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嗤……」那人的話音落下,林楓劍斬出。

「不!」齊天聖狂吼一聲,嚇得臉色蒼白如紙,眼眸閉上,額頭全是冷汗,但他卻發現自己沒死,斷的,只是一條手臂而已。

睜開眼眸,齊天聖看向林楓,林楓看他的目光,就好似看一個小丑一樣。

「你敢!」那尊主聲音冰寒刺骨,林楓的劍,又一次舉起,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口。

林楓,敢不敢斬!

「敢拿我的親人朋友威脅我,很好!」林楓身上殺意衝天,劍,緩緩垂下,所有人,都注視著林楓的劍,目光,緊隨他的動作而動。

「你敢殺我!」齊天聖狂吼一聲,死死盯著林楓。

「現在就斬你!」回應齊天聖的,是一道冰涼的聲音,劍,斬下,轟隆的爆裂聲響傳出,齊天聖身上似還有強者印記,不過那印記還未來得及顯威,就被無天劍給吞沒掉了,無天劍,太恐怖,遠超保護齊天聖的印記。

當人群看到齊天聖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了那裡,一個個目光僵硬,斬了,林楓的劍,終究還是落下,不顧尊主威脅,不顧武皇家族,斬了齊天聖,甚至,齊天聖被斬得連屍骨都不剩。

「瘋子!」人群看到那持劍傲立的身影,心中暗暗顫抖,敢殺武皇嫡系血脈,真的需要勇氣,林楓以後將面對的,是武皇家族的報復。

就在人群震撼之時,林楓卻在開始收拾自己的戰利品,將那些被他斬殺的尊者和齊天聖留下的遺物給全部收了,這定會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吧,他斬了四位中階尊者,斬了十大妖孽之一的齊天聖和白秋落,還斬了十幾位低階尊者,這絕對會是一筆恐怖的財富。

奧義之晶、奧義碎片、功法、神通武技、聖紋力量,還有聖器,都將會有!

「哥!」齊嬌嬌悲痛的喊了一聲,臉色蒼白,都怪她,若不是她去招惹林楓,二哥便不會去和林楓為敵,就不會死!

林楓的眸子微微抬起,看向齊嬌嬌,腳步緩緩的踏出,這一幕,又讓眾人神色一僵。

「林楓!」虛空中的尊主怒吼一聲,林楓殺了齊天聖還不夠,還要動齊嬌嬌?

「禍不及親,你別忘記自己是武皇親傳弟子!」那尊主冰冷喝道。

林楓看都沒有看那尊主一眼,只是淡淡的道:「這是我今天聽到的最可笑的笑話!」

眾人也都抬頭,諷刺的看著那尊主,剛才,是誰說會動林楓的親人朋友的,現在,他說禍不及親,可笑嗎!

這就叫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吧,找死!

「當然,我要謝謝你提醒了我,我本打算斬了齊天聖便也罷了,險些忘記了你們的無恥,既然如此,在我死之前,這女人我會一直幫你齊家好好照顧,當然,若是你們齊家做出了一些什麼事,我會更好的『照顧』她!」

林楓的劍放在了齊嬌嬌的脖子上,正如他說的那樣,本殺了齊天聖,便足夠了,但對方用他的親人朋友威脅他,再加上那古陣的雪月投影,他不得不防一手,否則若是齊家真做出什麼事情來,他會慚愧一生。

所以,他的手中,必須有同樣能夠威脅到齊家的東西,齊嬌嬌,乃是齊天聖的妹妹,同樣為武皇嫡系血脈,無疑是非常合適的人選。

齊嬌嬌的美眸赤紅,冰冷的仇恨目光盯著林楓,卻見林楓渾然沒有在意的道:「不必這麼看著我,我為何這麼做你心中有數,是誰將我迫到這種地步的?」


所有人都知道答案,齊家,若非是齊天聖戰敗之後,讓中階尊武之人殺林楓,要林楓的命,林楓豈會如此瘋狂,有因必有果,一切,都是齊家、齊天聖自找的!

ps:感謝墮落的誅打賞作品200幣;dylqbz打賞作品588幣;lyx406打賞作品400幣,謝謝! 東南浩面臉黑線的站在沙發旁,看到粘粘的口香糖沾到了她的食指上。

對方卻一副毫不顧旁人的伸出舌尖舔了舔食指,抬眼疑惑的盯著他:「怎麼了?校長大人。」

東南浩沒有理會她,目光依舊盯著粘在對方食指上的口香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白秋樂,你還能再噁心點嗎?」

