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噗……」

周圍一片發笑聲。

唐三夫人怒不可竭,指著雲念氣得渾身發抖,「你這個不知尊卑的東西,給我上,扇爛他的嘴。」

唐三夫人身後兩個靈修腳步一動,頃刻間出現在雲念面前,兩隻後勁有力的大手沖着雲念,毫不留情的扇下去。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今天有事更新耽擱了。

明天早上要沒有更新,就得等到晚上去了。

《重生成熊:開局簽到雷霆咆哮》【請個假】1440年,這即將過去的一年發生了很多事情,遊戲的歷史軌跡已經徹底偏移向了另外一個方向。

不過有一點依然沒有變化。

龍吟之年,依然沒有響起龍吟。

按照原定歷史的走向,1441年將會是亡靈無比強盛的一年,誰也不知道那些在舊帝國分崩離析,內訌連連爭紛不斷數年後重新聯合的

《誰說騎士不能背刺》第一章.跨年與索爾科南來客 沒有理會南宮晟的殷勤,蘇蔓抬眼看向南宮玥,皺眉問道:「玥兒為什麼哭?」

「啊?」南宮玥滿臉茫然,眼尾處還殘留著紅暈。

她愣愣的問道:「是我的哭聲驚擾道了娘親嗎?」

問完,她不確定的說道:「那我下次小點聲?」

「誰說你聲音大小的問題了?我問你為什麼哭?」蘇蔓瞪她一眼,冷冷說道。

「我……」南宮玥不確定的看向站在一旁的父親,卻見他父親看天看地看茶几,就是不肯接她的眼神。

於是,她只能老老實實的道:「小叔叔被祖母抓了,我想讓父親去,去……去救他!」

南宮玥本以為蘇蔓聽到這話,一定會臭罵她一頓。

再要不就是臭罵兩頓!

可讓她意外的是,蘇蔓竟抬眼看向父親,淡淡的問道:「那去救了嗎?」

南宮晟:「……」

「父親說……」

南宮晟截斷南宮玥的話,連聲道:「去了,去了!錢管家馬上就能將人帶回來了!」

南宮玥茫然的看向她的親親父親,用眼神控訴他:您剛剛不是這麼說的!您說您膈應他!

可父親根本就不看她,而是特別殷勤的給娘親又是倒水又是拿點心。

果然只有娘親,才是父親的最愛,她這個女兒很可能只是個贈品!

「侯爺,錢管家來了!」

張嬤嬤快步走進正廳,稟告道。

她一抬眼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蘇蔓,立刻走了過去,心疼道:「夫人,您怎麼起來了?是那個將您驚動了,真是不懂事!」

聽到這話,蘇蔓朝著南宮玥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淡淡的說道:「嗯!就那個!」

張嬤嬤看過去,立刻哭笑不得道:「夫人,您可真是……唉!」

「娘親,你要讓嬤嬤打玥兒嗎?」南宮玥湊過去,歪纏著抱住了蘇蔓的手臂。

她算是看出來了,小叔叔已經在娘親這裡已經不是忌諱,而是恩人一樣的存在了。

只要娘親不反對,那以後父親就算想說什麼,也沒用了!

想到這個,南宮玥突然想感謝一下老太君。

要不是她老人家讓下人攔著娘親見表哥們,她不定還要跟娘親做多少工作呢!

現在好了!嘻嘻!

相信小叔叔知道后,一定也會高興的!

南宮晟乾咳一聲,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他看了女兒一眼,淡淡的道:「讓錢管家進來吧!」

南宮玥這才站直身體,對對對,現在還是趕緊將小叔叔弄出來。

雖然祖母的刁難不致命,但誰會喜歡被罰呢?

