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因為一件神器。」怨靈遲疑了一下,然後才目光略帶閃爍地說道。

「什麼神器?」李學浩面上不動聲色,但其實已經在考慮是否要搜魂了,因為怨靈總給他一種不可靠的感覺。

「這個秘密,可以交換我的自由嗎?我不想去成佛。」怨靈沒有回答,而是死死地盯著他,大概這就是她真正倚仗的東西。

「不,你必須去成佛,自由對你來說,是很奢侈的東西。就算你不說,我也有別的辦法知道。」李學浩眯起眼睛,語氣有些殘酷,然而對待渾身血氣衝天不知道害死多少人的怨靈,他不需要有仁慈之心。 「是啊,都這麼久了,落羽哥你怎麼才回來!趕緊進去吧,小姐等了這麼長時間,怕是要生氣了!」瑾兒不由分說就將落羽往屋子裡推。

「唉唉,你這丫頭,我說你等會兒,你……」落羽怕傷了瑾兒的小身板,又不敢反抗,直接被柔嫩的小手推進了屋裡!

「落羽哥你快點吧,別廢話了!」

「嘭!」柴房的門被瑾兒從外面關上,留下落羽在門口無語……

「怎麼?知道了我在屋裡,不想進來?」燕欺霜此刻正嫻靜的坐在落羽的塌上,由於是晚上,她穿了一身比較寬鬆的衣服,長長的頭髮並沒有紮起來,反而隨意的垂著,用一雙水潤的眼睛直直的看著落羽。

「小姐……你怎麼來了?」落羽疑惑的看著坐在……自己床上的燕家大小姐。

誘惑,燕欺霜現在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極致的誘惑,如果是一般人,此刻估計早就迷得找不著北了。不過落羽還算了解她,大晚上的搞這一齣兒,絕對是有事兒!

見落羽發問,又看見他的目光疑惑的在床榻和自己身上掃視,燕欺霜輕哼了一聲,故意板起臉說道:「看什麼看?就許你隨便上我的床,就不允許我上你的?」

……

「小姐……咱這大晚上的,能不說這麼有歧義的話嗎?有事兒您直說不行嗎……」落羽敗退,此情此景對於燕大小姐來說,簡直就是存在天然優勢啊。

「你過來!」燕欺霜輕喚了一聲。

「……」落羽無奈的近前,對方剛想靠近,緊接著又往後縮了一下,秀眉微蹙。

「這麼重的酒味,你跑去喝酒了?」燕欺霜有些生氣的問道,但是緊接著看到落羽有些破損帶著污跡的膝蓋,頓時瞭然……

「去看奶奶了嗎……難怪……」

「奶奶……真是太謝謝你了……」落羽內心感嘆不已,自己本來是和武成喝酒去了,結果喝過點兒了忘了回來,現在卻被燕欺霜誤會是因為看奶奶然後借酒澆愁……

落羽覺得自己就不要解釋了,這樣挺好的……

「喂!」

落羽一聲驚呼,原本坐在塌上的大小姐突然向前一撲,整個人直接撞進了落羽的懷裡,雙手就勢摟住了他的脖子!

然後,燕欺霜雙眼一閉,櫻桃小口對著落羽的嘴就親了上來!

「停停停!打住!小姐,您有事直說行嗎,我怕了您了……」落羽連忙擋住了燕欺霜的「襲擊」!

這下要是真親下去,明天估計自己就死了……不,不用明天,下一秒自己就死了啊……

這姑娘真是瘋啊……用這種手段試探自己……

「沈落羽!這屋裡現在就咱們兩個人,你也不敢嗎?這麼多年我的心意你不清楚嗎?還是說,你根本就沒喜歡過我?」燕欺霜死死的摟著落羽,大聲的質問道。

小姐……你表白的時候,能把手中聚集的靈氣散掉嗎……

還有,你的指尖對著我后心又是幾個意思……

「小姐,咱們這樣不是挺好的,你問我這些,我又該怎麼給你答案……不都已經決定要喚神了嗎?你現在應該關注的是自己體內靈氣的運轉,爭取把喚神前的狀態調整好!」

「你就……非得和我說這些嗎?就不能和我說些別的嗎?早知道你會這麼逃避,我就不應該選擇喚神,起碼以前還能讓你時時刻刻在我身邊,喚神之後……你是不是就不管我了?」燕欺霜梨花帶雨的問道。

