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嘩啦!」

還不待柳雲祁從驚駭之中回過神來,一道巨大的水花之聲傳入了他的耳中,回過了神來朝著下方望去,下方的深水汪洋之中徒然探出了一隻由水組成的七、八米大的大手,朝著柳雲祁一行就抓了過來。

「快走!」柳雲祁瞳孔猛然收縮,徒然的就暴喝出聲道。

已經習慣了聽柳雲祁命令的靈歌在下一刻便聽話的帶著柳雲祁二人朝著遠處就破空而去,瞬間就脫離了大手的籠罩範圍。

耶華反應則是慢了半拍,眼見柳雲祁一行人已經跑出了大手的範圍,她剛要有所動作,大手就已經朝著她抓了過來。

「噌!」

耶華下意識的拔劍出鞘,一股漆黑如墨的黑色鬥氣瞬間就覆蓋滿了她手中的長劍,猛然朝著下方向她抓來的大手一劍就劈了過去。

「嘩啦!」

在一陣強烈的水花聲之後,下方朝著耶華抓來的大手突然就被一分為二,分為兩半停留在了原地。

耶華心中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鄙夷的看向了逃跑的柳雲祁一行,似乎是在鄙視著他們連打都不敢打的就跑掉了,就這種東西他們也怕?膽子真夠小的。

然而,還沒等耶華得意多久,下方原本停下的大手又猛然的合在了一起,又以更快的速度朝著耶華抓了過來。

巨星老公VS麻辣甜心:暖男來襲 一時之間太過得意,耶華竟是沒有反應過來,被大手一下就給抓住,她整個人當即就被淹沒在了水中,在劇烈掙扎之中被快速的就拖向了底下的汪洋。

「這個蠢女人!」柳雲祁頓時看的是一陣咬牙切齒咯起來。

愁雲拉住柳雲祁道「別管她了,每個人都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我們都管了她那麼久了,如今她既然已經醒了,就讓她自生自滅好了。」

柳雲祁眼神當即是一陣變換莫定了起來,他承認愁雲說的是對的,既然耶華已經醒了,那他就沒有必要繼續為她負責了。

心中如此想的他剛要叫靈歌飛離這裡不去管耶華的死活,可是,當他看到耶華正用著渴求的目光一臉痛苦的看向他的時候,他猶豫了,在耶華哀求著朝她伸手求救的時候,柳雲祁最終還是沒法狠下心來對她棄之不顧。

一咬牙,柳雲祁渾身的鬥氣與內力是激蕩而出「靈歌,我們回去!」

「雲祁,你…」愁雲一臉錯愕的看向了柳雲祁,心中的不解是不言而喻。

「我實在是沒辦法對她棄之不顧,雖然她以後會是我們的敵人,但她現在既然向我們求救了,那我就沒辦法對她棄之不管!」柳雲祁認真的看向了身邊的愁雲,猛然沉聲喝道「靈歌!回去!」

「好的,父親!」靈歌應了一聲,就如同一陣浮光掠影般朝著那個即將沉入水裡的耶華沖了過去。

聽到柳雲祁的解釋,愁雲最終還是沒有阻止他,無奈的嘆了口氣道「你還是太過心軟了啊~」

而心中原本已經絕望了的耶華見柳雲祁居然真的就回來救她了,她心中頓時是說不出的感動,眼淚幾乎是要將她的眼眶給浸濕了,她實在是沒想到,之前看著就覺得討厭的柳雲祁現在居然會救她兩次,一時之間,她也是覺得柳雲祁不那麼討厭了,甚至還有些可愛、帥氣。

「砰!」

柳雲祁雙拳猛然在身前碰撞在了一起發出了一聲沉悶的悶響,雙眼寒光爆射的盯視著逐漸將耶華拖入水中的大手寒聲道「速射火炮!」

霎時間,柳雲祁身上的鬥氣與內力齊刷刷的積聚到他的雙拳之上,身周,一股股劇烈的風嘯也是在他們周圍盤踞不休,這一變化就連愁雲與靈歌都不禁為之側目。

「喝!」

隨著柳雲祁的一聲暴喝,他的右拳猛然朝著前方大手與湖水接觸在一起的底部揮擊而去,隨著他揮擊出了右拳,一顆閃爍著青幽光芒的二十毫米口徑的錐形彈頭在空中帶起一陣陣的光影,朝著大手根部的湖水就疾馳而去。

