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哦?什麼規矩?」

「這局咱們就不拼力量了,只拼武功招式如何?」柳雲祁道。

愁雲的臉色當即是沉了下去「你這是在讓我嗎?那你大可不必,雖說你是聖者,但我也不至於會怕了你。」

「你看你,又誤會了不是?!」柳雲祁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道「我這邊正在叫晨熙太極呢,為了讓他能儘快的掌握,這場戰鬥我想讓他看的清楚一點,若是我們用上力量對拼的話他不就沒法看了嗎?!」

皺眉看了眼晨熙,愁雲點了點頭道「好,我答應你。只是希望你到時候輸了不要找借口才是。」

「有什麼借口好找的,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輸。」柳雲祁聳了聳肩,左腳畫著一個圓弧往左邊踏出了一步,雙腳與肩同寬,同時,雙手一左一右的在身前畫著圓弧右腳畫著弧度踏前了一步,雙手一前一後的擺出擺出了一個標準的太極架勢。 「砰!」

雙方拳掌相交的瞬間,一股極其凌厲的勁風以兩人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輻射而去,就連不遠處的晨熙與雲汐都是在這強烈的勁風下有些立身不穩,驚駭的同時晨熙是連忙釋放出了鬥氣護罩才穩定住了兩人的身形。

就在晨熙二人愣神的片刻,柳雲祁與愁雲已經是戰到了一起,拳影漫天,勁氣縱橫。

愁雲的拳鋒是剛猛霸道且直來直去的,每一拳轟出來似乎都是帶上一抹轟殺掉一切的狂猛霸氣。而柳雲祁的太極則顯得是中正平和,並不與愁雲正面硬拼,任他的拳鋒如何的剛猛霸道,他依舊是不為所動,是將太極的卸力以及借力打力之法給發揮到了極致。

名門椒妻 明面上雖然看起來是愁雲在壓著柳雲祁打,但是實際上佔上風的卻是柳雲祁。一如他一開始所說的那樣,愁雲拳法雖然也很厲害,但是實際上,他真正厲害的卻只有刀法,他撲在刀法上的時間相比於拳法要多的多,如此自然就無法跟柳雲祁的太極相提並論了。

不過短短的幾個眨眼之間,兩人便已經過了有十多招,在拳腳相加之間,一旁的晨熙二人是看的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在愁雲那狂暴的拳法之下,柳雲祁看準了機會打亂了他的步調,破壞掉了他腳底下的平衡,抓著他轟向自己的拳頭一個旋身是將其猛然給甩飛了出去。

並未給愁雲喘息的機會,就在甩飛他的瞬間柳雲祁是滑步上前,追著他一掌便要落在他的身上,然而,縱然是在空中身形還未平穩,愁雲依舊是能夠做出反應,在旋轉飛退之中,他的拳頭自上而下的朝著柳雲祁的手掌迎了上來。

「砰…」

在一陣密集的拳影之中,愁雲的旋轉著落到了十米開外,那旋轉的身形所夾帶著的力道險些是讓他立不穩身形摔到地上去。

一手捂著自己的胸口,愁雲的臉色微微有些發白,看著對面依舊顯得從容無比的柳雲祁眼中是有著一絲絲的驚異「原以為你躺了這麼多年身手會生疏很多,卻沒想到你的身手比之十五年前要更加的厲害了一些,這麼高的太極造詣,我還真是有些不相信這十五年來你一直都在昏睡之中。」

