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嗡!」

梵天聖甲一出現,林寒整個人的氣勢愈加恐怖,他像是一位從遠古年代踏步而來的魔尊,手中握著那巨大無匹的寒冰戰劍,熔鑄了十聖之力,瞬間轟隆一聲劈開了那一條條血河。

林寒氣勢如虹,黑髮狂舞,戰意衝天,從高空一步步踏下,什麼力量,都是擋不住那道身披血色寶甲的身影。

像是一位少年王者,具有無敵英姿!

顏無道本是淡漠的神色,這一刻,終於是劇烈變幻了起來。

但是,此時被林寒追逐,他避無可避,顏無道只能咬著牙,握緊了手中冰冷的血龍戟,轟然迎了上去。

「當!」

像是萬載寒冰鑄造出來的巨大戰劍,從天穹力劈下來,與那血龍戟轟然碰撞在了一起,像是火山噴發,又像是天地開裂。

這一瞬間生出的震天大響,有著撕天裂地之威,讓站在周圍觀戰的一眾人,都是耳膜感到一陣疼痛,皮膚開裂,甚至是要流淌出血液。

「啊!」

幾乎就在下一刻,這震天大響落下的瞬間,顏無道的慘嚎聲響徹整個穹宇。

眾人神色駭然,他們看到了,顏無道手中的血龍戟,竟然被劈斷了,身上的聖兵鎧甲,也是寸寸破碎。

「不!我不相信!!」

顏無道披頭散髮,模樣無比的狼狽。

此時他半跪在地上,仰天怒吼,根本不願意相信林寒竟然變得如此強大。

千億寵婚:重生嬌妻不好惹 他度過了一次涅槃聖劫,正是自信心膨脹的時候,但現在,卻是被林寒鎮壓得這麼慘,顏無道心中自然是不甘和猙獰到極點。

「嗡!」

而這個時候,林寒眼神充滿了冰冷,他像是一尊修羅魔神,手持巨大的寒冰戰劍,踏步而來,巨劍斬下,沉重如岳,像是要劈開整個天地。

林寒渾身上下都是充滿了無匹的殺意,恐怖的力量和劍芒,再次劈下,有著橫掃八荒、吞吐日月之威勢,發出可怕的虛空撕裂之音。

「當!」

顏無道發出不甘的大吼聲,身上衝出了一尊尊閃耀璀璨光芒的戰兵,要抵擋林寒的殺劍。

「鏘」「鏘」……

但林寒面容無情,只是不停揮動著手中的寒冰戰劍,像是一座座劍岳轟下來。

此刻,林寒身披梵天聖甲,身軀高大,英姿雄偉,黑髮狂舞,每一寸血肉,此刻都是變成了黃金之色,還流淌著不朽的雷光,像是一尊古老的戰尊復甦,眼神鋒銳,具有無匹的戰力,碾壓顏無道。

「咚!」

「咚!」

「咚!」

顏無道被林寒劈得連連後退,氣息衰竭到極點。

「當!」

妖精兩萬歲 但最後一劍劈下后,顏無道仰天不甘咆哮一聲,整個人瞬間被劈殺成兩半,血染青天,屍體從高空墜落。

「顏無道,竟然隕落了!」

整個場上,頓時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靜!

死一般的靜!

