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哦,郝書記,那你先說吧。」張鵬飛很溫和地看向郝楠楠:「你是老組織出身了,又是抓經濟的能手,我相信你的想法。」

「呵呵,我這個就算拋磚引玉吧。」郝楠楠謙虛地笑了笑,拿起一份文件對胡常峰說:「其實組織部最近也在研究全省的組織建設問題,眾所周知,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我省偏遠地區的落後,固然有地域和歷史原因,但最主要的還是幹部的思想不解放,領路人的視野不夠開擴所造成的。我們都知道,越是偏遠的山區,思想就越落後。思想落後,經濟也就發展不起來。我覺得不單是偏遠地區,我省各市都有不少思想落後的幹部,這兩年省委對市級幹部的調整並不是很多,這大大影響了組織建設。組織建設的不成功,往往會限制基層的經濟發展。」郝楠楠輕鬆幾句話,就把問題根源扯到了上任省委頭上。

眾人眼前一亮,張鵬飛讚許地點點頭,彷彿事先什麼也不知道似的,笑道:「說的好啊,不愧為老組織幹部了,郝部長,你接著說下去!」

胡常峰聽完了郝楠楠這翻話,心裡就咯噔一下,他感覺到不妙了。看來對方是有準備的,而且準備得相當充分。張鵬飛看似什麼也不知道,明顯就是裝的。胡常峰提高了警惕,如果郝楠楠以他說的這個借口來調整基層的幹部,他還真一句話也不能反對,總不能打自己的臉吧?這招借力打力著實厲害!

郝楠楠接著說道:「考慮到一些基層組織建設的薄弱,組織部搞出了一個草稿,還不是很成熟,我就簡單地談談吧。首先,就是對全省基層的幹部進行一個大的調整,這個計劃早在黨代會之前就有,只不過最近事情太多,暫時擱置了。這項調整工作十分重要,馬書記在任時就很關注。」

「是啊,常委會早就說要調整基層班子,可是一直也沒有時間,你總算把方案搞出來了!」張鵬飛欣喜地點點頭。

郝楠楠說:「當然,單一的調整市級班子,還不能完全的改變偏遠地區的發展。我們考慮到省內各別偏遠地區,針對其特點,研究出了一份關於加強貧困地區農村基層組織建設和扶貧開發整村的推進工作的意見,各位領導可以看一下。」

郝楠楠將文件發給大家,繼續介紹道:「文件比較長,我先簡單地說一下這個想法。之前胡省長調研的那些情況,其實大家都很清楚,只不過事有先後,之前沒有來得及處理,我認為現在應該處理了。首先就要從農村的組織建設抓起,按照五個好的標準,加強以黨組織為核心的農村幹部班子的培養。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整村推進扶貧工作……」

說是簡單的介紹,但是郝楠楠足足介紹了有二十分鐘,把她的這份方案講解的很詳細,結合著文件,眾位常委紛紛點頭。郝楠楠現在是省委組織部長,以她的身份提出這個觀點再合適不過了。不但突出了黨委工作的重要性,也顯示出了郝部長的專業。胡常峰嘴裡有點苦澀,他明白張鵬飛這段日子隱忍不發,原來是想利用自己來顯示出郝部長的能力之強。

「好啊,很好!」張鵬飛拍起了手掌,興奮地對大家說:「我覺得郝書記這個想法可行啊,不但要調整市級幹部,還要從基層抓起,只要幹部隊伍建設起來了,思路開闊,經濟就會發展起來,我支持組織部的想法!大家都表個態吧!」

胡常峰心中冷笑,你這個省委一號都表態支持了,別人還有不同意見?

「胡省長,你覺得郝部長的想法如何?」

「郝部長不但懂經濟,還會培養幹部,不簡單啊,我覺得郝部長提的這些思路很對,我看組織部可以同省政府一起合作,打造農村經濟班子嘛!」

胡常峰明白,這塊蛋糕自己別想獨吞了,常委會是有記錄的,索性就讓郝部長好好的表現一下吧。

其它人都表態支持,張鵬飛馬上拍板這件事要好好的搞,並且特意叮囑了郝楠楠幾句,讓她重點做這件事。

接下來,張鵬飛也就順勢談到了市級幹部的調整,拿著組織部的調整名單,對大家說道:「這份名單早在很久之前就討論過了,當時在常委會上也通過了,但此屆班子是新組建的,也有一些不同想法,組織部做了一些調整,大家看一看,如果沒有問題,我看就抓緊吧。剛才胡省長也說了,經濟建設不能等啊!」

