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嘿嘿,那個張玄兄弟,到時候我們一起就行。」小胖子搓搓手犭畏瑣的說道。

張玄說:「恩,看在百老救過我的份上,我可以幫你,不過事後你要帶我們去春風樓大吃一頓。」

小胖子嘿嘿一笑:「好,咱們一起去,都是同道中人啊,哈哈。」幾人有說有笑朝南臨城方向走去。

時光飛逝,不知不覺已經十天了。

這天清晨,張玄遠遠就望見一座大城:「快看,前面有座大城,好大啊。」

「哪呢哪呢?我看看,我們不會到了吧?」小胖子說道。

百老說:「恩,到了,那就是南臨城。」

張大壯也說:「終於到了啊,我們快點走吧。」

望山跑死馬,幾人一直到中午才趕到南臨城的腳下。

張玄放眼望去震驚的久久說不出話來,這是張玄第一次見到大城:「真大啊,這麼大的城能住多少人口啊!」

張大壯也是第一次來南臨城只感覺跟南臨城比青石城就是狗窩。

百老從馬車上下來說:「南臨城有八百多年歷史,在大楚國屬於五大城池之一。雖然南臨城是五大城池中建城歷史最短的,但其一點也不比其他四座城池差。八百年前,飛靈門第一人門主趙飛靈橫空出世,一人一劍橫掃大楚國,最後來到這裡一劍將一座石山劈成兩半,其中一半的石山建了這座南臨城,另一半上刻上飛靈派三個大字,我們現在在城南面,到了城東門就看見了。」

張玄聽得如痴如醉心中暗自說道:「我一定要成為趙飛靈那樣的男人,一人一劍,橫掃天下,那是何等的瀟洒。」

「喂,別傻了,是不是在意贏自己就是趙飛靈啊。」張玄正想得入神被小胖子推了一把。

「我才沒那麼無聊呢。」張玄被猜中心事有點慌張。

馬車停在了城門邊上:「幾位大人,你們是進城還是?」

張大壯問百老:「前輩,您還坐車嗎?」

百老擺擺手:「不坐啦,已經到了,我這把老骨頭呀要活動一下。」


張大壯掏出十幾枚金幣遞給車夫,車夫千恩萬謝,一下子就十六枚金幣,以前自己跑半年也賺不上這些。

車夫離開後幾人並沒有進城,在城門邊上的城牆上貼著一份告示。幾人過來一看,原來是關於飛靈門收徒的事。

幾人剛看了一眼。

「卧槽,飛靈門考核已經開始了啊?」小胖子驚叫道。

張玄與張大壯一驚,如果錯過考核,張大壯簡直不敢想下去。

「還好,飛靈門考核是三批。」小胖子接著說道。

「死胖子你能不能一下子把話說完啊,嚇死我啦。」張玄說道。

「嘿嘿,我不是也才看到嗎?」小胖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幾人將頭湊過去只見布告上寫著:飛靈門收徒大會,今年分三批進行,十歲以下的,十三歲以下的和十五歲以下的。

十五歲以下的,在南臨城比試,打贏一場記二分,平一場記一分,輸一場扣一分,招收名額100人。

十三歲以下的在試煉森林進行,每人一塊令牌,一塊令牌算一分,一階七星靈獸一分,八星二分,九星,三分;二階一星十分,二星二十分,三星五十分,四星一百分,試煉森林最高只有二階四星靈獸,一階六星以下沒有分,招收名額100人。

十歲以下在試煉森林進行,但與十三歲以下的分開,每人一塊令牌,一塊令牌記一分,另外在十歲區藏有許多四種顏色的令牌,黑色的一分,共100枚,藍色的五分,共五十枚,紅色的十分,共十枚,紫色的五十分,共五枚,十歲以下可以到十三歲以下試煉區獵殺靈獸和搶掠令牌,十三歲以下則不能到十歲以下試煉區去,招收名額100人。

張玄看完告示:「看樣子十歲以下的試煉最簡單啊。」

小胖子說:「當然啦,畢竟修鍊時間短,簡單點也是應該的,如果全部放在一起,十歲以下基本上全部會被淘汰。」

張玄點點頭。

一行人進入城中,十五歲以上的比試已經開始了,十三歲和十歲的則要再等三天。

百老領著大家來到報名的地方,來報名的人絡繹不絕,小胖子看著排起的長龍無力地撫了下額頭:「這人也太多了吧。」

百老說:「這是普通平民報名的場所,是免費的,所以人多;只要交一百金幣就可以去貴族區,那裡人就少多了。」百老帶領大家直接朝貴賓區走去。


張玄看著張大壯,一百金幣對他倆可不是小數目,張大壯剛要點頭,小胖子直接拉著張玄:「走啦,那一百金幣我出,看你也不像有錢的樣,就當是交保護費了,不過去了試煉森林可就全靠你啦。」< 一進貴族區氣氛頓時不一樣了,裡面人一下子少了很多,百老直接走到最前面扔出十枚靈幣,指著張玄跟小胖子說:「先給這倆孩子測試。」