「……」落羽的內心簡直無比崩潰,如果不是寄人籬下,老實說他真的不想和對方這麼過家家演苦情戲。如果是在他修鍊凝冰訣之前,燕欺霜能夠和他說這番話,說不定他還真就陷進去了……

「小姐……你到底怎麼了?」

「三天後……我就要準備喚神了……有些怕……我……」

「三天後嗎……」落羽適度的露出了一個「不舍」的表情,輕聲說道,「放心,到時候我會去陪你的。」

「真的?」

「真的!」

「喚神的時候,我要你一直在我身邊,不許你離開!」

「……好……」

「落羽……你胸口什麼東西,好硬啊,硌疼我了……」

「……沒什麼……今天看奶奶,想起小時候,把玉佩戴在脖子上了……」

門外,瑾兒的手死死的抓著自己的胸口,淚水已經不爭氣的流出來了……

「小姐……你不是說對落羽哥沒有感情嗎……你不是和族長說將我……現在你又在做什麼……」

「那……我走了哦,記得,三天後喚神,你必須在場!」燕欺霜豎起了小拳頭,彷彿落羽不答應,就要他好看一般!

「放心吧,我肯定在的!」

聽到滿意的回答,燕欺霜點點頭,這才放過落羽,走出了柴房,和已經收拾好心情的瑾兒一同回了自己的閨房。

「唉……總算是送走了……這女人嘴裡說的話,真不知道哪句是真的……三天嗎?」落羽鬆了口氣,燕欺霜三天喚神,留給自己的時間,也不多了!

躺在塌上,落羽把玩著武成留下的龜甲,以往的晚上,他都是用修鍊代替睡覺度過的……現在他不能再修鍊了,倒是個難得的可以睡個好覺的日子。

「武成大哥讓我找羽族的翎羽,可這天門鎮巴掌大的地方,我該去什麼地方找呢……」落羽一時之間犯了難,總不至於去找燕離或者大小姐吧,然後和他們說,我需要扯你幾根毛?

「算了,大不了就龜族吧,性子溫和,修鍊起來說不定風險也小!」落羽放下龜甲,睡了過去。

「都辦妥了?」另一邊,燕欺霜的房間中,突然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

「是,師父,已經見到他了。他今天喝了很多酒,應該是去看他的祖母了……」燕欺霜對著男子答道。

「他什麼反應?」

「最後還是答應了,說喚神的時候一定會來的。」

「小姐……沈落羽的凝冰訣靈力,是目前已知的唯一能夠壓制你體內天生陽氣的力量。所以,一旦你喚神失敗,他必然是你最後一根救命稻草!還有……小姐,哪怕喚神成功,如果發現我們計劃的有異,也需立刻安排沈落羽突破喚神,讓他繼續給你傳導冰系靈氣,助你繼續壓制體內的陽氣!」

「可是師父,鷹族那邊……」

「他們不會知道的……而且……你覺得一旦他們知道你的身體狀況,那事情還會同意嗎?所以,一定要在鷹族路過這裡的時候把所有的事情辦成,必要的時候,在喚神期吸干沈落羽的冰系靈氣全力壓制陽氣!至少不能讓他們看出端倪!」

「是!」燕欺霜回答的毫不遲疑!

「我已經探聽到準確消息,三足金烏一個月後就會路過這裡,這一族自從失了傳承火之後一直地位尷尬,不然也不會被鳳帝派過來干這麼個去到北溟的苦差事。這次的所有行程,肯定是以鷹族為首。他們派了族內的兩個青年俊傑跟隨三足金烏去北溟國履行盟約,其中一位是鷹族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

「師父您說的……是五奇十三傑裡面的那位?」燕欺霜的眼睛亮了起來,這鷹族第一高手,顯然比他們之前計劃的那位,含金量更高!

