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嘿嘿,以本少的水平,別說區區神王,就算是破劫之境的強者又如何?打不過還不能跑?」楊羽瞅了千雪兒一眼,淡淡說道。

「破劫之境?」千雪兒一愣,問道:「那是什麼?」

「超越神王境,便是破劫之境。」楊羽答道,對此,他所知甚少,千雪兒之前為石皇,就是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境界?是否已破劫?

「嗤,三萬年不出世,竟然有了破階之說,真是笑話!」千雪兒一陣嗤笑,臉上亦是不屑之色。

「還請解惑!」楊羽真誠的道。

「這個事情不是你現在能知道的,能你突破神王境,我會告訴你關於所謂破階之事,否則,會影響你現今的修鍊。」

千雪兒正色道:「而今,你最主要的目標,就是參加虛神終極試煉,那可是關係到大陸命運,關係到你人族的安危。」

「還有你石族的興衰!」楊羽補充道。

千雪兒白了他一眼,嗔笑道:「就你聰明,石族乃是在本皇手裡面沒落的,我自然有義務讓石族在此崛起,這點,還需要你的幫助。」

「如何幫助?」楊羽問道。

他知道,千雪兒若非被龍主贈給他,然後安放在虛幻界內。可能早就死了,哪裡還會有今日的輝煌?

千雪兒的一切。都是楊羽給的,她要恢復巔峰。肯定需要楊羽的幫助。

「虛神終極試煉場當中,有一種名為『石血石』的天級靈材,對我石族恢復很有幫助,每一塊都含有海量的石之精華,還有精血,我需要那個東西。」

千雪兒道:「我父親當年就是靠著石血石,補充海量的血氣,才度過輪迴劫,我只需要十幾塊石血石。就能恢復神王境,若有上千塊的話,我立刻能恢復到當年的十分之二三,神王境無敵!」

「十分之二三?神王境無敵?」楊羽心中震驚,驚訝道:「你不是吹牛吧?」

「你可以試試。」千雪兒正色道。

「好,試煉場若是有石血石的話,我一定為你找來!」楊羽點頭,鄭重的保證。

不管為自己,還是為了千雪兒。石血石都有很重要的作用,千雪兒既然能用石血石恢復氣血之力,那他修鍊的血煞之力,豈不是也能補充力量了?

千雪兒有十幾塊石血石能恢復到神王境。估計他吸收幾塊,就能進階一次吧?

「那石血石,我能用嗎?」楊羽滿懷期冀的問道。

「自然可以!」千雪兒點頭。道:「你修鍊血煞之力,和當年的邪血族如出一轍。當年他們就能以石血石修鍊,你自然也能。」

「因為爭奪石血石。我石族和邪血族成為了死敵,彼此鬥爭數萬年,死傷無數,雖然沒有兩敗俱傷,但也是損失頗重,若非我父親撐著,石族早在數萬年前就被滅族了。」

「……我父親為石族操勞一聲,最終失蹤,我族聖器石中劍也隨著父親消失,才導致我石族的沒落!」

千雪兒鄭重道:「我父親的願望,我有義務為他實現!」

「我會幫助你的,千年內,石族必將重現大陸,奪回當年的地位和風采!」楊羽肅然道。

「謝謝,你有心就行了,我石族沒落數萬年,非一朝一夕可以恢復的,目前最緊要的,就是找到足夠的石血石,對你我都十分有利。」


千雪兒三萬年前貴為石皇,統領一族,雖然並非大陸最強大之人,但也算是名動一方,石族也是超級種族了。

但三萬年的種族之戰,她戰敗,石族沒落,如今不知道還有沒有石族人存活。

任重而道遠啊!