他實在是想不明白,世上怎麼會有如此毫無形象,而又行為噁心的女人,自己讓她住進來更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了。

不過,沙發上的白秋樂顯然對於東南浩的話絲毫的不在乎。

一臉悠然的起身,踩著拖鞋從沙發上爬了起來,神色無辜的湊近東南浩眨了眨眼眸:「我乾的噁心事多了去了,還記得前兩天你腳疼得厲害時,我給你沖了一杯咖啡嗎?」

聽到她這麼說,東南浩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眉頭微蹙的盯著她,認真的思考了下,似乎的確是有這麼回事兒。

想到此,東南浩頓時奇怪的盯著她。

白秋樂見他似乎是想了起來,頓時笑得一臉奸詐的湊近他:「聽說你有潔癖,所以當時沒敢告訴你,我當時剛摳完腳趾,還沒洗手就去給你沖咖啡了,等我想起來的時候,你咖啡已經喝完了。」

她話音剛說完,東南浩頓時覺得胃裡一陣翻騰,即使隔了兩天,他還是覺得噁心的厲害。

推開白秋樂,捂住口轉身向洗手間跑去。

望著東南浩消失的背影,白秋樂頓時得意的雙手掐腰,站在原地哈哈大笑。

不知過了多久,等到東南浩從洗手間出來時,白秋樂已經換上一臉憂心忡忡的模樣。

「校長大人,你沒事吧!」白秋樂小聲的喊了對方一聲,便偷偷地抬眼瞄了東南浩一眼。

見對方正緊盯著自己,頓時又急忙低下頭,像極了犯了錯的小孩子一樣,乖巧的站在原地摳著自己的手指頭,等待著大人的批評。

東南浩面色陰鬱的站在客廳,望著一臉乖巧的白秋樂,原本準備好的一大堆數落對方的犀利言詞,卻在看到對方之後,怎麼也說不出口了。

雖然剛剛什麼也沒有吐出來,可是胃裡還是鬧騰的厲害,這個女人簡直就是來克他的。

白秋樂見他沉默,頓時麻溜兒地端起自己剛剛準備好的溫水遞給對方,一臉愧疚的開口:「校長大人,你先喝口水,緩衝一下。」

東南浩冷冷的垂眸俯視著對方,並沒有伸手去接對方手中的杯子。

白秋樂就這麼捧著水杯遞在對方面前,直到她覺得整隻手臂都要麻痹了的時候,東南浩這才伸出手接了過去,輕抿了幾口口。

見他喝下去,白秋樂原本緊繃的神經頓時放鬆了下來,嘴角微微彎起一抹若有似無笑意。

然而,下一刻東南浩就發現了不對勁兒,舉著自己手中的杯子看了看,面色越來越難看。

白秋樂見此,頓時討好的回答:「這杯子是我的,還要喝嗎?」說話間便好心的伸手去接對方手中的杯子,打算再給對方倒一杯。 「劍!」林楓嘴中吐出一道聲音,天機劍呼嘯而至,降臨齊嬌嬌的面前,吞吐著可怕的奧義力量,好似只要林楓意念一動,齊嬌嬌便會成為一個死人。

「最好別動,否則我一個念頭就能讓你容顏凋零!」林楓冷漠的吐出一道聲音,隨即身體騰空,目光看向那臉色冰冷的尊主。

人群神色一凝,難道林楓還想要誅殺尊主級別的老怪物不成,不過那恐怖的無天劍在手,真有這種可能。

那尊者神色冰寒,冷漠至極,想要殺他,做夢。

「你會後悔的!」那尊主冷冰冰的吐出一道寒音,隨即身體好似融入虛無之中,眨眼間便出現在了另外一處地方,好似在虛無中穿梭,對空間力量的領悟堪稱恐怖。

「用我親人朋友威脅,你還想走!」林楓嘴中吐出一道寒音,手掌鬆開,冷道:「斬了他!」


「嗡!」

林楓話音落下,無天劍消失了,好似穿透了虛空,下一刻,遠方,一道恐怖的氣息直衝雲霄,驚天動地的碰撞之聲伴隨著一道道慘叫聲傳出,驚得人群心頭狂顫不止。

「好可怕的劍,林楓只是一句話,劍,自己前往誅殺尊主!」人群心顫不已,真可能是無天劍皇的劍,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會恐怖到這種地步,這劍,已經成妖,擁有生命,林楓讓他斬尊主,他便斬尊主!

