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哦!竟有此事!」混元祖師一聽頓時大喜。

五台派功法源於《太乙金章》殘本,卻缺了最基礎的練氣築基部分,若是能得白陽圖解彌補不足,五台大興之日不遠矣。

緊接著古峰當著混元祖師的面,開始演練起白陽圖解。

不過他也耍了個心機,只演示三百六十四圖,沒有將自身領悟的最後一圖展現出來,因此周天缺一,失之圓滿。

混元祖師目光卓絕,一看之下便知不是凡品,大笑一聲,「吾道成矣!」

古峰一聽,心中也是一喜,知道拜師一事已經是水到渠成了! 「吉時已到,叩頭拜師!」

一聲唱和。

五台派混元大殿上一場拜師儀式正在舉行。

大殿正中端坐著一位羽衣道人,仙風道骨,寶相莊嚴,正是太乙混元祖師,而他身下一群僧道混雜的修士,分別是摩訶尊者司空湛、萬妙仙姑許飛娘、玄都羽士林淵,還有混元親傳的脫脫大師、金身羅漢法元。

一個少年跪拜在地,口稱:「弟子古峰拜見師父!」

混元祖師志得意滿,單手虛托,一股無形之力將古峰扶了起來,「哈哈!好徒兒快起來!我們五台派雖然天下有數的大派,但卻沒那些虛偽的臭規矩,只要你不欺師滅祖,其他都隨你!」

「弟子不敢!」古峰恭敬道,心中卻暗暗腹誹。

無規矩不成方圓。

這五台派戒律如此鬆散,怪不得一個個弟子魚龍混雜,門派中的法術本就亦正亦邪,這些人經常依仗道術做下**擄掠,奪魂煉魄的事情,哪怕被其他人發現,混元祖師就又極為護短,反而助長了他們無法無天的氣焰,就此埋下了滅門的禍根……

這些心思古峰都藏在心裡,沒有表露絲毫。

「不要如此拘束!你帶來了白陽圖解,以後我五台派若是大興,徹底壓過峨眉派,執天下仙門之牛耳,到時候你就是最大的功臣!」混元祖師朗聲笑道,越看古峰越是滿意。

他座下司空湛、許飛娘這些劍仙紛紛對視一樣,滿臉訝然,如此讚美之言可見掌教對這拜入門派的弟子何等重視!

人群中唯有朱洪咬牙切齒,目光中儘是陰狠。

他本是混元最小的關門弟子,最為得寵,若是祖師又有了一個弟子,自然會對他有所忽視。

這一點讓之前在五台派一直予取予奪的朱洪怎麼能忍?

這也是之前朱洪對古峰二話不說就下了下手的原因,只因為古峰竟然要向混元祖師拜師徹底引起了他的殺機。

他目光死死盯著古峰,眼睛深處儘是狠毒的殺意。

「峰兒,這是為師煉製的三元劍就賜給你了!」混元祖師手一揮,一道晶瑩長劍落在古峰手中,鋒銳無匹,似乎是天地奇物太白金精打造而成,其中有著一條獨角雙爪的蛟影,竟是一件封印了獸魂的奇門飛劍。

古峰又驚又喜借過師傅賜寶。

那朱洪見狀更是妒火中燒,祖師曾答應煉製一把上品飛劍給他,沒想到這臭小子一拜師,祖師竟是轉而賜給了這臭小子。

熊熊的嫉妒怒火在心中燃燒,逐漸埋葬了他的理智,不但將古峰恨之入骨,就連混元祖師給被他嫉恨上了。

古峰還沒察覺到自己奪取了別人的機緣,即便知道,他也是不會在乎絲毫的。

隨著拜師禮畢,他朝著各位師叔師伯師兄師姐一一見禮。

「恭喜小師弟!」那萬妙仙姑許飛娘不愧八面生風的人物,盈盈笑道,拿出一個紫色小葫蘆遞了過來,「這是師姐的見面禮!」

古峰遲疑接過。

混元祖師卻是臉上帶著笑意,「還不謝過師姐?這可是師姐的得意法寶三三真元葫蘆!」

古峰一聽頓時嚇了一跳。

五台派作為亦正亦邪的門派,其中威力最大的法寶就是一件名為六六真元葫蘆的邪派至寶,抽取六六三十六位童男童女的魂魄煉製三十六把飛劍收入葫蘆中,再採集天地陰陽二氣祭煉葫蘆。

一旦使出,就能放出三十六位魔神,吞噬他人真元,每一尊魔神都能駕馭飛劍,分而擊之,或成合圍之勢,每一尊都有不亞於散仙一級的戰力。

旁人若是得了此寶,哪怕只是一個散修也能開山立宗自成一派。

但只因這六六真元葫蘆太傷天和,煉寶之人總是遭遇劫數,或人劫,或天劫總之劫難重重,所以極難練成。

這三三真元葫蘆顯然只是簡化版,但威力極為厲害。

看著許飛娘巧笑嫣然的模樣,古峰一陣惡寒,誰又能想到這看似美麗的女劍仙一出手就是這麼一件邪道法寶?