「相信我!」

楊羽拍了拍胸脯,笑道:「去中州城吧,估計來了很多絕世強者,我們也去見識見識,否則豈不是白來了一趟中州?」

千雪兒點頭。

兩人離開了這座城池,花費了數日時間,才來到真正的中州城。

中州城的城牆,高達數千米,是某種奇異金屬鑄造,地面也是以某種堅硬的石塊鋪成,據楊羽估計,中州城的建築物和城牆,虛神境強者都難以破壞掉。

繳納數百下品神晶之後,楊羽和千雪兒才進入中州城。

來到中州城之後,楊羽才知道自己的渺小,據他預測,這中州城,起碼也有當年的瀾界八塊大陸聯合那麼大,武者數以億萬計。

中州的武者,檔次明顯比天風域高很多,中州城內,修為最低的,也都是真神,就連街道兩旁商鋪小廝,都是真神境武者。

來來往往的人群,數量極大,因為百族盛典的緣故,顯得非常的擁擠,旅店修鍊室全部爆滿,幾乎沒有空餘的房間。

楊羽鄉巴佬般的打量著街上的行人,內心震驚之極。

真神、玄神不計其數,虛神境也有不少,在他的感應之下,竟然還有幾名始神境的存在,只是一眼,便讓楊羽內心巨震。

屍族、白骨族、人族、妖族、魔族、靈族、冰族,凡是大陸上還有的種族,幾乎全部都有武者到來。

這萬年一屆的百族盛典,不但關係到百族地位,也關係到虛神終極試煉名額的分配,這個名額,肯定和種族實力有關。

「天才樓!」

楊羽和千雪兒兩人,按照別人的談話,來到了專門接待各族天才之地,是一座面積巨大的十幾層高樓,專為接待各族天才而設立。

「來人止步!」

天才樓之前,有幾位武者,都是虛神境,懶洋洋的看了楊羽兩人一眼,目光之中,有些輕視和鄙夷之色。

「天才樓專門接待天才,我乃天才,你們為何拒之門外?」楊羽有些氣惱。

他自認也是天才,但奈何別人不信。

「轟!」

還是千雪兒最直接,當即一拳轟出,一隻能量大手橫推而去,那數位虛神境武者全部嘴角咯血,震退十幾步,都是一臉的駭然。

「和他們廢什麼話?直接動手不就行了?你原來的殺伐果斷那裡去了?被人欺負到頭上都不反抗?脾氣太好了吧?」

千雪兒臉色冰寒,望著那幾人,淡淡道。

「始神境!」

領頭武者一聲低喝,滿臉震驚,自己乃是虛神巔峰,能一拳擊退數位虛神,那對方必須是始神境的強者。(未完待續。。)

… 千雪兒臉色沒有任何變化,也沒有因為對方態度變化,而有絲毫得意。

這幾個人,充其量只是守門人而已,她當年可是叱吒風雲的石族之皇,打敗幾個看門的,的確沒有什麼可驕傲的。

「真霸氣!」

楊羽忍不住咋舌,一臉的崇拜之意,「這手段,真是令我佩服啊!不愧是石族當年的石皇,讓我膜拜啊!」

「切,幾個看門狗而已,算得了什麼?」千雪兒露出不屑之色。

對方几個虛神境武者,聽聞千雪兒此言,都是一臉的憤怒,但是礙於對方的強大,敢怒不敢言,一張臉都快憋成了豬肝色。

好賴自己也是虛神境,雖然在天才樓地位不高,但起碼也算是高手了,否則,也不會被派來接待大陸天才這等大事。

但,今天竟然被人叫做看門狗?但凡有些血性的人,都受不了這個侮辱。

「你……」

領頭的虛神巔峰武者一陣氣惱,對千雪兒等人怒目而視,「這裡乃是天才樓,可是有始神境的強者坐鎮,莫要以為你是始神,就能為所欲為。」

「哼,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覺悟,主人還沒有吭聲,你狂吠什麼?」

千雪兒看著那幾位眼睛里冒火,死死瞪著她的武者,一巴掌扇過去,冷冷道:「瞪什麼瞪,再瞪挖了你的狗眼!」

那人被千雪兒甩了一個耳光,臉上腫起來,本人也在原地轉了幾圈才停下來。

另外幾位虛神見頭領都被虐了。一個個立刻沒有了脾氣。

「你再忌憚什麼?」千雪兒壓根沒有看那幾人,而是似笑非笑的看著楊羽。淡淡道:「你身邊的小老頭出來,也能橫掃他們。有我們在,你怕什麼?」

「對你們來說雖然不算什麼,但對我來說,卻是極大地麻煩啊!」楊羽無奈的嘆息一聲,「既然有人敢在此開一家天才樓,實力背景定然雄厚,肯定有始神境強者坐鎮,說不定還有神王境強者呢!」

「哼,畏首畏尾。這可不是你楊大少的脾氣啊!」千雪兒有些戲謔的笑道。

「哈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待我君臨天下時,這些人給我提鞋都不配。」楊羽哈哈大笑起來,絲毫沒有把對方看在眼裡。