很快,遠處有湮滅的劍氣升空,無天劍化作一道璀璨的光芒歸來,回到林楓的身前,發出嗡鳴之聲,好似是在向主人邀功,讓人群更是心顫。

林楓,不能惹。

一個擁有劍皇之劍,一句話能夠讓劍斬尊主的人物,誰敢動他。

林楓要的便是這種威懾之力,要麼不威懾,既然威懾的話,就要達到最強效果,無天劍如此恐怖,必然會有人想奪,但現在他當場斬尊主,要奪的話,考慮清楚,有沒有命奪。

「今日之事,必將轟動八荒!」人群心中暗自說道,林楓手持劍皇之劍,斬了十大妖孽之中的兩位,都是有望證道為皇的存在;另外,斬了四位中階尊武、斬了十幾位低階尊武,還斬了一位尊主,無天劍出,無人能阻,劍氣沖霄、殺伐一切。

目光轉過,林楓朝著最後幾名齊家護衛望去,頓時讓那幾人身形顫慄,透著恐懼之色,他們根本不敢逃,尊主都逃不掉,更何況他們,只要林楓一個念頭,就能斬了他們。

「回去轉告齊家,想要報仇誅殺我,就最好被斬的準備,另外,齊嬌嬌我會替你們齊家照顧,你們齊家若是禍及親朋,我自會好好對待這八荒境的四大美女之一!」

聽到林楓的話那幾人神色震顫,但卻生出一抹希翼之色,看來可以不死了。

「滾!」林楓吐出一字,頓時幾人如蒙大赦,飛快的溜走了,也顧不上齊嬌嬌,面對這瘋子,他們此刻是片刻都不願呆下去,齊天聖和尊主都被斬了,何況是他們,現在他們的任務,是回去通知家族,至於之後的事,則與他們無關,他們也做不了什麼。

做完這一切,林楓目光轉過,看向問家老太爺,歉意的道:「前輩,給你帶來麻煩了!」

問家老太爺此刻臉上帶著絲絲笑容,搖頭道:「沒什麼,若非是你,齊家的尊主不會現身,我還不知道他們齊家也參與了今日之事。」

「多謝前輩不怪罪,林楓告辭了!」林楓對著問家老太爺微微欠身,隨即身形閃爍,將齊嬌嬌扣住,降臨巨劍之上,秋月心立即會意,也縱身上來,隨即巨劍破空,呼嘯離開,這是非之地,還是不要久留的好,那裡有好些尊主,那些活了多年的老怪物,林楓可不敢保證他們看到無天劍後會生出什麼心思來,因此他的劍一直握在手中進行威懾,那些老怪物,可沒有省油的燈。

就如那齊家的尊主,若是林楓一個不小心,對方憑藉恐怖的空間奧義力量虛空踏步,很有可能將他一擊抹殺,這種老怪物級別的人物,太危險,因此這問家,林楓不想多呆了,早走為妙。

看著林楓的背影,人群心中暗嘆,今日之後,林楓的名字,必將出現在妖孽人物之中,畢竟,林楓憑藉震撼的實力擊敗了齊天聖,斬殺十幾位低階尊者,那時候無天劍還未出鞘。

問家老太爺遙望北荒方向,那裡,有最近崛起的一股武皇勢力,如今,好似在緩緩騰空,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妖孽,侯青林,似乎在當年,也被列入過十大妖孽之一吧,如今侯青林已經跨入中階尊武,甚至開始衝刺高階尊武,而天台又出現了一個若邪,後輩之中,林楓與秋月心跟上,很難想象,幾十年後的天台,又會是一番怎樣的景象。

曾經勢弱的北荒,如今好似有一股氣運降臨,充斥著蓬勃的向上生機。


「天歌,依照預言者的預言,以及林楓的表現,此人,非池中之物,可以交好,但不宜過近,把握尺寸,當然,一切還是隨你!」問家老太爺目光深邃,透著一抹睿智,對著身旁的問天歌傳音說道。

問天歌微微點頭,他自然知道老太爺的用意。

巨劍帶著林楓和秋月心破空,在雲霧上穿行,此刻林楓所行的方向,乃是同為四大古城之一的劍城方向。

此時無天之劍已經收起,三次機會,已經用去其一,不過其他人自不會知道他只有三次動用無天劍的機會,若是知道的話,那後果將是可怕的。

天虛古陣的投影顯現出雪月國雲海宗,恐怕不需要太久,那些窺視問家目的的人便會找到坐標,問家眾多強者踏上雲海山脈,顯然擁有特別的目的,這些林楓無法知曉,但他明白,雪月,可能會發生什麼,他必須要回去一趟了。