「轟!」

下一刻,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驟然響起,隨著一陣水花飛濺而起,大手根部與湖水接觸的部分被炸出了一個碩大的缺口,但是缺口並沒有維持多久,很快就被下方的湖水給填補了起來。

見其如此,被湖水困住的耶華頓時是一臉焦急的看向了柳雲祁,彷彿是在問「你這是什麼招數啊,威力怎麼才這麼一點?」

就連愁雲也是面色古怪的看向柳雲祁,要不是柳雲祁此時的表情過於嚴肅,他甚至都想問柳雲祁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要救耶華的,不然這招的威力怎麼會如此之小?還是說,柳雲祁根本只是在做做樣子而已?

然而,柳雲祁並沒有理會兩人質疑的眼神,眼見第一發火炮威力就足以將大手炸出一個缺口,他心中也是微微安定了下來。

「喝!」

還不待耶華與愁雲思考,柳雲祁第二拳便再次揮擊了過來,一顆飛彈又是飛速的朝著大手的根部飛了過去,而這一次,他並沒有停下來,在揮出第二拳之後就是第三拳,接連三顆錐形彈頭飛向了大手的根部,在三顆錐形彈頭的疊加傷害之下,湖水補充的根本就來不及,大手與下方湖水之間的聯繫終於被完全切斷,在停滯了一瞬間之後再也凝聚不成形狀的化作漫天的水珠傾瀉而下。

「終於成功了~」

柳雲祁滿臉激動的看著逐漸接近的漫天水珠,臉上的激動之色是怎麼都掩飾不住,這招,他在發明出來之時就從未使用過,也從未有過什麼機會能夠用的出來,如今一經使用就是如此巨大的威力,這怎能不讓他感到激動?

「雲祁,你…」愁雲也是沒有想到,柳雲祁的這個招式威力居然那麼強大,乍一看好像沒什麼,但是接連散發飛彈疊加在一起的威力居然生死的將大手給打散,這等威力實在是讓他心中駭然啊~。

而靈歌見柳雲祁打散大手,徑直的就沖入了漫天的水珠之中朝著一時之間還掙扎著無法飛起的耶華就飛了過去。

柳雲祁正顧自興奮著剛剛新招式的威力,徒然感覺到一道黑影從他頭頂罩了下來,他下意識的退了一步伸手接住,渾身濕透的耶華卻正好落在了他的雙手之中,在兩眼相對之間,兩人都是愣在了原地沒有反應過來。

不知過了多久,身下靈歌的驚呼聲再次傳入了他們的耳朵之中「父親!快看下面!好多怪手!」 聽到靈歌的這聲驚呼,柳雲祁與耶華都不禁轉頭朝著下方望去,果然,下方的一片汪洋之中一隻只由清澈晶瑩的大手從水底鑽出,朝著他們就抓了過來。

柳雲祁眼瞳一陣收縮,猛然沉聲喝道「靈歌!快離開這裡!」

「是!父親!」靈歌連忙扇動起翅膀朝著遠方的白色宮殿飛了過去,然而,速度卻是沒有之前那麼快了,躲避起大手來也顯得更加吃力了起來。

在這關鍵的時刻靈歌的速度突然變慢讓柳雲祁的心中不禁有些著急了起來,因為他們速度的減慢,那些大手已經快抓到他們了「靈歌!怎麼回事?!怎麼速度突然變慢了?!再不快點我們就要被抓到了!」