「好狂妄的小子,莫要以為有始神撐腰,老夫就不敢動你,給我死來!」

天才樓的大門突然打開。一個白髮老者突然出現,枯瘦大手伸出,當即朝楊羽腦袋探過來,上面有某種實質的力量。非常強大。

楊羽瞥了千雪兒一眼,見此女並沒有出手的打算,只能自己動手了。

「七彩靈劍!」

楊羽內心一聲驚喝。一條七彩見光突然出現,朝著那老頭的大手戰下去。

「嘭!」

只聽嘭的一聲。七彩靈劍砍在老頭大手上,鮮血飛濺沒有出現。反而濺起一連串的火星,只是在此人手上留下一道不太明顯的血痕。

「好小子,秘寶不錯,送給給老夫防身吧。」

那老頭眼眸突然暴亮,放出駭人的精光,他一眼看出,七彩靈劍不是凡品,就算是他,都有些心動了。

他貴為始神境,雖然只是初階,但起碼也是鑄造了四層靈魂祭台的強者,在天才樓也是一個管事者,雖然權利不是很大,但也算是一個管理者了。

依他的身份地位,普通的武技秘寶已經不入他的法眼,但這七彩靈劍,卻是讓他怦然心動。

對方區區虛神境初階,就能在他手上斬出一條血痕,可見七彩靈劍等級之高。


「老頭,你再動手,別怪本少不客氣,否則,一切後果自負!」

楊羽眼皮一陣跳動,對方雖然只是始神境初階,但對他而言,已經跨越了一個大境界的差距,任憑他再妖孽,也不是此人的對手。

「是嗎?那你動手試試?我倒要看看,會有什麼後果!」

老頭雖然不知道千雪兒為何不出手,但他心裡明白,教訓楊羽一下還行,要想殺人,有對方看著,他根本不可能得手。

或許對方存著歷練小輩的心思。


但不管如何,那七彩靈劍他一定要得到,他還就不信了,對方會因為七彩靈劍和他死戰,要知道這裡是天才樓,事情鬧大了,天才樓也只會向著他。

當下,老頭靈魂祭壇旋動起來,一種大地的氣息悠然出現,重力呈數百倍的增加,楊羽立刻覺得身體重俞萬鈞,連動一下都不行了。

他愕然發現,體內的神力都有凝固的趨勢。

天才樓的幾位虛神,也都是全身如定住一般,不得動彈。

唯有千雪兒,沒有絲毫不適,依舊滿臉淡然之色。

「嘿嘿,小子,我看你如何囂張,莫要以為有始神撐腰,就能大放厥詞,我這就替你的前輩教訓一下你!」

那老頭朝他一步步走來,臉上露著冷笑,伸手一掌,枯瘦大手旋即朝楊羽手中的七彩靈劍抓來,他可是他內定的秘寶。

「老頭,你真以為你吃定本少了?」

楊羽突然露出一絲冷笑,體內一青一金兩種神火突然運轉開來,筋脈和神力開始燃燒,眼眸都發出血紅的光芒。

他身上的氣息,也在節節攀升,很快到了一種恐怖的地步。

他直接動用了流火訣前三重。

空間之力驀然發動,面前出現一道道的空間碎片,楊羽身上的壓力,突然消失,七彩靈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柄狹長的骨劍。

正是穿雲劍。

此劍乃是洛林的秘寶,等級為天級,放在大陸上,可是連神王境強者都眼紅,要大打出手的好東西,就這麼突兀的出現在手上。

「老頭,去死吧!」

楊羽全身的神力,全部注入穿雲劍之中,如江河入海一般,沒有絲毫保留,而後,他一劍斬出,落在老頭肩膀之上,眼眸中露出狠厲之色。

「哼!」

老頭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但仗著自己貴為始神境強者,在區區虛神初階的小武者面前,不能怯場,最終他只能冷笑一聲,重力再度加倍,朝楊羽腦袋抓去。

「咔嚓!」

樸實無華的一劍斬下,沒有華麗璀璨光芒,但所過之處,重力皆是消失,最終聽見咔嚓一聲,老頭的一條手臂突然飛起,鮮血四濺。

「啊啊!」

片刻之後,老頭才發出一陣凄慘的嚎叫,臉色駭然的望著自己斷掉的手臂,一臉的不可置信。

他一個始神境的強者,竟然被一個區區虛神初階的小武者斬掉了一條手臂?

不過,劇痛和鮮血似乎在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未完待續。。)

… 天才樓的幾個虛神境武者,都是滿臉駭然之色,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一個構造了四層靈魂祭台的強者,全力出手,連重力場都動用了,竟然被一個虛神境的武者斬掉了手臂?

見到這一幕,他們臉上冷汗直流,剛才可是得罪了這個傢伙啊!

不過,他們轉念一想,就算對方如何妖孽,要知道天才樓可是有數名始神境強者坐鎮,更加有一命神王境的大能武者撐腰,他們怕什麼?

再說了,始神境強者被惹怒,可不是好玩的。

對方雖然在大意之下,被斬了一臂,但並不代表對方就有擊敗乃至斬殺始神的實力,接下來,對方可要承受始神境武者的怒火了。

「小子,你找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