「不要好高騖遠!對方什麼樣的人沒見過?另外一個才是我們的目標,也是我和他們一直溝通的人選!這次路過天門鎮,他們會待上幾天,鷹族內部會考察一下燕家在天門鎮的統治力度和民心,到時候,你作為主人,多陪陪他們就是了!」

「是……不過師父,皇族為什麼會派鷹族這位下來,讓三足金烏自己去不就得了嗎?就算保護他,也不用出動他吧……」

「沒辦法……玄武族這回是真急了,他們直接把龜武一脈的族長之子,玄甲·武成派了過來……鳳帝如果不想親自讓本族人從天闕城上下來,就只能找一個和他級數相當的人回訪才行啊……」孫管家無奈的說道。「好了,你休息吧……我走了!」

話音剛落,孫管家的身形突然開始變得虛幻起來,緩緩從房中消失,最後,地上只留下一小撮灰色的羽毛!

「沈落羽……你最好祈禱我能夠喚神成功,不然……只有對不起了……我們格局不同,你也不要怪我……」

門外,小姑娘無力的癱坐在窗邊,雙手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嘴,大氣也不敢喘!

突然,她彷彿想到了什麼,瘋了似的跑了出去!

「嗯?誰在外面?」屋內,聽到腳步的燕欺霜猛然喊道,隨即感覺不對。

「瑾兒?瑾兒!」

沒有回應!

「糟了……」燕欺霜連忙急匆匆的離開了房間,向著沈落羽棲身的柴房趕去。

「嘭嘭嘭!」睡得迷迷糊糊的落羽,突然聽到了劇烈的敲門聲。

「……誰啊……大晚上的……」落羽嘟囔了一句,揉了揉眼睛準備起身。

「開門,落羽哥!快點開門!是我啊!快點!」門外傳來了少女急促的叫聲。

「丫頭?」落羽走到門邊,拉開了門,小姑娘徑直衝進了他的懷裡!

……一晚上被人投懷送抱兩次,縱然是落羽,臉上也不禁發紅……

「喂,丫頭!你怎麼了啊……」小姑娘明顯是嚇到了,落羽拍著她的背,安慰道。

「啊!對了,落羽哥你趕緊走!明天……不是,現在救走,趕緊收拾東西!」小姑娘慌慌張張的說道。

「走?我走幹什麼啊……」落羽滿頭霧水。

「是啊……瑾兒,你大晚上的,想讓你落羽哥去哪裡啊?」

門外的不是別人,正是追過來的燕欺霜!

「小……小姐!!」

小姑娘回身看到了門口之人,頓時嚇得渾身顫抖! 管家的房間,面色陰騖的孫管家突然出現在自己的房中,好像他從來就沒有出去過一般!

「唯一能夠壓制陽氣的凝冰訣……到底是不是那本功法?沈落羽,真得感謝你這天生缺陽的少年啊……就讓你來幫我試探一下吧,哼哼!三足金烏?鷹族?哼……」

而孫管家口中的沈落羽,此刻正經歷著活到現在最大的考驗!

去而復返的燕欺霜,瑟瑟發抖的瑾兒……

「瑾兒……你還沒有回答我,這麼晚了,你又跑到落羽的房間幹什麼呢?」燕欺霜冷聲問道,話語中的陰冷讓人不寒而慄!

「小……小姐……我……」小姑娘此刻已經完全嚇呆了,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太多,她只是不敢相信小姐竟然對落羽……所以才在燕欺霜門口徘徊了許久,結果竟然給她聽到了這麼個驚人的秘密!

更何況……小姐說的,吸乾落羽哥的靈氣是什麼意思?靈氣被吸干……落羽哥會怎樣?

小姐不是對落羽哥……怎麼會……

所有的念頭都在腦海中不停的旋轉,瑾兒驚慌之下,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來找落羽!

讓他離開這裡,馬上就走!小姐想殺他!

「小姐,好好說話,你嚇到丫頭了!」落羽向前一步,將瑾兒直接攬在身後,定定的看著燕欺霜。

「哦,那我問你也一樣,落羽,瑾兒這丫頭和你說什麼了?怎麼,就讓你走了呢?」燕欺霜不依不饒的問道。

「誰知道這丫頭髮什麼瘋,大半夜的跑到我這裡大喊大叫的,擾我睡覺……我都還沒聽清他說什麼,你就來了!」落羽一聳肩,無奈的說道。

「是這樣啊……那麼……也就是說你不會走了?」燕欺霜笑著問道。

「走?走到哪裡去?這裡不就是我家嗎?何況……」沈落羽上前一把摟住了燕欺霜的腰,「何況我答應了你三天後陪你喚神,怎麼可能走呢?」

四目相對,兩人的額頭差點都要貼在一起了!燕欺霜終於在沈落羽錯落的劉海下覆蓋的紅瞳中,感受到了一點點淡淡的……

慾望!