馬元宏當時的幹部調整大名單確實通過了,不過隨著馬家軍退出雙林省政壇,這份名單也就成了廢紙。按照張鵬飛的意見,郝楠楠又進行了一些調整,今天胡常峰提到了偏遠地區的落後,也就正好拿出這份大名單。

胡常峰對於這份名單是沒有發言權的,先不說之前的常委會已經通過,即使是新搞出來的,他也沒法表示反對,反對只能是打自己的臉。張鵬飛此刻這麼說,已經很給他面子了。

……………………………………………………………………………………

調整幹部的議題全票通過,張鵬飛語重心長地對胡常峰說:「省長,今後政府工作就看你的了,偏遠地區的幹部調整就交給郝部長,有她搞好硬體措施,我相信經濟工作會好搞一點。」

胡常峰點點頭,並沒有說話。

「張書記,我有一個想法。」秦朝勇說道。

「老秦,你說吧。」

「胡省長剛才說的很對,省委也要加強對偏遠地區的重視,我看應該由省委出面,再搞出一些政策,在政策上支持貧困地區的發展,也算是支持政府的行動吧。」

「嗯,我看可以,那這份工作就交給你了吧。」張鵬飛滿意地點點頭,「胡省長,你大膽的去搞吧,有了黨委政策的支持,我想偏遠地區一定會發展起來的!」

「感謝張書記對政府工作的支持。」胡常峰只能硬著頭皮說著場面話,他掃視著身邊的常委,感覺這樣下去可不行。無論是不是張鵬飛的嫡系幹部,大家無疑都支持他,沒有人支持自己。要想長久發展下去,常委中必須有幾個自己人,可這談何容易!

「張書記,我有些不同想法。」就在這個時候,田立民突然發話了。

「哦,田省長請說。」

田立民微笑道:「我覺得完全把扶貧工作交給胡省長有些不妥。」

胡常峰馬上說:「立民同志,感謝你的好意,雖然這樣一來,我肩上的膽子會重一些,但是身為省長責無旁貸啊!」

胡常峰明白田立民的用意,他是不想讓自己這麼快就在基層豎立威信、拿到政績。

田立民搖搖頭,說:「胡省長,你誤會了,我不是擔心你吃不消。」

「那田省長是何意?」

「我是這麼想的,」田立民清了清嗓子,「省政府的所有工作都需要省長來指揮,省長是政府的大班長,需要指揮全局,可不能單一的重點去搞某項工作,這樣會耽誤其它工作的。就拿最近來說吧,胡省長心繫民眾,上任之後多次下基層,雖然讓我們掌握了基層的資料,卻也讓政府內的一些大項目耽擱下來,連與外商的合作簽字儀式都沒有參加,有些外商就私下裡抱怨,覺得我們省政府對他們不夠重視。長久下去,勢必會影響我們的投資環境。我覺得省政府的各項工作都應該由省長主持,總不能讓我這個常務出頭,呵呵……這樣對外也不好說話啊!至於說到扶貧工作,當然也要搞,只要大家研究出一個方案,有省委省政府牽頭即可,省長是不必事事躬親的。」

田立民一翻話駁得胡常峰啞口無言,看似說的客氣,其實就是**裸的批評。田立民有理有據,暗示胡常峰為了快速立威下基層,確影響了政府的正常工作,這個罪名可是不小。胡常峰的眉頭皺了皺,隨即舒展,對張鵬飛又有了新的認識。

眾位常委紛紛點頭支持田立民的意見,張鵬飛便問道:「田省長,那扶貧工作也需要有個人來抓,你看誰來干合適?」

「我要協助省長搞國企改革以及農村工作,我看就由正明同志主抓這個扶貧任務吧,再讓雲杉助理協助一下。為了體現省委省政府的支持,我建議成立一個扶貧工作小組,由張書記挂帥,胡省長出任常務副組長,正明任副組長,這樣一來,省政府的工作也不耽誤。」

田立民的話很中肯,並沒有把胡常峰推開,只不過把他手中一個人的蛋糕進行了瓜分。

「胡省長,你的意見呢?」

「我同意。」胡常峰沒理由反對。

「還有一件事,我想大家都忽略了,胡省長剛剛上任,是不是應該進入國企改革工作小組領導班子?」

「對對,我怎麼把這件事給忘了!」張鵬飛一拍腦門,「我提議胡省長為國企改革小組的常務副組長,大家同意的請舉手。」

眾人紛紛舉手表示同意,硬生生地把胡常峰拉上了國企改革的大馬車。這也是張鵬飛的暗示,他是想告訴胡常峰,我可以給你手中的權利,你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必須按照我們的規矩辦,不能搞獨立,一定要團結。只要你聽從省委的領導,一切事情都好談。