「父親,靈歌背兩個人沒問題,可是,多了一個人靈歌感覺好吃力啊~」靈歌委屈的說道。

就連愁雲也不忘在這危機關頭調侃柳雲祁一番「我說,你想抱著人家女孩子多久啊?沒看到小靈歌都快吃不消了嗎?」

聽到愁雲如此直白的指向自己,耶華頓時是反應了過來,臉色也是不禁紅了幾分,剛要說些什麼,柳雲祁也是猛然反應了過來,一臉嫌棄的就將耶華給甩了出去「不說我還忘了,原來我手上還多了一個人。我說你既然自己能飛,那你就自己飛著,別給我家小靈歌增加重量!」

突然被柳雲祁給甩飛出去,耶華措手不及的在空中立穩身形之後,看著柳雲祁的雙目之中簡直要冒出火星來。他怎麼可以這樣,她可是女孩子,就算因為她而拉低了靈歌的速度也不能這麼粗魯的將她甩飛出來啊!

「你…」耶華氣的小臉通紅的剛要說些什麼,柳雲祁瞪了她一眼道「你什麼你?!還不快跑?!要是再被這些手給抓住,我可沒有那個閑工夫再去救你了!」說著便不再理會耶華,示意靈歌繼續朝著白色宮殿飛去。

「氣死我啦!」耶華一陣咬牙切齒,此時是恨不得另尋方向不再與柳雲祁一行混跡在一起,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單獨行動無異於是找死,所以儘管她心裡恨的牙痒痒,但還是不得不死死的跟在柳雲祁一行的身邊,因為只有這樣她才會更加安全,柳雲祁雖然嘴上說不會再救她,但她相信,真到了關鍵時刻柳雲祁還是會救她,這就是所謂的女人第六感。

「嗖…」

柳雲祁一行一路如同浮光掠影般的速度朝著白色宮殿就疾馳而去,身後前身後一隻只清澈透亮的大手不斷朝著他們抓來,卻都被他們靈活的躲了過去。

他們並沒有飛高,只是保持在了石柱頂部與下方湖水中間的位置,因為他們不敢保證此時再飛到天上會不會再次遭到天空封鎖線的攻擊。在此時遭到水手圍追堵截的情況之下如果再飛到天上的話,無異於是再給自己多找一個麻煩,而這個麻煩再加上下方的水手,所造成的威脅將是致命的!

眼看著前方的白色宮殿越來越近,愁雲沉凝道「好像,因為激活了下方的水陣,迷陣失去了效用,你看,我們現在離那座宮殿越來越近了。」

柳雲祁眯起眼睛打量了一會四周,半晌才道「原來,要想破除迷陣就會激活這個殺陣,這還真是一環扣一環啊,設計這個魔法陣的人還真是一個天才。只不過,如今我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如果不儘快找到破解之法的話,那可就真的糟糕了啊!」

「為今之計,只有儘快走到宮殿的位置才行了,那裡,說不定會有破解之法。」愁雲道。

「對對對,那個地方那麼明顯,我的同伴們肯定也在那裡,只要跟他們匯合了就一定會有解決的辦法的,我相信,在那座白色宮殿里一定會有解決的辦法的。」耶華也是連連點頭道。

「去去去!一邊涼快去!問你了嗎?你就說話?」柳雲祁一臉不耐煩的連連揮手,那動作,就跟趕蒼蠅一樣的。他到現在都還惱火著呢,就是因為這個看起來很漂亮的蠢女人他們才會落得上下無門的下場,他又怎麼可能對她有好臉色呢?

「你!你怎麼這樣啊?就算我有錯,可是我也已經認過錯了啊~,你身為男孩子難道就不能大度一點嗎? 畫愛爲牢 一直欺負我一個女孩子有意思嗎?」耶華心裡頓時就氣不過了,想她堂堂魔族公主何時被人如此嫌棄過?

