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哼。」柏莎冷哼一聲別過頭去。

「還是先弄吃的吧,船長。」蒙多已經提起了火炮。

「走。」羅奇一抽黑影,想要擺一個出擊的造型。

只是他刀才拔出來,蒙多和柏莎已經從房頂跳了下去。

羅奇:「……」

這座莊園是花蛇芙拉一直在塔思科經營的老巢。

花蛇海賊團可以說是,一直被養在塔思科的黑暗勢力。

羅奇在靠近莊園時,身上就燃起了冰焰。

這裡有不少屍體,在羅奇看來,它們就是最好的幫手。

冰焰翻湧著落到一具具屍體上,那些剛死掉不久的人,在人們恐懼的目光中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

蒙多打了個寒顫,這些爬起來的傢伙實在太詭異了,哪怕知道他們是船長弄出來的,他還是有些怕。

於是蒙多悄悄的走到了柏莎的身後,緊跟著柏莎,只是他那龐大的身體,是不能被柏莎擋住的。

羅奇真想扇他一巴掌,我還能攻擊你不成?你怕個什麼?

復生的屍體揮舞著武器攻擊向了海賊和國王軍們。

雖然不少復生者會隨著身上火焰的熄滅,而徹底失去行動力,但被他們砍倒的人,卻會加入到復生者的行列。

這是一場完全不對等的戰鬥。

對於這些水平都差不多,只靠數量戰鬥的海賊們來說,這些復生者完全是他們的噩夢。

刀劍的攻擊,對它們完全沒意義。

哪怕這些復活的傢伙都很弱,但不怕死,勇猛的特性,卻不是普通海賊能夠對付的。

最先失去戰鬥勇氣逃離的,是國王軍。

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土生土長的塔思科人,從小對死神就有著別樣的認知。

在加上萊恩已死,他們聚集在這裡,也不過是想弄點財寶跑路。

羅奇的強勢出現,就像是一桶冰水澆在了他們身上,徹底熄滅了他們的慾望。

反抗最激烈的,就是原康莫帶領的海賊,和花蛇海賊團剩下的人。

康莫帶領的海賊,多是曾去過偉大航路的傢伙,哪怕他們是逃兵,也都極為兇狠。

但這種兇狠對上羅奇不講道理的火焰,和那一個個復活后根本不怕死的屍體戰士,也只能是負隅頑抗,拖延時間罷了。

在蒙多抬起火炮,幾發炮彈落下后,這些兇狠卻失去首領的海賊,只能如同喪家犬一樣奔向港口逃離。

最後莊園剩下的,就是本身駐守在莊園的花蛇海賊團船員。

其帶頭的是一個有著白色山羊鬍子的高大老人。

老人在看到羅奇以一人之力,將國王軍和海賊全部擊敗趕走後,再看了看自己所帶領的不足二十人隊伍。

心中也是一陣無奈。

這場戰鬥,沒開始,他就已經知道了結果。

但他在回頭看了看莊園里的城堡后,握著劍的手,卻堅定了起來。

「你不準備逃嗎?」羅奇詢問道。

被羅奇復活的人,還有十幾個,不過羅奇不準備繼續用它們,他打了個響指,收回了火焰。

而隨著火焰消失,這些短暫的復生者也全部倒在了地上。

「你還沒贏呢,年輕人。」老者身上有不少傷口,但他沒有絲毫的退縮。

羅奇沒說什麼,這個老人還有幾把刷子,估計也算是花蛇的幹部。

所以羅奇決定,送他去死好了。 只不過羅奇還沒出手,柏莎的劍已經到了老人面前。

老人好似早有預料,他手中的刀微微一抬,剛好擋住了柏莎的劍。

「咦?」柏莎有些驚訝,手臂一動,長劍再刺向老人前胸。

老人手中長刀抬起,看其位置正是柏莎瞄準的地方。只是他的身體,卻跟不上他的反應。

長刀擊中了雪羽,但雪羽也刺進了他的胸膛。

「咳,咳……」後退中老人劇烈的咳嗽起來。

羅奇看他都快要將肺咳出來了,不由好心說道:「大爺,不行你就讓讓,我只求財,不求命的。」

「不行?」老人止住咳嗽,瞪大了眼睛:「你說誰不行?」