剛剛柳雲祁二人的對招速度又太快,晨熙兩人也只是勉強看清楚愁雲二人的一兩招便見愁雲被柳雲祁打飛了出去。

眼見愁雲在柳雲祁的手底下這麼快就受傷了,一旁的晨熙二人的眼中都是充滿了驚異之色,愁雲的厲害他們雖然沒有親眼目睹過,但是影樓之中卻是人人提起都是為之色變。

可以這麼說,在影樓之中,除了雷帝與墨軒之外,愁雲便是柳雲祁手底下的第一人,也是影樓名副其實的第二強者,他們還聽說,多年前柳雲祁與愁雲打過一架還輸給了他。

正是因為有這些傳言的存在,晨熙與雲汐還以為柳雲祁與愁雲身手應該是在伯仲之間才對,卻沒想到如今愁雲輕易的被柳雲祁所傷,這種巨大的差異頓時是讓他們有些反應不過來。

微微一笑,柳雲祁無奈的聳了聳肩「愁雲大哥,二十幾年過去了,這中間發生了多少事情?你難道還還以為我是當年那個初出茅廬的,被你形意拳給逼的難以還手的那個偽高手嗎?如今,一心撲在刀法之上的你想要靠著形意拳打敗我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你說的沒錯,這十五年來,雖然我是在昏迷之中,但是就算是在夢中我也依然在摸索著太極。我如今的太極拳說是已經登峰造極了也絲毫不為過,愁雲大哥,認真一點吧,撿起你的刀,咱們認認真真的打一架。」

聽到柳雲祁的這番話,晨熙二人的面色又是一變,互相對視了一眼均從對方眼中看出不可思議。剛剛雙方打的都已經如此的激烈了,他們居然都還未開始認真?!

緊緊盯視著柳雲祁的那對紫色眼瞳,愁雲的眉頭是深深皺起,感受著胸口火辣辣的疼痛,長出了一口氣,向著插在地上的大刀便走了過去「我承認,如今的你早已經脫胎換骨了。太極拳也早已經被你修鍊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了,你是我這幾十年以來見到的第二個太極宗師。而當年的我也正是敗在了太極宗師的手中才流落到了這裡。」

「噌!」

微微一頓,猛然抽出插在地上的大刀,他雙眼銳利如鋒的朝著柳雲祁射了過來「但是時至今日,我也早已經是今非昔比了!我是不會兩次都在同一個地方跌倒的,我的刀法不見得會輸給你的太極!」

輕輕一揮手,在晨熙與雲汐疑惑的目光之中,他們身前閃過了一道波紋漣漪。但是卻又沒有任何的事情在他們面前發生,這讓他們是面面相覷了一眼,眼中更加的摸不著頭腦了起來,但也並沒有多想,兩人趕緊又將自己的目光轉向了柳雲祁二人。

「我相信你所說的這句話,這些年來,你見證了我的成長,而我也同樣見證了你的成長。我想,這世間能夠真正了解我們雙方的,除了我們之外便不會再有第二個人了吧。」

「是啊,我們雙方都見證了對方的成長,既然都已經達到巔峰,今日又何不分出個高下?」

「勝負,真的就那麼的重要嗎?愁雲大哥?」

「勝負,當然重要!不管輸贏,只有在雙方全力交手之後才能真正明白自己的強大。」

「強大,真的就那麼的重要嗎?」

「你小子這話是什麼意思,又想要說些什麼?!」

「我們這些人,雖然早已經處在世界的最高處,但是為了得到這些東西,所失去的,我認為也是彌足珍貴的,為了這一身的力量而捨棄了自己最寶貴的一些東西,那麼,得到這一身的力量究竟又有什麼意義呢?」

「正是因為有這一身力量,你今日才能站在這裡與我講這些狗屁不通的大道理吧?!柳雲祁,失去的東西既然已經失去,又何必再提,一味的緬懷過去是在對你的努力進行踐踏!」

「是嗎?畢竟是一路努力到了今天,如果連自己都否定了自己的所有努力,那未免也太過可悲了吧?愁雲大哥,多謝你的這番話,我心裡舒暢了許多。」

「舒暢了許多?!我今日站在這裡可不是為了給你講什麼大道理的!別廢話了!誰強誰弱,今日我們就分出個高下好了!」

眼中寒光一閃,愁雲拖著自己的大刀朝著柳雲祁便沖了過來。

「那今天就讓我們都盡興好了。」嘴角輕輕勾起了一抹弧度,柳雲祁也是朝著愁雲迎了上去。

「唰!」

只見寒光一閃而過,就在雙方接近的瞬間,愁雲猛然一個上撩刀朝著他便劈了過來。

「鐺!」

柳雲祁絲毫不見慌亂,迅捷的一掌便印在了愁雲的大刀之上,愁雲的大刀當場被打偏了出去,一抹凌厲無比的勁氣自愁雲手中的大刀揮落了出去,隔空斬落在了地面之上,頓時,地面被刻畫下了一道猙獰恐怖的刀痕。

這一幕頓時又是看的晨熙二人的眼瞳一陣緊縮,他們不明白,明明愁雲的刀沒有接觸到地面,他也並沒有使用內力,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能夠隔空給地面留下一道不深不淺的刀痕?

