑盈盈地看著華君。

「我們的合約不是還沒有簽嗎?」華君看了一眼桌上的合約,又看了看夏伊,不明白她又想幹什麼。

「感謝華總的好意,只是這份合約我不能簽。」夏伊盯著華君的眼睛,一字一頓慢慢地說道。

「為什麼?」華君一下子愣住了,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為了讓夏伊成為華氏集團的代言人,他與公司的股東幾乎全撕破了臉皮,甚至把他的老子都得罪了,他好不容易為她爭取到這個合約,現在她居然說不簽了。

這個女人是在玩他是吧?

華君的眼裡頓時一片陰霾,微眯著眼睛惡狠狠地盯著夏伊,氣氛頓時緊張了起來。

貝朵嚇壞了,這個人變臉怎麼變得這麼快?剛剛還笑眯眯的,怎麼一轉眼就成這個樣子?太嚇人了。貝朵躲在夏伊的身後拍著自己的心臟。

夏伊的脊背挺得直直,視線迎了上去,臉上一片冷清,氣勢上一點也不輸給華君。

「我不受任何人的約束與限制,你也無權干涉我的私生活,就算是給我再多的錢也不行。」夏伊盯著華君的眼睛慢慢地說道。

「這是規定。」華君一下子明白了問題的癥結,臉色稍稍變得好看了一些。

「規定?華總,你不覺得這項規定嚴重地妨礙了我的生活和我的感情嗎?」夏伊冷著聲音說道。

「夏小姐,作為華氏集團的形象代言人,必須是正面的積極的陽光的,公司有這樣的規定一是為了保護自身的利益,二是也是為了夏小姐所想,畢竟如果鬧出了什麼緋聞,對夏小姐的形象也是一個破壞。」

談美站在華君的後面,一臉正色一副公事公辦的語氣對夏伊說道。

談美的一番話說的合情合理,讓夏伊一時說不出什麼來,不過她依然不同意這項破規定,也並不打算簽約。雖說當華氏集團的形象代言人很重要,也能掙不少的錢,不過這個若要是與毛二公子比起來,從長遠的利益來講,她一定會選擇毛建軍。

因為從毛建軍所擁有的或能給她的遠遠不至這一千萬。

「華總,對不起,我想我真的不能簽,因為我已經有男人了。」夏伊看著華君,臉上慢慢地浮現一絲笑容,一字一頓慢慢地對華君說道。

華君愣住了,談美臉上一片愕然,貝朵更是呆若木雞,眼睛瞪得滾圓看著夏伊。

------題外話------

二更就是這麼任性,妞們,有沒有覺得我很勤快?求收藏求留言哦! 第431章著急

恆利威爾威廉的傳球路線也是馬拉喀什城無法解決的問題。當華盛頓奇才隊隊使用巴雷亞和恆利威爾威廉的雙控衛陣容時,加索爾和拜納姆都趕不上防守節奏,已經被華盛頓奇才隊隊外線球員的挑球戰術扼殺。

當華盛頓奇才隊充分發揮自身優勢時,馬拉喀什城的內線優勢就成了擺設,雙塔的優勢也沒有發揮出來。加索爾、拜納姆和奧多姆的投籃命中率都不到50%,關鍵時刻的進攻也沒有發揮出應有的威力。

在達拉斯的第三場比賽中,華盛頓奇才隊隊繼續利用外線優勢對付馬拉喀什城隊的內線優勢。兩隊的戰術非常明確。馬拉喀什城隊一直在內線進攻,華盛頓奇才隊隊經常在外線投球。兩支球隊打你的外線,我攻擊我的內線,看誰的優勢能撐到最後。

上半場,馬拉喀什城隊的內線優勢幫助他們獲得了一些優勢,但上節初,替補上場的斯托賈科維奇在外線連贏兩球,巴雷亞的快攻上籃再次給馬拉喀什城隊的防守造成麻煩。威廉亞當斯米勒,斯托賈科維奇的三分球,在關鍵時刻對馬拉喀什城隊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然而,當華盛頓奇才隊在外線的時候,馬拉喀什城堅持進攻內線,但是他們沒有得到滿意的結果。最後一刻,華盛頓奇才隊隊的三分球再次摧毀了馬拉喀什城隊的內部優勢,贏得了第三場比賽,完全掌握了整個系列賽的主動權。

然而,隆多在第四場比賽中仍然帶傷出場,這讓所有克里夫蘭騎士隊球迷為勝利而感動。

但聰明人都知道這不是一個好辦法。

事實上,媒體希望看到波特蘭開拓者隊隊在主場將總比分拉到1:2甚至2:2,但現在他們只能再次驚嘆於蘇鋒的表現,然後瘋狂地擠奶!