「老頭子很行的。」那剩下的十幾人中,突然有一位胖胖的大媽站了出來,很是認真的說道。

她的話語很有說服力,至少扶額的羅奇這麼認為,個屁啊!這是在跟你鬧著玩嗎?你們一個個都這麼跳,是幾個意思?

「蒙多,你也上,速戰速決,之後我們開飯。」羅奇臉很黑,這都什麼玩意。

一個柏莎就已經不是老人能對付的,一看那個大塊頭也要上,老人心中暗道糟糕。

雖然早就知道打不過,但沒想到差距這麼大。

不過之前羅奇的話,老人也聽明白了。

他權衡了一下突然大喊:「我們投降!」

蒙多撓了撓頭,端著火炮不知該不該開火:「船長,他們投降了怎麼辦?」

剛剛不是還很硬氣嗎?羅奇突然有一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我可以將財寶都給你,但莊園是我們的。」老人說出了他的要求。

羅奇有些懵,你是在逗我嗎?

「你們就為這破莊園守在這裡?」羅奇很無語。

「不然呢?」老人理所當然的回答。

「行,你隨意。」羅奇擺擺手,愛怎麼樣怎麼樣吧,海賊任性什麼的和他沒關係。

「你答應了?」老人一臉熱切。

「當然,我可是海賊,不會一直停留在這裡的,要這莊園有什麼用。」羅奇聳聳肩。

還有一些話他不準備說。

你們也是海賊,等塔思科和平了,難道費托斯還能留著你們繼續守護莊園?

但老人顯然沒想那麼多,見羅奇答應下來,他直接躬身行禮招待了起來。

那態度轉變之快,之熟練,簡直讓羅奇懷疑自己是不是一開始就是來做客的。

而那十幾個人,也是突然一臉放鬆,其中有幾人更是開始收拾起莊園前戰鬥的痕迹。

喂,喂,你們這麼隨意,這麼容易相信人真的好嗎?是不是太淳樸啦?你們不是海賊嗎?羅奇感覺這個莊園的人,真是槽點滿滿!

而這時老人也走了過來:「你好,尊貴的客人,我是希夫林莊園管家休傑,希望我的服務能為您帶來滿意。」

「……」羅奇看著這巨大的態度轉變,不知該說什麼好,要不就入鄉隨俗算了?

柏莎突然走了過來:「我知道你,王國第一廚師,休傑,也是王國最好招待之地希夫林莊園大管家,我說之前怎麼覺得這裡眼熟。」

「你不是海賊?」羅奇有些懷疑,難道自己來錯地方了?芙拉的財寶並不在這裡?

可這附近只有這一座莊園,之前海賊和國王軍也是在攻擊這裡,自己沒道理找錯地方吧!

更關鍵的是,當時萊恩說的確實是希夫林莊園,羅奇保證自己沒聽錯。

休傑點了點頭:「我的確不是海賊,當然閣下要找的財寶確實在這裡。」

休傑從投降開始,一直面帶微笑,給人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

只是這裡還有大量屍體,血跡,所以他這笑容給羅奇一種滿滿的違和感。

而在這種違和感中,羅奇還感覺到了幾分親切,這鬼感覺是從哪來的?羅奇很疑惑。

但休傑的話卻準確的抓住了羅奇的心中所想,管那麼多做什麼,財寶才是關鍵。

「客人不妨先進入莊園城堡中,這一天的旅程想來客人也是疲乏的很。」休傑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羅奇感覺這人的服務真好。

他回頭看了看莊園外還沒逃太遠的海賊,再看了看莊園里突然的和平。

想了想他沒有拒絕休傑的好意,雖然這看起來很奇怪。

城堡里的氛圍和莊園完全不一樣,才進入城堡,就有不少穿著女僕裝的侍女,恭敬的帶幾人去了好似早就準備好的房間。

羅奇雖然有很多想問的,甚至覺得現在自己的行為都很古怪。

但面對這種到位的服務,每每想要開口,總是覺得時機很不對。

直到羅奇躺在浴室的浴缸中時,才反應過來,怎麼戰鬥的畫風突然就變的一片祥和了?