並未讓二人想多久,只見柳雲祁一掌打偏了愁雲的大刀之後並未停留,又是一掌是朝著他那被打開的空門處印去。

「砰!」

來不及收刀回防的愁雲也是眼疾手快,提著自己的刀柄便擋在自己的胸前,同時腳尖在地面上輕輕一點,朝後便倒飛而去,借著柳雲祁那一掌的力道想要與他拉開一定的距離。

肉拳與大刀的攻擊範圍原本就有很大的差距,儘管柳雲祁的太極拳很厲害,但是太極的優勢就是在近身肉搏上強悍,一旦愁雲與柳雲祁拉開距離,那麼他不但可以離開柳雲祁的攻擊範圍,反而還能將自己置於大刀最有利的攻擊距離之中,屆時,就算柳雲祁的太極再詭異多變也會毫無用武之地。

然而,愁雲的想法柳雲祁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呢?就在愁雲飛身後退的同時他也是滑步而上,是緊緊追著愁雲不放。

見無法與柳雲祁拉開距離,愁雲的眼中又是閃過了一道寒光,猛然變轉了刀勢,朝著柳雲祁的腰身便再次的劈砍而去。

「鐺。」

一手壓在愁雲的大刀之上,柳雲祁猛然飛躍而起,自上而下的又是一掌朝著愁雲落了下去。

眼見自己的大刀再次被柳雲祁壓下而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威力,愁雲心中是一陣鬱悶,看著他那自上而下落下的一掌,眼瞳一陣緊縮,來不及提起大刀抵擋的他只好再次提起刀柄擋在自己的面前,在柳雲祁的這一掌之下是再次被打飛了出去。

見其如此,柳雲祁滑步便要繼續追上前去,然而,才剛剛與愁雲拉開了一點距離,他那被柳雲祁所壓制了許久的大刀終於揮舞了起來,只見寒光一閃之間,大刀的鋒刃未到,那凌厲的刀氣便向著柳雲祁直衝而來。 「鐺…」

只見整個懸崖邊上是刀氣縱橫,在那一道道接連不斷的刀氣之下,那無處不在的白霧也是被其切割成一塊一塊的整體,懸崖之上也是在刀氣的肆虐之下留下一道道猙獰的刀痕。

此刻,愁雲已經完全脫離了柳雲祁的攻擊範圍,柳雲祁想要再次接近他與其近戰儼然已經是不可能了,在愁雲那密不透風的刀法之下,柳雲祁也只能是被其壓制著在原地難以寸進。

於是游斗開始了,眼見突破不了愁雲的大刀,柳雲祁一邊應付著愁雲接連不斷的刀勢,一邊圍著愁雲轉起了圈來,想要繞過他的大刀重新切入到他的近處。

然而,不管柳雲祁的速度再快,愁雲依舊能夠緊緊抓住他的位置,一時之間,懸崖之上的刀影不斷刀氣縱橫,一道道人影在其中閃現不休留下一道道真實無比的殘影幻象,叫人看的是一陣眼花繚亂。

看著眼前這恐怖的一幕,雲汐不禁有些瑟縮了起來「哥哥,父親他們真的只是在打架嗎?為什麼我覺得他們都在認真的要置對方於死地?我們是不是要叫母親她們來阻止父親他們啊?」

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晨熙也是被眼前的這一幕給驚到了,儘管眼前的這一幕在他看來極為的兇險可怕,但是一想到柳雲祁二人沒有使出力量,只是以招式在對拼,他的心中也是微微有些安心了下來「雲汐,不用擔心,父親他們自有分寸的。」

同時,他的心中也是不自禁的有些吃驚了起來,兩人都沒有使用出真正的力量就已經有如此的破壞力了,若是他們真的放開手來戰鬥,那場面又將會有多麼的恐怖?