「去去去!沒空陪你閑扯,一邊涼快去。」柳雲祁還是一副極其不待見的樣子。

「你!…」耶華一時之間也是被他給氣的說不出話來。

正在這時,前方突然出現了一隻巨大的水手,朝著他們當頭就罩了下來,柳雲祁與愁雲都是臉色微凝,身上的氣息都是瞬間暴漲了起來,似乎下一刻就會馬上出手打散前方的水手。

然而,一道黑亮的劍芒突然的在他們眼中閃過,巨大水手的根部瞬間被一刀兩斷,化作了漫天水珠四散了開來。

柳雲祁與愁雲下意識的轉頭朝著耶華望了過去,耶華卻冷哼了一聲,顧自的朝著前方飛去,顯然是不想再與柳雲祁同行了。

「切~」柳雲祁不屑的撇了她一眼,隨後恬不知恥的說道「不要管她,我們就跟在她的後面好了,樂得清閑!」

「哦,好的,父親。」靈歌應了聲,便保持著一種不緊不慢的速度緊跟在耶華的身後一步都不敢落下。

愁雲用手肘捅了下柳雲祁的胳膊道「誒~,我記得你不是這種小肚雞腸的人啊?怎麼就一直揪著這件事不放呢?」

「哼!這件事本來就是她的不對,擅作主張,看看,把我們都害成什麼樣了?!」柳雲祁惱怒的輕哼了一聲才緩聲道「而且啊,你說的也很對啊。我們和她之間遲早會成為敵人,那麼,我們註定是不能成為朋友的,既然不能成為朋友,那何不一開始就斬斷這些未來阻礙我們判斷的情感呢?到時候也樂的輕鬆一點。」

柳雲祁這一番自相矛盾的言論頓時讓愁雲皺緊了眉頭「既然如此,你當時為什麼不讓她直接被淹死在水裡,還救她做什麼?既不想與她有交集,又要救她,這樣不是自相矛盾了嗎?」

柳雲祁苦笑了一聲道「你以為我想啊?畢竟照顧了她一個多星期,突然要我眼睜睜的看著她去死,這我如何能狠的下心啊?」

「你…」愁雲擰眉了片刻才長嘆了口氣道「算啦,現在說這些都晚了,既然你現在有此覺悟,那我也支持你,只是,如果下次她再有什麼意外的話你就不要再救她了,既然你想跟她劃清界線,那就徹底一點。」

看著前方正如同泄憤般砍斷一個個水手的耶華,柳雲祁目光一陣閃爍不定,良久才嘆息一聲點了點頭道「好吧,下次就算她死在我面前我都不救她了,這純粹就是給我自己添堵啊~」

正說著,原本看似一望無際的汪洋終於出現了盡頭,一節節向上的白色階梯徒然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階梯不知道有多長,直直的就通向了下方深不見底的汪洋之中,在階梯上方是一個圓形的廣場,白色的宮殿恰是坐落在廣場之上。而一望無際的汪洋也並沒有蔓延到上方的宮殿處,這讓柳雲祁一行人心裡微微鬆了一口氣。

並沒有在階梯上多做停留,柳雲祁指示著靈歌徑直就飛到了階梯上方的一個圓形廣場之上,從靈歌背上下到地上,轉頭看了下周圍,白色宮殿所處的位置極高,就連周圍的那些石柱都比它矮了一大截,而原本還在警戒著那些石柱的柳雲祁一行人此時也是不禁鬆了一口氣,那些石柱好像並不會攻擊這個地勢極高的白色宮殿。

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他們又不禁的將目光轉向了面前的白色宮殿,宮殿巍峨雄偉,佔地極大,至少有五六百個平方,不知是因為用得白色石塊建立的原因,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宮殿之中隱隱透著一股聖潔的味道,其中光屬性元素的濃郁程度幾乎都要將宮殿範圍內的其他元素給排擠乾淨了,而在宮殿的頂部,一顆耀眼的白色光球正在一刻不停的播撒著光芒,其中的光屬性元素濃郁的可怕。