丫鬟領命而去,不一會兒錢管家走了進來。

南宮玥往他身後看去,卻根本沒見到上官晏的身影,眉頭一皺,立刻焦急的問道:「小叔叔呢?他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南宮玥,錢管家一臉懵逼:「啊?誰要跟老奴回來?」

「咳咳。」南宮晟乾咳一聲,道:「不是說了讓你將上官晏帶回來?」

錢管家聞聲望來,南宮晟立刻給他打眼色。

錢平眨眨眼,立刻恍然大悟的道:「哦哦,上官晏小公子啊!老太君不放人,老奴也不能帶人硬闖,所以特意來請示侯爺!」

南宮晟立刻看向蘇蔓,用眼神說道:看吧!不是我沒吩咐,是老太君不放人!

南宮玥:「……」

氣氛沉默了下來,南宮玥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焦急的問道:「那怎麼辦?」

「玥兒,你祖母不放人,我也沒辦法啊!你總不能讓父親帶著人硬闖吧?那可是你祖母,是父親的生母。」南宮晟一臉為難的說道。

沒錯,他就是不想因為上官晏跟母親再氣矛盾。

因為蔓兒,那是應該的,必須的,但上官晏算什麼東西?

他一個外室子,他身為嫡子,沒親自出手收拾他就不錯了!

南宮晟偷偷看向蘇蔓,他跟女兒說了這麼多,其實也是說給蘇蔓聽得。

見嬌妻一臉沉思的模樣,南宮晟有些把握不准她在想什麼,但想到她一向的性格,南宮晟還是皺了一下眉頭。

再次開口問道:「那他現在怎麼樣?人在哪呢?」

聽到這話,錢平也是鬆了一口氣,因為這才是侯爺本來下的命令。

他恭敬的道:「稟侯爺,上官晏被老太君關在了祠堂,說是罰他三日不準吃飯,還要讓他抄寫經書十遍!」

「十遍經書,還不讓吃飯?」南宮玥聽得一頭黑線。

老太君罰人也就這兩招了,還真是一點新鮮感都沒有!

但是知道上官晏沒有生命危險后,南宮玥還是放下不少心,她小聲的問道:「那我能不能給他送點東西?」

「這個恐怕……」錢平話沒說完,蘇蔓就淡淡的開口道:「張嬤嬤去準備一些吃的,喝的,讓人送到祠堂里。」

所有人都聽的一怔,南宮玥最快反應過來,道:「還有被子!」

「這……」錢平不確定的看向侯爺,卻見侯爺正眼巴巴的看著夫人,跟本沒看到他求救的眼神。

那邊,張嬤嬤卻已經回道:「誒,老奴這就去!」

「我想跟嬤嬤一起去!」南宮玥連忙站起身拉住張嬤嬤的衣袖,眼神卻是祈求的看向蘇蔓。

蘇蔓皺了皺眉,沉思了一瞬,但還是點點頭,道:「去吧!但要記得儘快回來,別耽誤太長時間。」

「謝謝娘親!」南宮玥歡喜的行了一禮,就跟著張嬤嬤一起去準備東西去了。

等所有人都走光了,蘇蔓才看向一直站在自己身旁的南宮晟。

她抿了抿唇,朝著南宮晟伸出了手。

南宮晟愣了愣,但很快反應過來,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手。

「侯爺是否心裡不舒服?」蘇蔓借著南宮晟的力道站起身,依偎進他懷裡,溫柔的問道。

「沒有不……嘶……」南宮晟強撐的話還沒說完,就倒吸了一口冷氣,他連忙改口道:「好吧,我承認!我非常不舒服!我不喜歡上官晏這個人!我討厭他!」

話音還沒落地,那隻掐住南宮晟腰間軟肉的手,就鬆了力氣。

南宮晟心軟的一塌糊塗,他攔住蘇蔓的腰,委委屈屈的問道:「蔓兒,你跟玥兒是不是不愛我了?為什麼對上官晏那個小子這麼上心?」

。 凌晨的時候,我聽到隔壁黃琴的屋子裡又安靜了下來,出門看去,見到她的保姆,正推門出來,小聲的告訴我,說黃琴實在是太疲憊了,所以又睡著了。

於是我再次進入她的夢境,夢裡和上次一樣,仍舊是那隻大黑貓,在我的面前慘死而去。只剩下一副金黃色的眼睛,藏進了一扇木門之後。

我奮力的試圖打開那扇門,可最終仍舊無濟於事。

越是這樣,我越覺得一切的真相應該就在這扇門的後面。於是我下定決心,進入了第二層夢境,讓這幾層夢境的我變得真實。我掏出了腰間的短刀,試圖去撬開門鎖。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的刀尖剛剛碰到那扇門的門鎖,只聽著砰的一聲響,一團火亮燃燒了起來。