「好快…不愧是愁雲,刀勢居然如此凌厲又密不透風…」此刻,柳雲祁的心裡很是頭疼,誠然太極是很厲害沒錯,但是要以肉拳去與兵器爭鬥,這本身就有著很大的劣勢,再加之愁雲的刀法又是與他不相伯仲,讓他根本連接近都很困難。儘管柳雲祁能夠輕易的將他的攻擊引向別處,但是他撥開愁雲的一刀,愁雲馬上又會有兩刀壓上來,愁根本就沒有給他任何的喘息機會,就更不用提讓柳雲祁再次近他的身封印他的刀勢了。

而不只是柳雲祁,愁雲此刻也很是頭疼,此刻他已經將大刀揮舞到了極限。但是,不管他的刀勢如何的迅猛,卻是依舊沒有辦法突破柳雲祁的防禦。此刻的柳雲祁儼然已經化身成為了海中的礁石,儘管已經被大海淹沒,但是大海卻也奈何不了他分毫,亦無法將柳雲祁這頑固的海中礁石折彎。

「他是太極宗師,強大的力量在他面前根本就毫無用處,況且我與他之間的力量原本就相差甚遠,在力量上就更不可能會是他的對手。那麼既然力量無用,此刻唯有在刀法上做文章了!」手上的動作不停,愁雲的心中是閃過了千般念頭,看著柳雲祁在他如同瓢潑大雨般的刀法面前不得寸進,心中頓時是有了主意「有了…」

「不能這樣下去,一味的防守是根本不可能贏的,必須要想辦法破掉他的刀勢才行。」一邊應付著愁雲連綿不絕的刀勢,柳雲祁的心中也是思慮起了對策,然而,在只能依靠太極的現在,他的能力被限制了太多,想要走偏門取勝實在是無法可想。

沉思了半晌,最終柳雲祁也只得將目光集中到了面前讓他眼花繚亂的大刀之上「看來只能硬上了嗎?必須要停下他這連綿不絕的刀勢才行,不然一切就都是空想。」

「呼~」

然而,正在柳雲祁準備要正面強行突破的時候,情況在這一刻又發生了變化。

只見,原本都是直來直去的刀氣此刻居然是發生了變化,一如頭髮一般刀氣居然會拐彎了,柳雲祁在不查之下,後背當場便挨了那麼一下,鮮血瞬間便染紅了他的整個後背。

「呀~!父親…」雲汐忍不住驚呼出了聲來,晨熙是更加目瞪口呆了起來,他看不懂愁雲是怎麼做到的,在他看來,柳雲祁的受傷是那麼的突兀,而且傷的居然還是後背那種被柳雲祁防守嚴密的區域。

「好痛….真是大意了。」

感受著後背的刺痛,柳雲祁的眉頭微微蹙起,他這才反應了過來,在他沒有察覺的情況下,他已經被愁雲的刀氣給包圍了。此刻,愁雲所宣洩而出的刀氣都不會再像先前那樣飛出去就算了,一道道的圍繞著柳雲祁旋轉盤旋了起來,將他的所有退路都給封死。

「戮神十三刀,游龍戮神!」

愁雲猛然一聲冷哼,大刀頓時是發出了一聲聲的顫鳴之聲,傷到了柳雲祁的愁雲頓時氣勢暴漲,將原本就難以還手的柳雲祁壓的更是有些難以抬起頭來。

那道道自愁雲大刀宣洩而出的刀氣受其牽引,經久不散,盤旋在柳雲祁的身周是不斷的配合著愁雲的大刀發動攻擊。

情勢在這瞬間就急轉而下,正面的愁雲已經是讓柳雲祁應接不暇,堪堪的只能與其平手,此時他還聚斂了刀氣配合著他對柳雲祁發動攻擊,這連綿不絕的攻勢頓時是讓柳雲祁有些顧首不顧尾了起來,再加上那刺耳的刀鳴阻礙了他的聽覺。逐漸的,柳雲祁身上的傷也是越來越多,在一次次的碰撞之中,鮮血是不斷的向著四周飛濺而去。

「認輸吧,我承認你的太極很強,但是在我的戮神十三刀面前你根本就沒有任何優勢。若是你學的是太極劍的話,興許還會有些勝算,但是,你的太極拳在我的戮神十三刀面前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勝算!」愁雲冷言說道。