在好奇心驅使之下,柳雲祁抬步便想要去看看這宮殿裡面到底有些什麼。身邊香風一閃,耶華擋在了他們身前道「前面是我們娜拉大神的神殿,非魔族中人不得入內!」

「娜拉大神?」柳雲祁一臉好笑的看著她,看了看宮殿頂部的白色光球譏諷道「你們娜拉大神還兼修光屬性嗎?那倒是挺厲害的啊~」

耶華順著柳雲祁的眼神也是看到了那顆光球,牙齒輕咬薄唇,竟是無法反駁柳雲祁的話來。

柳雲祁隨手推開了她往前走去「讓開吧,娜拉大神的神殿?黑暗之神的神殿?我看啊,這裡並不像黑暗之神的神殿,倒像是光明神的神殿。」

「你…」不得不承認,柳雲祁的話並沒有錯,如果是黑暗之神的神殿,那麼光屬性的魔法元素就根本不可能會存在,而就是因為這裡濃郁的光屬性魔法元素才讓她無法反駁柳雲祁的話,只能是恨恨的瞪著柳雲祁的背影,無奈的跟在他一起進去了。 整個宮殿的空間很大,但是與其說是一個宮殿,不如說是一個四面漏風的教堂,這個宮殿並沒有牆壁,只是一些大大小小的房樑柱支撐著屋頂。

宮殿裡面可以說是空無一物,裡面只有一尊由透明魔法結晶雕琢而成的石像。石像雕琢的是一名身穿長袍的男子,他左手一本暗金色的典籍,右手高舉著一把鑲嵌著土黃色寶石的枯木法杖,在法杖之上是一縷縷白光連接到屋頂上的白色光球,在強烈白光的渲染之下,石像那肅穆的臉上更多了一絲聖潔之氣。

「這…這是…」耶華看傻眼了,這跟她父親魔帝所描述的黑暗神殿一點都不像啊,難道這裡真的不是黑暗之神的神殿?而是所謂光明神的神殿?

柳雲祁斜撇了她一眼,並沒有理會他,而是問著旁邊的愁雲道「愁雲大哥,你有什麼想法?」

「這裡肯定不是黑暗之神的神殿,看這情況,倒像是光明神的神殿。這裡空無一物,唯一的東西就是中間的一尊雕像,如果出口真在這裡的話,那我想,出口的秘密就一定會在這座石像身上。」愁雲沉凝道。

柳雲祁點了點頭「恩~,你說的有道理。可,我們連這裡的基本情況都弄不清楚,如果貿然前去動那尊雕像,恐怕又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實在是難辦啊~」

「咦,父親,你看,地上有好多古怪的花紋啊~。」正在柳雲祁皺眉不已之時,站在他肩膀上的靈歌好奇的說道。

「花紋?」在場的三人當即就朝著地面之上望去,果然,在地面之上到處都是一片片密密麻麻的花紋,而中間的那尊雕像恰是在花紋的圍繞之下。

愁雲一時之間是看不明白地面上的花紋代表著什麼,但柳雲祁與耶華卻異口同聲道。

「魔法陣?!」

「聖城的要塞?!」

兩人同時說出口,卻又同時看向了對方,柳雲祁皺眉問道「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哼~,你不知道還敢亂闖?」耶華似是終於抓到了柳雲祁的把柄,瓊鼻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柳雲祁卻不屑的撇了撇嘴「你當我想來這個地方?要不是你胡攪蠻纏,我才懶得到這種鬼地方來受罪呢~」

「我胡攪蠻纏?!」耶華瞪圓了雙目,眼中的小火苗幾乎都要將人燒灼。想起那天的事情她就生氣,她一個魔族人見人愛的小公主,魔族第一小天才,卻在那天被柳雲祁看光了裙底不說,還被她頂飛下了樓去,還不只如此,就連衣服都被她給剝光了,沒殺他已經算是便宜他了!