看著那從天穹墜落下來的顏無道屍體,染著斑駁的血液,所有人都是心頭狠狠一震。

他們的心臟,此刻都是在劇烈收縮,簡直是驚懼到極點。

林寒,竟然如此強大和可怕,將顏無道這位魔天州的大尊主,硬生生劈成了兩半,血染青天。

「快逃啊!」

而這個時候,看到這震撼一幕的有些人,比如黑袍和狐女,比如顏安等一眾魔天州弟子,都是紛紛朝著遠處逃竄而去。

這些人,已經被林寒一次次的嚇破了膽子。

合法婚妻 「唰!」

而這個時候,小白的身影再次一閃,黑乎乎的貓爪子上,再次多了一個儲物靈戒,正是顏無道屍體上的『寶庫』。

林寒見此,沒有理會周圍竊竊私語震撼莫名的眾人,直接踏步遠去。

這裡的九天丹霞,已經被他完全吞噬完畢,已經沒有留下去的必要了。

路上。

小白清點著陰無常的儲物袋和顏無道的儲物靈戒,發現了不少好東西。

其中,讓林寒神色一喜的是,兩人的儲物靈戒中,竟然有著巨額的靈晶和魂晶。

其中,靈晶,林寒暫時用不上。

但魂晶,他卻是急需。

因為,隨著武道修為的提升,林寒發現,自己靈魂力若是跟不上,可能會影響自己的武道根基,讓其變得不穩。

因此,林寒離開這片九天丹霞之地后,便是尋找到了一個偏僻無比的山脈,直接潛伏了進去,開始煉化那從兩人身上掠奪而來的一塊塊魂晶。

一共三十萬數目的魂晶。

這,可是一筆巨額的財富。

但只是短短的半個月,林寒便是將三十萬魂晶全部吞噬用掉了。

他的魂力,也是瞬間提升了一大截,直接從三十階,猛地提升到了三十三階。

距離三十五階中階魂皇,已然不遙遠。

隨著魂力的提升,林寒發現,無論是自己的幾個強大魂眸,還是時空老人的傳承,都是增強了不少。

尤其是空間裂縫。

原來,林寒一下子只能瞬間撕裂開來兩道空間裂縫,但現在,卻是能夠一瞬間撕裂開來五道空間裂縫。

除此之外,林寒能夠將空間撕裂出來裂縫的距離,也是變得更加遙遠。

武道和魂道,都是在快速提升之中。

三日後。

林寒朝著冥古密藏空間深處的方向走去。

雖然這一次來到這冥古密藏中的最主要目的,也就是突破到涅槃聖境,已經完成。

但是,這冥古密藏中,有著無數古老勢力遺留下來的傳承。

林寒,如今實力大增,自然是要前往深處,爭一爭機緣造化。

除此之外,小白想要提升實力,壯大神魂,也是需要古老魔界的強者本源和神魂來吞噬。

因此,無論如何,若是不進入這密藏真正的深處搜查探尋一下,林寒,亦或是小白,都是不甘心。

這個時候,閻鬼已經重新進入了四聖圖中。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外面為林寒保駕護航,也該是時候回四聖圖鞏固修為,磨合那具千年不朽的佛僧金身了。

隨著磨合的程度越來越高,閻鬼爆發出來的力量,也將會越來越強大。

而且,最讓林寒看好的是。

以後,只要不斷有越來越強大的屍體,給閻鬼使用,他的實力,將會越來越恐怖。

可以說,閻鬼根本就不需要用多少修行資源去培養,只需要,不斷找尋強大的古強者屍體,讓其附身,便可讓閻鬼越來越強橫。

在前往密藏空間深處的路上,林寒遇到了不少或懸浮在高空、或沉在海底深處的古老遺迹。

當然,於此同時,林寒也遇到了無數來自其他州的年輕天驕。

一個個,都是為天材地寶、遠古遺迹中的某件寶物,而大打出手,血流成河。

無論如何,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冥古密藏中的一切,將都會變得越來越血腥。

這,必將成為一片血流成河之地。

而就在第七日,林寒終於深入了冥古密藏。

他來到了一處海域。

海域之上,一座巨大的島嶼,顯露在視野之中。

周圍,不少人的激動討論聲傳來,似乎那海域中央的島嶼上,有著無比強大的遺迹傳承。

天為誰春之千金歸來 「那島嶼之中,據說藏著一個遠古宗門的傳承,而且,外面有靈陣守護,肯定是沒有經過開發的遠古宗門遺址。」

「我也聽說了,這才急匆匆趕來這裡,據說,那島嶼之上,已經去了各大州中的強者,而且,已經有人得到了那島嶼中遠古遺迹中的傳承令牌,具有進入那遺迹中的資格。」

「哦?是哪位強者,竟然已經得到了那遠古遺迹的傳承令牌,那豈不是可以捷足先登,真是羨煞旁人啊。」

「什麼羨煞旁人啊,別提了,那僥倖得到傳承令牌的幾人,似乎是來自一個叫做雪州的低級州,此時他們手中的傳承令牌,成為了燙手山芋,被各大中級州、高級州的強者圍起來了,似乎就要被強勢鎮殺,掠奪傳承令牌……」