柳雲祁並沒有理會愁雲的這番話,他越是受傷,此刻心裡就越是冷靜,感受著周圍那呼嘯的刀氣,他的眉頭緊緊的皺起「躲無可躲,退無可退,再加上愁雲的正面封鎖。這情況還真是糟糕透頂啊,沒想到刀氣配合愁雲的攻擊,他的刀法威力居然強了這麼多,還真是失算了啊,至少能夠想到辦法對付那些伺機而動的刀氣就好了。」

「等等,刀氣?氣?」突然,柳雲祁似是想到了什麼,眉頭微微舒展了開來,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還真是傻,不能動用體內的力量,難道就不能借用一下外界的力量嗎?就像是愁雲的刀氣一樣。

「只要是不使用精神力去影響,那就不算是犯規吧?」

「又想到了什麼鬼主意嗎?!在你實行面前,看我先將你打趴下!」

看到柳雲祁嘴角的笑意,愁雲怔了一下,一咬牙,放棄了繼續勸說柳雲祁投降,無形之中,他的刀勢又快了幾分,配合著周圍盤旋的刀氣他便準備全力將柳雲祁給擊敗在此。

「鐺!」

「呼~!」

在一陣金鐵碰撞之聲中,只聽一陣狂風呼嘯,自四周向柳雲祁圍聚過來的刀氣頓時是被一股無形的勁氣所阻擋,愁雲的這一次攻擊居然沒有起到任何效用。

與愁雲初接既分,柳雲祁猛然朝後飛退而去,同時,太極也並未停下,似乎是受其影響,他的指間似有著一股無形的勁氣環繞其中,有著一股異樣的扭曲之感,一圈圈的元素波動隨著柳雲祁的動作不斷以他為中心向著四周擴散開去,當場,愁雲所積聚的刀氣是被這元素波動所衝散。

愁雲怔了一下,看著那一圈圈的元素波動眉頭是深深的皺了起來「那…並不是他的力量?難道是以太極影響的空氣嗎?就像是我的刀氣一般?」

「沒想到能做到這種地步。」眼中的驚異一閃而過,愁雲猛然踏步向前,提刀便朝著柳雲祁追去「但是,我是不會給你喘息的機會的!」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父親他剛剛是做了什麼嗎?」眼見柳雲祁突然突出了重圍,晨熙的眼中充滿了不解。

帝君傳 雲汐道「剛剛我感覺到父親周圍的天地元素混亂了,莫非父親是以天地元素擋住了愁雲叔叔的攻擊?!」

「天地元素?!父親他並沒有使用元氣,剛剛也沒有精神波動,他到底是怎麼影響到的天地元素?!」晨熙當即是眼瞳一陣緊縮,眼中充滿了不解。

「主動追上來了嗎?」看著拖刀迎向自己的愁雲,柳雲祁的嘴角輕輕勾起了一抹弧度「看來剛剛那一下讓愁雲產生了混亂,這麼直衝過來,可是在給我機會的說。」

猛然止住了自己後撤的動作,腳尖在地上微微一點,柳雲祁朝著愁雲便閃身而去,他要借著這個空檔一舉拉近兩方之間的距離,他要重回自己的攻擊範圍之中去,那樣的話,就是他贏了。

「哈!」

眼見柳雲祁突然又變轉了方向朝著自己迎來,愁雲又如何不知柳雲祁的想法,猛然暴喝一聲,一記上撩刀隔空朝著柳雲祁就劈砍了過去,一道無形的刀氣朝著柳雲祁便迎了上去。

微微一皺眉,柳雲祁輕輕一揮手,頓時,一股無形的勁氣也是迎向了迎面而來的刀氣。

「呼~」

在雙方碰撞在一起的瞬間,兩股勁氣化作了一股猛烈的風暴朝著四面八方肆虐而去。

「唰!」

一道寒光一閃而過,肆虐的勁氣瞬間便被一分為二,愁雲並不想給柳雲祁喘息的機會,竟是越過肆虐的勁氣便再次朝著柳雲祁劈砍而來。 「這出刀的速度!好快!」

看著突然衝出勁氣的愁雲,柳雲祁怔了一下,微微皺起了眉頭朝著他就迎了上去,雙手在身側微微撥動之間,一道道無形的波紋漣漪先一步迎上了愁雲的大刀。

只見刀光連閃,接連幾道刀氣朝著柳雲祁便揮落了下來,雙方的勁氣在碰撞的瞬間化作一股強大的風暴向著四面八方輻射而去,他們四周濃厚的霧氣在這一刻也被狂風勁氣給清除一空。

