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喜歡那就上啊。」好方說。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尷尬地道:「你在胡說些什麼?」

「我覺得這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談話,而且我覺得我們的談話內容很清楚。」好方說。

夏雷,「……」

「夏先生,你在那裡站著你不過來幫忙嗎?」正幫人拿行李的烈如水看著夏雷,然後又向夏雷招了招手。

夏雷有些猶豫。

好方說道:「我漂亮的老闆,你就放心去吧,你去泡妞,我給你打掩護。我回去就跟兩個老闆娘說你去練功去了,不能被打擾。」

夏雷苦笑了一下,「你這傢伙。」

「不過我漂亮的老闆,我真的是累壞了,我跟你說……」

夏雷將一塊一品靈礦石砸在了它的方腦袋上,「滾吧。」

「謝謝,我最漂亮的老闆。」好方屁顛屁顛的走了。

「夏先生?」烈如水皺起了眉頭,然後聲音變小,「你這個懶鬼。」

「來了,來了。」夏雷應了一聲,快步走了過去。而且是聽到了烈如水罵他的那一句「你這個懶鬼」,不過他的心裡一點都不介意,假裝沒有聽見。

「夏先生,幫我拿點行李吧,送到村民們的臨時聚居地區去。」

「沒問題。」夏雷一臉的笑容,「那個,待會兒能給我擠一點嗎?」

「讓你幫我做點事情,你就讓我給你擠奶,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市儈了?」烈如水一臉嫌棄的表情。

夏雷,「……」

他剛才還在這樣說好方,現在烈如水去了同樣的話來說他,而且是一樣的表情一樣的口氣。這是報應嗎?

忙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才算將村民們安頓下來,夏雷屁事沒有,烈如水卻又累出了一身大汗,身上有點酸酸的味道。

烈如水抬起手臂,然後在腋下聞了一下,臉上露出了嫌棄的表情,「我的身上好臟,我想去洗個澡。」

「回家去洗吧。」夏雷說。

烈如水說道:「我已經從你的家裡搬出去了,我現在住在學院里。你的妻子百靈給我找了一個房間,不過那個房間里沒有浴室。」

「你已經搬出去了嗎?」夏雷有一些意外,他知道烈如水想搬出去,可他沒想到會這麼快。

「是呀,我一提說百靈就答應幫我找房間,你的那個藍皮膚的妻子跟著就幫我收拾行李,恨不得我馬上離開你們家。我可不想當討人嫌,於是就搬出去了。」烈如水說。

「你的房間里沒有浴室,那你也可以去我家洗澡,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想做什麼都可以,千萬不要客氣。」夏雷說。這樣的話算不算是一個暗示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我才不要去你家洗澡,你的那兩個未婚妻不喜歡我,她們會給我臉色看的。」烈如水說道:「我想去河裡洗個澡,你幫我看著人就行了。」

「好啊好啊。」夏雷一口就答應了,沒有半點猶豫。

烈如水輕輕的念叨了一句,「真是色狼本性啊。」

夏雷假裝沒有聽見。

兩人來到了河邊,然後又選了一個非常僻靜的地方。烈如水站在河邊東張西望,緊張兮兮的樣子好像隨時都在懷疑有什麼人在暗處偷窺她。

夏雷笑著說道:「你放心吧,我已經替你看過了,方圓1000米之內沒有別人,只有我們兩個。」

「我最擔心的其實是你。」

夏雷頓時被這句話噎住了。

烈如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跟你開玩笑的,把瓶子給我吧,我知道你想要什麼。」

夏雷跟著將奶瓶遞給了烈如水,他這麼辛苦,為的還不就是人家的奶嗎?烈如水的純奶能強大他的靈魂,而他即將用靈魂去控制樂樂樂的身體,在安息女王通知他之前,他要盡最大的努力強化他的靈魂。這也就意味著在這段時間裡,他要喝更多的烈如水的純奶。

「你轉過身去呀,每次都要我提醒你嗎?」烈如水說。

「哦。」夏雷跟著轉過了身去。

身後傳來了悉悉嗦嗦的聲音,還有擠奶的聲音,純奶滴進瓶子里的聲音,這些聲音都巨細無遺地進入了夏雷的耳朵里。他雖然能控制他自己不轉過身去偷看,可他卻不能控制他的大腦里出現那種亂七八糟的幻想。