「唰!」

幾乎就在這話音落下的瞬間,一道青衫身影,背負一柄銹跡斑斑的長劍,陡然來到了他的身旁。

速度之快,讓人感到無比駭然。

所有人都是瞬間明白過來,這突然出現的青衫身影,絕對不是平凡之人。

說不定,是某個高級大州的統率者,擁有著強大無比的實力。

青衫身影,不是他人,正是林寒。

此時他聽到了那討論話語中的「雪州」,林寒自然是瞬間關注了起來。

因為,他也是來自雪州。

那幾個被無數強者圍困住的幾人,說不定就是自己曾經在雪州中的朋友。

此時,他目光緊緊鎖定在剛才出聲的那男子身上,出聲問道:「你剛才所說,是否屬實?」

那男子感受到了林寒那渾身散發的強大威壓,讓他喘不過氣來,他立馬狂點頭,道:「這位兄台,我剛才所說,絕對句句屬實,我發誓,如有假話,天打雷劈……」

踏踏踏……

不過,還沒等這男子話音完全落下,林寒已經轉身,朝著那海域中央島嶼的方向走去。

只留給原地眾人一個神秘、不羈的身影。

「青衫,銹劍,如此年輕……」

突然,有人看著林寒的背影,像是想到了什麼,他神色陡然一驚,隨即便是駭然道:「他……難道是最近一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林寒,強勢鎮殺一位一劫涅槃聖境強者的曠世奇才?!」

話音落下的瞬間,整個場上,頓時變得死寂一片。

隨即,眾人都是瞳孔猛地一縮。

一道道驚呼聲緊接著響起。

「什麼?剛才那少年,就是那傳說中的林寒?」

「我明白過來了,那林寒,似乎也是來自一個低級州,而且,他所在的低級州,好像就是叫做『雪州』……」

「怪不得他那麼著急前去,我們快跟上,這下有熱鬧可看了!」

「那傳承令牌,可是有著無數強者盯著,其中甚至是不凡一些隱藏在普通天驕中的絕世存在,不知道這林寒,能不能順利救出他的同伴……」

周圍,一個個年輕天驕,都是神色露出興奮之色,紛紛朝著那海域中央的島嶼趕去。

最近半個月來,這處冥古密藏中傳得最盛的,就是林寒。

他強勢鎮殺一劫涅槃聖境的顏無道,已經隱隱間被眾人譽為南域第一年輕王者。

因此,對於林寒,所有人自然都是關注無比。 遼闊無際的海域之上,一道青衫身影,正在快速踏水前進。

這青衫身影,自然是林寒。

這海域中央島嶼,還不算最深處的密藏空間。

但,林寒聽到了有雪州弟子被困,可能就是自己在雪州中最好的朋友,比如百里露露、軒轅邪、蘿浮公主等人。

因此,林寒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他要前去那島嶼中看看。

「你那幾個朋友,也是倒霉。」

小白趴在林寒肩膀上,笑著出聲道:「這島嶼上的遠古勢力遺迹,看來並不簡單,竟然需要傳承令牌,才能夠進入,你那幾個朋友,有著天大的機緣造化,得到了傳承令牌,但不幸的是,這些傳承令牌,絕對是燙手山芋,肯定會引來無數強者的窺伺。」

林寒聽此,點了點頭。

確實。

實力強大的人,得到這傳承令牌,絕對算是機緣造化。

但若是實力低弱之人,得到傳承令牌,那隻能說是殺生之禍。

「希望,那些圍困雪州弟子的強者們,還沒有動手。」

林寒呢喃了一聲,隨即瞬間加快了速度,朝著那海域中央的島嶼飛速射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