將迎面而來的勁氣揮向了一邊,柳雲祁借著這暴亂的勁氣便要繼續接近愁雲,然而,愁雲與柳雲祁的想法卻也大相徑庭。

又是一道刀氣朝著柳雲祁迎面而來,下意識的,他朝後仰頭而去,一個快捷無比的後空翻,刀氣擦著他的鼻尖是飛向了他身後。

還未讓他的身形穩定下來,愁雲自上而下便朝著他劈砍了下來。

柳雲祁的面色猛然一變,此刻他的身形還未穩定,愁雲又是自上而下落下的這一刀,他根本就躲無可躲,擋也根本就難以擋住,這一刀落下來他是必輸無疑。

「可惡,這傢伙的速度怎麼這麼快?!我記得他的速度並沒有這麼快的啊!」柳雲祁一咬牙,雙掌擋在身前便準備以太極強硬的要將愁雲的大刀給撥開。

然而,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原本氣勢正勁的愁雲莫名的感覺到了一股違和之感,這種莫名的違和感似乎是在阻礙著他的大刀落下,不由的,他的大刀之上又多出了一抹滯納之感。

愁雲當即是眉頭緊皺,猛然暴喝了一聲,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要將手中的大刀往下壓去。然而,讓他感到驚俱的是,他發現自己此刻居然動不了了。

「鐺!」

然而,就是他這微不可查的滯納讓柳雲祁緩過了一口氣來。

一個旋身,柳雲祁一手拍開了愁雲的大刀,另一掌落在了愁雲的胸口,同時又是一腳踹在了他的小腹之上,悶哼了一聲,愁雲當場被踹落虛空,直直的砸落向了地面。

「砰!」

這一切不過是發生在瞬息之間,在一聲沉悶的轟響之中,愁雲摔落在了堅硬的石壁之上激起了漫天的粉塵。

穩穩的落在了地上,望了眼愁雲落下的方向,柳雲祁擰眉將雙手置於自己眼前,不知為什麼,剛剛他有一種很怪異的感覺,他也不明白這種感覺從何而來,在那一瞬間,他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速度變快了,還是愁雲的刀停頓了一下,竟然是被他找到了機會一舉扭轉了局勢。

「咳….」

在一陣咳嗽聲之中,愁雲拄著大刀自地上緩緩爬起,臉上充滿了疑惑與不解「你剛剛做了什麼?!居然能滯納住我的刀!」

「什麼?果然你剛剛的刀是停頓了一下?」柳雲祁怔了一下,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你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愁雲擰著眉頭,審視的打量著他。

莫名的,柳雲祁想起了先前那種怪異的感覺,隨即又搖了搖頭將這種亂七八糟的想法拋出腦後「我也不知道,應該不是我做的吧,或許是大氣阻礙住了你的刀?」

清穿之福晉躺贏了 「大氣?你小子少在這胡說八道了,若是沒有外力的話,我的刀又怎麼能夠會被空氣阻礙?!好,既然你不願意說,那我就接著試!」愁雲一咬牙,顫顫巍巍的便要重新站起身來。

「還是算了吧,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們也都受了傷,雖然都是輕傷,但是如果再打下去的話傷勢就會變重的。今天我們就算作平局如何?」柳雲祁提議道。

「平局?!」愁雲怔了一下,沉吟了片刻也只好咬牙道「今天就先便宜了你,雖然不知道你剛剛用了什麼詭異的手段將我定住。就先算作平局好了,等我養好了傷,我們再接著打!」

「還來啊?別了吧?我可不想成天受傷,況且就我現在這個樣子,回去之後還不知道會讓她們多擔心呢,我看啊,我們以後如果要比的話,還是換比較和平的比斗方式吧?就比如說喝酒如何?決鬥什麼的太過傷身了,不好。」柳雲祁提議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