馬拉喀什城第二天報道:多虧雨果的又一次精彩表現,聖安東尼奧馬刺隊離橫掃波特蘭開拓者隊只有一步之遙。事實上,連多頭都知道被淘汰是遲早的事。

雨果今天的表現和邁克爾·喬丹在季後賽中的統治地位一樣,他在季後賽中也只看到了冠軍獎盃。雨果在過去的三場比賽中踢了130分鐘,拿下116分,連主教練德羅布特卡洛斯也承認他對這位西拔牙最佳球員的表現感到不知所措。

也許在其他人眼裡,雨果對自己輕鬆擊敗對手感到麻木。但恰恰相反,他真的很享受,我們聽到他說:「我一直在遊戲中玩得很開心,我喜歡充滿激情地玩。」

所以波特蘭開拓者隊隊的球員只是看著雨果不計後果地得分?

當我們的中鋒克林斯曼說:「我們當然不能防守我們的中鋒了。」。他現在成熟多了,還有很多話要說,我可以被他在籃下的垃圾話所影響,所以你可以想象德里克在比賽中發生了什麼!我只能說,他現在是一個非常成熟的超級明星,在各個方面

第三場比賽後半段,波特蘭開拓者隊隊用兩三名球員防守雨果,但效果甚微。他們只成功地限制了遊戲的「西拔牙最佳球員」部分。一旦他到達弧頂,他可以選擇投籃3分,或者直接突破籃筐,或者把球傳給隊友。因此,他的得分往往讓對手根本沒有反應時間,尤其是他打球時不管有多少人去防守,都無濟於事。

馬拉喀什城的報告顯示他們已經決定波特蘭開拓者隊隊沒有機會了。事實上,自從今年季後賽開始后,聖安東尼奧馬刺隊還沒有真正遇到過挑戰。他們已經連續七場擊敗了對手,而波特蘭開拓者隊自己也明白,逆轉這一系列比賽的可能性很小。

「我們的對手打敗了我們,但他們不可能輕易地以二三十分的優勢擊敗我們!」羅布特卡洛斯的回答已經解釋了一切。

查爾斯巴克利被指派在分區決賽中解釋馬拉喀什城和華盛頓奇才隊之間的系列賽,但是在聖安東尼奧馬刺隊擊敗波特蘭開拓者隊之後。******「波特蘭開拓者隊隊在被聖安東尼奧馬刺隊隊直接倒成3:0后,瀕臨崩潰,但即使他們翻盤的希望相當渺茫,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他們將在第四場比賽中儘力阻止聖安東尼奧馬刺隊隊迄今為止在季後賽的獲勝勢頭,但我還是買了聖安東尼奧馬刺隊4比0晉級東部也許我們可以期待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和熱火之間的那場大比賽

巴克利沒想到他的毒牛奶直接殺死了熱氣。隆多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中扮演了一個具有代表性的遊戲。下半場,他再現了皮爾斯國王的回歸,上演了一個獨臂救世主的好故事。

最後的時間,隆多在與韋德搶籃板的過程中摔倒在地。因為韋德在他下面,隆多試圖用手臂支撐他的身體,但在匆忙中,朗多沒有注意到他的姿勢——他用反關節支撐著地面。索菲

在慢鏡頭的回放中,球迷們看到了一個可怕的場景:隆多的手臂向外彎曲了20-30度,這是我們在正常情況下無法做到的方向。受傷后,隆多躺在地上,當他無法保持身體平衡時,他不情願地站起來。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他幾乎沒有離開法庭。