躺在浴缸中舒服的琢磨著這莫名其妙的轉變,慢慢的羅奇打了個哈欠,思想隨之變慢,一點點在浴缸中睡了過去。

等羅奇醒來的時候,水已經涼了。

他從浴缸中出來,擦拭了一下身體,在浴室門口看到了一套擺放整齊的黑西裝。

穿上后發現西裝很得體,就像是照著他的身材做的。

照了照鏡子,感覺今天的自己也很帥。

於是羅奇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門口沒人,羅奇沿著走廊朝大廳走去,還沒走近,就聽到了大廳中的歡聲笑語。

走進去才發現,大廳中十幾人正圍在一張長餐桌吃著飯。

蒙多捧著一條烤的金黃的獸腿,吃的滿嘴流油,看到羅奇進來,含糊不清的說道:「快乃吃啊,船講。」

管家休傑不知何時也換了一身黑色的燕尾西裝,他很是紳士的走過來,將羅奇引到餐桌旁。

「食材不是很好,如有招待不周,還望各位海涵。」休傑禮貌的笑著。

「謝謝。」看著滿桌的食物,羅奇也不客氣,直接開吃。

食物很美味,是羅奇到這個世界以來,吃過最好吃的。

這讓他對以後海賊船上的廚師,充滿了期待。

忙活了很久,休傑才也坐下來吃飯。

這和羅奇認知中的管家有所不同,但他也不在意,人多一起吃飯更香更熱鬧。

而且羅奇也有很多問題,想要詢問休傑。

……

在羅奇忙著吃飯時,塔思科的混亂也逐漸的平息。

費托斯控制住了全局,也被隨後趕來的王國大臣,軍隊還有一直在的叛軍,推選成為了新的國王。

只是在費托斯的心裡,他現在更想見一見羅奇。

因為不是羅奇,這個國家的和平還不知道要拖上多久才能到來。

經過這一戰,費托斯心中覺得,羅奇才是這個國家真正的英雄,或許在奧特給羅奇修建一座雕像,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長長的飯桌終究不算一個好的談話地方,而且閑雜的人也太多了些。

休傑顯然也想到了這點,於是在吃完飯後,就將羅奇三人帶到了一間會客室中。

僕人送上茶水,水果,休傑也主動講起了關於莊園和芙拉的事情。

希夫林莊園不止在塔思科,就是在整個南海都算是一處出名的貴族旅遊勝地。

這裡不但有著優質的服務,靚麗的風景,還有南海出名的大廚師休傑。

但在幾年前,花蛇海賊團的芙拉盯上了這裡。

格林死後,芙拉掌握了萊恩的黑料。

在萊恩不想就這麼離開王國的情況下,他答應了芙拉的要求,成為了花蛇海賊團的副船長。

也是在那時,芙拉暗中派人控制住了整個希夫林莊園。

從芙拉控制住莊園后,就停止了莊園的對外活動,將整個莊園打造成了只為芙拉和她的同盟夥伴服務的私地。

慢慢的芙拉也將收集到的錢財寶物,送到了希夫林莊園存放,儼然將這裡當成了花蛇海賊團的巢穴。

羅奇從休傑的話語中,聽出了濃濃的不甘。

只是沒辦法,這一切可都是由塔思科的國王萊恩在暗中支持。

無奈的休傑只能拼盡全力,盡量保護莊園里的人,希望有一天莊園能被解放。

而這一天,就是昨天晚上。

說到這裡時,休傑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對羅奇行了一個大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