管事的麻利的收起錢幣無視前方排隊的人的怒視,帶著張玄和小胖子走到最前面:「你上後退兩步,你們倆站這裡。」

貴賓區每人只收一百金幣,除卻張玄與小胖子的報名費,管事的白得八百金幣,管事的自然先讓他倆測試。

大家都是交錢來測試的在後面排隊的自然不樂意了,熙熙攘攘的抗議聲此起彼伏。

管事的說:「誰有意見?站出來說。」

管事的一發話,下面的孩子都不敢再抗議了,但都怒氣沖沖的注視著張玄和小胖子。

張玄無所謂的聳聳肩,小胖子更加神經大條,兩人無視其他人殺人的目光,直接走到最前面。

上面那個少年一會兒就測完了,小胖子馬上跑上去。

管事的和藹的問道:「叫什麼名字?」

小胖子說:「我叫百無忌。」

「好,你去測試骨齡,和等級去吧。」

小胖子走過去,一個花白鬍子的老頭捏捏小胖子的手摸摸小胖子的腿,在小胖子一臉嫌棄的表情中從頭摸到腳,最後吐出五個字:「骨齡十歲。」

管事的說:「測試等級,下一個。」

張玄走上前:「我叫張玄。」

管事的說:「測試骨齡。」

張玄走了過去,在張玄測試骨齡的時候,小胖子去測試等級了。

飛靈門有專門測試靈力的試靈儀,試靈儀是煉器師製造的,屬於靈兵的一種,只要將靈力運轉用盡全力一拳打下去就能測等級來。

小胖子用盡全力一拳打過去,只見試靈儀上的能量從地下嗖嗖的往上漲,一二三四,一直超過刻度九在接近十的地方停了下來。

試靈儀上顯示「九星靈徒巔峰」

其他排隊的孩子露出鄙夷的表情,能在這裡出現的家裡都有點錢,所以這些孩子大都靠丹藥堆積到了九星巔峰,所以一看到小胖子也只是九星巔峰,他們一點也不害怕,有的甚至想在試練的時候給他一個教訓。

管事的在令牌上刻上百無忌,十歲,九星靈徒,然後將令牌交給小胖子。

張玄測試完骨齡后也走過去測試等級,張玄全力一拳打在試靈儀上,只見上面的數字迅猛的往上漲,一二三,不一會兒就漲到九了,漲到九后依然沒有停下來,一直衝破十才停了下來,只見試靈儀上顯示:「一星靈者。」

排隊的孩子們都露出震驚的表情,繼而都低下了頭生怕張玄注意到自己。

管事的也略為驚訝,要知道從靈徒突破靈者需要自己的感悟,這些富貴人家的孩子大都依靠丹藥堆積到了九星靈徒,但靈者少之又少。

張玄有點飄飄然,同時在心裡警示自己:「一切全靠實力啊,不努力就會跟他們一樣。」

一階破階丹確實可以增加突破幾率,不過自己的感悟也很重要,僅依靠破階丹是不行的,小胖子就吞服不下三顆一階高品破階丹,到現在還沒有突破。

張玄確實是吞噬靈獸膽突破的,好在張玄也是久經廝殺,尤其是上次翼火蛇一戰,接近死亡邊緣,張玄感悟不少,這才在吞服破階丹后突破靈者的。

管事的將一個令牌交給張玄,只見上面寫著:「張玄,九歲,一星靈者。」

張玄幾人又看了一會兒,測試的孩子大都是九星靈徒,偶爾一個靈者還都是十歲以上的。

張玄還想再看一會兒,小胖子直接拉著他:「走啦,去外面看十五歲以下的比試去,這有什麼好看的,等明天我給你個冊子看看需要注意哪些人。」

張玄問:「你怎麼知道需要注意哪些人啊?」

小胖子說:「山人自有妙計。」

幾人先找客棧住下,由於臨近飛靈門收徒大會,客棧爆滿,最後還是百老多花了一些錢才勉強租下兩間。

百老和小胖子去看擂台比賽去了,張大壯則逛街去了,張玄一個人留在客棧里休息。

張玄突破靈者已經十天了,境界早已穩固,但張玄感覺突破靈者后修鍊速度明顯降了下來,雖然龜蛇吐息功吸收靈力的速度,依然有人級高階的速度,但張玄的丹田比以前大了好幾倍,想要再次填滿需要的時間自然多了好幾倍。