氣了半天,耶華她又不由的想到了是柳雲祁救了她,並且還背了她小半個月,她心裡狂漲的怒氣這才消去了一些,輕哼了一聲還是解釋道「聖城的要塞是梵蒂岡三大禁咒魔法陣的其中之一,據說,梵蒂岡三大禁咒魔法陣每一個陣法都能夠困住聖人以下,包括聖人在內的所有武者,魔法陣的變化多端就連聖人都難以破解,而聖城的要塞雖然是三大禁咒魔法其中最末的一個,但是卻也是以防禦最強著稱,據說,進去的人沒有一個能夠出的去的,沒想到卻是出現在了這裡。」

「禁咒魔法陣?!」柳雲祁與愁雲當即是臉色都變了,禁咒魔法的威力他們都聽過,但是他們卻從沒聽過什麼禁咒魔法,不過,雖然他們都沒聽過這個所謂的禁咒魔法陣,但是,只要是跟禁咒扯上關係的又能好的了?!

靈歌沒有聽說過禁咒的事情,不免好奇道「父親,禁咒是什麼東西啊?有那麼厲害嗎?」

「恩~」柳雲祁凝重的點了點頭道「魔法的威力就算再強,超過了上限也會難以控制,然而,禁咒卻不一樣,只要以某樣東西為祭品,或者自身的實力足夠,就足以發揮出無窮的威力。禁咒是古代的某一我絕世聖人發明出來的,禁咒從來就沒有人知道它們的威力到底有多強,但是,據說就連威力最弱的禁咒都足以一發摧毀一個帝國佔地幾公里的帝都城市。如果這裡真像她所說的那樣是禁咒魔法陣,那可就糟糕了!」

「啊!這麼厲害啊~,難怪就連父親在努力了這麼多天的情況下都沒有找到破解的方法呢。」靈歌不免有些害怕的吐了吐自己的小舌頭。

「沒想到你個小淫賊了解的還挺多的嘛~」耶華不免有些訝異的看著柳雲祁。

柳雲祁卻並沒有理會耶華的眼神,臉色沉凝道「一個魔法陣要想建成,所耗費的資源都將是天量的,要建成這麼大一座禁咒魔法陣,那所要耗費的資源又將何其龐大?!在這裡的居民都知道,這裡有黑暗之神的宮殿,然而,我們找到的卻是梵蒂岡所修築的禁咒魔法陣,這一切代表的是什麼?梵蒂岡費盡心思在這裡修建這麼一座巨大的魔法陣到底是要做什麼?是想要守護什麼秘密?還是守護什麼東西?」

聽到柳雲祁的這番喃喃自語,耶華頓時反應了過來,面色一變道「難道!真正的娜拉大神神殿就在這裡?而這座禁咒魔法陣卻是梵蒂岡為了封鎖娜拉大神的神殿而設立在這裡的?!」

總裁如火我如柴 耶華的反應直迅速直讓柳雲祁為之側目,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道「原以為你是個笨蛋,卻沒想到你也有聰明的時候啊!」

「你…你不損我一句能死嗎?!」耶華剛被自己的猜想給驚到了,卻聽到柳雲祁的譏諷,頓時,剛剛那抹解密成功的得意便又化作了怒火燒向了柳雲祁。

而愁雲卻皺眉說道「如果真如你們猜測的那樣的話,那麼,我們真的就很難出去了。以梵蒂岡對異教徒的抵制根本是不會留一絲機會給黑暗之神的人進入神殿的,所以我們可以斷定,就算有進入黑暗神殿的入口,也不是憑藉我們就能夠進去的。而我們現在,就連出去都難!」

「咦~,父親,你們快看,那邊有星星哎~」正在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為這個禁咒魔法陣而苦惱之時,靈歌無憂無慮的聲音又傳入了他們的耳中。

「星星?」三人都不禁愣在了原地,來這裡這麼長時間了,從來都是白天,他們又哪曾見過黑夜降臨?更不要提什麼星星了。

然而,當三人順著靈歌的目光望去之時,他們卻又不禁的愣在了原地。星星,居然還真的有,只不過是鑲嵌在一座座方尖石塔的頂端。從這個位置他們根本就看不清是什麼,只是能夠看到金、綠、藍、紅、黃、青六色光芒。

柳雲祁微微一愣,赫然反應過來道「這些個方尖石塔都在魔法陣的最外圍隱隱將整個魔法陣包圍,難道,那就是魔法陣的陣眼?那是不是說,只要破壞掉一處我們就有逃離的機會了?」