此時此刻,很多人都會想到「季節報銷」這四個字,因為這樣的傷害讓人感到驚心動魄

但很多人都忘記了,這就是北岸花園體育場,一個創造了無數奇迹的地方。所有克里夫蘭騎士隊的球員在這裡似乎都有魔力,沒有什麼能阻止他們,包括那些看起來很嚴重的傷病。

說這話是愚蠢的。

第四場比賽,韋德一出場就遭到球迷噓聲。顯然,綠軍的粉絲們非常苦惱。上一場比賽中受傷的朗多深深傷害了波士頓球迷。即使是今天的當值俱樂部主席也很同情隆多,在比賽中給了他一些偏袒。

不過,很明顯,他的左臂受傷對隆多的威懾力仍然有很大影響。比賽中他只能用右手組織進攻,左手上半場也有傳球,

至於能否橫掃波特蘭開拓者隊隊,德羅布特卡洛斯則低調地說:「我相信我們在這裡過夜會很享受這個夜晚,但一旦天亮,我們就應該集中精力打第三場比賽。要想在聯賽中取得成功,你必須時刻專註於手頭的任務。我們會有一個簡短的慶祝活動,然後我們就可以回去工作了。」

另一方面,波特蘭開拓者隊隊主教練塞巴爾多則有點擔心。談到上一場比賽,他總結道:「我們下半場打得不好,我想我們上半場打得不錯,但下半場我們的日子很艱難,我們沒有防守一些快攻和挑投,我們應該做得更好。」

當談到打破聖安東尼奧馬刺隊的防守是否是波特蘭開拓者隊隊最需要解決的問題時,西布爾杜並不這麼認為:「我們其實並不在乎這個問題,他們的防守不好,我們的進攻也不錯。相比之下,我們更關心我們的防守,這也是我們明晚的問題。」

5月6日,經過兩天的休息,隊員們恢復了元氣,為一場決定性的比賽做好了準備。今天,曼聯體育場擠滿了兩萬名球迷,期待主隊創造奇迹。

「還沒到3:0!」喬丹賽前簡短表示,雖然他很欣賞蘇鋒,但這次當然是支持他的老東家。

在第三場比賽中,喬丹和皮蓬坐在場邊,他的23號球衣就在座位上方。波特蘭開拓者隊隊球迷也希望藉助籃球之神在主場戰勝聖安東尼奧馬刺隊隊,挽回系列賽的巨大劣勢。

2比0落後,波特蘭開拓者隊隊在底線。今天他們打得更頑強了,但蘇鋒還是他們的噩夢。西拔牙最佳球員在第一節輕鬆拿下11分。今天,他感覺很好。

第一節,聖安東尼奧馬刺隊隊以8:0開局。他們在近三分鐘內沒有讓對手擊球。然而,這並不是聖安東尼奧馬刺隊的防守,而是波特蘭開拓者隊不能投球的事實。今天,喬丹和皮蓬觀看了比賽,這似乎讓波特蘭開拓者隊隊更加緊張。連羅布特卡洛斯也無法繼續前兩場比賽的高效發揮。相反,是布澤爾,他總是站在進攻端,這太棒了。

此後,波特蘭開拓者隊隊的投籃命中率一直沒有提高,一些不重要的得分斷斷續續地獲得,得分速度自然無法保證。儘管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在第一節後半段也打出了鐵杆,但本節過後波特蘭開拓者隊隊仍以18比24落後。

他們贏不了我們,所以我知道他們贏不了我們第一節過後,蘇鋒開始擠奶。

但實力不畏牛奶,在第二節蘇鋒沒有休息,上來送出兩次助攻,但波特蘭開拓者隊頑強反擊,最多時將比分降至6分。

聖安東尼奧馬刺隊隊並非沒有問題。達拉斯和安德烈舍甫琴科今天表現不太好,但是曼努埃爾戈洛瓦茨和加里納里打得很好。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強大的陣容深度讓他們偶爾可以隱藏一兩名主力球員。

本節半場,羅布特卡洛斯上籃后,波特蘭開拓者隊隊以28:34將分差縮小到6分,但蘇鋒兩次命中3分后,聖安東尼奧馬刺隊隊再次擴大領先優勢,上半場以52:44領先波特蘭開拓者隊隊8分。

喬丹和皮蓬在中場聊天,但他們的失望可以從他們不時的搖頭中看出。

阿萊克西斯桑切斯今天的表現仍然不好,這傢伙糟糕的投籃甚至讓隊友士氣低落。當你的核心只能命中39%的命中率和24%的三分命中率時,你還有信心擊敗對手嗎?