胡常峰知道張鵬飛的用意,心中有不滿也不好說什麼,初來乍到,只能聽人家的安排。當然,胡省長心裡是很委屈的,好端端想搞一個扶貧工作,快速豎威出成績,通過這麼一場會議,就讓到手的政績成為了大家的,雖然也有他的一份,但怎麼想也不痛快。他很不甘心,只能慢慢的反抗,眼下也沒有好辦法,這個對手太強大了。胡常峰面對的是一個棋局,所有的常委都像是張鵬飛的棋子。眼下,他除了按照人家的步子走,還能怎樣? ?926心有不甘

胡常峰同張鵬飛有著一樣不服輸的性格,雖然在常委會上遭到「張家班」幹部的圍堵,吃了幾個癟,但是他並沒有放棄「創新」的**。通過月末的常委會,胡常峰也明白了張書記的意圖,雖然將他脫貧的政績進行了瓜分,不過也主動拉他進了國企改革領導班子,算是打一棒子,再送一枚甜棗,多少有些安撫之意。

身為一省之長,胡常峰早就應該加入國企改革領導班子,奈何張鵬飛「忘記」了這件事,這就出現了一個尷尬的局面,堂堂的政府省長,竟然沒有權利參與國企改革的大事。張鵬飛當然不是忘了,可是想敲打一下胡常峰,見到時機成熟,才把他拉了進來。

對於張鵬飛的手段,胡常峰早就不滿了。說實話,張書記的做法確實有點不厚道。這也是胡常峰上任后沒有過問國企改革工作的原因,你不給我權利,那麼我就不管不問。現在張鵬飛將權利給了他,他無法推脫,只能甩開膀子幹了。

干可是干,胡常峰可不想完全按照之前張鵬飛所制訂的策略辦,總要想法設法搞點新的東西,否則不是顯得自己太無能了么?常委會之後,胡常峰帶著一些幹部調研老國企,想尋求一個新的思路。對於他的想法,張鵬飛心知肚明,也沒有管他。既然給了人家權利,那就隨他去做好了,反正我只要一個成績。不管怎麼樣,張鵬飛是雙林省國企改革的總舵手,胡常峰出了成績也有他的一份,這便是一把手的好處。

至於常委會上確定的邊遠山區「脫貧策略」,秦朝勇以省委的名義,搞出了幾個政策傾斜的「方案」,最終得到了張鵬飛的同意。組織部也沒有閑著,郝部長早就接受過張鵬飛的教導,所以從班子建設入手,加大對基層班子的管理和調整,從省市調了一批年輕幹部下放到偏遠地區,時間為三年,三年後只要干出了成績,省委組織部有重賞,沒有成績也所謂,三年期一到,就可以調回市區。

當然,對於那些沒有成績的年輕幹部,組織部也不會重視了。因此,組織上的這個政策十分激勵人,不少感覺沒有機會的年輕人主動請纓,一些處級、科級幹部一時間紛紛湧向基層鄉鎮,甚至直接當起了村官。當然,這些人只能充實基層幹部水平,開擴農村發展的思路,還必須有一個配套的市級班子才能掌握好發展的大方向。

如此一來,龍山、寧遠,還有延春下轄幾個縣市的班子調整就擺在了郝部長的案頭。其它基層幹部的調整已經在會上通過,並且完成了調動,只剩下這個難題了。雙林省的幹部有不少,可是要想找幾個有魄力的年輕人,還真有難度。這個難題,可是把郝部長愁壞了。

……………………………………………………………………………………

周末,正當胡常峰帶著幾位「心腹」調研國企改革工作時,郝楠楠來到了張書記的家裡彙報工作,一邊彙報工作,一邊還能解決相思之苦,可謂一舉兩得。相比之下,胡省長的工作生活就有些單調了,本身就是離異,初來乍到又沒有幾個貼心人,著實苦悶。