「好了,拿去喝吧。」烈如水將大半瓶純奶遞給了夏雷,然後又說道:「幫我看著人。」

「沒問題,你放心吧。」夏雷笑著說道。

「還有,你不許偷看。」烈如水說。

「你看我是那樣的人嗎?」

「你就是那樣的人。」烈如水抬手給夏雷指了一下河邊的蘆葦叢,「你去那裡吧,不要留在這裡。」

夏雷,「……」

夏雷最終還是走進了那片蘆葦叢里,茂密的蘆葦稈子擋住了他的視線,也擋住了烈如水的視線。

看不見夏雷,烈如水的感覺自然了一些。她確定夏雷並沒有偷看之後才脫掉了身上的裙子,還有遮羞的內衣,小心翼翼的邁進河裡。

藍月幽光下,一條白色的人魚在碧波蕩漾的河水裡悠遊嬉戲。河裡的魚和波浪都是她的玩伴,她好開心的樣子。

蘆葦叢里,夏雷直盯盯的看著烈如水所在的方向。他的眼裡是一片白色的風景,高低起伏,神秘誘人。他難以掩飾他眼中的興奮與喜歡,他一邊往嘴裡灌著純奶,一邊「醉醺醺」的念叨著,「你們都把我當成色狼和變態,好吧,那我就堅持做一個色狼和變態。既然我是色狼和變態,我還顧忌那麼多幹什麼?我決定了,我要泡她!藍吉兒和百靈也阻攔不了我,我能接受她們,有了左手和右手,那我為什麼不能有第三隻手?」

來到希望之星,這是他第一次決定去泡一個女人。

領袖出馬,這好事會不會成?

鬼才知道。 送烈如水回到學院之後夏雷徑直回了家。

「老公,好方說你去練功去了,你去練什麼功了?」藍吉兒見面的第一句話。

夏雷迎著她那充滿質疑的眼神笑著說道:「當然是練拳,詠春拳,你一定沒有聽說過吧?」

「你現在還需要練拳嗎?」百靈說,她的眼神也半信半疑。

夏雷說道:「當然需要,到了我這個境界,其實拳頭才是最好的武器。」

這句話說得一點都沒有錯,到了他這個境界,不管是多麼先進的武器其實都沒有他的拳頭好用。不過這樣的話顯然沒有得到兩個未婚妻的認同,兩個未婚妻對視了一眼,有了一個眼神上的交流。

「鬼才信你,說,你是不是跟烈如水去鬼混去了?是不是?」藍吉兒說。

夏雷一臉的正氣,「你在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做那樣的事情,我跟你說,你不要詆毀我的名譽。」

「切。」藍吉兒的嘴裡冒出了一個輕蔑的聲音。

「老公,我已經選好日子了,下個周末我們就……」百靈露出了害羞的樣子,粉雕玉琢的臉頰上浮出了兩朵紅暈,「我們就舉行婚禮吧。」

夏雷微微僵了一下,「這、這麼快?」

百靈盯著夏雷,烏溜溜的眸子里一下子就泛起了一層薄薄的水霧,「怎麼,這讓你為難了嗎?」

「不不不,我只是感到驚喜。」夏雷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

「你笑得那麼勉強,一定不甘願吧?」藍吉兒說。

這種火上澆油的話頓時讓百靈傷感了,她的眼淚就要流下來了。

夏雷一巴掌拍在了藍吉兒的藍臀上,「你再胡說八道,我就打腫你的屁股。」頓了一下,他又補了一句,「以後我們家的家法就是打屁股,你們誰要是不聽話,我就打誰的屁股。」

藍吉兒翹起了嘴角,捂著豐滿的藍臀,明明是一副委屈和不滿的樣子,可她的眼神兒卻像是要滴出水來的感覺。這樣的家法對她這種性格的女人來說形同虛設,她能體會到的只是打情罵俏的感覺,而不是什麼帶著懲罰性質的家法。

百靈低著頭,傷感依舊,夏雷刻意打藍吉兒的屁股的那一下顯然沒有討好到她。

夏雷走到了百靈的身邊,忽然將她抱在了懷裡,然後在她的耳邊輕聲地說道:「你這麼好,能娶到你是我的福分,我怎麼會不樂意呢?下個周末就下個周末,我一定要在學院給你舉辦一個盛大的婚禮,讓你風風光光的嫁給我。」