蘇鋒越來越清楚阿萊克西斯桑切斯的防守。他不給對方在熱區投籃的機會。他抓住阿萊克西斯桑切斯的中距離投籃點,然後利用隊友的幫助進行防守和突破。這種防守在前兩場比賽中已經見效,今天的作用更加顯著,因為阿萊克西斯桑切斯自己的投籃信心也開始動搖,這讓他更難通過投籃得分。

「我的三分命中率比你的命中率高。「你還是回家賣紅薯吧。」曼努埃爾戈洛瓦茨今天一直在用類似的嘲諷來攻擊阿萊克西斯桑切斯低落的士氣。後來,他甚至用喬丹刺激阿萊克西斯桑切斯,使後者的心理瀕臨崩潰。

波特蘭開拓者隊隊球迷在中場安慰自己,上半場他們只落後8分,這還不是最後時刻。也許阿萊克西斯桑切斯會在下半場找回狀態?也許布澤爾和羅布特卡洛斯要爆炸了?所以他們要一舉幹掉聖安東尼奧馬刺隊?

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在下半場,找到狀態的不是阿萊克西斯桑切斯,而是小思。雖然他們都有一個「Si」,但差別很大。

第三節,波特蘭開拓者隊隊的防守更加嚴密。蘇

第二隊:德懷恩·韋德,威廉亞當斯米勒,保羅·加索爾,扎克·倫道夫,德里克·阿萊克西斯桑切斯。。。。。。。。。。。。。。。。。。。。。。。

第三隊:阿爾德里奇,斯塔德邁爾,安德烈舍甫琴科,吉諾比利,保羅。

雖然蘇鋒覺得自己是一線隊得分最低的球員,但他目前在亞洲媒體上沒有這種感覺,尤其是中國球迷淚流滿面。

讓所有中國球迷感到遺憾的是,安德烈舍甫琴科沒有入選一線隊。2006-07賽季,安德烈舍甫琴科只比小斯少20分,這是中國球員最接近一線的時候。如今,曼努埃爾戈洛瓦茨已經成為NBA歷史上第一位進入年度最佳陣容一線隊的華裔球員,並打破了韋斯·昂卡爾德21年零5個月的最年輕紀錄,這對中國運動員來說是又一個里程碑。

「等等,我又打破紀錄了?」蘇鋒現在還在克莉絲汀,知道自己又破了紀錄。

昨天,他從小赫敏那裡得到一個消息,說克里斯汀最近似乎和他的劇組的埃倫·佩吉關係很好。這兩個女孩,都被認為是從衣櫃里出來的,聚在一起搭訕。難怪這個英國女孩懷疑女朋友在偷情,所以她讓男友知道。。。。。。。。。。。。。。。。。。。。。 「夏伊,你這話可不能亂說啊!你現在的事業才剛剛起步,要是這個時候公布戀情的話,對你的事業會造成毀滅性的打擊。」貝朵最先反應過來,把夏伊拉向一旁,悄聲對她說道,圓圓的臉蛋上一片著急。

「難道因為事業就不準談情說愛結婚生子了嗎?」夏伊反問了貝朵。

貝朵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夏伊的話。

「是誰?這個男人是誰?你答應過我離開喬東的,你敢反悔?」華君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極其難看起來,眯著眼睛瞪著夏伊,身上向外滋滋地冒著寒氣。

「華總,你看我是那種出爾反爾的那種人嗎?既然我答應了你,就一定會做到。」夏伊不想與華君廢話,也不想再待下去,扭過頭對貝朵說道:「我們走吧!」

「真不簽了?」貝朵還是覺得有些可惜,一千萬啊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若是有這一千萬她們立刻就可以改變現在窘迫狀況。

「你認為我是在開玩笑?」夏伊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貝朵。

貝朵不說話了,臉上很憂鬱,低著頭慢慢地跟在夏伊的身後向外走去。


「等等。」華君急聲叫住了夏伊,「夏伊,你說的那個男人該不會是毛建軍吧?要果真是他的話,我們可以重新考慮一下。」

夏伊轉回頭看著華君,嘴角帶著一抹微笑,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啊?!」貝朵愣了一下,後知後覺這才想起夏伊要搬去和毛建軍同住的事情,臉上一掃之前陰霾,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來。