雪月國相比八荒境而言,不過是彈丸小國,就天虛古城,就要比整個雪月國還要遼闊,對於以前的他而言,雪月國顯得很浩瀚,但那時候他的修為弱的可憐,玄武都算強者,然而對尊者而言,雪月國太小了。

任意一個尊者,都將成為雪月國乃至整片雪域的霸主級別存在,而如今雪月國吸引了八荒境的目光,屆時前往的尊者數量將是恐怖的,林楓不得不回去一躺,否則他放心不下。

不過他倒也不至於太擔心,畢竟,等到八荒境的強者找到坐標並前往,也要一些時間,而其它勢力沒有天虛古陣這等傳送陣,也不可能瞬息前往,只能靠御空前往,這樣的話,他的巨劍速度,不會比那些大勢力慢。

至於家人的安危,在雪月國有炎帝那傢伙布置的能夠誅殺尊者的大陣,同時他將昔日那殘破的地圖也留給了父母,因此林楓倒也頗為放心,只是此時此刻,心中想念那些曾經的面孔。

「不知道大家過的怎麼樣了!」林楓臉上的冷漠消失,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父親、母親、欣葉,他們過得可好;柳菲,有沒有從悲痛中走出來,小雅這丫頭是否長大了些,還有那些單純的女孩們靜芸、伊雪、雲曦,她們都還好嗎;曾經出去闖蕩的蠻子、破軍,霸刀,如今身在何方;火老、赤老,他們如今修為到了哪一步;老爺子月青山的身子有沒有好些!」


想起那一張張熟悉的臉孔,彷彿一切宛若昨日般,是那麼的親切,在殘酷的武道世界,有心中的牽挂,其實也是一件美妙之事;遙想當年,他才只是一個落魄少年,被各路強者欺壓,如今,卻已經能夠輕易斬殺低階尊者,那在雪月國屬於傳說級別的存在!

一切,恍如夢中!

ps;感謝永莉軒打賞作品100幣! 東南浩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頓時覺得像吞了只蒼蠅一般難受。

噁心的他吐也吐不出來,咽也咽不下去,就好像卡在了喉嚨口一般。

白秋樂見他一副又想吐的模樣,無辜了眨了眨眼眸:「其實…我剛剛才想起來,我上次是剛洗過腳之後才給你泡的咖啡,沒事的。」

東南浩聞言,抽了抽嘴角,咬牙切齒的盯著她:「可是我現在更在乎的是這次,杯子為什麼是你的杯子?」

上次的已經過去兩天了,可是現在的這個杯子又是怎麼回事兒?

白秋樂有些為難的盯著他,猶豫了片刻之後,這才一副如實的低下腦袋回答:「其實…這裡的每一個杯子我都用過的,有什麼區別嗎?」

「你說什麼?」東南浩神色不滿的盯著她,眼眸微眯。

白秋樂見此,頓時耷拉下腦袋:「你書房的杯子,你卧室的杯子,還有客廳里那些除了招待客人的備用杯子以外,其他的我都用過。」

東南浩聞言,先是微愣了下,隨後便一臉怒氣的瞪著她:「誰讓你亂用別人東西的?我不是說過不準隨便動我的東西嗎?」

聽到他吼這麼大聲,白秋樂忍不住縮了縮脖子:「不就是用了你的杯子嗎?這麼凶幹嘛!」

「你自己亂用別人的東西還有理了是吧!」想到自己這幾天每天喝水喝咖啡,都有可能沾到對方的口水,東南浩頓時氣得想要吐血。

然而,憤怒歸憤怒,卻似乎忘了自己有嚴重的潔癖,完全忽略了自己本應該會感到噁心的不良反應。

白秋樂一臉無辜的盯著他,認真的勸慰:「校長大人,我覺得你應該慢慢的學會適應我的存在。」


東南浩冷冷的瞪著她,沒有出聲,胸口的呼吸幅度卻很大,顯然對方只是在竭力的控制自己的憤怒,不停做著深呼吸。

白秋樂見此,只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校長大人,你要知道,我要是按照你說的那種方式生存的話,那我在這裡就成了透明的空氣了。」