古峰小心將葫蘆收入懷中,緊接著那摩訶尊者司空湛、玄都羽士林淵作為師叔也都一一賜下法寶,分別是一條捆妖索、一枚劍符。

至於兩個便宜師兄脫脫大師、金身羅漢法元也沒有小氣,分別送了一面魔幡和一個圓環。

一時間古峰也是收穫頗豐。

混元祖師坐在一旁,見到這同門相諧的一幕,也是欣然點頭。

他畢生的追求就是為了完善《太乙金章》殘本,就是為了找到一條直通天仙甚至金仙的康庄大道,最後化旁為正,成為玄門正宗,這也正是五台派和峨眉派真正的矛盾所在。

想當年那峨眉派也不過是西蜀小派而已,只不過那長眉老道得到了《九天玄經》肉身飛升,證就金仙道果,峨眉派才由旁轉正。

既然如此,那長眉老道做得,吾為什麼做不得?

混元祖師想到這裡,心中升起萬丈豪情,看古峰的眼神越發讚賞。

畢竟像這樣道基無瑕,根基穩固的徒弟世間少有,說不定以後的五台道統就落到此子身上了。

「峰兒,過來!」混元祖師陡然開口,招了招手。

古峰連忙走了過去。

混元祖師也不說話,並指成劍點在古峰額頭上,一道流光射入眉間。

古峰腦海中無數信息劃過,諸多聞所未聞的神功妙法一一浮現。

許飛娘、法元等人心領神會,知道祖師是在傳法了,無聲離去。

唯有那朱洪臨走之時,投過來一道嫉恨的目光,令混元祖師暗暗皺眉。

古峰此時沉浸在一片奇妙之境中,不知外界變化。

他體內真元在體內自然流轉,衝破十二重關,坎離之氣在口鼻中噴吐,無形的神識擴散出去,竟是籠罩住了整個大殿。

那諸多器物頓時被攝到空中,漂浮不動。

「識意為法,入道之境!」混元祖師面帶驚喜,「峰兒的道基比我想象中還要雄厚,我只是剛剛傳法,他就要突破了?!」

嗡!

陡然一聲劍鳴,如龍吟之聲響徹天際。

三十六枚飛針射入空中,組成一把飛劍將古峰托在空中。

他陡然睜開眼眸,鋒利奪人,心中十分歡喜。

古峰清楚自己終於正式突破築基,入道通玄,具有御劍而飛的能力了,真正可以稱得上劍仙! 「混元真解!」古峰腦海中浮現出種種神妙心訣,盤膝端坐。

自從那日拜師突破到入道之境后,他就回到自己的洞府全力修鍊法術。

外有大陣防護,顧若金湯,外人難以靠近,內有香爐渺渺,散發出沁人心脾的異香,就連古峰剩下端坐的蒲團也是由紫草編織,非同凡物。

如此靈機玄妙之地,世間也是少有,比之前古峰所待的花雨洞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名門大派的底蘊不是普通散修可以相比的,哪怕是成仙的散修……