「真是他?」華君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圓,轉身對談美說道:「你現在立刻重新擬定一份新的合同。」

「是,華總。」談美抬眼看了一眼夏伊,目光中閃過一絲驚奇,這個女人真的不簡單,居然攀上毛二公子,看來這安華市要熱鬧了。

談美在心裡暗暗地說道,拿著合約匆匆地走了,華君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伸手挽住夏伊的胳膊,笑眯眯地說道:「夏伊,你怎麼不早說啊?要是我知道你和毛總是一對,我根本不會弄出這麼一條規定來。」

「華總,現在知道也不晚啊!」夏伊看了華君一眼,臉上帶著微笑,與華君一起進屋坐下。

貝朵在後面看得下巴差點驚掉在地上。不是傳聞華君是同性戀嗎?不是傳聞華君不喜女人近他的身嗎?現在他挽著夏伊的胳膊是怎麼一回事?難道傳聞是假的?

「這是你的經紀人?」華君掃了一眼傻愣愣的貝朵,不屑地說道:「她看起來很傻。」


「你才傻呢!」

夏伊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貝朵衝到華君的面前,搶在夏伊的面前開了口,氣呼呼地看著華君。

「你敢說我傻?」華君一下子愣住了,手指著自己的鼻尖,臉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來,看看貝朵又看看夏伊,一時之間真有些傻住了。

還從來沒有人在他面前敢這樣說話的,這個胖女人不要命了是嗎?

「胖女人,你找死是不是?」華君回過神來,一下子跳了起來,手指著貝朵的鼻子尖氣急敗壞的罵道。

「你說誰胖女人?我哪裡胖了?你眼睛長哪裡了?」貝朵一聽到有人說她胖,心裡的火蹭蹭地向上冒,還好她知道今天來簽約,勉強控制住自己的脾氣,憋紅著臉對華君發出一聲聲質問。

夏伊冷眼看了一眼華君和貝朵一眼,悄悄起身挪了一下位置,給他們兩個人一點私人空間。

「胖女人指的就是你。你看看你,盆子臉,水桶腰,大象腿,長得就跟個圓球似的,你還好意思說你不胖?你這樣說出去就不怕別人笑掉大牙嗎?」華君一臉不屑地看著貝朵,手指在她的臉上,腰上點來點去。


「你?你?」貝朵氣得眼睛都是紅的,一股怒火直衝出腦門,最後一絲理智被怒火給燒沒了,她雙手插腰,對著華君一頓亂噴,「是啊,我就是胖了怎麼啦?礙你什麼事了?是吃你家的飯喝你家的水了?我胖最起碼我正常,哪像你一天到晚翹著一根蘭花指,說話裝腔作勢故作溫柔,看著就讓人反胃。」

華君的臉一下子黑了起來,伸出手指指著貝朵,想想不對,又趕緊把手指縮了回來。

「你的膽子可真是夠肥的啊?你也不瞧瞧你是在跟誰說話?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從這個地球上消失?」華君向貝朵撂出一句狠話來。

「信,我怎麼能不信呢?在安華市誰不知道你華總心狠手辣?那又怎麼樣?反正我不怕你,哼!」貝朵的倔脾氣也上來了,硬著脖子看著華君。

華君這下反而怔住了,眨著眼睛看著貝朵,這世上還真有不怕死的?

這一時之間他反倒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會議室一下子靜了下來,貝朵和華君的視線在空中交匯,發出「啪啪」的響聲。

談美拿著重新擬好的合約來到會議室,看到華君和貝朵大眼瞪小眼,微微有些愣住了。

他們怎麼跟鬥雞似的要幹什麼呢?談美把視線投向一旁的夏伊身上,眼中全是疑惑。

夏伊的臉上揚著一抹淡淡的笑容,對著談美招了招手,「把合約給我。」

談美來到夏伊的面前,把合約打開攤在夏伊的面前,小聲地說道:「夏小姐,您請看一下,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就在上面簽個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