東南浩冷冷的抿了抿唇角,轉身上樓。

白秋樂望著被對方丟在地上的試卷,這才撿了起來,翻看了下:「原來找我是為了這個。」

望著自己手中的試卷,白秋樂突然彎起了嘴角,拿起試卷上樓,回了自己的房間。

等到東南浩下樓做飯的時候,發現白秋樂還獨自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肯出來。

直到晚飯做好,她這才慢吞吞的走下樓,手裡卻抱著自己剛剛在書房翻出來的保險柜,坐在了飯桌旁。

東南浩眉頭緊蹙的盯著她懷裡抱著的保險柜,唇角微抿:「你在樓上呆了這麼長時間就為了找這個?」

白秋樂無辜的盯著他,眨了眨眼睛:「你現在腳上有傷,防盜門也剛被換掉,我覺得這個家很沒安全感,像保險柜這麼貴重的東西,還是放在我這裡比較安全。」

望著她一臉誠懇而認真的模樣,東南浩冷笑的輕抿了下薄唇:「我倒是覺得放在你那裡,會丟的更快一些。」 在八荒境這片浩瀚的土地上,消息傳播的速度是恐怖的,問家老太爺六百壽辰在問家所發生的震撼大事,以飛快的速度蔓延至八荒境的每一個角落。

劍城與天虛古城同為中荒的四大古城,消息自然最快傳達了過來,劍城的大小酒樓當中,都在談論著天虛古城投影、以及無天劍皇之劍一事,太震撼了,問家開啟天虛古城,將家族中的強者傳動到了極其偏遠的地方,很顯然,那裡可能有什麼寶藏秘境。

還有一個消息,林楓,那突然被劍閣當做是少主的林楓,他竟然,掌控著無天劍皇的劍,這也讓無數人開始猜測,林楓和劍閣之間,到底有著怎樣的秘密,還有震撼的是,林楓,竟然用劍皇之劍,斬了一位尊主級別的存在,斬了白秋落,斬了武皇血脈齊天聖,目空一切,無法無天。

對於這樣一個消息,劍閣本身,是極其震撼、而且興奮的,先祖之劍奪取了林楓的肉身,劍中的生命取代了林楓,但劍的威力還在,先祖之劍還存在,難怪少主不要他們跟著,劍的威力那麼恐怖,要他們做什麼,誰能阻擋。

而且,少主即便不憑藉先祖之劍,一樣擊敗了齊天聖,十大妖孽,在少主面前算什麼,如今的少主,昔日跟隨著劍皇先祖,他日必然也將縱橫八荒,為他們劍閣,帶來昔日的榮光。

這一日,有幾道身影來到了劍閣之外,為首之人,赫然正是林楓。

林楓並沒有進入劍閣裡面,但劍閣中的強者,卻以絕快的速度紛紛走了出來,對林楓行禮,無比恭敬。

「少主請入劍閣!」劍閣為首的老者,是一名尊主級別的恐怖劍修,對著林楓恭敬的說了一聲。

「不必了,我來是讓你們做一件事!」林楓神色平靜,渾身釋放著無比鋒銳的劍氣,在劍閣之人的面前,他使用保持著盛氣凌人的霸道氣息,高高在上,因為在對方的面前,他不是林楓,是無天之劍本身。

「少主儘管吩咐!」劍閣之人恭敬的道。

「我會給你一個大致的坐標,在那裡,有一個叫雪域的地方,其中有一個雪月國,問家之人,前往了那裡,你們,派遣劍閣的最強陣容前往雪月國,化整為零,秘密駐守在那,不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沒有我的命令,除非別人殺你們,否則不準動武,明白嗎?」

那劍閣尊主眼眸閃爍,他自然聽得懂林楓的話,只是他有些不解林楓到底是何用意,還有,少主怎會知道那投影,是一個叫雪月國的地方?

「少主,我明白!」雖然心中疑惑,但他依舊恭敬的回應了一聲,少主讓他做的事,自然要全力以赴。

「我將坐標和一副地圖通過神念傳遞給你!」林楓淡漠的吐出一道聲音,隨即神念之力化作一柄小劍,將一些記憶印入對方的眉心之處,在乾域神宮,他曾經得到過一副浩瀚的地圖,其中便有這八荒境的標記,這裡太浩瀚,但是在八荒境的地圖坐標,卻不會標記乾域雪域這種小地方,但有了林楓傳遞過去的記憶,劍閣應該能夠輕易找到雪月國了。

「好了,記住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到了之後,等我的消息便可!」林楓以命令的口吻吩咐了一聲,隨即巨劍沖向雲霄,朝著北荒之地飛馳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