「呵,你以為梵蒂岡三大禁咒魔法陣真的有那麼簡單嗎?」耶華不屑的看了柳雲祁一眼道「不管是哪一種魔法陣,只要是陣眼的部分,那必然就會有強大的力量守護,現在我們不要提去接近陣眼了,就連走出聖殿都要面臨著巨大的威脅。」

「呵,原來你知道這一點啊?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柳雲祁毫不相讓的返唇譏諷道「既然你知道魔法陣的陣眼不是輕易就能破壞的,那你當時破壞石柱的時候怎麼會那麼爽利呢?」

「我…這個…」耶華頓時被柳雲祁給堵的說不出話來,半晌之後才氣鼓鼓的說道「還不是因為你!要不是你氣我,我能因為發泄怒火而一劍將石柱給砍了嗎?說來說去都要怪你!都是你的錯!」

「哦?發泄怒火?那還真要怪我咯?」柳雲祁嘴角帶著若有似無的笑容望著她道「你自己沒腦子還要怪別人?這是個什麼地方你不知道嗎?能是你隨意發泄怒火的地方嗎?按理說修鍊到你這種程度,頭腦都要比一般人精明才對啊,可我怎麼總覺得你越修鍊就越沒有腦子呢?」

「你…你居然罵我沒腦子?我…」耶華不敢置信的看著柳雲祁,剛要開口說話愁雲卻沉聲喝道「好了!都別說了!吵什麼吵?!現在是吵架的時候嗎?!有吵架的這個功夫還不如多想想如何才能離開這個禁咒魔法陣!」

「我才懶的跟她吵呢~」柳雲祁不屑的撇了眼耶華,拉著愁雲就走向了一邊道「走!不要理他,我們談我們的,這個女人就會胡攪蠻纏,跟她在一起我們是商量不出結果的。」

「你!」耶華氣鼓鼓的指著柳雲祁的背影半天都說不出話來,她不明白,為什麼從醒來起柳雲祁就一直在針對她,不都背了她一個多星期了嗎?為什麼醒過來卻這麼針對她?她不就是一開始誤會了他而打了他兩巴掌嗎?他至於這麼耿耿於懷嗎?

你了半天,耶華最終才咬牙冷哼道「真小氣!」

而拉著愁雲走向一邊的柳雲祁剛要說話,卻聽靈歌疑惑道「咦?滄瀾姐姐與那臭狐狸呢?為什麼我們到了這麼久都沒有看到她們啊?」

得到靈歌的提醒,柳雲祁與愁雲頓時也是反應了過來,互相對視了一眼面色都是沉凝了下來。 「對啊,我們怎麼把這件事給忘記了?為什麼來了這麼久我們都沒有看到滄瀾姐姐與小柔?她們該不會出什麼事情了吧?」柳雲祁不無擔憂的說道。

愁雲沉吟道「應該不會,照理說龍族的戰鬥力比一般的魔獸、武者都強大了不只幾倍,滄瀾又是獸尊巔峰,身邊又有小狐狸跟著,一般來說是不會有事情的。」

「那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都到了她們卻還沒到呢?」柳雲祁依舊擔憂道。

「估計是離的太遠了,一時趕不過來吧,再等等,估計一會人就會過來了。」愁雲安慰道。

「咦?父親,那邊好像有情況。」正在這時,就如小播報員的靈歌再次好奇道。

柳雲祁與愁雲都是趕忙轉頭望去,只見在他們來時的另一個方向,一陣陣的黑煙不斷的升向空中,但是煙霧卻都是升向空中並沒有多久就被一陣風嘯給吹散了開來,那陣巨大的風嘯就連遠在中央神殿的柳雲祁都能感覺的到。

閉眼感受了一會那邊的情況,柳雲祁臉色慕然一變「那邊有好濃重的生命氣息,我感覺到那邊的風元素似乎特別的狂躁!那邊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沉吟了片刻,柳雲祁慕然反應了過來「是滄瀾姐姐她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