「嗯。」百靈終究是沒什麼心眼的女人,她的嘴角浮出了笑容,「那我從明天就開始準備。」

夏雷在她的臉頰上蜻蜓點水般的親了一下,一臉壞笑地道:「要不,我們今晚提前行夫妻之禮怎麼樣?」

百靈很心動的樣子,可看了站在旁邊的一臉醋意的藍吉兒,她慌忙推開了夏雷,「不行不行,我要等到結婚的那天晚上才會給你。」

夏雷笑著說道:「你們一定是商量好了的吧?一起抗日?」

「抗日?」藍吉兒愣了一下,忽然理解到了什麼,她的臉頰上一片藍色的暈澤,「呸!色狼!」

「啐!粗魯!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百靈的臉上已經沒有不紅的地方了。

可即便是夏雷粗魯到了這種程度,兩個女人的心裡卻沒有一絲的反感。事實上不但沒有半點反感,她們的心裡甚至悄悄的喜歡那種被他調戲感覺,只是沒有表露出來而已。

「哈哈哈……」夏雷笑得很開心,可他的心裡卻是一片苦惱,「我暈,百靈就要和我結婚了,我還能泡到烈如水嗎?這不是存心給我添亂嗎?我該怎麼辦……」

這大概就是標準的笑著哭吧。

第二天一早夏雷就來到了學院。他雖然是名至實歸的院長,不過科學院的事務幾乎都是委員會在處理,他幾乎是一個閑職。

夏雷一大早來學院也絕對不是上班開會什麼的,而是泡妞。

一個星期不到的時間,他能搞定擠純奶的奶牛嗎?他的心裡其實一點底都沒有。

來到烈如水的住處,老遠就看見烈如水和幾個女生在聊天,場面熱鬧。

夏雷走了過去,心裡暗暗地道:「是時候使用一下我的院長的身份了,幾個女生一大早不去讀書在這裡聊天,這成何體統?」

「哎呀!」一個女生看見了夏雷,驚訝地道:「院長來了!」

「哼哼!」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這就心虛了吧,害怕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一個女生拍手笑著說道:「歡迎我們的新郎官!」

「歡迎新郎官!歡迎!歡迎!」幾個女生嚷了起來,那場面那叫一個歡快。

而夏雷的額頭上卻已經掛滿了黑線。

媽個機!

哪個大喇叭泄露了消息?

不管怎麼樣,夏雷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過去。如果烈如水產的奶不是純奶,是一般的奶的話他早就放棄了,甚至不會動泡烈如水的念頭。可人家的奶是純奶啊,他離不了,所以除了硬著頭皮上,他還有別的選擇嗎?

烈如水看著夏雷,臉上的表情是不是在笑,又似乎沒笑,奇怪得很。

「夏院長,你一定要給我們發喜糖呀。」

「院長大人,恭喜恭喜,發個紅包吧。」

「院長大人,喜糖加紅包,一個都不能少。」

一群女生嘰嘰喳喳,還有人向夏雷伸出了手。

夏雷板起了一張院長的面孔,「怎麼?你們都不用上課的嗎?還是覺得沒有處分的學生生涯就不是學生生涯?」

幾個女生一鬨而散,一個跑得比一個快。

「恭喜你呀,夏先生,你就要結婚了。」烈如水說。

夏雷苦笑了一下,「誰說的?」

烈如水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耐人尋味的笑容,「昨天晚上你送我回來之後我就聽到好多人在說了,你大概是整個基地之中最好知道這件事的人吧?」

夏雷,「……」

「你現在一定很開心吧?」烈如水的語氣怪怪的。

「哎!」夏雷嘆了一口氣,「如水,你難道還不知道我的心嗎?」

「你……」不知道為什麼,烈如水微微緊張了起來。

「我最愛的女人其實是你啊。」夏雷直盯盯的看著烈如水。他說得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可他自己的背皮卻悄悄一陣發麻,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烈如水不僅緊張,而且還慌張了起來,「夏先生,你、你這是在幹什麼?」

夏雷也有些緊張,「我,那個,這還是我第一次追求女人,給個面子?」

烈如水,「……」

夏雷沒有說假話,他這輩子無論是在地球上還是在這個世界上,他身邊從來不缺女人,女人成堆,可他真正主動追求過的女人卻是沒有的。申屠天音算是半個,而像現在這樣的主動表白要泡人家的卻只有烈如水一個。

「行嗎?」夏雷試探地道。他想動用烙印之力,可最終還是放棄了。他有過失敗的經歷,他不想再體會那種感覺了,而且這種事情也要竊取人家大腦之中的想法,那卻不是很無趣,很下作?

他從來不做下作的事情。

烈如水不敢看夏雷的眼睛,一張臉紅得不行,她咬了一下嘴唇,「你真壞。」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嗯?」

「不是嗎?」烈如水鼓起了勇氣,「你就要結婚了,而且還是兩個女人,你卻跑來跟我說這樣的話,你對得起百靈和藍吉兒嗎?」

「不是,你對我很重要,我不能失去你。」

「是我的奶對你重要,還是我這個人對你重要?」

沒人哪來的奶?夏雷心裡這樣想著,可嘴上卻沒有說出來,「當然是人重要,我……第一眼看見你就喜歡上你了。」

「鬼才信你,這樣的話你不知道對多少個女人說過。」烈如水雖然善良至極,可並不是好忽悠的女人。

「我是認真的,如水,答應我吧。」夏雷說。

「這就是你泡女人的本事嗎?」烈如水終於將視線移到了夏雷的臉上,「你在別的方面的本事很強,可你泡女人的本事卻實在是太爛了。」

夏雷,「……」

「你走吧,我就當你沒有跟我說過這些話,我不會告訴百靈和藍吉兒的。」烈如水說。

「如水,你再考慮一下吧。」夏雷硬著頭皮說道:「我真的是認真的。」

「我也是認真的,我不會考慮的,你就要結婚了還來追求我,你把我當成什麼女人了?你的小三嗎?」

「不不,我要娶你。我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我想娶你。」

「你……你不走是吧?我走,我去幫那些村民們安家。」烈如水轉身就走,腳步風快,連頭也不回。

夏雷想追上去,可腳上卻像是系著兩座大山一樣,怎麼也邁不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