整個木門立刻被大火包圍,火焰燃燒著,發出碧碧勃勃的聲響。空氣中立刻飄散起一股焦糊的味道。

我往後退了幾步,眼睜睜的看著這扇門,漸漸的變成了一片灰燼,當火焰熄滅,煙霧散盡。再仔細看去,才發現墓門雖然被燒光了,但就出現了一扇柵欄門。

難怪剛才我費了那麼大的勁,也無法撞爛這扇木門,原來他是有鋼筋做的骨架。

也正是這一扇柵欄門,仍舊把我阻隔在外面。但好在我可以看到裡面的一切。

我看到了兩個人,應該是一男一女。女人長得身材略胖,那男人五大三粗,頗為雄壯。

兩個人都背對著我,所以我看不清他們的長相。他們正蹲在地上,好像用力在撕扯著什麼。

突然,天空傳來轟隆隆的一聲,稀里嘩啦的下起了雨。雨雖然不大,整個世界立刻潮濕了起來。

潮濕的水氣夾雜著一股血腥的味道,飄進了我的鼻孔。我注意到,那兩個人的腳邊,有殷紅的血水流淌出來。

很顯然,他們是在殺什麼東西。

難道是那隻黑貓?

可他們距離我實在是太遠,所以我根本無法看清,更聽不清他們在說些什麼。

情急之下,我盤腿坐在地上,雙目緊閉,穩定心神。控制著第2層夢境中的我,穿越了這層柵欄門,飄飄忽忽晃晃悠悠的來到他們的面前。

與她們來說,我只存在於虛幻的夢境之中,所以他們並不能看見我,也感覺不到我。

但走進了他們,我卻清楚的看到,那男人的手裡掐著一隻黑貓。

這隻貓嘴巴張著,*吐了出來。

四肢*的低垂,沒有了一丁點的生氣。

顯然他已經死了。

可我剛才還聽到一陣掙扎的聲音,不用多問,一定是這男人把他殺了。

可他卻並沒罷休,左手掐著那隻貓的脖子,右手拿著一把短柄的尖刀。毫不猶豫的,把那隻貓的兩隻眼睛,硬生生的挖了下來。

鮮血四外的流散,那股血腥的味道,越來越濃郁了。

或許是那隻貓還沒有死透,或許是神經的自然反應。那隻貓的身體抽動了一下。那女人嚇了一跳,差點喊出了聲來。趕忙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那男人看了他一眼,小聲的說道:

「怕什麼,你給老顧戴綠帽子的時候,一點都沒害怕過,現在有什麼可怕的?拿著!」

說著,把那兩隻帶血的眼球,硬是塞進了那女人的手中。

他們倆正在站起身,那女人始終在哆嗦著。男人拉著他的胳膊,朝衚衕的深處走去。只在地上留下了那句死貓的屍體。

看到眼前的這一切,我十分的驚訝。果然如我的猜測,這隻貓的確死的很慘。

那個女人我並不認識,可那個男人,分明就是帶著黃琴,去找我的司機。

他們到底在密謀著什麼,為什麼他們殺死了這隻貓,貓的魂魄卻糾纏著黃琴?

我收回了第2層夢境,仍舊身處在那扇鐵門的外面。

空氣中的血腥味兒還在,那味道令人作嘔。

我趕緊醒了過來,緩緩的坐起身,望著窗外淡藍色的晨光,皺著眉頭,一言不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