坐在書房裡,望著滿臉正經的張鵬飛,郝楠楠也只能暫時收起輕薄之心,認認真真彙報工作。自從成為省委組織部長之後,郝楠楠的氣度越發沉穩幹練了,雖然**依舊,卻令人不敢輕視。現在人們在關注她性感身體的同時,過多的還是談論她的能力和官威。別看郝部長在張鵬飛面前像個怨婦似的,時不時撒嬌獻媚,但是在下屬面前十分嚴厲,誰要犯在她的手裡,基本上就沒好日子過了。

郝楠楠剛上任,便在省委組織部進行了一個「八大軍區司令員對調」,把馬元宏之前的鐵杆支持者全部清洗了一遍,只通過這麼一件事,便勞勞掌握了組織部,那叫一個雷厲風行。

郝楠楠介紹著省委組織部正在考察的後備幹部,提到平城市市長江小米時,便笑道:「我想讓她去龍山干市委書記,就怕您心疼啊!」

張鵬飛瞪了她一眼,認真地說:「不行,她剛去平城沒多久,還沒有出成績,不宜再調整了,我不是讓你從延春、遼河、江平的年輕幹部入手嘛,不一定非要考慮我們熟悉的幹部!雙林省的年輕幹部還有不少呢!」

「喲,心疼就說心疼唄,搞那麼多廢話!」郝楠楠有些傷心地說,表情拿捏的恰到好處。

張鵬飛氣道:「你拿我開心是吧?」

郝楠楠痴痴笑著,抬起****放在張鵬飛大腿間移動,嫵媚地說:「裝什麼正經!」

「郝部長!」張鵬飛氣得喊了一句。

郝楠楠知道他有了反應,別看這小子表面上裝得一本正經,其實每次遇到「楠姐」都會乖乖投降,對於這點郝楠楠十分自信。

「張書記,說到年輕幹部,我還有一個不錯的人選,就是……也怕你心疼……」

「誰?」

「舒吉塔。」

「她?」 萌寶辣媽好V5 蜜戀寵婚:影后嬌妻百分甜 張鵬飛的眉頭皺了皺。

「小傢伙現在也是科級幹部了,如果去龍山、寧遠那樣的地方,兩三年之後,肯定能獨擋一面,就是有點苦啊!」

「龍山還可以,寧遠……就算了,」張鵬飛搖搖頭,寧遠那地方有兩個縣是牧區,民風彪悍,打架鬥毆屢禁不止,他擔心小丫頭受委屈。以舒吉塔現在的級別,調過去之後只能在鄉鎮工作,整天面對這些事,又是一個小姑娘,實在不讓人放心。別看張書記表面光明正大,其實也有點小小的私心。

「呵呵,還是捨不得!」郝楠楠摸透了張鵬飛的心思。

張鵬飛老臉一紅,問道:「你怎麼打那丫頭的主意了,是江小米提的?」

「你還真聰明!」郝楠楠點點頭,「小米說舒吉塔跟她的時間太長了,應該下去鍛煉一下。」

「嗯,那你就來安排吧,讓她去龍山市青水縣下面的青石鎮,先幹個鎮長吧。」張鵬飛安排道。

郝楠楠撇撇嘴,冷笑道:「堂堂的省委書記、省委組織部長,商量一個科級幹部的任命,也不怕人家笑話!」

張鵬飛的臉又熱了,清咳一聲,說:「你和下面暗示一下嘛,這樣的年輕幹部,就要重點培養。」

郝楠楠撲哧一聲笑了,「書記就是書記,連培植自己的人都可以說得如此冠冕堂皇!」

張鵬飛還想分辯,有人敲門,說了聲進來。李鈺彤端著兩盤點心,滿臉笑意地走進來。

「張書記,郝部長,我怕你們餓,償償我新做好的點心。」李鈺彤十分熱情。

「謝謝小李,都和你說多少次了,叫我楠姐!」郝楠楠接過點心,拍了拍李鈺彤的小臉,「這丫頭越來越漂亮了,真不知道能便宜哪個男人啊!」說著話,無意地看向張鵬飛。

張鵬飛有點尷尬,說:「李鈺彤,你去忙吧。」

「嗯,你們談工作,我不打擾了。」李鈺彤很守規矩地退了出去。臨出門前,掃了一眼郝楠楠跟張鵬飛的距離,發現兩人離得很近。

……………………………………………………………………………………

門關上了,郝楠楠笑道:「鵬飛,這丫頭是不是喜歡你?」

「別亂說,怎麼可能!」張鵬飛搖搖頭。

「我看大有可能啊!」郝楠楠捏起一片點心,「人漂亮,手藝也好!」

張鵬飛也吃了一口點心,確實很好吃。

郝楠楠沒有忘記正事,一邊說著一邊繼續介紹幹部,談到了幾個曾經被「馬家軍」看好的幹部時,她也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張鵬飛馬上說道:「別管是馬書記推薦的,還是馬部長推薦的,只要他有能力,我們都可以用,知道吧?」