不得不說,古峰作為混元祖師嫡傳弟子,待遇極好,不用與那些低階弟子擠在一處,而是有著一座單獨的洞府,煉法修道。

他此時渾身氣機洶湧,赫然正在修鍊五台派的鎮派功法《混元真解》。

這門功法是混元祖師糅合百家功法,取其精華,去其糟粕,自創的法門,因此得名。

可惜因受混元祖師自身境界所限,功法也只能修鍊到地仙之境,有所缺陷,但這並不是意味著這本功法品級很低。

混元真解糅合世間佛、道、魔諸多功法,一些精妙之處甚至不亞於仙道天書,更有些奇詭莫測的邪功魔法,旁門陣法,威力無窮。

其中五台派煉器之術更是天下聞名。

古峰翻到煉器頁一看,只見其中諸多煉寶秘法,有的還配著精細的插圖。

飛劍有:天魔誅仙劍、百靈斬仙劍、五毒劍,九子母陰魂劍,神嬰劍,玄都玉京劍,太乙陰陽劍……

法寶有:太乙五煙羅,太乙十六神幡,太乙九宮旗門……十魔煉獄輪,十二都天神煞,六六真元葫蘆……

除了法寶和丹藥之外,還有各種雷法,諸如五行神雷,太乙神雷,混元一氣天雷,大小諸天秘魔陰雷等。

只可惜上面光有介紹,卻沒有具體的修鍊之法,顯然混元祖師以灌頂之術傳給古峰只是混元真解的上部,只有修行到高深境地,那些頂尖的練劍煉寶之法才會傳下。

古峰倒也不介意,畢竟他現在修為尚淺,混元真解上部的法門就足夠他修鍊了。

天衍神算、修羅血焰、鎮魔大手印……道、魔、佛各種法術,他都百無禁忌,一一學習。

世間雖有正道邪法之說,但古峰卻不以為然。

只因為法無正邪,只不過人有正邪,用之正則正,用之邪則為邪。

古峰可沒有那些假道學的迂腐念頭,邪功魔法又如何,只要他秉持本心,一樣可以化作護衛己道的神功妙法。

一時間洞府之中,光芒大作,時而青氣蔓延,仙意縹緲,時而金光普照,寶相威嚴,時而血色蔓延,冰冷酷寒……

洞中無歲月,也不知過了多久。

法術光芒漸漸收斂,卻又有一道尖銳高亢的龍吟之聲響徹四周。

昂!

一條獨角蛟龍在空中飛舞不止,散發出一種攝人心魄的威嚴,如同活物,周身氣機泄露出來,凌厲無匹,射得四周山壁到到處都是孔洞,灰塵四起。

蛟龍一陣顫抖,無聲無息間竟是露出原形,變作了一把銀白色的飛劍。

古峰端坐在地,真元與神識合一,劍訣往空中一指,那飛劍射出凌厲的劍氣,化作銀光舞成一團,讓人眼花繚亂。

這絢麗之中又蘊藏著致命的殺機。

古峰手一伸,那飛劍陡然停止落了下來。

劍仙!劍仙!

若不是不能御劍而飛,又怎麼能稱得上劍仙呢?

三元劍合天地人三才之數,以太乙金精打造,其中更是封印著蛟魂,哪怕在蜀山世界也是一等一的上品飛劍,除了一些天府奇珍,不懼任何法寶。

相比於之前只是精鐵打造的飛針,古峰利器在手,戰力上升了何止幾個檔次。

經過了十多天的祭煉,古峰終於與三元劍得到人劍合一的程度,可以發揮出一個劍仙全部的實力。

但這還不夠?

蜀山世界,劍修是為主流,一把性命交修的寶劍對修士來說固然重要,但若是劍術不精,也難以發揮出最大戰力。

人劍合一或許在世俗武林中屬於傳說中的傳說,但在修士當中不過剛剛入門而已。

真正的仙家劍術遠遠不止如此,若沒有鬼神莫測的御劍之術又怎麼當得上「劍仙」二字呢?

古峰手掌緩緩撫過三元劍,只見劍刃透徹,嗡嗡作響,彷彿有著靈性。

心神沉入其中,感受著其中每一處細微的不同,他逐漸心與劍合,得到了水乳相融的境地。

鋥!

飛劍出鞘。

古峰毫無刻意,自然掐動劍訣,劍刃頓時化作一道銀色蛟龍在空中飛舞,氣芒四射。

每一道劍氣都形如實質,像是一柄柄小劍,朝四周射去,竟是將四周堅固的山壁徹底刺穿,透照出淡淡的光亮。將四周堅固的山壁射得千瘡百孔,灰塵四溢。

凌厲的劍光逐漸匯聚到了一處,化作一片銀光蔓延開來,將古峰的身影也淹沒在其中。

嗡嗡嗡!

古峰閉門苦修,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孤單枯寂不為之苦,自那天起每一日都有劍鳴聲從洞府之中傳出,震蕩不已。

「真是一個心無旁騖的修道真種子!」混元祖師元神離體,整個五台山都在感應之中,十分欣慰。

昂!

突然有一日,龍吟之聲沖霄而起。

混元祖師從閉關之中驚醒過來,只見古峰洞府中一道劍光竟是透山而出,形若光柱直射天空,陡然又分化萬千,化作一道道流星,落入群山峻岭之中消失不見。

「咦?古峰煉劍大成了!」混元祖師頓時大喜,手指間一道微小的劍光飛了出去,卻是飛劍傳書的法術,隱隱傳出聲音,「古峰,速來大殿見我!」

不一會,一道身形修長的身影出現在大殿之上。

古峰身後背著一把長劍,走上前來,恭敬施禮。

「起來!」混元祖師單手將古峰托起,笑意滿滿,越看這個關門弟子越是歡喜。

道基穩固,不驕不躁,心性遠超同輩,此等佳徒何處去尋?

「古峰,你上前來,我有話和你說?」他招了招手,親切道。

古峰傾耳恭聽,下一刻就震驚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