然後……不知為何,被這一摟一對視,燕欺霜彷彿失去了身上所有的力氣,后腰的手彷彿散發著一股柔和的熱力,讓她渾身暖洋洋的……

而那雙鮮紅顏色的眸子,更好像兩顆晶瑩剔透的紅寶石一般,內里彷彿是令人迷醉的漩渦!

燕欺霜感覺整個人都要被吸進去了,似乎都有點忘了追過來到底要幹什麼!

「唔……」她連忙用力的甩了甩頭,想讓自己清醒些,然後用力準備掙脫后腰的手!

結果這一掙之下發現了不妥!她這才想起來,沈落羽常年鍛體,二人靈氣修為相同的情況下,自己的身體力量是絕對比不過他的!

掙不開!

燕欺霜非一般扭捏的女子,掙不脫索性就不掙扎了,她乾脆的閉上了眼睛,甚至主動大膽的向沈落羽懷裡湊去!

「嗯?」

想象中的事情沒有發生,沈落羽的確是抱了她一下,但也僅此而已。二人抱在一起,將頭搭在對方的肩膀上,沈落羽用僅有燕欺霜能聽見的聲音在她耳旁說道:「小姐……不要這麼心急,放心,我說過我不會走的……我沈落羽說到做到!還有……以後有什麼事情直接找我就行,別嚇到了丫頭,知道嗎?」

鼻翼間噴出的熱氣打在了燕欺霜的耳朵上,讓她莫名的感覺到臉上一陣滾燙,但是沈落羽帶著淡淡威脅的話語更是讓她有點擔心!

落羽就是告訴燕欺霜,今天晚上,他就是鐵了心要保下瑾兒!

「你這人……怎麼……小丫頭也不放過嗎?別痴心妄想了,也不想想自己是什麼身份?我可是大小姐,你不但對我有非分之想,竟然還想我燕家順帶捎上個通房丫頭嗎?」燕欺霜嬌嗔著說道。至於她心裡怎麼想,呵呵,大約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我什麼身份?呵呵,我什麼身份小姐你不清楚嗎?你的青梅竹馬,救命恩人……還有……你香閨的座上賓啊……」沈落羽邪邪的笑了,在燕欺霜耳邊說道,救命恩人四個字咬得特別重!

「你……你怎麼這樣!我真是今天才認清了你……人渣!」燕欺霜輕啐了一口,對沈落羽罵道。

「是是是,我是人渣,不過,你就算是大小姐,最後不也逃不脫我這個人渣不是?還有三天才喚神呢,你就這麼著急,一刻見不到我都不行嗎?我還想著丫頭能和我說點什麼呢,她前腳剛跑過來,你這後面就跟過來了!」沈落羽見火候差不多了,放開了燕欺霜,微笑著看著對方!

燕欺霜心裡明白,剛才沈落羽故意提及救命恩人,之後又說到喚神,就是在變向提醒自己,這丫頭一旦出了什麼事情,他肯定會魚死網破,在自己喚神的時候動些手腳,到時候自己絕難成功!

這是……還有三天,告訴自己不要節外生枝輕舉妄動的意思啊!

看著對面一臉笑意的沈落羽和瑟瑟發抖的瑾兒,燕欺霜一時之間竟失了計較……

令她沒想到的是,沈落羽竟然問都不問瑾兒幹了什麼,就鐵了心要保她,甚至不惜和自己攤牌!

現在他是自己的最後一張保險,無論是喚神不成功,還是成功后依然壓制不住體內的陽氣,只要這兩種情況發生,燕欺霜也只能依靠沈落羽!

至少,在鷹族那位俊傑來之前,她必須解決陽氣的問題!

所以,這段時間,沈落羽絕對不能動,甚至不能得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