「嗯,我明白。」郝楠楠了解張鵬飛的性格。

「楠姐,你個人覺得胡常峰怎麼樣?」

「看得出來,他是想干點事情的,或者說急於做點事情,可是太急了點。」

「嗯,不管怎麼樣,只要不違法規定,我們該支持的還是要支持。」

郝楠楠默默點頭,又說道:「在遼河還有一位幹部,不知道你還記得不。他叫鐵銘,現在是遼河財政局的局長,過去也給你干過秘書。」

「我知道這小子,你有想法?」

「讓他去寧遠干市長怎麼樣?」

「你覺得行,我沒有意見。寧遠……可不好搞啊!」張鵬飛沉思起來,談起遼河幹部,他相信郝楠楠的按排。

郝楠楠解釋道:「像寧遠那樣的底子,只能在工農業結合發展的道路上想些辦法,鐵銘在南亭縣干過縣長,有這方面的經驗。」

「嗯,」張鵬飛點點頭,馬上問道:「你覺得小孫怎麼樣?」

「孫勉?呵呵……」郝楠楠突然冷笑了。

「怎麼了?」

「你知道背後人們怎麼議論他?」

「啥?」

「說他是笑面虎,小狐狸,跟在你身邊……還能學好?」郝楠楠趁機又打擊張鵬飛。「孫勉的性格在兩委大院是出了名的,大家都覺得他太陰沉了。」

張鵬飛點點頭,說:「是啊,連我有時候都摸不清他心裡想什麼!」

「也就是你敢用這樣聰明的秘書!」郝楠楠苦笑道,秘書太聰明確實不是好事,好在張鵬飛的智商比較高。

「你想讓孫勉去龍山?」

「我還沒想好,其實之前我一直打算讓他去延春,我比較看好他,可是如果讓他去龍山……」

郝楠楠細細品味著張鵬飛的話,馬上分析出了讓孫勉去龍山的好處,便說:「胡常峰走訪龍山,確實讓你很被動。我已經聽到了一些風聲,有些人議論張書記只關注發達的地方,那樣的地方容易出政績。可是卻對窮地方不管不問……」

張鵬飛的眉毛皺了皺,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郝楠楠談完工作,輕輕合上小筆記本,委身坐在張鵬飛身邊,勾住他的脖子,吐氣如蘭地說:「我們好些天沒在一起了吧?」

張鵬飛有點心動,可是沒有說話。

郝楠楠的小手撩撥著他的胸口,吻著他的臉說:「你也好久沒碰女人吧?」

一句話便勾起了張書記的火熱**,這段時間確實有些忍不住了。其實張書記的自控力是很好的,從來不會擦槍走火,奈何李鈺彤這個小丫頭整天在他面前晃動著性感的身材,不起火才怪。

「這是在家裡。」張鵬飛輕輕推開郝楠楠,他不希望在家裡做對不起小雅的事情,雖然說在家裡和在外面是一樣的。

「哦,」郝楠楠也明白張鵬飛的規矩,放開手,瞄了眼他的下身,說:「你能忍得了?」

「不忍怎麼辦?」張鵬飛翻著白眼。

「有我啊……」郝楠楠的聲音盪人心魄,不容分說就拉開了張鵬飛的褲鏈,伸手將那堅硬的東西掏出來,握在手裡瞧了瞧,嘿嘿笑著,還不等張鵬飛拒絕,便張嘴**了。

「啊……」一經她溫熱的口腔包裹住,張鵬飛頓時倒在了沙發上,任由她的口舌吮吸著。

郝楠楠盡顯其本事,搞得張鵬飛身體發麻,大腿肌肉緊繃,伸手捏住了她胸前的**,再也忍不住了,抬起她的頭來,翻身將她按在沙發上,大手扯起她的裙子,褪下真絲三角褲,望著那早有些濕潤的部位,聳腰就壓了上去。

「啊……乖乖,剛才幹什麼了!」郝楠楠一聲舒服的痛叫,嘴角得意地笑了。

「讓你**老子,**,我今天不把你弄腫,就不是張鵬飛!」張鵬飛發出一聲低吼,一想起這個女人張開紅唇吞吐時的模樣,他加快了衝刺。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