其實大部分靈者修鍊的功法大都是人級中階的,飛靈門等大門派外門弟子修鍊功法也才人級高階,想要更高級的功法只有接門派任務賺取積分才能夠兌換。

張玄一直被的修鍊速度養刁了胃口,如果讓其他普通靈者知道張玄居然嫌人級高階功法修鍊速度慢,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

傍晚時分張大壯哼著小曲回來了,張玄問:「義父,什麼事這麼高興。」

張大壯說:「我今天打聽了,十歲以下的試煉者基本上都是靈徒,你進入飛靈門基本上算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張玄堅定地說:「我一定不會讓義父失望的。」

時光飛逝,轉眼間三天過去了,明天就是試煉森林考核了。

張玄這幾天一直在修鍊,晚上吃完飯,張玄正要修鍊,小胖子偷偷摸摸的進來了。

張玄問:「什麼事?」

小胖子說:「我總算知道為什麼你這麼小就突破靈者了,真是一個修鍊狂。」

張玄說:「有事快說,沒事的話我要修鍊了。」

小胖子說:「我說還不行嘛,一點情趣也不懂,你看這是什麼?」說著小胖子拿出一個小冊子來。

張玄拿過來一看,原來上面記載的是這次考核的潛力弟子。

張玄翻開一看,第一頁上寫著:王強,十五歲,六星靈者,上面還有配圖,張玄繼續翻,第二頁:李龍,十五歲,六星靈者。


張玄直接翻到十歲以下的,只見第一頁上寫著:林峰,十歲,二星靈者,第二頁,劉鵬,十歲,一星靈者,第三頁,馬大虎,十歲一星靈者,張玄一直翻到最後,十歲下比試區只有不到七個靈者,自己的名字並不在上面,張玄有點疑惑。< 七七有些窘迫的思索著,斜眼看了看剛收拾好一切的九叔叔,還真是有些難為情。

君北冥這才注意到七七這邊似乎有點囧的模樣,看她那可愛的小臉,立馬知道她在想什麼了,不由得有些輕笑。

輕輕走過去,按住了七七的肩膀。

「七七,你忘了,我們已經是夫妻了,這葯浴都是我幫你準備的,你還害羞什麼。」

君北冥一個調侃,直接把手沒過那水裡面去,攔腰把七七給「撈」了出來。

雖然九叔叔說的沒錯,他們已經成親了,可是七七被這樣光光的被抱著,還是很難為情,幾乎不敢看九叔叔。

心裡卻是想著:成親怎麼著?成親就不能害羞了嗎?

正想著,已經被九叔叔放進了新的浴桶。

不比剛才的藥水,這水清澈見底,七七隱約看到自己的身子在水中似乎變了形狀,愈加的窘迫。

君北冥卻是已經拿過毛巾開始給七七擦拭起來。

甚至要給她洗頭髮。

「九叔叔,我自己來。」

雲七七見狀,立馬自己去拿那毛巾,暗嘆為什麼不要小蠻跟著,不然她也不會這麼難為情啊。

「七七,你才剛醒來,就讓為夫來伺候你。」

君北冥卻不依,七七害羞可以理解,但是他們已經是夫妻,以後總要習慣。

又或許是還沒洞房的原因?

想到洞房,君北冥也低頭看了看七七的身子,心頭卻是突然一熱,差點沒忍住躁動。

七七的身子已經完全張開了,畢竟離及笄也不遠。

可是,他也不是那麼禽獸的人,七七才剛好,身體還很虛弱,還不能行洞房之事。

更何況,當初娶七七也是權宜之計,害怕此生再也娶不到七七。

現在七七既然好了,那他要不要等到她及笄之後再。。。。

君北冥還是有些糾結這個問題的,不過,最起碼目前是不能。

所以,只有強忍著心中的燥熱,裝作若無其事的給七七洗澡。

天知道,他摸著那每一寸光滑的肌膚,內心忍受的有多麼辛苦。

七七渾身也變得粉紅起來,整個過程倆人竟是有些默默無語,空氣中似乎有點尷尬的氣氛。

「七七,你要放鬆啊。」

君北冥感覺到七七的緊繃,也是輕嘆一口氣。

看來小丫頭還得慢慢調教。

「九叔叔,別的夫妻都是什麼樣的?」

七七突然好奇起來,難不成夫妻之間真的可以做到赤果相對都不害羞的嗎?

這個問題還真是難倒君北冥了。

別的夫妻什麼樣他真不知道,而且大多數的夫妻關係似乎都只是能用相敬如賓來形容。

而且相敬如賓已經算很好的夫妻關係了,在大戶人家,反倒是真正的妻子並不受寵。

不過,這些他是決不會和七七說的。

「夫妻之間啊,不僅可以赤果相對,還要坦誠相對,沒有任何的秘密,是一體的。」

就這樣,只能這麼解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